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环城术士 > 第37章 围绕一堆火的战斗 下

第37章 围绕一堆火的战斗 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的战斗过程无需细诉,因为整个战斗毫无精彩可言,结局从开始便已注定。

    兽人酋长身心俱疲,统治的部落刚刚覆灭,它不得不像个丧家犬般离开,整个兽又累又饿;

    而艾瑞贝斯养精蓄锐,复仇让她拥有无限动力,小弟又让她的内心拥有温度(尽管此刻小弟说不定在跟别人滚床单)。

    再说敏战士对重战士,重战士的膝盖还了偷袭的箭移动减半……飞龙骑脸还怎么输?

    闪电般的突刺、远离、再突刺、再远离……艾瑞贝斯直在冷静的重复着这过程。每次发现破绽后突然加速,都能在兽人酋长的身上留下道伤口。并让兽人酋长流血不止!

    然后她快速离开兽人的攻击范围,甚至还有余暇吃点东西恢复体力。

    在他们战斗的雪地上,斑斑点点全都是挥洒的汗水和血水。而当兽人酋长动用狂化来榨干最后滴体力时,艾瑞贝斯干脆的转身离开,远远的用弓箭进行牵制!

    因为这不是场关乎名誉的决斗,而是复仇!

    在即将完成复仇时,很多人会被成功冲昏头脑——有的人会喋喋不休的诉说自己的仇恨,有的人非要搞什么仪式化的东西最后把自己搞死——但艾瑞贝斯不会,她反而出奇冷静,这是她的潜在特质。

    何况艾瑞贝斯还牢牢记着沈言的嘱托:不求击致命,先要保证自身安全!

    因为,家里还有个人在等你回去。

    至于别的,根本无需在意……就像沈言说的,“虽然你下毒、偷袭、砍小弟弟、残杀老幼妇孺,但他们还会把你塑造成个完美的圣武士。因为只有个完美圣武士的堕落,才能让人感觉震撼!”——只要想到这句话,艾瑞贝斯就对什么荣誉之类的东西不屑顾!

    什么是“好”和“坏”?

    如果好和坏都是按照某位神祗的标准制定的,那还有什么意义?

    *****

    终于,兽人酋长浑身是血的倒在雪地上,咽下最后口气。

    巨大的战锤掉在身边,他灰白的眼睛看着飘雪的天空,死不瞑目!

    死了?艾瑞贝斯面无表情的拉开长弓,瞄准它的右手射了箭!兽人瞬间又活了过来!他无限委屈的朝天怒吼嗓子,抓起手边的战锤,用尽全力的朝着艾瑞贝斯丢去!

    然而距离太远,被艾瑞贝斯轻松躲开……

    艾瑞贝斯先是双手捡起那柄大锤,跑的远远的丢开,然后回来继续放风筝。

    兽人酋长最终血和泪起流干了!它趴在雪地上,委屈得像只死狗,挣扎、爬动,最终悲愤死去!

    可惜无论如何艾瑞贝斯都不会靠近——那家伙的力量很可能超过24!艾瑞贝斯砍它百下都不定能砍死,但只要被反击命下,A姐必挂!

    所以艾瑞贝斯仍拿着弓,不紧不慢的将囊的钢箭全部射空,双手、背心、脖子、肾……凡是后背上的要害统统补了箭!

    直到这个时候,兽人酋长仍趴在地上动不动,看起来确实死透了。

    都这样还不死那怎么可能?对不对。

    艾瑞贝斯点点头,转身离开。

    离开,离开……

    当她的背影走下山坡,茫茫大雪之,仿佛传来声悲哀的兽鸣。

    艾瑞贝斯来到余火未熄的村庄,那里还活着的兽人已经不足十个,每个都伤痕累累。她拎着手半剑补刀,收集最后的木柴,回收些箭支……自始至终,艾瑞贝斯都没再向山坡的方向看过,她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事,就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天。

    直到傍晚,她才重新回到山坡。

    兽人酋长已经不在它下午“死亡”的那个位置,把锋利的匕首落在那儿。兽人的尸体被发现在四十多米之外,朝向森林的方向,尸体几乎被雪掩埋……这次终于死的彻彻底底。

    艾瑞贝斯怔怔的看着,泪水忽然涌了出来。

    流过面颊,凝聚成冰。

    *****

    宝剑海岸北部的降雪已经持续了好几天,气温越来越低。

    与以往的来袭寒潮不同,这次北方的降温并非突如其来,而是持续而坚决的每天都在降低着温度,甚至连海面都开始冻结。就像从大海深处伸来柄大锤,下下锤击着北方的森林和山脉,仿佛要将这里砸成整块坚冰!

    寒潮让蜷缩在北方的人们寒冷而绝望。

    哪怕没有艾瑞贝斯,这次暴风雪也会带走北地小半兽人的生命;而拥有较好房屋的人类、精灵和矮人三族则绝大多数都能活下来,这就是来自大自然的平衡。

    女人可以理性也可以感性,艾瑞贝斯通常是理性和冷静的,可当她终于完成复仇之后,心思却刹那间飞向了天边……她非常非常渴望在这刻见到沈言!

    这种思念来得毫无缘由但又铭心刻骨。艾瑞贝斯没有复仇之后的空虚,思念在瞬间就填满了她的心房。

    因此她剥下兽人酋长身上的犀牛皮甲,强忍着臭味穿在身上,因为她需要保持体温。战锤太沉没办法携带,那把锋利的匕首被她别在了腰间。长弓丢弃,因为箭支耗尽,而且长弓在林间行走时会挂到树枝。最后艾瑞贝斯将那把“无冬之眼”阔剑固定在后背上。

    切准备好之后,她又多拿了几根木柴,最后举着火把走进无冬森林……夜色吞没了她的身影。

    此刻在艾瑞贝斯心,去他的提尔化身,她只想见到自家弟弟!

    可惜,拦在她与沈言之间的……是北地三十年见的冰风暴。

    *****

    当复仇完成后,艾瑞贝斯有两个选择——等在原地,或是走回头路。

    然而在北地生活过很多年的A姐知道,当气温降低到零下四十度以下时露天的火堆将变得毫无用处。哪怕胸口被火烧焦,后背也会冻结成冰,守着火堆边样会被冻死。如果再刮大风,火焰产生的温度甚至还没有流逝的快,冰风暴会把火堆吹熄。

    只有带屋顶和厚厚墙壁的房子才能阻止温暖的流逝,可现在兽人的村子已经找不到那样的地方。

    留在原地肯定冻死……或者祈祷提尔的化身及时降临?

    考虑到神祗能复活死人,他们其实不赶时间。说不定要等艾斯贝斯死好几天,尸体都冻成老冰棍儿了,提尔才会找到她……

    如果有选择,艾瑞贝斯绝不想变成老冰棍——

    因为听起来就像老公被干掉,孩子被偷走,却沉迷捡垃圾的不正经女人!

    所以艾瑞贝斯觉得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放手搏!尽最大努力去寻找弟弟做的传送徽章——找到徽章就能拿到补给品,传送背包里有厚厚的棉袄棉裤!还有任何木头都能点燃的炽火胶!还有迅速补充体力的高热量食物!

    这切都是她最需要的。

    于是艾瑞贝斯咬着牙,举着火把走向来路……

    ……

    大雪纷飞,冰霜如刀!

    寒风吹过山林,树木吱嘎着被压得越来越低,直到冻脆的树干像冰块儿般碎裂!

    艾瑞贝斯陷在齐腰深的雪,点点向前“蠕动”着……她已经在山林迷失了方向,意识也进入迷离状态,除了向前走之外连思维都好像被冻住。

    好在兽人的犀牛皮甲暂时保住了她……尽管那皮甲也冻得邦邦硬,可至少挡住了刀锋般的寒风。否则吹着吹着,她的手可能自己就掉下来……就算没那样,似乎也差不多。艾瑞贝斯没办法保持体温,除了胸口还有点温暖,全身都冷的像块冰,全凭职业者的超强素质支撑。她手脚麻木的向前移动着,行尸走肉般漫无目的。

    眼睛只能看见朦胧片,因为睫毛上沾满白霜,有些已被冻结在起。

    她曾试图找些枯枝生火,但失败了,寒风吹熄了火苗,还带走了她的火把……

    “小弟。”艾瑞贝斯下意识呢喃着。听说冻死前会感觉到热,如果那样,似乎也不错呢……艾瑞贝斯不知道自己开始微笑,这已是死亡的前兆。

    “小弟……”脑海似乎只剩下这个念头。

    艾瑞贝斯停住,然后身体缓慢的朝前倒去。

    *****

    双有力的臂膀接住了艾瑞贝斯,将她狠狠的抱进怀里!

    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训斥道,“笨蛋!我差点儿就找不到你……你怎么把剑给扔了!”

    “小弟。”艾瑞贝斯朝着无边的黑暗坠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