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汉祚高门 > 0963 馨士云集

0963 馨士云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位于寿春金城的都督府,近来可谓是车马盈门,人满为患,往来者络绎不绝,昼夜不断。

    对于这一点,眼下负责主持都督府事务的杜赫可谓是苦不堪言,旁人做官享福,他做官简直就是要命!

    眼下大都督统兵于外,长公主并新生的小郎君都在城外别业安养,沈家在淮南虽然也有许多族人在都督府任事,但眼下绝大多数都在淮北各任其事,剩下的要么是沈阿鹤这种少年,要么身份不足接待一众访客,所以在待客方面只能由杜赫代劳。

    大都督喜得嫡长诚然是一件大事,但若仅此而已的话,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赶巧添丁与王师大胜都赶在了一起,这就令得各方全都不能淡然,无论南北人家,大凡有条件派人过江的,一个不落的云集于此。

    旁人只看到沈氏添丁与王师大捷,却不知边事仍然包藏着极大隐患。所以杜赫白天招待宾客,晚上处理公务,间歇还要应对来自各方的试探,隐瞒仓储一空、诸用告急的事情,偶或还要应付大都督为何至今未归的斥问,简直没有片刻的休息。

    “杜长史……道晖兄?”

    耳边依稀听到人呼唤声,朦胧中杜赫睁开眼,先是迷茫片刻不知身在何处,过一会儿看到席中晃动的一个面孔,才陡然醒悟过来自己居然在待客途中睡着了,于是便连忙拱手道歉。

    席中几人都是侨门子弟,也是早年杜赫在建康结识的一些朋友,如今有的已经入仕,有的还在为家业奔走。今次也是借着前来祝贺之名,或是为身后的人打听一些内情,或是求取经营家业的门路。

    杜赫在待客途中居然睡着了,这实在是极为严重的失礼。不过且不说其人眉目之间掩饰不去的疲倦,单单眼下彼此之间身份的鸿沟便令人不敢心生不满。

    杜赫在淮南虽无赫赫之功,但如今江东谁人不知他乃是沈大都督最为信重的大管家,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能够影响到的生民福祉,简直比台辅诸公还要多。

    这几人还是因为早年都中结下一份旧谊,才能得以进入都督府见到杜赫,否则按照眼下的形势,他们只怕连都督府的门都进不来,更不要说面见如今都督府这最重要的官员。

    所以他们非但没有怪罪杜赫的失礼,反而要为冒昧打扰而道歉:“道晖兄忠勤国事军务,昼夜劳碌,难免神养不足,也足见大都督倚重,虽无赫赫战功,但辅佐之劳也是至高。反倒我等内外无事之众冒昧来扰,使道晖兄耽于事务,实在失礼。但王师北创殊功,大都督喜添嗣息,宇内俱有欢呼,我等鹊喜之情也实在难于按捺。”

    “是啊,大都督家室生馨,却仍要劳任于外,不得回顾。此等贞义,实在令人仰止。若是不能面见言表倾慕,实在胸怀不安。只是不知大都督何日才能归镇?”

    另外一人也附和说道。

    听到这一问题,杜赫心内不免又生焦躁,实在是类似的话语,他近来实在是听了太多,简直就是闻声欲呕。

    但是这几人当中,既有南阳的旧姓乡宗,也有台辅高官的兼职信使,不好过分失礼,于是只能耐着性子回答道:“王师凯歌高奏,河北群敌避走,关中强梁喑声,难有对阵之敌,形势自是一片大好。但王师毕竟久远于旧土,大势虽定,小患难除,至于大都督何日归镇,我也实在不知。”

    另外有人不存太大的来意,或是单纯只为自身前途,便忍不住叹息道:“今日眼见道晖兄如此劳神疲惫,才知殊功绝无幸至。方今王道大昌,群贤共进,凡稍具薄力者不敢闲居,俱求勇献王事。大都督执众十万,复疆千里,中原俱都入怀,可知来日府下事务更将博杂,幸在内外忠义仁人愿意分劳者不匮……”

    时下虽然仍以九品官人法品鉴人才,但征辟也是极为重要的入仕途径。哪怕人才二品,但却没有公府征辟,对时人而言乃是极为丢脸的事情。而根据不同的公府级别以及主官的时誉,各种公府征辟又被分为不同的级别。

    寻常而言,自然三公最高,担任三公属官就意味着上了仕途快车道。至于各镇开府将军的征辟,含金量则就稍低一些。不过随着王势大昌,江北频频用事,许多军府的征辟也成了时人求进的渠道之一。

    沈大都督如今乃是货真价实的开府重将,而且淮南军殊功伟业也是有目共睹,已经被江东年轻人推举为第一等,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三公公府。

    早年中枢为了杜绝那些以肥遁为由而沽名钓誉的时风恶习,又规定三征不就则永不录用的规矩。所以时下那些还未入仕的年轻人们也都分外矛盾,以前途论自然是淮南都督府征辟最好,但若频繁拒绝其余公府征辟,也要招惹恶名,前途尽毁。

    随着沈大都督再得加官,其人何时会征辟掾属,也成了时下年轻人们所关注的焦点。近来许多赶到寿春的年轻人们,泰半意图也都在此。

    “实不相瞒,其实我等府下属官,也都疾渴时贤入府分劳共事,但此事非我能悉,也不敢作狂言误导良友。”

    杜赫闻言后便又回答道,眼见众人不乏失望之色,又笑语道:“淮南风物,其实还是稍异都下。大都督久来戎行于北,对于江东人物如何也是久有梳理,况且凡有举任则必涉于王事轻重,因而于此也是不敢不慎。诸位良友若有此念,不妨于城中馨士馆稍作盘桓。实不相瞒,早前馨士馆诸多秀起时贤,此前也多拔用或赴豫北,或赴河洛……”

    大都督对九品官人法不太看重,杜赫作为亲近之人又怎么会不知。从馨士馆拔用人才,其实就是淮南都督府自己制定人才标准,甩开九品官人法那一套而录用人才,眼下还仅仅只是一个铺垫,未来随着大都督权位和影响力越高,馨士馆才人法一举取代九品官人法都未可知。

    杜赫近来不厌其烦对前来拜访者宣扬此事,也就是在一遍一遍强调馨士馆对于淮南求进的重要性。当然时人若有不认可那也没办法,只能说与淮南都督府无缘。当然家世背景强大者可以越过馨士馆,让台辅诸公直接选派进入都督府,但注定只会成为一个边缘人物,融入不了核心中。

    馨士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运作,其实也有了一套约定俗成的举用标准。其成员主要分为馆士并业士,馆士是真正饱学之士,享受都督府所拨付的津贴,能够坐馆开讲授业的高士。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可以直接进入都督府任事的人才,只是或有厌倦案牍庶务,或只担任顾问之劳,或者只愿专注经义典章之类。

    至于业士,则是在馨士馆进学受业的时流年轻人,学子当中的优秀人才,最起码获得一位或多位馆士嘉奖,又或在馆中一些考核当中名列前茅者,才可超出普通学子一等,被选为业士。此前河洛方面征用大批人才,所选的主要便是这些业士。

    他们虽然不算是正式的在册官员,但取巧之法良多,并不影响展现其才能,这轮取用也算是考核的一种,若能达标,成为真正官身只在一念之间。

    这种涓滴成流、约定俗成的取士法,充满了淮南都督府的风格气息,既不是旗帜鲜明、彻底的与九品官人法划清界限,又能兼顾实际,选用出真正可用的人才。

    最起码在如今天中几郡,这种求进途径已经颇得人心,馨士馆在馆之人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多。对于那些馆士而言,虽无中正之名,却得中正之实。对于求进心热的时流年轻人而言,即便一时不济,也能继续努力,就算做不成郡县正印主官,也能从低做起。

    杜赫相信用不了多久,随着一批批的馨士馆业士们加入大都督麾下,且得到次第拔用之后,未来馨士馆才士将会成为一个主流。所以就连他的堂弟杜弥,杜赫都没有急于将之引入都督府任事,而是先安排在了馨士馆稍作历练。

    馨士馆是在大都督授意下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其中走出的人才未来也必为大都督所重用,杜弥如果有了这一个出身,未来能够得到的关照甚至有可能还要超过家世所带来的助益。这是杜赫身为大都督的臂助,凭着自己的观察和总结所得出来的一点认知。

    送走了这一波的访客后,杜赫还是来不及休息,尚有许多客人等待他接见。

    留给他休息不过一杯茶的时间,他这里正在闭目假寐养神,耳边听到颇为熟悉的脚步声,睁开眼便见沈劲垂头丧气的在门外徘徊,便笑语问道:“阿鹤郎君怎么有空来都督府?”

    沈劲在那里将入未入,正是为了引起杜赫的注意,听到这话后当即便冲进厅中来,凑着杜赫坐定,而后便故作老成的长叹一声道:“阿叔,你说人世何以如此多艰?”

    周末要出门浪一圈,担心没时间更新,晚上先赶一章出来。。。接下来一段剧情还是轻松为主,调剂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