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四百章 你们欺人太甚!

第一千四百章 你们欺人太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冬晟得到了罗丹纶亲口给出的“免责令”,这心顿时有了底气,挂断电话,还笑着看了眼手机,方才收入口袋。

    “那接下来,我得好好安排番。”韩冬晟摸着下巴,忍不住冷笑着自言自语。

    要整个人,在韩冬晟看来,简直再简单不过了。

    要让对方被群体所孤立,被群体所嘲笑,打烂他的脸面,书面点的说法,叫践踏他的尊严。

    这方面,韩冬晟跟他那票纨绔兄弟,简直再擅长不过了。

    在韩冬晟看来,能下手的地方那简直不要太多。金钱、身份、地位、家世,都是绝佳的攻击点。

    人活张脸,树活张皮。

    个人尊严要是彻底被碾碎,也就成废人个了。

    有人可能自嘲说自己不在乎尊严,不在乎面子,那是没有触动到点上,要是当着这个人所珍视的人,诸如父母、爱人、子女的面,他也会受不了。

    当然了,今天还不至于做那么绝。

    再者,次两次的尊严践踏,也不可能真把个人的精神击垮。

    不过,今天本就只是羞辱对方番,给罗少出气罢了。

    对方也是正常人,甚至有些身份,对尊严面子看得会比常人更重,让他羞恼难当不难办到!

    韩冬晟结合罗丹纶的想法琢磨了番,悄无声息回了大厅。

    眼看白小升被秦小幺拉去聊天,并没注意他这边,韩冬晟拍了几个兄弟的肩膀,让他们跟自己走。

    会儿要施展计划,没人配合那怎么能成。

    韩冬晟为免于引起白小升察觉,次只叫走几个人,连着叫了两遍,才把切都安排下去。

    随后,他又找来罗家下人,五十安排下去,让他们去布置。

    这时候,另边。

    那名管家气喘吁吁跑到大门口,却发现罗丹纶不在。

    问才知道,刚到位尊贵客人,罗少亲自给带路去了。那管家顿时傻眼了。

    不知道丹纶少爷那边陪的是什么贵客,他自然不敢打电话。

    大门口这边忙碌起来,他也只能先做事,等丹纶少爷回来再做计较。

    “不过,幸好我没有跟韩冬晟先生他们交代少爷吩咐的事,想来出不了大乱子。”那管家还自我安慰番,为自己的“机智”喝彩。

    殊不知,韩冬晟那边,好戏都快开场了……

    白小升跟秦小幺在大厅角落,找地方坐下。

    俩人个喝鸡尾酒,个喝果汁。

    小丫头对白小升满满好奇,再加上上次分别太早,眼下得着空闲,自然不住询问。

    “小升哥哥,跟你起的那个姐姐,还有另个大哥哥去哪儿了?”

    “那位姐姐叫什么呀?那位大哥哥呢?”

    “那个叫雷迎的大哥哥,真是好猛啊,还很吓人,不过我看得出,他人应该很好。”

    “那个叫林薇薇的小姐姐很漂亮啊,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小升哥,你也超厉害的,你那脚真是太帅了,我只在电视里看过,就是我家所有的保镖都施展不出来呢!”

    “当然了,他们那些人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

    面对小丫头喋喋不休的发问跟惊呼,白小升耐心回答,没有点不耐烦。

    就这么俩人说着话,聊着天。旁人对这俩个“异类”,不免投以好奇的目光。

    韩冬晟打好招呼那些人,眼眸深处则都带着冷笑,目光都带着“话”。

    高攀秦家小丫头很了不起啊!

    跟个小丫头这么热络聊天,怕是对她番哄骗呢!

    看那小丫头被灌迷幻汤,连连声声惊呼,那人真是下作!

    想来,也是看在秦小幺的面子上,他才能来的这里,连前厅怕都进不去吧。

    还想着跑罗家来谈合作,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

    会儿,要让他好看!

    那些人心里对白小升都是不屑的,也满心期待,等会儿看白小升出丑。

    等底下人说切都安排就绪,韩冬晟笑着走到了大厅央,清了清嗓子,扬手拍了拍手掌。

    他这个人本就是全场焦点,再有此动作,发出这样的声音,顿时下吸引了众人目光。

    待所有人都看过去,甚至白小升、秦小幺也看过去,韩冬晟方才扬声道,“各位,这次大家齐聚罗家,都是来给罗月峰老先生贺寿的。”

    “但今年又不同于往年!”

    “今年,丹纶主抓罗家部分生意,我们当十来个他的至亲朋友,自然要给他捧场!所以,会儿我们会跟丹纶举行商务合作方面的磋商。虽然参加的只有十二位,但也会敞开大门,欢迎大家伙旁听!”

    韩冬晟如此番话,在场许多不成器,嗜好吃喝玩乐的人顿时兴奋起来。

    就这帮人,贯自我感觉良好,外加上家世不俗。他们总觉得自己要是插手家族生意,定然能让亲爹亲妈看到自己儿女多不平凡、多么优秀。

    只可惜,他们家里人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眼见着,会儿能见识番罗家罗丹纶跟人进行的商务谈判,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准备听完回去添油加醋,说自己也跟着出谋划策,让家里那些老古董另眼相看。

    说不定,马上就把家里生意分些给自己打理。

    这帮人憧憬无限,顿时兴奋上了。

    不过,在场也有部分人。他们虽然也挂着纨绔子弟的名头,跟身边这群狗肉朋友道日日昏天黑地,他们却不傻,更知道真正商务谈判怎么可能公开进行。

    除非,人家早就谈拢,这次就是拿出来说给大家听。要么,就是别有企图。

    不过不管是哪种,他们都乐得凑这个热闹。

    白小升忍不住抬眼看向韩冬晟,心里真有种好笑的感觉。

    这个韩冬晟拿商务谈判当什么了,个游戏?

    还敞开大门让人旁听……

    连旁的秦小幺,都忍不住惊愕问白小升,“小升哥,怎么商务谈判听着好像开大会样,还能许可外人旁听?”

    瞧瞧,连岁小孩都觉得有问题!

    白小升对秦小幺笑,“可能是,这些人都喜欢热闹吧。”

    再“好”的解释,他还真想不出来。

    “小升哥,我记得你好像也是来跟罗丹纶谈合作的呀。”秦小幺想起来了,顿时道。

    白小升耸了耸肩,心里却忽然动。

    他早察觉罗丹纶没憋好***见韩冬晟这番“可笑”言辞,还有即将上演幕滑稽商谈……

    他忽然明白了。

    这别是给我准备的吧!

    白小升抬眼看向韩冬晟,韩冬晟正好看过来。

    “哎哟,忘了,这位兄弟好像也是来谈合作的,那起请吧。”韩冬晟含笑对白小升扬声道。

    众人的目光,下子聚拢到白小升身上,许多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咱们都是罗少的朋友,谈合作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人凭什么也来分杯羹?”

    “呵呵,人家是不是罗少的好友不好说,可是秦家小小姐的朋友呢!就凭这个,罗少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那他家世出身可跟咱们样显赫?”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要真是豪门子弟,咱们以前怎么可能没见过!”

    “就是,他要真牛,会来这个厅……不,我的意思是,他拉着秦家小小姐也只能来这里而已。”

    “嘿,怕是巴结人家秦家小小姐,才得到登门罗家的机会……”

    众人暗暗议论,许多人对白小升流露出嘲讽质疑。

    这些人里,本就有韩冬晟安排的人在。

    引导舆论,“统”观点,对白小升第轮鄙薄,眼下已经开始了。

    “这些混蛋,说什么呢!”秦小幺都听不下去了,这就要愤而发声,骂骂他们。

    不是两个,差不多所有人都这么说她小升哥!她很生气。

    “小幺!”白小升拦住了秦小幺,对她笑着微微摇头,“没事儿,几句闲话,你不用这么生气。”

    秦小幺撅起嘴,真就听话的没炸起。

    刚才,她跟白小升聊天,察觉小升哥是个脾气极好的人,再加上他对那带路的管家都很客气,想来是喜欢脾气好的人。这小丫头也不想他看到自己脾气炸裂面,这才忍下火气,当即狠狠白了那些人眼,不语了。

    韩冬晟对四周非议之声充耳不闻,装模作样跟身边人交流,等听差不多了,方才呵呵笑,扬声道,“方才啊,罗少给我通了个话,他那边比较忙,我们可以先开始商谈。我受罗少委托,充当主持者,来来来,大家移步偏厅。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

    说话间,韩冬晟率先往外走,众人也呼啦啦跟上。

    秦小幺忍不住看向白小升。

    “走吧,我们也去瞧瞧。”白小升笑吟吟道。

    罗丹纶既然给自己摆了场鸿门宴,白小升觉得自己得参加。

    俩人算事实上的“情敌”,若不参加,就好像避让他罗丹纶似的!

    白小升可以在别的方面不介意,涉及魏雪莲,他寸步不让!

    旁边,偏厅灯火通明,门已大开。

    韩冬晟带着众人过去,白小升跟秦小幺走在最后。

    等进去之后,白小升有些错愕,随即感觉有些好笑。

    这儿哪里像是要召开什么商务会谈的会场,简直就是“水泊梁山”的好汉聚义厅啊。

    真不知道布场的人是怎么想的。

    从门口看去,正对着门,最里面、最央有个单人沙发,间留宽敞过道,两边各有六个单人沙发。

    两侧沙发两两之间摆放茶几,茶几上面居然摆放着打印好的姓名牌,谁该坐什么位子,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正间的位子是给主人罗丹纶留的,左手边第个就是韩冬晟的。

    这些单人沙发路从最里面摆放到门口,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看着个都加不进去。

    除此之外,两排沙发椅后面,都有座位,是给“围观”众人留的,数目也是正好。

    那帮人进去,就各找座位。

    等白小升、秦小幺进来后,根本就没有空位说。

    秦小幺皱着小眉头,目光扫,眼看着个多余座位都没有,要想加位子怕是得在观众后面,还是最后面的犄角旮旯里。

    “小升哥,你坐那儿!”这小丫头当仁不让,拉着白小升指全屋子最正那个空位道。

    白小升尚未开口,韩冬晟站起身,笑了起来,“那可不成啊,小小姐!”

    秦小幺不善地看向他。

    韩冬晟笑眯眯继续道,“那位子可是罗少的,也只能他来坐!主人的位子,个宾客去坐,那成什么体统啊。咱秦家、罗家可是最讲究规矩的,不是吗!”

    秦小幺下子被噎住了。

    出身豪门,她怎么可能不懂这些规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韩冬晟用规矩说,让她无话可说。

    小丫头口才刁钻,可极少吃这个亏,顿时怒了,指着四周喝道,“那你说,还哪有位子让我小升哥坐。要不然你让人把这些座位搬走,统换来小号的座位过来!”

    面对秦小幺的火气,韩冬晟不气不恼,呵呵笑起,“小小姐,我们这边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会议马上要开始了,怎么可能因为个人大动呢,没这个道理啊。再说了,此前我们并不知道这位兄弟来。没有准备也不是我们故意的。”

    韩冬晟这句话,顿时引起在座众人番“共鸣”。

    “不错,怎么可能因为个人让我们所有人都出去,重新布置会场!”

    “他是谁啊,这么大牌!”

    “是他自己临时来的,怨不得旁人没给准备位子!”

    “老李,要不然你给他让个?”

    “凭什么呀,这是我的位子,早就定好的,我才不让!”

    “哎,兄弟,来我这儿坐,我让给你,就是有点靠后,在最后面,你怕是跟前面的人搭不上话,我看你个头也不是太高,要不你过来蹲上边得了。”

    “哈哈,你这话可太缺德了……”

    在场众人肆无忌惮说笑,调侃,嘲弄。

    韩冬晟并不制止,笑吟吟看着白小升。

    不过让他颇为意外的是,白小升居然面无表情,淡定的好似古井无波,潭水无漪。

    这家伙点不觉得难堪吗?

    看到白小升的反应,韩冬晟反倒有点惊异。

    白小升平静如常,面对所有人的嘲弄,心里却忍不住失望,“这帮人,就只有这么点能耐?亏我过来之时,还抱着好大希望,他们能给我点‘惊喜’。”

    “哎,这些纨绔子弟,朽木还可以烧烧,他们连废柴都不如……”

    他白小升是谁!

    虽然看着,他跟许多人年纪相仿,甚至比些人还要小些,但他可是经历过四年多风雨苍霜,在职场摸爬滚打,跟位又位强敌厮杀过来的人!

    其心志坚如磐石,其灵智若水,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场面给撩拨出情绪。

    眼看对方毫不动容,韩冬晟当即“咳嗽”声,扬手四下虚按,“大家,静静!相比咱们这些老来的自己人,人家才算新客,你们怎么能这么无礼!”

    四周嘲弄之声,顿时小了下去,权当给韩冬晟面子。

    “小小姐,重新布置场地,显然是不可能的。”韩冬晟笑道,“不过,咱们可以给这位兄弟加座啊。当然了,您也要加座。”

    说话间,韩冬晟扬手击掌。

    门外,顿时走进来两个罗家下人,手里端着两个矮墩,进门走两步就放在地上。

    其人还笑道,“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座位,韩先生,这种您这边凑合用,看行吗。”

    眼看那两方小墩子,想着秦小幺坐下还无妨,本就是小孩,白小升坐就真是矮人头,估摸得仰视众人。

    “哟,这位子好啊,还能看门。”

    不知谁说了句,全场哄笑。

    “你们欺人太甚!”秦小幺下怒了。

    不过随后,个温暖的手掌就按在她头上,把她给按下。

    秦小幺扭头,白小升对她温柔笑。

    “小幺,让我来处理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