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重生西门庆 > 正文 第127章 开个玩笑?

正文 第127章 开个玩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尖端恐惧症,是指种害怕看那种很尖的东西的恐惧症(患者以女性为多)。?  ?? .对铅笔尖、圆规等有尖的东西,觉得很刺眼,看了很难受。这是种心理疾病,是由于害怕自己或别人会受到这些尖状物体的伤害,而莫名出现的那种恐惧感。它会给心理带来严重负担,并且这种恐惧通常是不合常理的。

    它虽然看上去不像疾病,其实,这种症状会给患者的心里带来严重的阻碍,因此,定要及时找心理医生治疗,治疗方法通常为系统脱敏疗法……

    西门庆其实并没有得尖状物恐惧症,但他确实是讨厌别人指着他。随意用手对他人指指点点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西门庆为了表达心不满,所以随口这么说。他是为了揍这个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禁兵队长随意找出的借口~

    不管这些士兵是否懂尖状物恐惧症,西门庆松开握住欧阳兰馥的手,步迈出。周围众人只觉得眼前花,场这位白衣男子便分为四,冲进了禁兵队伍之。

    大家都以为见到鬼了,急忙揉眼再看,还是四个人!

    只听到“兵乓”、“哐啷”阵乱响,仅几次呼吸时间,二十几个禁兵手的长枪全都被西门庆收缴。

    拳打趴下那禁军小队长,西门庆抬脚踏在他胸口之上,不待他呼痛,掏出自己那都头腰牌,亮在他的眼前,帅气十足的道:“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禁兵队长受了西门庆两拳,现在还有些蒙,下意识地看向西门庆手之物,双眼渐渐聚焦,瞧清了上面的字迹。

    都头!

    禁兵队长不由得大惊,此人同自己样为禁兵,而且职位还高了自己级。京师禁兵十数万,都头没有千也有百,所以自己不认识西门庆也属正常。

    自古以来,军队的等级制度异常森严,都头、队长只差个级别,那也是身份之别,以下犯上那是要受军法处置的!轻则百军棍,重则落狱、刺配……

    “哎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家人不认识家人了。”禁兵队长反应也是够快,连忙恭维起西门庆来了,“卑职眼拙,没有认出都头大人,这次都头教训的值!卑职绝无怨言!不过都头真是好功夫,卑职佩服仰慕的紧……”

    “少啰嗦!”西门庆可不会被他随便几句马屁而飘起来,只见他面色冷,喝住小队长恭维的话语,脚下还加了分力气。

    小队长被西门庆踩之下,面色涨得通红,自然没有气力再说出句话。其他二十几个禁兵见此也甚是尴尬,上前救队长也不是,就这么站着毫无作为也不是那么回事,只得眼巴巴的看着西门庆,听他怎么说。

    西门庆侧身看着欧阳兰馥,缓缓道:“她是我的朋友。我们在街上游玩,无意之间误入此处,刚欲离去,却遇到高衙内这泼皮无赖。你刚才也听到了,他侮辱我朋友是烟花女子,我教训他下有何不可?他是缺了胳膊、还是少腿了?

    你却为了讨好这厮,不分青红皂白的过来抓我。念在尔等也是大宋士兵,在这里我不会处置你们,但此件事情我必会上报殿帅府,你们好自为之吧!”

    禁兵队长听后吓得脸色煞白,他抱住西门庆踩在自己身上的那支脚,连连告饶:“卑职知错!知错了!还请都头高抬贵手,再给卑职次机会。”

    他见到西门庆不为所动,便眨巴几下眼睛,挤出滴眼泪,哭诉道:“小的家还有十岁老母,在下也没有兄弟姐妹。小的要是进入牢狱,自己受些苦那还是小事,家老母无人照料,定会饿死的……还请都头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卑职下次再也不敢了……”

    越往后说他还越入戏,至最后已然是把鼻涕把泪,那感觉好似自己马上赴黄泉路,而西门庆正是那不讲情面的黑脸包公般~

    西门庆皱了下眉头,赶紧收起腿,放了那禁兵队长。不是西门庆被这厮的深情话语打动,而是怕自己的裤子沾上了他的大鼻涕。

    西门庆无奈道:“好了!好了!这又不是选秀节目,你在哪里乱嚎个什么?我不上报此事就是了……”

    听了此话,不仅这小队放下心来,旁边二十几个禁兵也同样长长的松了口气。

    高衙内见了,知道自己今天必是踢到了块铁板。这厮也有些小聪明,以前自己横行街里,没有人敢与自己顶嘴,而面前白衣男子只是名小小的都头,竟然在知道自己是高俅之子这身份的情况下,还打了自己,那么他定也是背景深厚之人,或者说他背后的靠山不怕自己老子,甚至是自己老子的政敌!

    所以现在不开溜,更待何时?

    高衙内也不管早已经被西门庆展露出的风姿吓楞住的那五个手下,他鸟儿悄儿的转身,欲躲入人群之,然后趁机逃跑。

    西门庆六识何止是敏锐,高衙内些许的小动作怎能逃出他的法眼?

    刚好脚下有颗鸡蛋大小的石头,西门庆照着高衙内踢去。只见这颗石头划出道内旋,绕过两个禁兵,准确无误的打在高衙内腿弯之上。

    高衙内痛呼声,跪倒在地。他那五个家丁吓得急忙上前搀扶于他。

    “我们才见面,衙内为何如此匆忙的要走?”眨眼之间,西门庆已是来到高衙内身前,低着头俯视着他,目光如炬:“你我之间的交情还没有谈完呢!”

    高衙内急的满头大汗,磕磕巴巴地道:“今日有些喝多了,与阁下开了个小玩笑,还请兄台莫要当真……”

    西门庆低头看着自己手心掌纹,意有所指的说道:“喝多了?开个玩笑?那用不用在下帮帮衙内醒醒酒?”

    高衙内本就是为非作歹之人,听了此话,也来了脾气:“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爹是朝廷命官,你与我做对不会得到任何好结果的!”

    高衙内还想再撂下些狠话,却听到远处传来声大喝:“是谁在这里滋事?还有没有王法了!”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满春红门口处,身着金边蜀绣长衫,腰系条茶褐銮带的男子正向着这里行来。此人大圆脸、踏鼻梁、对儿招风耳,颌下撇山羊须。面目阴沉,气质阴森,必是薄情冷血之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