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重生西门庆 > 第二十五章 皇宫刺客

第二十五章 皇宫刺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天,雨后,太阳冲出乌云的包围,终于露出了整张脸,此时阳光直直的,却不呆板、单调,它们穿梭在树枝之间,织成道道金色的丝,将雨后的水珠串成串金黄的珍珠。????  .

    西门庆腰挂长剑,骑着匹白鹤马,伴着夏天少有的凉意、雨后美丽的阳光,缓缓前行。此马是西门庆花重金买得,《拾遗记》记载:曹洪与魏武所乘之马名曰白鹤;还有谚曰:“凭空虚跃,曹家白鹤。”

    回到杭州逗留几日,陪陪妹妹玥婷,最后实在闲得无聊,西门庆继续北上,途经颍州(今安徽阜阳)和颍昌府(今河南许昌),顺便又潜入几家富商豪宅,操起了老本行。

    不出几日,这两处的官府也忙的焦头烂额,却毫无线索;而城各个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西财神’的赫赫之功。

    又次踏入汴梁城内,感觉却完全不样。几个月前来,还是春季,那时是春意盎然、万物复苏、含苞欲放、万木争春、花枝招展……派欣欣向荣之色。现在确是夏季,已经是骄阳似火、绿树成荫、蝉声阵阵、莲叶满池……当真是暑气逼人。

    还是来到酒仙阁,还是没有‘美人醉’可买,还是要夜入皇宫~

    西门庆摇头无语,不过还是很期待与朝旭再次畅饮美酒、顺便与司马白再比试局,这次西门庆有信心堂堂正正的打赢他!

    ……

    入夜,西门庆第三次潜入皇宫,轻车熟路的进入酒窖,带上两坛极品‘美人醉’,向御花园方向而去。希望朝旭、司马白还如同以前样在凉亭饮酒,西门庆心里想到。

    令人失望的是,凉亭空无人,冷冷清清,西门庆找石凳坐下,拍开泥封,举起酒坛,直接倒入嘴。酒液香醇可口,两个多月没有品尝如此美酒的西门庆终于解了馋。

    等了半个时辰,朝旭、司马白没有人过来,就连每晚巡视的禁军士兵也偷了懒,次没来御花园巡视。

    西门庆饮完两坛美酒,无聊至极,决定离开。

    途经大庆殿附近,突然感觉有些异常,便在颗大树上落下,隐藏在树叶之。不久,西门庆便见到大庆殿的阴暗处,有很多身穿黑衣的身影,略微数,至少有十二人。

    他们是何人?为何深夜潜入宫?西门庆心疑惑,他屏住呼吸,暗观察那些人的举动,心惊讶,这些人都晋入了武林高手的行列,其还有几人气息悠长,明显是二流高手。他们没有名庸人!这些人来者不善!

    这时队禁军走来,是巡视大庆殿的士兵。那些黑衣人行动有素,均是把身形隐藏在各个阁楼、走廊的阴暗处。等到士兵走近,他们倾巢而出,无声无息,顷刻之间,这巡视的二十名士兵全都倒下,没有人呼救出声,致死他们都没有看清对方是何面目,便含恨九泉之下。

    西门庆胸口登时就充满怒火。到底是何方势力的手下,胆敢擅入皇宫重地,行凶杀人,必须要让这些人有来无回!怎敢欺我大宋没人?

    不过西门庆也有自知之明,对面人多势众,自己恐怕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不能轻举妄动!也不知道司马白这个禁军都指挥使是怎么当的,竟然让这么多刺客潜入皇宫,西门庆心里狠狠骂了司马白顿。

    而下面的黑衣人没有现不远处隐藏在树上的西门庆,他们手脚利索,脱下禁军兵甲,换在自己身上,再把那二十名士兵拖走,打扫干净现场。几次呼吸之间,这里恢复如初,如若不是西门庆亲眼看到他们所作所为,根本不会怀疑会有刺客潜入皇宫之。

    这些黑衣人聚在起略作商议,几人组,再次消失在阴影之下。西门庆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他在皇宫之只认识朝旭和司马白,但皇宫院墙高深,上次离开也没有留下互相传唤的方法,去哪里寻找他们?

    最后西门庆咬牙,只能凭靠自己了,如若会儿动起手来,声响必定不小,定能把宫高手都引过来,司马白是二流高手巅峰,下面这些黑衣人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西门庆慢慢从大树上落将下来,毫无声响,施展轻功向敌人最后方掠去,那里只有三名黑衣人守卫,而且刚刚晋入三流高手,解决起来容易些。

    慢慢摸到最后面那人身后的高墙上,屏住呼吸,聚集内力于双掌,慢慢靠近。那名黑衣人却没有现后面有人靠近,仍然目光冷冽的看着前方,谁能想到后墙上会有武林人趴在上面呢?

    西门庆突然飞身而下,只听‘喀嚓’声轻响,拧断了那人的脖子。这几个月‘心灵之树’赠予了西门庆十种武学、护身物什,但大部分是普通武技,极少出现绝世武功。

    拧断人的脖子,是天龙岳老三的惯用招数,西门庆今天第次施展此招,那黑衣人反抗都没有下便命呜呼。

    前面两个黑衣人听到后面的响声,都不禁投来疑惑的眼神,但见后面墙下阴影处守卫的那名伙伴,还站在那里,并抬起右手,向他们表示歉意,没有什么异常。

    以后的任务不能带新人参加,毛手毛脚的,前面两人同时想到。

    西门庆从已死那人的身后现出身来,刚才抬手的动作其实是他做的,因为在阴暗处,离得又远,前面那两人没有看清。

    趁着前面那两名黑衣人回头观察前方的瞬间,西门庆动了,快飞向靠左侧的黑衣人,犹如道黑烟,无声无息。‘喀嚓’声,西门庆故技重施,拧断了他的脖子。

    这时靠右侧的黑衣人再次听到那声音,疑心大起,向左侧看来,却见到三支短箭在眼前不断放大,还不带其反应,额头、脸面和脖颈,均了箭,他眼前黑,便向前栽倒。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