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赫梅利尼茨基很蛋疼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赫梅利尼茨基很蛋疼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地良心,阿敏是真没想着后退,更没有想着避开赫梅利尼茨基的哥萨克骑兵,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原因还是出在了孟祥林和完颜立那两个家伙的身上。

    这两个家伙为了避开自己带着的正蓝旗和镶蓝旗,为了能够多抓些活着的蛮子,所以选择了孤军深入,往西北方向多跑了三百多里地。

    在发现了赫梅利尼茨基带着的哥萨克大部队之后,孟祥林和完颜立仔细对比了下,发现自己这边怼不过人家,所以当机立断的带着劳工们跑路了,跑到了大军的身后。

    差了几百里的距离,阿尔基米尔又不敢带着个千人队往太远了跑,所以最终就造成了大明军队已经消失的假像。

    赫梅利尼茨基又不打算这么放弃,毕竟这里的土地现在还是归属于沙皇俄国,先不论自己是否守土有责,光是让伙大明骑兵在这里来去自由还顺便抓了平民去当奴隶,这哥萨克的脸上也没有光彩啊。

    赫梅利尼茨基不敢也不愿意跑路,心就算是有跑路的想法,阿尔基米尔也不敢表现出来了,只能带着手下的个千人队来回的搜寻。

    说是皇天不负苦心人也好,说是阿敏故意的也好,反正阿尔基米尔在寻摸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之后,还真就让他发现了大明军队的影子。

    当然,这个影子是在沙皇俄国的境内,严格来说,崇祯皇帝和阿敏及众马仔们再次扮演了正义的吊民伐罪。

    再然后,两边就大眼瞪小眼的对上了。

    阿敏带着众杀才们早早的就摆开了阵型等着赫梅利尼茨基带着的哥萨克骑兵头撞上来,而赫梅利尼茨基则是带着哥萨克骑兵们远远的游弋,就是不冲阵。

    大明军阵往那里摆,那些傻大黑粗的炮筒子斜斜的指着天上,赫梅利尼茨基就算是再傻也不可能直接带着骑兵往上冲,只是带着哥萨克们晃悠圈然后再晃悠圈。

    赫梅利尼茨基想的很开,自己手底下十个整编的阿萨克骑兵团,满打满算也就是五六万人,这还是已经严重超编的情况下,想要干掉对面万多人的大明军队,就算是能够打赢也会损失惨重。

    虽然说哥萨克骑兵是勇猛无敌的,但是也不能这么祸害不是?

    最好的办法还是拖,拖到大明军队的后勤撑不住了之后,他们必然就会往后退,这个时间才是哥萨克进攻的最好时机——只要大规模退兵,就容易出现混乱。

    就算是大明的补给队伍实在是厉害无比,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够把补给送上来,可是自己手里的十个骑兵团也不是吃干饭的,完全可以针对大明军队的后勤补给进行袭扰。

    阿敏则是不急不缓,赫梅利尼茨基在周围晃悠,那么就严整的摆开阵型,等赫梅利尼茨基远远的退开后就往前推进几里地。

    反正就是步步为营,甚至于根本就没管过后勤补给的问题,哥萨克愿意拖,那就陪他们耗下去,无非就是早天晚天的事情。

    大明的补给体系以前不怎么样,但是经过这二十多年的发展,早就已经有了套成熟的方案,护送物资补给的军队虽然不是级战备卫那些杀才们,但是二级后备卫的也未必就会让哥萨克骑兵讨得了好。

    倒是哥萨克那边的情况,光是这段时间了解到的情报就足够阿敏对他们做出定的判断了——后勤补给基本上为零,连自己国家的平民都不放过,这些哥萨克完全就是群狼!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随便哥萨克骑兵再怎么拖再怎么想要袭扰大明的后勤补给线,阿敏也不太可能放在心上。

    唯让阿敏头疼的就是怎么能让这些哥萨克骑兵主动发起进攻,

    最早的计划是直接骑兵对骑兵的干就完事儿了,可是等实际上见到了哥萨克骑兵之后,阿敏觉得有必要换换套路了。

    毕竟,那些哥萨克骑兵不算太差劲,而且人多势重,自己这边占有火器上面的优势却在人数上面吃亏,应该算是个五五开的局面。

    所以在头疼了几天之后,阿敏还是把手下的众杀才们还有孟祥林和完颜立给召集到了起。

    然后完颜立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不然,咱们就引蛇出洞,故意卖几个破绽给他们,引蛮子们来主动进攻?”

    孟祥林嘿嘿笑道:“你是不是《三国演义》看的多了?咋不说你这是空城市呢,还什么引蛇出洞?这不是扯蛋么!

    别忘了,面对那是五万多骑兵,不是五万条狗,哪怕是换成五万多条狗,你想杀起来只怕也没那么容易的。”

    挠了挠脑袋之后,孟祥林才开口道:“那你倒是想个好办法出来?现在这种情况,人家那些蛮子骑兵已经摆明了不会跟咱们正面交锋,你还想引他们主动来进攻?

    再者说了,人家诸葛亮敢摆空城计是因为他了解司马懿,你了解那个蛮子骑兵的头领?他会主动发起进攻?反正这几天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家伙绝不是个太鲁莽的人,后果就是很可能把他们给吓跑。

    更加操蛋的是,万在间哪个环境出些问题,到时候惹出大乱子来该由谁担责?是你?还是阿敏指挥使?”

    阿敏挥了挥手道:“就目前的情报来看,赫梅利尼茨基此人并不是个太过于鲁莽的人,只是喜怒无常,般人还真就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伸手指了指屏风后面,阿敏又接着道:“事实上,关于赫梅利尼茨基这个人的资料有很多,但是他这种喜怒无常的性子实在是太惹人生厌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个明确的结论。

    刚才完颜说直接卖个破绽给他们,万他不上当或者说没有按照我们预测的战术来行事,到时候就真的可能会出大乱子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孟祥林才开口道:“要不然,我和完颜带着部分骑兵去当诱饵?那些蛮子骑兵们估计已经恨透了我和老完,我们两个出现,蛮子们还能忍的住?”

    阿敏道:“万忍住了呢?”

    孟祥林道:“万他们忍住了,那也没有什么,我们只要门心思的绕回来,估计他们也拿我们没什么好办法,倒是他们万忍不住了,那机会可就来了?”

    阿敏却摇了摇头道:“那也不成。你们跟老夫不同,老夫是大明的将领,而你们只能算是后备卫里面的预备役,根本就不在大明军队的花名册上,等于是普通百姓。

    大明军队还没有死光呢,谁也不会同意让你们跑出去当诱饵,否则根本就没办法向陛下和天下人交待。

    所以,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正蓝旗的后方,真要是打起来了,你们可以去收割人头换军功,或者是抓了蛮子们换赏钱,至于冲出去当诱饵,还是算了吧。”

    见阿敏这般说法,孟祥林和完颜立顿时也没招了,只能起薅着头发另外再想办法——只是想了大半天,孟祥林和完颜立也没有想出来什么好办法。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孟祥林和完颜立带着些马仔们再出去晃圈,把那些蛮子骑兵的目光给引向大明的军队,否则还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然后在第二天的时候,阿敏就接到了个无比蛋疼的消息。

    孟祥林和完颜立私自带着手下的马仔们准备出去晃圈,看看能不能把蛮子骑兵们引过来。

    再然后,黑着个脸的阿敏就把两个给训斥了顿。

    也幸亏这里是沙皇俄国的土地,正蓝旗和镶蓝旗的杀才们把阵型布置的比较严谨,而孟祥林和完颜立的队伍又在正蓝旗的保护圈范围内,这才没让两人带着马仔们跑出去。

    这里不是大明,大明军队在这里没亲没故的,完全就是两眼抹黑,万真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估计最后头疼的还得是阿敏自己。

    要是换成在大明,孟祥林和完颜立这两个混账东西及其手下的杀才们只要能弄到路引,他们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正蓝旗和镶蓝旗才不用分出精力来管他们的死活。

    毕竟是没有正规军编制,这两个杀才和他们的手下马仔就算是真出了点儿什么问题,那也是地方官府头疼,轮不到阿敏来操这个心。

    沉默了半晌之后,阿敏才开口道:“实在不行的话,就按照完颜所说的办法去做吧,故意卖些破绽给那些蛮子骑兵,提前做好应对准备也就是了。

    或者,咱们干脆在这里筑城,他们退步,咱们就筑座城,既能逼得蛮子们再次后撤,也能等以后移民实边的时候用的上,可谓是举两得?”

    孟祥林和完颜立只得无耐的点了点头,表示应下了。

    没办法,人家蛮子骑兵不主动冲上来,大明的军队就只能这么天天的拖下去,到时候户部和兵部还有五军都督府少不得会跳脚骂娘。

    不怕蛮子骑兵去袭扰后勤补给线,不代表物资就已经丰富到随意浪费不心疼的地步了,毕竟户部的扛把子从上任户部尚书郭允厚直到现任户部尚书吴甘来,这两个都是老抠!

    想了想,孟祥林开口道:“如果要筑城的话,那我们手里的那些劳工是不是就派上用场了?”

    完颜立摇了摇头道:“我觉得筑城倒不如卖个破绽给他们瞧。

    先不说蛮子骑兵们如何,光是从大明将筑城所需的物资运过来就是个大麻烦。

    最关键的是,这些劳工还都是没有经过阉割的,让他们干活就等于让他们活下来,铁道部和交通部,还有户部,这些人会同意咱们就地把蛮子们给阉割掉?”

    阿敏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铁道部和交通部,这两个劳工消耗大户现在缺人缺的都快疯了,把蛮子们弄回京城之后再阉割,可比咱们这里的条件好多了。

    这么说吧,把劳工弄回大明之后再行阉割,交通部和铁道部就能把这些劳工都给瓜分空。”

    然后,阿敏带着的杀才们就故意漏出了几个破绽,让阿尔基米儿带着的哥萨克骑兵们慢慢接触到阵前。

    按照阿敏的说法就是“来来回回的忙活了这么长时间,要是再不折腾点儿动静出来让蛮子瞧瞧,他们还不得以为我们是胆小鬼?”

    赫梅利尼茨基则是敢拍着自己的良心说,自己从来就没有认为大明的军队是什么胆小鬼,撑死也就是认为他们的骑兵太烂了些,起码赶不上哥萨克骑兵那么精锐。

    面对着大明军队在阵型方面的漏洞,在仔细的分析了好几次之后,赫梅利尼茨基最终还是决定派人去试探下。

    赫梅利尼茨基带着的哥萨克骑兵是真正的在后勤补给上面撑不下去的那方,哪怕是哥萨克骑兵就在自己的国土上面。

    更让赫梅利尼茨基感觉蛋疼的是,哥萨克们以前习惯了“就地获取补给”,包括从自己国家的国土上面,也是改编为正规的哥萨克骑兵团之后才算是收敛了些。

    哥萨克骑兵们“获取”到的物资用点就少点,而阿列克谢世,米哈伊洛维奇方面的补给又迟迟运送不过来,哥萨克们就故态复萌,再次玩起了“就地获取补给”。

    这就造成了个很恶心的后果,那就是沙皇俄国的平民们开始讨厌起了哥萨克骑兵们,不断出现的逃人现象倒还好些,那些跑去向大明军队告密的就很恶心人了。

    最起码,阿尔基米尔带着个千人队已经不止次的拦截了那些想要跑去大明那边的“叛国者”。

    再这么搞下去,可能大明帝国的军队还没有对自己这边展开进攻,自己这边的平民就已经跑的个不剩了。

    别管这些人跑到哪儿去,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哥萨克骑兵团没办法“获取物资”,然后五六万大军就会陷入到缺粮的局面。

    PS:这两天招呼了群死扑街去平谷桃花节浪了波,所以断更了——就当朕过个周末好了……

    另外,奔驰和宝马的区别是什么?那就是宝马可以让女人坐在车里哭,而奔驰可以让女人坐在车盖上面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