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绝世镇封 > 第九百六十一章焦远

第九百六十一章焦远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变故,让所有人脸色都很是难看,唯有小芊芊没有想太多,左看看右看看,副天真好奇的模样。

    凌婉晨快走几步走到乔远身边,皱着秀眉沉声道:“怎么会这样?该不不会是有人潜藏在暗处,在操控阵法?”

    “秦朗天!”乔远目露出寒光,若有人能操控此地阵法,也唯有秦朗天了。

    碧眼麒麟猛然睁大双目,碧色的瞳孔散出诡异的幽光,看起来森然而摄人心魄,他目光横扫四周圈,神色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说道。

    “这阵法没有丝破绽,想要从里面出去,基本没可能。”

    乔远与凌婉晨听到此言,心下子就跌倒了谷底,连碧眼麒麟都这么说了,那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好在这里没有其他危险,加上白天搜刮来的修炼资源,足够他们在这里安心修炼百年时间,只是乔远修为已然到了元婴大圆满,再想进步,不是光靠闭关打坐就可以的。

    他双目闪,神色透出坚定,低声道:“不可能,任何阵法任何禁制都有破绽,只不过是大与小、潜藏深与浅的问题,我必须要找到破绽,我们不能在这里被困辈子。”

    碧眼麒麟冷笑声,目露出嘲讽。

    “的确,任何阵法任何禁制都有破绽,但此阵的破绽在外面,除非有人再次破解那门上的禁制,推开大门,否则我们不可能出去。”

    原本神色还有些焦急的乔远,在听到碧眼麒麟这番话后,顿时平静下来,目忧虑不在。

    凌婉晨见乔远这般神色变化,美目亮,便以为他有了出去的方法,不由问道。

    “夫君,莫非你有办法了?”

    乔远脸上露出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自信的点了点头。

    这样子不仅勾起了凌婉晨的好奇心,就连小芊芊也仰着头,睁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不眨的看着他,那碧眼麒麟依旧是副嘲讽的眼神,可耳朵却不自觉竖了起来,显然它也想听听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办法。

    “快说说看,什么办法?”凌婉晨急声问道。

    乔远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双手背负在身后,微微扬起下巴道:“等!”

    这个字直接让凌婉晨傻眼了,愣了片刻,她抬手拍了乔远胳膊下,不屑的“切”了声。

    乔远连忙露出笑容,牵住凌婉晨的玉手,解释起来。

    “婉晨,你想想,这几天咱们在这闹得动静这么大,估计最多三天,此事就要传遍整个南泰,到时候宗门肯定要派人来查探,我们的身份已然暴露,师尊与大师兄必定会来,有他们在,难道我们还担心出不去,退步说,就算他们不知道我们被困此地,等时间长了,清云哥也会寻到这里,以他的修为,破开那门上的禁制不成问题。”

    听完这番话,凌婉晨也放下心来,其实她本就没有太过担心,只要能与乔远在起,就算被困此地辈子,那有什么关系,两人在此厮守生,何尝不是个美好的结果。

    正当他们都不在担心时,碧眼麒麟的声音却是响起。

    “你小子想的倒挺远,不过你就那么肯定他们能找到这里,并破开门上的禁制。”

    “有些人值得我去相信,这点你不会懂,再者,这尧仙殿屹立尧山上万年,对它感兴趣者大有人在,此地遭逢变故,我相信定会有不少人前来探寻。”

    乔远转头神色认真的看着碧眼麒麟,缓缓开口。

    碧眼麒麟目的嘲讽不知不觉已然没有,沉默了片刻,它直接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起来,它承认这小子说得有几分道理,但仅凭这,还无法让它刮目相看。

    既然无法出去,那便在此闭关修炼番,正好乔远刚刚突破,还没来得及稳固修为,包括小葫芦的变化,他也没时间研究,以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乔远有必要静下心来好好思索番。

    与凌婉晨商量后,两人回到了万禁塔那处独属于他们的空间,乔远选择闭关稳固修为,凌婉晨同样选择闭关,这日她收获了不少丹药,正好可以用来修炼战神诀。

    青山山崖上,乔远独自人盘膝坐在崖壁边缘,低头便可阅遍此地山河草木,身后则是他与凌婉晨休憩的宫殿,此刻凌婉晨正在大殿内,身前摆满了上百个瓶瓶罐罐,随便拿出瓶,在外界都足以引起无数人的疯抢。

    目光横扫过去,凌婉晨玉手招,便取来了个血红色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两粒血红丹药,轻启朱唇,两粒同吞下,闭目修炼起来。

    在这里,不用考虑任何安全问题,乔远盘膝坐在山崖边,心神快速宁静下来,慢慢的,他将神念沉入体内,沉入丹田,可以看到除了金色元婴的金芒外,还有点点绿芒在不停闪烁。

    那绿芒正是来自小葫芦,吸收了仙皇的神念,再加上多年前吞噬了拂昭仙君的残魂,小葫芦改变很大,已然不能用“小”来形容,如今看去,它与乔远的元婴差不多大小,葫口有几根藤蔓生出,颜色深绿,看起来充满了生机。

    最重要的是,葫芦外表上的几个符图案,乔远仔细看了看,内心动,暗道:“这是……把剑、滴水、还有簇火。”

    目前能看清的只有这三个,其余两个还十分模糊,乔远辨认不出。

    他仔细琢磨了下,实在不知这是什么意思,便向着小葫芦传出了询问的意念。

    许久,小葫芦都没有传来回音,乔远不由轻叹声,将神念从丹田内收回。

    脑海思绪翻飞,幕幕画面闪过,从清风寨开始,萧风清、铁漠等人的音容相貌浮现,往事更是如昨日发生,以乔远如今的思维与见识,很快就将些蛛丝马迹串联起来。

    “我的记忆存在封印,但那是轮回前的记忆,如果能够像秦朗天样轮回觉醒,或许我会想起前世的事情。”

    “焦家……乔远……焦?乔?”

    乔远低声喃喃,以前他从来没有深思过自己的名字,这是萧风清给他取的,他还记得自己有次曾问过名字的事,萧风清只说希望他能越走越远,所以取了这个“远”字,但姓却没有解释。

    “乔”与“焦”发音很是相近,这让乔远有些相信那仙皇所说,自己是焦家唯的血脉。

    这是条线索,乔远尽管不能肯定,但好歹关乎自己的身世,总算知道了点。

    记忆继续向后翻过,离开清风寨,在那横林山脉被红眼蟒蛇追杀,被展元相救,乔远知道这切都是被人设计好的,但并不影响他与展瑶之间深厚的感情。

    华云城,林墨,乔远想到这里,突然思维凝,又想起了那首夜出华云城的诗词。

    “回首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轻声低吟,乔远的思绪骤然飘向了大洋的彼岸,东林大陆东莱国落霞城御风阁,在那阁顶的梁柱上,同样刻着这么句词。

    “难道……四千年前,在御风阁刻下这句词的人,就是我自己?”

    乔远双目陡然爆出精芒,思维似蜿蜒的通道,下子被打通了。

    曾经他就疑惑,为何林墨吟诵的诗词会出现在东林大陆,而且还已存在了四千年之久,后来乔远专门就这个问题问过箫红子,从他那里得知,这句词乃是四千年前个姓“焦”的高人所留。

    如今联想,那个姓“焦”的高人不是自己还能是谁,准确的说,应该是乔远的前世。

    “我不姓乔……我姓焦,焦远……焦远!爹,娘,你们还在吗?”

    乔远仰头向着天空喊道,声音透着股悲哀,他有预感,自己追寻身世之谜绝不仅限于这世,上世,上上世,千年万年的岁月都在追寻,可至今也没有答案。

    两行眼泪缓缓从乔远眼角滑落,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场场梦,星空杀戮滔天,银甲金枪矗立天地间,举手投足,谁敢不退步。

    句“好好活下去”久久回荡在耳边,重叠成两个背影,银色铠甲,脚踩金枪,步迈入巨剑之,另个,声音温柔动听,身姿优美,踏着蓝色的湖面,悠然远去。

    乔远伸手想要去留,却怎么也留不住,这是无论多少次轮回也无法抹去的记忆,是他内心最宝贵的东西。

    “爹!娘!”

    站在山崖边上,任清风拂面吹来,乔远放声大喊,眼泪止不住的滑落,有些人,即便没有见过,有些情,即便没有经历过,但那是铭刻在骨子里的,融化在血肉里的,乔远无法忘记,更不会忽视。

    也许,他执着轮回的使命,就在于此。

    这刹那,乔远的心境竟无比通透,切迷惘的,模糊的,看不透的,完全都清晰了起来。

    他的修为更是在这刻不自觉的增长起来,似要向上喷发,无奈有层隔膜封住了顶端,使得乔远的修为在超越了元婴大圆满后,仍无法冲破隔膜。

    “半步化魂?”乔远双眼爆出精芒,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没想到此次在理清了心的杂念后,心境竟有所突破,不过这突破也仅限让乔远修为达到半步化魂,想要真正进入化魂境,还需要感悟出自己的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