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隐门高手在都市 > 正文 第344章 豪掷女孩

正文 第344章 豪掷女孩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老街想要开个赌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有钱都不见得行,在这里各种势力交错纵横,都是动不动剁手杀人的狠角色,赌行这种本万利的行业,都是军阀、毒枭、本土黑老大这些人垄断,外人根本插不进手。?  ㈧.??1?Z㈠W㈧.㈠

    能在这里横插脚进来捞钱的,其背后势力的必然庞大,能从各位大佬嘴抠出块肥肉来,还能相安无事的继续影业,百胜赌场就是个新开的赌场,新大楼外部尚未装修完工,据说这是青帮旗下的新产业。

    说到青帮,小地方的人可都略有耳闻,那可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金3角震上震的地头蛇,就算是老街本土的军阀,也不见得敢跟他们正面冲突,其他毒枭或者黑老大更是跟他们来往颇深,互惠互利,所以他们在这里开个赌场敛财,没人敢站出来说什么,百胜赌场开业的那天,还有不少老大前去送礼祝贺呢。

    陈破离开饭店,就直奔这个赌场。

    在前头带路的阿鉴大气都不敢出,自己找的这位金主似乎来头有点大得吓人,怕是军队里的好手,来这里估计是办任务的,他有点后悔搭上这个客,很怕遭到牵连,起码刚刚被打的那伙人,回头说不定就会报复他,搞得现在心神恍惚,走路都有点飘。

    来到百胜新大楼,大厅里没有想象的人满为患,只有寥寥几人在玩百家乐,倒是间有个有男伴陪同的妹子极为博眼球,头黑及腰,抹妖艳的口红,两对大耳环,挎着香奈儿白色包,身上件紧身衣,胸前撑得很圆很傲,衬托起那条小蛮腰,当真是不足以握大感觉。

    还有下身打扮胆大张扬,绑带型的小长筒靴,上面是莲花短裙,加件小衬衫,非常有校园时尚且清纯的味道,而且年纪看样子也不过是高左右,宛如邻家大波少女,看得那牌的女荷官都不舍得把眼睛挪开,老街十年难得见的绝色美少女啊,不撸可惜了。

    这种女孩在老街这种地方,没点能耐,怕是出门就被人拖走了。

    至于身边的男生,也是不寻常的角色,剃着个莫西干短寸头,脸面稚嫩,还打了耳钉,身上的白色褂子搭配蓝色九分小脚裤,橙黄橙黄的尖头皮鞋,要多骚就有多骚,他依靠在赌台旁,专心致志地刷着手机,手上的欧米茄海马系列的腕表闪闪亮,似乎对赌桌上的输赢毫不上心,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股顶尖公子哥的作态。

    不过女孩身前的桌面上摆的那堆钞票,以及身后站的两名戴墨镜的强壮保镖,足够令那些满脑肥肠里充满龌蹉念头的家伙却步,大土豪家的千金,不是般人能靠近的,大家也就站得老远对着她默默撸上两管,算是不枉此行。

    女孩掷千金,根本就不在乎扔出去的钱有多少,也是不在乎输赢的主,似乎这两三百万只不过是她时心情的玩具而已,这么大笔钱都不知道令多少旁人眼红,但就是没人敢靠近半步,因为这是规矩,血般的教训。

    凡是大土豪,赌行方会护送其周全,毕竟在这里露了财,在赌场上有持枪保安打手维持秩序,谁敢动手,就直接用子弹伺候,而且不管输赢,出了门也是护送周全,老街为钱的亡命徒到处都是,赌行方都会把这种大客安全送走,要不然有人在这里出了事,对以后的生意影响会非常大,安全隐患没解决,没谁敢来这里赌。

    这也是每个赌场都配备定武力的原因,是用来震慑宵小之辈,二是需要追债,三是为了护送好前来豪赌的客人,有的大赌场,还会有转车接送豪客和专门收押债徒的专业地牢,总之这个行业在这里延续十年,虽然不及阿拉斯加和奥门这种专业赌城,但也展的很成熟了。

    “这把压庄还是闲?”女孩转身问身边那个同样差不多年纪的男生。

    “闲家吧。”男生很随意地说道,随意到连看都不看眼。

    女孩照办,两小手把身前的那钱山推,半数被推到闲家的牌位上,少说也有七十万,好像钱在她眼里跟废纸样。

    开篇,女孩淡淡道:“又输了。”

    “嗯。”男生应了声,没下了,眼睛依旧不离手机。

    “走吧,不想玩了,老是输。”女孩嘟嘴道,正打算走,却转身看到了陈破走进来,她微微皱眉,感觉这人好像见过,但记不起是哪里见的了。

    陈破也看着这个出手卓越的土豪靓妹,当看清那张脸时,淡淡笑了下。

    这个女孩他记得,曾经在陈家大院了远远有过眼之别,倒是不知道是陈家哪位爷的闺女了,还真是挥金如土,不知长辈赚钱辛苦。

    不过他现在也跟龙京陈家没多少关系了,他已经不是陈家的第顺位继承人,挥霍的又不是他的财产。

    女孩说道:“我在见过你。”

    男生终于抬起了头,他看了眼陈破,打量了下,有点好奇自己女朋友在这里遇到认识的人。

    “嗯。”陈破淡淡应了声。

    女孩也不多问,笑道:“来玩钱呀。”

    陈破也不说话,直接掏出钱丢在庄家的牌位上,只不过他质押了千,因为他身上就只有这么多。

    女孩看了眼,没有嘲讽陈破这点钱也来玩之类,反而很干脆地从抽出叠钱丢过去,押在闲家的位置上,同样只有千,这还是她第次输钱下注。

    开牌,闲家输。

    陈破钱不动,就这样进行下局。

    女孩又拿出两千丢出去,也是庄家的牌位

    开牌,闲家再输。

    陈破不动,意思是继续。

    女孩也跟着继续下注,再输,再下。

    陈破就抱着膀子在那,钱是越堆越多,连赢十把,已经破百万,就连荷官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人的云起也太逆天了吧。

    旁边的阿鉴不停地咽着口水,他不是没见过走大运的牛人,但像陈破这样轻描淡写的,还真是头次碰到,百万!就这样轻松到手了,前后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他要是有这样的手气,早就赚回本钱回家孝敬母亲了!

    “怎么老是我输!你是不是出千了!”女孩嘟着嘴瞪着陈破撒娇道,还剁了剁脚,颇有几分天真的可爱。

    陈破确实是出千了,扑克这种东西作弊并不难,真气隔空动,错开两张牌很简单。

    他淡淡笑道:“你觉得我出钱,这些钱你就拿回去,我当作送你。”

    阿鉴瞪大眼睛,百万,说送就送?!他不是没见过几万几十万砸下去赌的,甚至百万次的也目睹过,但眼前这两个人,还真是不把钱当钱看啊!

    “输了就输了,百万又不是输不起,谁要回来了,可可,我们走。”男生骄傲地瞄了眼陈破,伸手去想搂这个女孩。

    别唤作可可的女孩缩,朝男生瞪眼道:“别想趁机碰我。”

    说着哼了声,转头瞪了眼陈破,噘着小嘴,哼哒哒地走了,男生藐视地刮了刮陈破,也跟着走出去,这两人说走就走,连桌面上剩下的百多万管都不管。

    随从的保镖立即上千把钱收进口皮箱里,快步跟了上去。

    陈破淡淡笑,原来钱不是那个陈家小妞的,倒是这位多金的追求者为了哄妹子开心任她玩,看样子是砸了几百万,连小手也没能牵上。

    “阿鉴,收钱。”陈破吩咐道。

    “我、我?”阿鉴已经被刺激得脑子不灵光,听到陈破这话身体都僵硬了。

    “帮我拿着,里面有你份,想要多少就拿多少。”陈破说道。

    旁人听了这话,那表情甭提多精彩,阿鉴直接差点没被这话哄出心脏病来。

    想、想拿多少,就、就拿多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