> 历史军事 > 盛唐剑圣 > 第二十七章 觐见天朝皇帝陛下

第二十七章 觐见天朝皇帝陛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亨听得是不知所以。

    北边以传来烽火,似有兵马杀到近处。

    李亨一身才智,都用在了阴谋算计,勾心斗角之上,对于军略并不擅长,但北方之敌,要不就是回纥、葛逻禄,再不然就是突厥残余,除此之外,别无他人。

    是突厥残余作祟,还是葛逻禄趁火打劫?

    李亨琢磨着这个问题,甚至为此还生出了嫁祸裴旻的心思,将贼人的到来算在裴旻的身上,成为他勾结异族的铁证。

    要不然贼人早不来晚不来,偏生等到裴旻来的时候到来?

    这不是没有操作空间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建立在,他们能够取胜的情况下。

    对此李亨颇有信心,在朔方一地,他安排了十数万的兵马护卫,就算有趁虚而入,兵马也不会很多,他们足可应对。

    本想借着意外的变故,顺水推舟,却得知对方跪在城外,向他们这里叩首跪拜。

    “这是特殊的仪式?”李亨不记得草原民族有这么古怪的习俗。

    “他们……他,他们……”刘奉廷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们是叩拜天可汗的。”

    李亨眼睛一亮,天可汗不就是自己嘛?

    天可汗是西北各族君长对太宗皇帝李世民的尊称,意欲为天下共主的意思,但此称谓随着帝位的承传,一代接着一代,唐高宗、武则天、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皆有称为天可汗的记载。

    但事实除了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玄宗李隆基,其他皇帝都没有这个资格。

    不过名义上他们还是以天可汗自称的。

    李亨将自己视为唐王朝的正朔皇帝,自是继承天可汗这一尊称。

    喜形于色。

    李亨开怀笑道“朕乃天下共主,天命所归,受他族朝拜,理所应当。”

    他还未彻底兴奋起来,刘奉廷一盆冷水,已经往他头上浇了过去。

    “陛下,他们,他们拜得是秦王……”

    笑容瞬间僵硬了……

    “走!”李亨铁青着脸,道“去城楼看看!”

    这朔方灵武自比不上巍峨雄伟的长安,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李亨这位“大唐天子”已经出现在了城楼之上。

    看着城外密密麻麻跪伏的兵士,李亨有一种头晕目眩之感。

    这时他耳中听得城楼下,一人高呼“左羽林军大将军﹑金方道经略大使阿史那施,得知叛军作乱,特来灵武觐见天朝纯宝天可汗陛下。”

    又一人不甘示弱的呼道“奉义王、厅骁卫员外大将军、瀚海大都督承宗,听闻伟大的天朝纯宝皇帝陛下在灵武,特来觐见……”

    接二连三的,又有人高呼“安西右威卫大将军白莫苾,得知天朝妖邪作祟,特率兵来助,前来觐见……”

    “安西左武卫大将军尉迟胜,身在万里之外,久慕天朝文化繁荣,得知天朝叛军祸乱,率于阗之兵,为天朝,为纯宝皇帝陛下效死……”

    一个接着一个。

    阿史那施是葛逻禄的可汗,承宗是回纥可汗,白莫苾、尉迟胜等人也是西域的龟兹王、于阗王,可这一刻,他们都将自己的这个身份抛下了,自称唐王朝册封他们的爵位,以唐朝臣子的身份觐见。

    晃了晃,李亨身子都有些站不稳了。

    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裴旻倚仗的是什么?

    这个世上除了裴旻,谁能一声号令,让一统北地的回纥汗王承宗,让西北枭雄阿史那施,让西域王族白莫苾、尉迟胜等,心甘情愿的跪伏在这灵武城下?

    裴旻哪里是两百人,这是裹挟了回纥、葛逻禄还有西域诸国的兵马,一起向他施压……

    天可汗,到底谁才是天可汗?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李亨摇着头,囔囔自语,对左右厉声道“不可开门,绝对不可能开门,无论如何,城门都不能开。”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李亨再三强调这点。

    便在这时,城外突然想起一阵高呼“臣裴旻求见陛下,劳烦城楼将士,速速开门!”

    城门嘎吱嘎吱的开了……

    李亨彻底傻眼了,“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他失神的看着城楼下,却见自己册封的朔方大节度使,忠勇侯张元轨正领着千余兵马跪伏在裴旻面前,在他身侧的正是李林甫。

    李林甫居然策反了他最信任的大将?

    一切的一切,完全脱离了李亨的掌控。

    无怪回纥、葛逻禄这些兵马能够轻易的逼近灵武,没有朔方军的配合,这些异族兵马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越过三受降城?

    只是朔方军怎么可能叛变,怎么可能?

    李亨麾下有十万兵马,但是他最信任的就是朔方军。

    一方面朔方军是边兵,边兵战斗力强悍,远胜于**已久的中央禁军。另一方面就是朔方军是萧关兵变的主力,张元轨更是袭杀吉温,逼李琰退位杀死吉妃的主谋。

    这兵变是何等大罪,李亨完全有理由相信张元轨跟自己是一条船上的。

    他这么会背叛自己?

    这一瞬间,李亨知道大势已去。

    朔方军是他麾下真正的王牌,朔方军一但叛变,面对裴旻他没有任何反制的余地。

    就凭**的中央军,这么可能是朔方军,还有一群凶神恶煞的回纥、葛逻禄的对手?

    “完了,一切都完了!”

    裴旻看着面前的张元轨,知道大势已定个灵武,真正让他忌惮的也只有朔方军。

    朔方军上下皆是为国尽忠的勇士,裴旻也狠不下心来对他们痛下杀手,只是朔方军发动兵变在前,与他们而言是一个过不了的坎。

    李林甫最善于诛心,他没有联系朔方军的任何人,直接找到了安思顺,那个为吉温用酷刑致残的镇边英雄。

    朔方军发动兵变,皆因为安思顺抱不平。

    以安思顺来治朔方军,正是一手妙棋。

    李林甫在灵武吃喝玩乐并非是沉迷享受,而是智珠在握。

    看着跪伏在面前的张元轨,裴旻道“某与安思顺将军有过几面之缘,对于他受到的不公待遇,深表愤慨。我裴旻不做马后炮之事,就如我杀牛仙童、王承恩一样,若吉温不为你们所杀,我回来之日,第一个杀的就是他。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我答应你们的事,决不食言。参与兵变的朔方军将士,罚是不可避免的,但不伤一人性命。”

    “谢郡王恩典!”张元轨感激涕零。

    裴旻摇头道“要谢,谢你们的老上司……”

    他说着,看了一眼周边,轻声道“进城……”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