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大楚怀王 > 第八百六十章 宋宫之中

第八百六十章 宋宫之中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次日。

    宋宫。

    宋王看着殿的上官大夫,心泛起阵阵恶心。

    当初他为了获得楚国的支持以对抗齐魏两国,特将楚国重臣上官大夫请来担任宋相。

    结果,还没过多长时间,就在宋国跟随楚国伐魏期间,楚国偷袭越国,两月之内轻取越国。

    消息传来,宋王当时傻眼了,回头再看他当初请上官大夫来宋的举措,真是愚蠢至极,被楚国坑死了。

    是时,宋国在楚国的支持下,夺取了齐魏两国大量的土地,与两国关系极其恶劣。而楚国灭越,顿时引起天下各国的敌视。

    当时的情况,宋国既不容于各国,又担心楚国稍后会像灭亡越国样灭了宋国。

    故,为了向各国表明宋国与楚国决裂的决心,为了掩饰自己决策失误,宋王将上官大夫驱逐了。

    但是,宋王没想到的是,这才过了两年多,楚王竟然派出了他极其厌恶的上官大夫来宋。

    此刻宋王看到上官大夫,立即想起昔日被楚国算计的情景,好像是在被楚王嘲讽般。

    在齐王齐相同时归天的情况下,楚王派这个人来,肯定是故意的,是来恶心他的。

    恶心。

    宋王心恶心,但眼下的形式,只能露出故笑容,笑道:“贤卿,许久不见,寡人心甚是挂念,不知这次贤卿来宋,有什么对寡人指教的吗?”

    上官大夫闻言,见宋王明明很不待见他,当初连见都不肯见他,就将他赶出商丘,驱逐出宋,而现在他再次来宋,宋王却不得不露出亲切的笑容,强颜欢笑的接见他。

    见此,上官大夫心如喝了蜜般,舒坦极了。

    不过,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他这次来宋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如此,他可是带着大目标来的。

    想着,上官大夫脸上不由露出嘲讽讥笑之意,笑了笑,然后才趾高气扬的道:“大王,寡君这次命外臣入宋,乃是听说大王让贵太子在淮北筑城,让太子驻守淮北,有这事吗?”

    这话出,殿宋国群臣见上官大夫用如同天子使臣训斥诸侯的语气向宋王发问,好像宋国如同楚国的属国般。

    接着又见他神色骄傲,看宋国群臣的眼神如同看下人般。

    顿时纷纷大怒。

    “楚国使者无礼。”

    “侍者何以对大王不敬!”

    “大王,臣请驱逐楚使···”

    宋王原本见上官大夫面带讥讽,神色高昂,心顿时冒出股怒火,怒火还没有被压下去,又听见他语气极其不逊,顿时火冒三丈。

    但,接下来听群臣之言,又见上官大夫依旧面带讥讽,毫无惧色。

    见此,宋王心自付楚宋两国实力差距极大,立即压住怒火,然后摆了摆手,压下群臣的声音后,冷冷哼道:“贤卿,这是宋国内部之事,楚王派卿来问这种事情,这手也太长了吧。莫非楚王已经有意称天子,开始插手各国内部之事了。”

    上官大夫怔,这话容易引起各国激愤,他可不敢接。

    于是,他立即摇头道:“大王误会了,不是寡君要插手宋国内部之事,而是太子贞之女,乃寡君的宠妃,听说其父与大王有矛盾,被大王赶到淮北筑城,再三请求寡君,希望寡君能出面问问,莫非大王有意废太子吗?”

    废太子三个字出,殿顿时鸦雀无声,连许多原本对上官大夫怒目而视的宋臣,都有意无意间微微低下头,然后将全部心思放在宋王脸上。

    宋王起兵自立近三十年,太子贞也快做了三十年的太子,而且太子贞这些年直战战兢兢,辅佐宋王治理宋国,没有出现差错,在群臣百姓声望极高。

    尤其是现在宋王的年纪快接近花甲,算算历代宋王驾崩的年纪,甚至算上天下各国之君驾崩的年纪,宋王都算年纪大了。虽然现在宋王身体没有大毛病,但是人老了,很容易说走就走。

    所以说,老迈的宋王剩下的时日不多,朝大臣以及国百姓,大都属意太子贞。

    更何况太子贞在朝做了这么多年的太子,势力早已根深蒂固,其他公子的势力都远不如太子。

    与其此时废立太子,容易引发宋国内乱,还不如继续让太子贞做太子。

    此时,宋王听上官大夫将废太子之事宣之于众,顿时将楚宋两国矛盾转到他与太子贞之间,顿时大怒。

    废太子事,他心也曾有这个想法,但是他可从来没有说出口。

    虽然不久前他曾借齐国田不礼将太子贞德党羽以及亲楚派大臣给清洗了遍,但是,令宋王很无奈的是,他曾将废太子之事试探朝内保持立,并未投靠太子贞的大臣。

    结果,那些大臣十有九不支持他行废了之事。

    所以,他只能让太子贞远离国都,去淮北筑城,以徐徐图之。

    太子贞离开都城,所有人基本上都明白了他的心思。

    拐弯抹角劝说他不要乱来者有之,与太子贞划清界限者有之,劝他直接废立太子者亦有之。

    不过,宋王自己心里明白,眼下太子贞依旧声望极高,支持者甚众,还不到废立的时候。那些劝他废太子的,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思。

    所以,宋王这几个月来,直都是默默干着废太子的事,却从不将此事宣之于口。免得引发群臣不满,更是为了避免挑拨太子贞早已极度不安的心,以致太子贞铤而走险。

    为此,宋王还将公开劝说他行废立之事的大臣给罢免了,以安太子贞焦躁之心。

    现在,这上官大夫竟然在大殿之,群臣之间,直接将这事挑明,意图挟持群臣之心,绑架他的意志。

    这···

    宋王看了看殿寂静无声的群臣,又看了看那个该死的上官大夫,眼冒出股怒火。

    此时此刻,他可不能直截了当的说要废太子,这话出口,宋国肯定要炸。

    同时,现在他也不能说没有废太子的意思。

    不然,这上官大夫定会挟持群臣劝说他让太子贞回来。如此来,群臣全都站在太子贞那边,与他这个宋王对立,让他这个宋王彻底陷入不利不说,还会导致宋国面对楚国极为不利。

    而要是太子贞这次回来了,那下次再想赶太子贞走,那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想着,宋王头上微微冒出丝汗迹,看了看殿群臣,又看了看上官大夫,来回看了看后,最终将目光放在殿似笑非笑的上官大夫,良久不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