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重生西门庆 > 第一零八章 中秋佳节

第一零八章 中秋佳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茗音的感知当,自己是刚叫出声,西门庆便闪现到自己身前。  .所以,她被西门庆那鬼魅般的身法惊到了,时之间竟忘记了说感谢之词。

    而旁的明月,此时正满脸古怪地看着抱在起的两人,心暗暗猜测西门大人是不是与好姐妹茗音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西门庆扶稳茗音之后,松开左手。茗音等了会儿才从走神恢复过来,紧接着她小脸刷的下羞得通红,犹如傍晚的火烧云。

    当着好姐妹明月的面被个男子搂在怀里,简直羞死人了,所以她直接双手捂脸,转身跑出了厨房。

    西门庆见茗音落荒而逃的样子,好似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

    ‘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啊?’

    西门庆无奈的耸耸肩,准备继续烧菜,可是当他回过头来,却见到明月在那里掩嘴偷笑。

    他瞪了她眼,故意用严肃的语气说:“笑什么笑!还不赶紧烧菜!难道要饿死大人我吗?”

    说罢,西门庆也转身离开厨房……

    ……

    处暑过,天气果然不再炎热,早晚已有丝凉意。西门庆没事便在庭院纳凉饮酒,好不快活~

    时间飞逝,转眼间便过了十五日,白露来到。《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月节……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古人以四时配五行,秋属金,金色白,故以白形容秋露。

    白露实际上是表征天气已经转凉,我们会在清晨时分现地面和叶子上有许多露珠,这是因夜晚水汽凝结在上面。故有‘白露秋分夜,夜凉夜’、‘白露勿露身,早晚要叮咛’等说法。

    白露到,西门庆晚上睡觉不敢再不盖被子了。因为此时夜间气温较低,不注意好腹部、关节等处的保暖工作,会着凉或者带来些疾病困扰。

    西门庆重生以来好不容将自己身体调理得差不多,并且这些天将皇宫大战受到的伤势修养好,他还没有到达寒暑不侵的境界,可不想再得什么关节炎、风湿病……

    又是十余日转瞬即逝,西门庆住在这个庭院个多月了。他除了吃饭、睡觉、修炼之外,竟然将剩余大部分的时间用在学习烧菜之上。

    这是因为这些天他的嘴完全被明月、茗音两女养刁了,他怕离开汴梁之后,吃不到这么可口的饭菜。所以,西门庆干脆学来她们的手艺。手艺在手,便不怕被饿死了~

    经过几次意外事故(就是西门庆差点把厨房烧着)后,他的手艺终于可以拿上桌面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秋佳节终于到来了!

    秋节与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并称为我国四大传统节日。秋节因其恰值三秋之半,故名。传说秋节是为了纪念嫦娥的~

    在我国农历里,年分为四季,每季又分为孟、仲、季三个部分,因而秋也称仲秋。月十五的月亮比其他几个月的满月更圆,更明亮,所以又叫做“月夕”“月节”。这夜,人们仰望天空如玉如盘的朗朗明月,自然会期盼家人团聚;远在他乡的游子,也借此寄托自己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之情。所以,秋又称“团圆节”。

    这天大早,西门庆便带上明月、茗音上街购物。月饼、桂花酒自不必多说,三人买了很多。

    重点是茗音两女童心未泯,见到街上有捏糖人,以及卖精致饰、小巧玩具的商贩,她俩便迈不动步了……最后又买了三盏孔明灯,西门庆双手均是拎满包裹,她俩才控制住购买欲,意犹未尽的往回走。

    回到朝府,西门庆便丢下满手物什,跑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现在他有些相信:‘女人陪男人逛街不嫌累,男人陪女人逛街跑断腿’了~

    西门庆把西门府改名为朝府,就是为了追忆自己与‘朝旭’之间的兄弟情分,不用赵当然是忌讳皇室姓氏了~

    不过天不遂人愿,西门庆刚坐下,明月便进来找他。她见到门没有关,便直接进来道:“公子,外面有人带了很多礼物来找您,茗音此时已经将他带到前厅了……”

    话只说了半,明月就住口了。因为她此时见到西门庆半躺在椅子里,条腿还搭在椅子扶手上翘翘的,很是不雅,便俏目含嗔道:“哎呀,你怎么能这样坐着呢?让外人看到了怎么办?”

    说罢,她就上前来拉西门庆。

    西门庆却毫不在意,继续赖在椅子上,任凭明月拉拽,都是拉他不动。他懒洋洋地问道:“来人是谁?有报姓名吗?”

    明月试了两次还是奈何不了西门庆,心有些生气,嘟起张小嘴,气鼓鼓地道:“我不知道!你想知道就自己去看!”

    话音落,她便转身离开了。西门庆摇摇头,苦笑声:“看来我最近给这两个小妮子好脸色太多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明月、茗音虽然是宫女,但现在点也不怕西门庆这个‘官’。究其原因,便是这两天西门庆拜她俩为师,学习厨艺。

    西门庆为了学到更多烧菜知识,每天点头哈腰、卑躬屈膝地讨好她俩,使得两人在皇宫畏手畏脚、瞻前顾后的心态有所转变,更是培养了她俩的自信心。

    不过胆战心惊的外衣脱去,明月、茗音便恢复了活泼开朗的本性,她俩看到西门庆点没有‘当官的觉悟’,自然不再畏惧他了。嗯,都头也算是个小军官嘛。

    西门庆尴尬笑,只得站起来伸个懒腰,迈步走向前厅。边走,他边想:会不会是司马兄来找自己呢?

    自皇宫大战结束,西门庆清醒了之后,就直没有再见过司马白了。西门庆还在皇宫时,便是找他不到;问赵煦有关他的情况,赵煦也是含糊其辞,不作回答。西门庆对这很是不解:凭自己与赵煦、司马白两人之间的交情,司马兄不应该直躲着自己啊。

    在这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我昏迷的时候到底生过什么?

    西门庆百思不得其解……

    希望今天能当着司马兄的面把话问清楚,不然总感觉心里毛毛的,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西门庆来到前厅,看见地上堆了很多礼盒。不过最吸引他目光的是放在桌子上的那五大坛酒。坛口糊着黄泥,坛底还存留些许泥土,不用西门庆猜,也知道这定是埋藏地下保存多时的好酒。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