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凰盟 > 正文 第179章 用命来试

正文 第179章 用命来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铜的斧矛,折射着冷光。

    马车路驶进宫城,成大心没有看见凰羽卫任何个熟悉的面孔,尽是若敖六部的身影。

    马车静候在渚宫广场外。

    他掀开车帘向深宫望去。

    寒风刺骨,扑面而来,仿佛这大楚的天终于从秋天大步跨入凛冬。

    在不惜代价之后,他终于掌握了零星可靠的线报,确定那晚发生的宫变,可是仅凭这些消息,年仅三十多岁的他,根本无法预判楚国当前的局势,究竟危险到了哪步?

    成大心沉吟再三思量。

    他原是介官,经过若敖越椒之乱,纵然拿起利剑决定战斗,然而他这生终究没有像成得臣那样经历过太多的斗争。

    没有了利剑在手。

    他终究只会是块会落入沦为他人砧板上,任其宰割的鱼肉。

    可是此刻,他还是下定决心。

    只是不知道,为了这个决定,迎接他的将是什么?

    大抵个“死”字。

    这是最坏的结果。

    成大心的脸上泛起丝自嘲的笑容,忽而觉得这吹来的寒风都有点假了,明明吹的他应该遍体生寒,可是他的手心居然感觉到丝潮热。

    望着面前的层层高台,云端金宫,左右同样等待在车内不安的同僚,长时间的沉默后,他忽然开口:“你有什么看法?”

    此时马车只有两个人。

    这问话的对象不做第二人想。

    苏从抿唇看了过去,看向昏暗的车,这位面色惨白的年轻左尹,拱手道:“形势与我们不利,还望大人三思!”

    有那么瞬。

    成大心想到了成非,还想到了自己的弟弟,那些娣庶兄弟姐妹,还有自己的妻子,日日挂念着他安危的母亲,死去的父亲,他突然间很想再和他们同坐室,说说话……

    哪怕只有成嘉的责备也好,“大哥,这样太危险”……或者成非的声“爹爹,爹爹……”,妻子不安关切的眼神……

    也好……

    他都觉得没有任何遗憾。

    “连你都如此想了,怕是所有人都这样想了。”成大心从失神醒来,看着苏从说道:“所以这次我必须用命去试。”

    苏从眉间蹙,顿了片刻,又道:“大人,他连李老都敢出手,您这样做……”

    成大心的眼睛微眯。

    眸子里闪过抹光。

    沉默片刻后,他只是说:“他在我眼,在嘉弟眼,曾经直都是个言九鼎的君子,绝非越椒那般的野心之辈!”

    “今时不同往日了……”

    苏从不清楚过去的若敖子琰如何,但在他看来,若敖子琰此时消灭切可能威胁和反对若敖氏的敌人的行为非常合理。

    何况他从始至终不相信若敖氏任何个人的忠臣,有那么滔天的权势。

    怎甘心久居人之下?

    “我们不应该冒然在朝堂上与之对抗,而是应该想方设法确定女王的安危,再联合各方势力救出女王,否则女王沦为人质,我们才会更加被动。”

    理智让苏从提出更稳妥的建议。

    “女王联系不上,肯冒险提供线报的宫人太少,而身边的近卫尽被下狱,此事我与欧阳将军暗分析,这宫里,这朝堂上,已经无法判断有谁还值得我们信任……也许个没有……”

    成大心抬头望了眼茫茫大雾,眼茫然。

    苏从望着他:“所以大人,现在我们更应保存实力!”

    “只怕我没有机会了。”

    成大心的回答异常沉重,他递过块锦布:“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消息……”

    车二人,顿时陷入沉寂。

    他们彼此知道若真如通风报信之人所说,那代表死神的鬼伯已经在接近整个成氏,但是成大心却不愿像上次越椒那样逃离,甚至准备着自杀式的对抗。

    马车下方的水渠里,有流水悄无声息地静静流淌,然后顺着沟渠哗啦啦的流动,发出轻响,打破车内的沉寂。

    “如今我只能选择有尊严的死,还是懦弱的死!”

    成大心说。

    苏从哑口无言。

    他知道成大心的话绝无虚言,以那位的手段,就算他们懦夫的选择逃跑了,也不定能幸运的再次逃出升天。

    他声音沉重说道:“所以你和陈晃他们逃,同时给二弟还有欧阳将军他们前去送信,我留下来拖延二。”

    成大心坚持道。

    “大人!……”

    内心挣扎很久之后,眼见成大心孤身人下了马车向宫城走去,苏从噗的声双膝跪地,颤声含泪说道:“苏从定会协助公子们救出王。”

    “快走!”

    “哒哒哒!”

    马蹄声在身后响起,辆马车疾驰而去。

    外朝钟声响起。

    成大心举步登上渚宫的台阶,伴随着旭日东升,步步,带着对亲人的不舍和大楚的担忧,至死嘴角都挂着抹笑意……

    群臣鱼贯而入,他也夹杂在队伍之。

    只见殿玉阶之上,珠帘半遮着人,不露其容,却如团冰冷的雾气,笼罩大殿,所有人浑身颤,匍匐在地。

    向他行礼。

    因为他是大楚权力最盛最大的男人。

    “即日起,特擢升左徒为令尹,赐座金殿之上,当朝摄政监国,主管国内外切军政要务,人员任命,诸卿旦有要事,律上呈驸马决议!”

    “钦此!”

    赵常侍的旨意颁布完毕,全场哑然。

    无数个念头窜过脑海……赐座金殿之上,当朝摄政监国,这是什么意思?……女王真的病了?还是已经暴毙?……

    切仿佛都应证了他们的猜测。

    群臣更加颤抖着肌肉,匍匐在地,不敢去看上前领旨的若敖子琰,只是跪地山呼:“请王安心养病,吾等定会尽心竭力,协助令尹处理朝政,恢复国秩序!”

    臣服强者是天性。

    没有本事臣服的人,才会称之为谄媚。

    泱泱大楚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跪于此殿,跪大楚至尊,就算高坐于上的男人真的是弑君篡位得位,那也只是说明:他已经拥有了可以凌驾王权之上的实力。

    所以谁说篡权可耻?

    不过不懂权力的游戏。

    若敖子琰丝毫没有半点不安,高坐于上,从他的眼看去,百官们愈加战战兢兢,跪的更加真心实意,俯首称臣,不敢抬头,不敢有异议,正如这殿青铜礼器,不过殿堂装饰。

    举手投足间,带着云淡风轻的自信和藐视,接过他亲手写下的谕旨。

    喊了声:“赵德?”

    “奴在!”

    “朝议!”

    从始至终,无人反驳,赵常侍见此心悲叹:若敖氏当朝,我大楚再无忠臣良将,只能机器的照本宣科:“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成大心皱眉,跪伏在地。

    大手紧握袖奏简,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身后申无畏和若敖子墉,频频向他示意摇头,忍耐。

    振衣而起,向着若敖子琰的下首走去,离的越近,那王座上的人影越清晰,成大心的心情也越紧张。

    自若敖越椒战后,他已经见过不少大的阵战,以前跟着成得臣也接待过国内国外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可是身为国左尹,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在这个比自己小了足足十岁的若敖氏子侄前面,始终有种特别强烈的压迫感。

    是权力的压迫,还是死亡的脚步?

    抑或是若敖子琰本身?

    面对这位从小平辈论交的子侄,成大心分辨不清,但可以确定有生以来,只有今天他越来越确定他此生想做的事情。

    第个上前拱手说道:“女王身染重病,大心,恳请代表众卿入宫探视。”

    “女王还在病,不宜见客。”

    赵常侍立即出声。

    成大心却坚定撩官袍,跪地道:“如今城内人人争相传颂,女王重病亡故,谣言漫天。若大心今日见不到女王,恐难心安!所以无论女王有多病重,都请令尹请女王出来见,破除谣言,安定人心。”

    成大心不卑不亢,语带要挟。

    “否则鬻拳之言,言之在耳,下臣惶恐,累及令尹及其家族声誉。”

    可能因为成大心老实巴交的形象太过深入,所以对于他能有这样正面对抗若敖子琰的勇气和决心,挑起成氏与若敖氏的战争,实在叫人又是怀疑又是敬佩。

    如果这场战争是成嘉优先挑起的,他们还能相信有几分胜算。

    成大心对上若敖子琰。

    无异以卵击石。

    可悲,可叹!

    “是吗?……”

    若敖子琰缓缓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低头笑,声音微扬:“你若见不到她,就要累及我的家族……”

    “那你是应该去看看。”

    那声音澄澈回荡在大殿之上,每个人的耳里,都清清楚楚的听清那声音里带着的丝笑意,令李老浑身抖。

    修养了几日的右臂,突然剧痛起来。

    他悄悄左顾右盼,环顾圈,想要找到潘崇的身影,此时唯有潘崇还能制止二,可是看了圈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于是他压低声音询问。

    “太师呢?”

    赵侯轻咳两声,低头在他侧说道:“太师这几日腿疾复发,早就递了请假的折子,据说令尹早准了,怕是这段时间都不会入朝,也不会进宫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见势不对,撒手不管了?

    李老露出微讶的表情:“老夫这手臂伤成这样,还带病上朝,而他,日前鬻拳刚说他有腿不良于行,没过几日就不能走路了?”

    李老心里有气。

    不仅是针对若敖子琰,更是针对潘崇,若那日他在场,若敖子琰岂能折了他条手臂?

    赵侯投给李老个你懂的眼神:太师,不是直这样不问朝政的吗?

    李老无奈点头,目光含泪看向成大心,时间想起自己那个苦命的女儿和外孙成非……今日他这位有出息的女婿,怕是走不出这楚宫了,奈何成得臣早逝,而他自顾不暇……

    想到这里。

    李老痛心疾首。

    却只能闭上眼,埋头于地。

    良久,殿上,响起“砰”的声,沉默的人们齐齐惊,原来却是若敖子琰倚坐在上首,以掌击打青铜王座。

    发出“砰,砰,砰!”巨响。

    所有人都随着那声音颤抖着脊背,不知他又要如何,只听他懒洋洋的问道:“只有成左尹人想要去看看吗?”

    “无人了吗?”

    场片死寂,迫的人难以呼吸,即便天气寒冷,额头渐渐有斗大的汗珠滚下,良久,赵常侍艰难答道:“无人。”

    “好!”

    若敖子琰淡淡道:“那赵常侍你就送成左尹程!”

    “诺!”

    丝无望的声音,自赵德发白的嘴唇溢出。

    阵响动,朱门缓缓开启。

    伴随“吱嘎”声露出殿外的精锐兵甲,成大心不再谦卑地弯腰,而是撩起衣袍,缓缓站直,背若苍松挺拔,望着若敖子琰深深作揖谢。

    “多谢令尹!”

    “那大心就代诸位同僚去见女王了!”转身向众人再礼。

    “成左尹,我与你同去……”

    仗着外祖父是潘崇,若敖子琰不敢轻易动他,申无畏想要起身相随,却被成大心按住肩头:“不,咸尹大人就在这里等我,大心去去就回!”

    若敖子琰就这样隔着半遮的珠帘,看着成大心浅笑着转身,突然想起了另个人,也是这样笑着。

    明明每次都输得体无完肤,那家伙还能笑的出来。

    他们还真是亲兄弟……

    “呵……”

    若敖子琰冷笑声。

    记忆成嘉的笑容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明明每次都被他逼入死角,毫无还手之力,却还笑着说:“下次,我定赢回来!”

    “就你,还是趁早认输的好!”

    他按着成嘉的肩膀挑眉不屑。

    成嘉笑回头:“你这样说,我知道也只是想让我认输而已。”

    “但我只想赢你次!”

    可惜成嘉次都没有赢回来过,他就算放水,成嘉也会故意输给他,而这样赢的真叫他不爽。

    后来有年,他们起做寿。

    寿宴上,他把玩着凤笙剑,目光悠悠的看向旁喝酒的成嘉,翘唇说道:“想要回去吗?”

    成嘉盯着他手的剑。

    盯了好久却不开口。

    他不屑的笑说:“你看你,明明身体很诚实,嘴巴却说不要。明明想要反抗我,却偏偏装的那么顺从……怎么样?今天只要你开口要,作为你的好友,兄弟,我定把这把剑还给你,作为生辰礼物!”

    当时,成嘉沉默了很久。

    这种沉默,让他无端端生出讨厌。

    他们同为天之骄子,可是他的身上却像是留着下等人的血样,总是向人卑躬屈膝,磕头臣服,甚至同情那些下等庶民,与之为伍。

    最后他生气的说:“不要是吧?!”

    “那这把剑以后都别想再从我这里要回去,机会我给过你了,是你不珍惜!”

    成嘉却举杯笑着安抚:“你莫生气!……不是我不想要,只是我过了想要它的年纪。如果这话,你早个几年说给我听,我定开口。”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对于成嘉,他总是有种猜不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喜。

    “那你现在想要什么?”

    “我现在想要的,你会给我吗?”

    “……”

    “呼……呼……”

    骤然放大的呼吸声,随着成大心向外走去的沉重步履声,像是江河起伏,波涛滚滚,波及全场,人人面上带上几分哀戚,甚至暗自抹泪,却无人敢出声,叫住他。

    “成左尹……”

    申无畏眼眶不自觉通红。

    突然爬起大喊:“不要!不要去!——”

    成大心回头笑了笑,纤长的手再度合拢,作揖,转身走出殿外,殿外等候多时的士卒手高举的青铜斧矛,轰然落下。

    “噗呲”声。

    锋利的青铜斧矛,狠狠的从头到脚劈下,利剑刺出,破开血肉和铁骨,如羊脂的洁白容颜上落下狰狞的血印,青色的左尹朝服上泅开深色的暗斑。

    男人被叉在青铜长戟上,轻轻抛,身体如只纸鸢,翩飞出去。

    从渚宫的十级台阶上,栽落金宫,坠落于茫茫大雾之间,破开道巨大的裂缝,容那满天朝霞,穿透迷雾,射入幽暗的大殿。

    “轰隆”声。

    宛如惊雷,劈在申无畏心头。

    申无畏踉跄着要冲上前却被士卒拦住,大吼:“你们这是做什么?!——”

    “当朝杀人吗?”

    “还有没有律法可言?”

    若敖子琰冷冷看着这幕,看着自己的叔叔死于战斧,栽落金宫,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那双仿似能穿透漫天霞光的眸子向下望去,似在追逐着半空跌落的那个身影。

    “成左尹谋逆!”

    “杀逆贼!——”

    殿外传来声声高呼夹杂着声声痛呼,回荡在整个金殿,撕扯着众臣那脆弱的神经,道道金光照在他们的容颜上,明明灭灭……

    谁也不知道成大心滚了多少层。

    途又受了多少刀斧加身。

    最后成大心的尸体七零落的被拖进殿,就像只散了架的纸鸢,地血色漫过金宫,群臣如潮水哗啦啦退开,发出巨大的惊呼声。

    胆小的王尹离的最近,成大心那残缺不全的手指不知道怎么搭上他的手,吓的王尹屁股尿流:“啊!成左尹!——”

    “你……你……”

    冤有头,债有主,你抓着我也没用啊……快放手啊!~

    有不少老臣已经当场昏过去。李老也倒在儿子的怀里,全身发抖,眼歪嘴斜,恨不得此时晕过去,嘴里无声喊着他的名字:大心,大心……

    我的好女婿……

    齐达冷眼旁观,示意名士兵上前探他鼻息,回头报道:“报!成大人已经没有气息了……”

    赵常侍浑身是血的冲进殿内,回禀:“禀令尹,成左尹刚刚走出殿门就意图行刺胁迫老奴,这是齐将军制服逆贼,从他身上搜出的谋反证据……”

    “哐当”声。

    片弹劾若敖氏的竹简散落于地,这就是他们所谓谋反的罪证。

    “哗!——”

    朝堂又次纷乱起来。

    李老深深闭眼,手指死死扣着地砖,指甲翻卷,脊背颤巍巍的颤拌着,也不去看那竹简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启禀令尹!”

    刘亦突然拔地而起:“下臣有事要奏!”

    他这句,将群臣的目光呼啦声全部向着他的身上汇聚过去:“微臣要弹劾成氏族,携功邀权,趁女王养病期间,滥用职权,强征周氏旧宅,扩充私宅,如今又意图谋反,两罪相加!”

    刘亦越说越大声,就连若敖子琰也转过头,向他看去:“请令尹着臣立即缉拿成氏族上下,防止他们逃窜出城。”

    这刘亦,竟也跟着颠倒黑白。

    时间,申无畏的目光不禁向着旁的刘亦瞥了过去,指着他:“你这趋炎附势之辈……”

    “若敖氏的走狗……”

    申无畏还想大骂。

    刘亦却不多话,已经上前把掐住他说话的咽喉,摁在地上,当朝请示:“敢问令尹,成氏上下及此人要如何处置?”

    若敖子墉扑出来大声阻止。

    “令尹,不可!咸尹乃太师之孙,不可杀!而成氏也是我若敖氏族分支,血脉相连,若连他们都诛尽,我若敖氏鬼魂终有日会无后人祭祀!”

    若敖子琰抬起头来,只见全场的人都紧紧的盯着他,而地上,成大心的尸体正躺在血河之,绽开朵血花,温热的血在冬天里悠悠冒着热气。

    望着场的刘亦。

    他再度问道:“你觉得当如何处置,刘亦?”

    刘亦大声回禀:“鉴于咸尹初犯,按庭律,当庭杖二十以示惩戒;成氏犯的是重罪,所有成年男丁,理应枭首示众!”

    闻言的若敖子琰,默然坐在那半遮的珠帘,裹着大毫,倚靠在那幽暗尊贵的铜榻上,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最后平静抬手,挥了挥手指,判定了成氏的生死。

    枭首示众?

    这是死了也没有全尸。

    时人对身后之事十分重视。

    此言既出,满朝武齐齐吓的魂飞魄散,以至于离开王宫之时,他们几乎是用逃的离开。

    根本不敢回头去看那被士兵割下的人头,血淋淋的悬挂宫城之上,双眼空洞,舌头长伸,鲜血沿着木杆点点蜿蜒而下,最后流尽,而就算这么冷的天也能趋使黑头苍蝇“嗡嗡”的不远飞来,附着其上,变成黑黢黢的片……

    广场上,被压制在地,施以庭杖之刑的申无畏,亲眼目睹了楚国这次次的黑暗,声声大吼:“若敖氏,必会不得好死!”

    小黄林叉剑上前:“堵住他的臭嘴!”

    “……”

    身为下属的野狗低头立于身后。

    楚穆王十九年,十月,成大心卒!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