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回到山沟去种田 > 第九百二十章 河水汗蒸芝麻剑

第九百二十章 河水汗蒸芝麻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百二十章河水汗蒸芝麻剑

    然后在空间里外来回切换,守鱼竿每守上十分钟,李君阁边进空间挑选一次,将小颗的挑出来,将大颗的挑进去。

    很快竹篱笆内葛仙米,都变成了大粒均匀的那些。

    这时候浮漂点了两下,沉入了水中。

    上鱼了!李君阁开始挥杆控鱼。

    一条三斤左右的鲤鱼上钩了,李君阁也懒得再钓,将鱼丢在鱼桶里回到了忘年号上。

    阿音在浏览网站,见他桶里只有一条鲤鱼,不由得笑道“奇怪了,你不是不喜欢鲤鱼的吗?”

    李君阁说道“这是钓鱼人的规矩,要是一次就钓了一条鱼,那怎么都得带回来给家属看看,免得被笑话出去一趟净钓水了。”

    阿音笑得不行“哎哟还真没见你只钓一条鱼回来过,难怪不知道还有这规矩。谁定的?”

    李君阁笑道“什么谁定的,就是钓友们被笑话多了的约定俗成。”

    阿音笑道“你们钓友的臭规矩可真多!”

    李君阁说道“可不是!不然怎么称为钓鱼文化呢?”

    一夜无话,早上起来李君阁用昨晚剩下的鸭脚板菜切碎,打了两个鸡蛋进去,做了个鸭脚板菜炒鸡蛋。

    然后把昨晚的野蒜头用糖和盐拌上,放瓶子里边腌起来。

    取出一条青笋,去皮切片,和摘耳根一起拌了个凉菜。

    剩的米饭直接加水熬成稀饭。

    取出面粉揉了两个面团,用肉馅,豆腐干碎和野葱,香油和馅,煎了两个肉饼。

    等阿音梳洗完出来,早饭已经做好了。

    李君阁笑道“今天早上清粥小菜,白案一直是我的苦手,你就将就吃吧。”

    阿音咬了一口饼“挺香的,我们今天又干啥?”

    李君阁说道“今天就休息吧,再搬一个躺椅去岸上,昨天林子里的蘑菇没收,我们收完蘑菇就回来休息。”

    阿音也没意见,于是两人收拾行囊,来到岸边。

    先将已经被烘到大量失水的葛仙米收起来,本来和小葡萄差不多大的葛仙米,现在变得如同干瘪的黄豆那么大。

    二十来斤葛仙米,收来不到两斤。

    将草席撤开,李君阁让阿音升起火,将沙床中的白果用竹铲翻炒了一阵,重新闭火,继续翻炒,炒到沙子温度恒定后,盖上草席继续烘。

    然后背上背篓,上山采蘑菇。

    经过两天的采收,蘑菇明显少了很多,一圈下来,只有大半背篓。

    回到泥湾将蘑菇收拾出来铺到竹床上,时间才刚近中午。

    李君阁安好躺椅,垒了个小灶,烧起了一壶石斛茶。

    阿音则去泥湾水线上的草丛里欣赏野菊去了。

    李君阁从小艇上取出在无人岛上给阿音做的细弓,挂上弦,拎着朱羽走到阿音身前“阿音,我们来玩射箭吧。”

    阿音笑道“好啊,就是我很久没有玩过这个,估计技术已经不大行了。”

    李君阁跑去湾子的一头,找了一片比较陡的土坡,削了一个垂直面,切了半草席,用竹钉钉住四个角,从背包里拿出一罐红色的丙烯涂料,在中心喷了个红点,然后绕着红点喷了几个圈,当成靶子。

    从靶子开始朝着湾子另一头走了八十步,作为起点,两人开始比试。

    李君阁几乎没用过阿音的细弓,有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一小时下来,倒是和阿音斗了个旗鼓相当。

    阿音笑道“二皮你是故意让我吗?怎么感觉你的箭术也退步了?”

    李君阁说道“还真没有让,这弓用着我不习惯。”

    阿音说道“那我去把箭取下来,你用朱羽试试,好久没看你开朱羽了。”

    李君阁赶紧说道“我去我去。”

    将细箭取回来收好,李君阁套上扳指,腰间系上自己的箭囊,将朱羽握在左手,右手垂在体侧,不断握拳松手。

    扳指已经升级换代了,石头叔看过李君阁自制的竹扳指后不由得直撇嘴,转天丢了一个青珉石云龙纹扳指给他,说是青珉石自带着一股涩劲,不但下墨容易,控弦那也是极好。

    扳指已经被李君阁玩得包浆,绿莹莹的煞是好看。

    食指在拇指的扳指上滑过,形成凤眼的空心手势后又松开,以此为节奏开始调整呼吸。

    三握一呼,三握一吸,上身以腰为根,驱动头顶划着只可意会不可察觉的圆。

    最后一次吸气后,李君阁再不呼出,手势和头顶的圆继续如常按节奏进行,不过多了抽箭引弓释弦三个动作。

    每一次释放,朱羽都会牵引着左手歪向一侧,余力消尽后重新转回,正好接上右手的下一支箭。

    这个过程细述起来很慢,但其实速度均匀快捷,三秒一箭,干脆果断,充满了力量,舞蹈和韵律之美。

    “嘣!”“嘣!”“嘣!”……

    转眼之间,箭囊清空,九支长箭扎在了八十步外的草席上,箭箭都不离靶心!

    每支箭都入靶近半,势大力沉。

    整个过程看似不疾不徐,其实时间精准无匹,动作也异常稳定每次动作都如同上一次的重复,左右手弓与箭配合丝丝入扣行云流水,没有一丁点的烟火气,也没有一丝时间和力量的浪费。

    阿音看得目眩神驰,疯狂的鼓掌“二皮你这手绝了!你都不用瞄准的吗?!”

    射完九箭,李君阁瞬间松弛下来。

    缓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李君阁说到“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多一箭都不行了。”

    阿音一把扑进他怀里“还要怎么样!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箭手!花山节你要在寨子里露上这一手,四乡八寨的小伙子们都会被镇住!姑娘们也会发疯的!”

    李君阁笑道“那可不敢,这东西可不敢在人多的地方随便玩。”

    两人过去检视箭靶,好几支长箭的玻璃纤维箭杆已经被后来的箭只击得稀碎。

    将箭拔出来后,箭靶中心更是没法看了,被射出了一个糟烂的空洞。

    李君阁看着手里的一支残箭“得,接下来还是玩细弓吧,这朱羽太霸道,箭毁了不少,连带靶都毁了。”

    两人只要是出来玩,基本都不吃午饭,活动一阵后,便坐回躺椅上喝茶聊天看风景。

    眼前碧水缓缓像下游流去,就好像这刻安宁的时光。

    午后的秋日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是一种让人慵懒的温暖。

    宁静的水湾里,不时飞来几只水鸟,在水边的泥地上啄食嬉戏,好一阵才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躺椅上依偎着的两个人,吓得赶紧飞起。

    两人都不想说话,只每次看到这样的情形,阿音才恶作剧成功般的一笑。

    身后的草丛里,金黄的野菊花开得正艳,树叶和野菊的香味,还有烤蘑菇的香味,交缠在一起,悠悠的传来。

    晴空下,景物的对比度似乎也变得更加强烈,红的更红,绿的更绿,翠的更翠。

    天书崖半山林场一角,和去年相比,多了一处银光闪闪的建筑,那是索道的下客站,同时也是一个崖边宾馆,水云乡酒店。

    整体建筑如同一只抽象的大鲵,身体弯成一个半圆,部分头部探出了天书崖之外。

    李君阁问道“酒店内装已经快要搞好了吧?在大鲵脑袋上边住一晚,肯定很好玩。”

    阿音笑道“许老大的设计,大鲵头部最前边的两套客房,进门有一个玻璃阳光大客厅,除了一边隔墙外,天花板,地板,好几个侧面,都是玻璃的,你说他和小芷自己敢不敢去住?”

    李君阁笑道“这下可好,服务员估计都得请苗家妹崽才行。干脆宾馆里就特推苗家菜吧。”

    阿音说道“从外边寨子招妹子来我们悬天寨,以后游方坡可热闹了。”

    李君阁说道“你们也不要老歧视汉娃子嘛,我看农大基地不少宅男就挺好的,不用非得盯着苗家娃子找。”

    阿音笑道“那也得他们有本事才行,唱歌,芦笙,跳舞,跑山……这些要连妹子都胜不过,光会养花种草,只怕姑娘们不会喜欢。”

    李君阁想了想,要宅男会这些,难度的确大了点,摇了摇头“算了懒得管他们了,等那宾馆试营业了我们去住一阵子怎么样?”

    阿音神往地看着崖上的建筑“嗯,那里的日出,不知道该会有多美……”

    两人一直在水边呆到了傍晚,鱼鸟开始活动频繁的时候,才回到了忘年号上。

    李君阁将芝麻剑从鱼舱里边取出来“今天晚上没别的菜,我们认真吃鱼!”

    阿音笑道“都念叨好几天了,我倒要看看到底多美味。”

    李君阁笑道“你就瞧好吧!”

    将芝麻剑去除内脏,鱼鳃,从背上剁成鱼块,脑袋从顶上往下劈成两半,但是全部不剁断,还通过肚皮,头背连在一起。

    上盐,加醪糟水码味后,什么调料,甚至去腥的姜葱都不用放,直接将芝麻剑放瓷盆里绕成一圈。

    每个鱼块的开缝处,填入一片发好的玉兰片,一片鲜松茸,一片火腿。

    然后再在鱼背上抹上一些猪油,烧起一锅水,待水大开之后,将瓷盆放进去,盖上锅盖开蒸。

    芝麻剑肉质厚实,比翘嘴武昌鱼之类蒸的时间更长,二十分钟后方才出锅。

    锅盖一揭开,香味顿时扑面而来。

    拿餐布取出滚烫的盆子放桌子上“河水汗蒸芝麻剑,阿音,趁热开吃!”

    然后自己取出两个小碗,烧了两个辣椒搓成糊辣椒块,加盐和葱花端过来,从蒸出来的鱼汤里边舀了两勺加进去,做成一个辣味蘸碟。

    阿音挑了一块鱼肉想去蘸碟子,被李君阁制止“先别慌着蘸碟子,吃过一半之后在蘸蘸料,先品品本味。”

    阿音依言将鱼放进嘴里,立刻喊道“好吃!真好吃!鲜甜嫩糯!这鱼和别的鱼不一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