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IV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IV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行人爬上山丘,分开密密丛丛的羊齿植物,向下方山谷看去,便看到了洛羽所描述的景象。

    山谷之中,一支长长的队伍正在月下奔行,仿佛三条长龙,正在蜿蜒行军。阿方德看着那些人的装束,笃定地开口道:“是沙盗。”

    “不仅仅是沙盗。”但方鸻却摇了摇头。他敢肯定这些人就是盲从者布置的后手,他们可能是沙盗,但也一定是笛卡的信徒。

    他抬头向山谷口的方向看去,那里想象中的守军并未出现,仿佛就这么放任这些沙盗长驱直入。他心中一个念头闪过,想到了这可能就是沙之王巴巴尔坦将这些笛卡信徒一网打尽的计划,很大胆,但一旦失败也后患无穷。

    双方都是大胆的赌徒,在这棋盘之上对弈,但出于对黑暗信徒的认识,方鸻并不太看好那位沙之王。

    山谷中的沙盗们向着一个方向前进,那里茂密的雨林中,树冠上方矗立着几座白色的拱顶。箱子看着那个方向,忽然开口道:“我们能比他们先赶到。”

    方鸻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中二少年总算是开口与其他人沟通了,这算是一个极好的现象。好像自从从达乌德号上回来之后,对方就和以前有一些不同了。

    他转头问:

    “沙之王巴巴尔坦在那里么?”

    “那里应该是这山谷之中唯一的建筑群。”阿方德答道。

    “翡翠之星在那里?”

    “应当是最大的那一座建筑下面。”

    方鸻这才点了一下头,决断道:

    “下山,我们必须赶在他们之前抵达。”

    ……

    大厅之中回荡着空灵的吟唱声,令人恹恹欲睡——

    而仪式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在看着那水晶之山发出越来越明亮的绿光。

    在那绿光之中,他们于无形之间像是看到了一道门的产生,仿佛冥冥中有一个声音正在低声絮语着,为他们描绘出一幅无比美好的图景——那门后有他们毕生追求的一切——金钱、权力或者是美色——

    因人而异。

    沙之王巴巴尔坦立在水晶山前,明亮的绿光映得他面色苍白,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但只有这个名为王者的男人瞳孔深处,还倒映着两团熊熊燃烧的火苗。其胸腔之中燃烧的生命之火,也越来越旺盛,那火焰蔓延至四肢百骸,仿佛要烧尽一切。

    他在那光中看到的更多,那是另一个世界,甚至不仅仅有供给他的子民生活栖息的丰腴土地,还有一个轻轻的声音在呼唤着他——那轻柔的声音,宛若一个梦境,让他重回了十七年之前,与那个少女的初见。

    那是一团明亮的篝火,与篝火边同样的明亮的笑颜,那一夜星之仪式的光芒,一如此刻的璀璨——

    “巴巴尔坦,到我身边来——”

    沙之王伸出手去,仿佛要抓住什么。

    但他只能触及到冰冷的水晶,回应来的感受,却像是握住了一只温软的手。

    “阿菲法,你在那里吗?”

    “你看到了吗,你留下的笔记,我实现它了——”

    “你在笔记中记下的东西,都是真的。”

    “但还要稍微等等……”

    “我必须为你报仇。”

    人群之中。

    只有塞尼曼一个人面色阴沉地看着这一幕,仿佛丝毫不受影响。但他深陷的眼眶之中,也仿佛点燃了两团幽幽燃烧的火焰,他看着身边的人,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看着立在水晶山前一动不动的沙之王,心中不经意间浮起了一抹讥屑的笑:

    “继续吧,沙漠的王者,去推开那扇门。”

    他在心中狂热鼓动着:

    “去看看那个崭新的世界,去迎接你们的主人。”

    “那里有你们想要的一切——”

    “甚至包括,永恒。”

    但没有人能听到,这位侍奉者的心声。

    四个术士分立是四周,已经完全与仪式融为一体,察觉不到周遭任何变化。只有主持仪式的艾本尼,此刻察觉到了一丝异常——他发现连接到仪式之中的人,变得多了一些。这位大术士警惕地检索自己的魔法网,才发现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仪式连成了一体。

    只是他们是用魔法,而众臣们则奉献出灵魂。

    这一发现令艾本尼震骇不已,这个法术要再持续下去,大厅之中要多出一大群活死人。而那些是伊斯塔尼亚近乎三分之一的王公大臣,让这些人死在这里那还得了?何况沙之王本人,说不定也会有危险。

    在仪式当中,唯一不受影响的,除了那些圣选者之外,便大约只有一个人。

    他手持法杖,惊怒不已地回头看去,正好与塞尼曼明亮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塞尼曼,你干了什么?”

    艾本尼震怒道。

    “我能干什么?”塞尼曼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阴森森地笑道。

    艾本尼明白此人的身份,便不再与他废话,回过头对不远处的沙之王沉声道:

    “陛下,必须停止仪式。”

    巴巴尔坦微微一怔,回过头来。

    但即便是背对着水晶山,他眼中的绿火仍未消退。

    这位沙漠之王一时间显得有些犹豫,一方面是自己信任的臣子,一方面是那个正在呼唤自己的声音——他脑子之中混乱的因素,一时间渐渐占了上风,令他缓缓后退一步,轻轻摇了一下头。

    不能中止仪式。

    那是阿菲法最后的希望——

    “当然不能中止仪式,”塞尼曼也阴笑道:“一旦中止,便前功尽弃。”

    “你们打算到什么地方,再去寻找这么一枚巨大的翡翠之星呢?”

    “你闭嘴,塞尼曼!”艾本尼怒道。

    后者笑而不言,眼中也带着惊叹之意看着这座水晶之山。

    这就是所谓的恩赠罢——

    那位王妃的先祖,花了多少心血才将它完好保存下来,世代守护这个秘密。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今日而已,这便是黑暗众圣的伟力,甚至可以瞒过欧林伪神自称全知一切的目光。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世界必将归于……

    但艾本尼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意识到沙之王也为那水晶之山蛊惑了,剩下唯一的指望只有那几个圣选者,他立刻向对方喊道:“杀了塞尼曼,立刻!”

    叶华几人在艾本尼开口的那一刻,便已察觉到了异常。

    那持剑的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叶华反应果断地抽出匕首,一下刺入塞尼曼的胸口。

    后者惨叫一声,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向后倒去,哇一声吐出一口血来。但塞尼曼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胸口,惨笑起来:“哈哈,已经来不及了,一切都晚了……”

    他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每一个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计划,自作聪明的愚人,凡人妄图与众圣角力,终归是一场幻梦而已……哈哈,咳咳……”

    大厅之中众臣宛若木塑,仿佛完全没有看到,没有听到这一幕。

    艾本尼面色骇然地看着这一切。

    塞尼曼明明快死了,但仪式并未如想象之中一样结束。

    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那笔记明明是王妃留下的,除了沙之王与大公主殿下之外,根本没人看过。何况即便看过,也没机会更改上面的内容——

    他心中胡思乱想,甚至闪过一个毫无根由的可怕念头——难道王妃也是盲从者的一员?

    但正是此刻——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大厅之外传来:

    “父王,请停下仪式!”

    那个声音,大厅之中尚还清醒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个方向,看着小公主手捧着木雕,眼中含着闪闪的泪光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她近乎是哭喊着,恳求道:

    “父亲,我在这里啊,我是阿菲法,你忘了我吗?”

    这个声音,像是击中了沙之王巴巴尔坦的心灵。

    他一下子怔在了水晶之山前,有些僵硬地回过身来,为绿光所笼罩的瞳孔之中,那迷茫的光芒稍稍消散了一些。

    他认出了自己的女儿,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身边,同样出现了一道幻影。那幻影之中的少女,向他温柔地笑着,那笑中的意义,这世间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解读出其中的含义。

    他缓缓回头看了一眼水晶之中的倒影,一时间竟分不清,那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的挚爱。她们都如此相似,近乎是一模一样,但冥冥之中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一旦选错,便会万劫不复。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这个世界,绝不能再失去第二次——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又看着水晶中的倒影,一时间既痛苦又迷茫。

    阿菲法咬着嘴唇,眼泪不住地落下,那个人告诉她父王一定会回应自己的呼唤,可他怎么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已经不爱自己了吗,不爱姐姐了么,他忘记了母亲了么?他为什么要丢下所有人,去执行那个虚无缥缈的‘计划’,难道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母亲,比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亲人更加重要?

    即便是母亲还在这个世界上,她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再失去父亲么?

    她泪水滂沱地想着这一切。

    直到一只手按上了她的肩膀。

    艾本尼看到,一行人从大厅的入口之外走了进来。

    方鸻,罗昊,箱子,洛羽,姬塔,帕帕拉尔人,半身人阿方德与跟在众人身后的帕沙。

    方鸻静静将手放在小公主肩头上,温声对她说道:“继续,阿菲法。”

    小公主含着泪花点了点头,她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木雕,嘴唇蠕动着,像是在酝酿着心中的感情。

    但那感情终于喷发而出,她近乎是哭成了一个泪人般述说着:

    “父王,我和姐姐还等着你回去。”

    “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一位父亲——”

    “请不要离开我们。”

    “求求你了……”

    那幼小的,无助的声音,像是一支利箭,击中了大厅之中每一个人的心灵。

    也击中了沙之王巴巴尔坦的心灵,将他一下子从那梦境之中拉了回来,那一切的幻象皆烟消云散,只留下了真实的幻影——自己无助哭泣的女儿,那手中的木雕,还有那立在自己女儿身畔,少女的幻影。

    他像是忽然之间明白了,自己真正抛弃的是什么。

    他看了一眼自己身畔的水晶之山,感到既陌生又不安。

    可为什么?

    这不是阿菲法的计划么?

    他有些怔怔地转过身去,面向自己的女儿。

    而正是这个时候,艾本尼忽然高呼一声:“陛下小心!”

    阿菲法也捂住自己的嘴巴,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她手中的木雕,甚至径直落在了地上。

    木雕摔成了两截。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当沙之王巴巴尔坦转身的那一刻,一道幻影,正从他身后的水晶之中产生。

    但那并不是一道虚影,它从幽绿色的水晶之中浮现,犹如一座如山般的巨人高大,三头四臂,手持一柄巨大的镰刀,高高举起,并猛然挥下。那镰刀穿透了水晶与现实的间隔,闪烁着锋利的光芒,一挥而下——

    阿菲法尖叫了一声。

    但众人之中,只有方鸻目光沉然,上前一步,举起右手。

    代表着炼金术士身份的,闪烁着冷色光泽的,造型奇特的臂铠——孤王之傲,而仿佛在这众多的光辉之下,它正折射着那孤高之光。

    与那代表着年轻人坚定的声音:

    “奥尔芬多,双子星,上!”

    一声巨响。

    大厅一侧的墙壁骤然坍塌下来。

    一支长枪破石而出,紧随其后的,是撞开墙垒,突入大厅之内的高大而巍然的构装巨像——一位威风凛凛的骑士,那折射着光芒的盔甲之上,一束长长的白翎羽,正随风飘扬。

    它与众臣交错而过,一枪刺向前方,在那里,手持镰刀的虚影正一斩直下。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只有塞尼曼凄厉的尖笑声,正回荡在大厅之中,显得尤为刺耳:“晚了,一切都晚了,哈哈哈哈,咳咳……”

    “你不可能……”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眼中的光芒终于黯淡下去。

    而那一刻,长枪与镰刀的虚影交错而过。

    阿菲法咕咚一声跪倒在地上,完全瘫软了下去。

    巨大的骑士枪,在那一刻,击中了高大的水晶之山。在塞尼曼看来,应当坚不可摧的翡翠之星,那一刹那,一道裂纹从其上蔓延开来。

    ‘咔嚓’一声巨响……

    裂纹犹如蜘蛛丝一样向着四面八方蜿蜒延伸。

    一道虚影,从奥尔芬双子星身上横掠而过,犹如一道无形的风,扫过了那座水晶的巨山。

    少有人看到,那淡淡的影子,正如同一只张开了遮天蔽日双翼的巨兽,它回过身,金色的瞳孔,犹如坠入凡世之火。那火将烧尽一切,将万事万物化为尘埃,而黑色的烟尘,正萦绕着那高大不可一世的生灵。

    它是龙。

    “黑翼带来死亡……”

    “黑翼带来死亡……”

    “将死之兆……”

    “将死之兆……”

    塞尼曼在黯淡的目光之中,反复念着这几句话,但已无人能够听清。

    他眼中不可思议的色彩,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刻,而口中最后的一句话,也卡在了嗓子里。

    “但是……”

    “为什么……是在……”

    一层无光的苍白,笼罩在了这位侍奉者惨然如蜡的面孔上。

    而也就在这一刻,水晶之山轰然坍塌,化为无数细小的绿色碎片,崩落一地。

    那手持镰刀的巨影,从沙之王巴巴尔坦的身上一挥而过,但犹如一阵轻风,只带动了这位沙漠之王的衣角,轻轻飘荡了一下。

    大厅之中众人这才恢复了清明,他们纷纷从迷梦之中回过神来,但仍旧记得之前发生的那一幕。他们怔怔地看着立在沙之王身畔,威风凛凛的高大构装巨像——骑士的长枪,仍旧保持着击中水晶之山那一刻的。

    众人再回过头来,看着那个年轻的炼金术士。

    但目光,已经全然不同。

    大厅之中沉寂了片刻。

    跪坐在在地上的阿菲法公主,终于忍不住呜呜哭泣了起来,像是心中的感情,这一刻终于抑制不住。

    站在大厅中央的沙之王巴巴尔坦,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再看了看立在一旁的方鸻,像是刚刚从一个荒唐的梦境之中苏醒过来。这个身为王者的男人,此刻甚至显得有些颓唐,他苦笑着摇了一下头,长叹了一声,才向方鸻道:

    “……看来我至少做对了一件事,年轻人。”

    但方鸻摇了摇头。

    “危机还没有解除呢,陛下。”

    沙之王轻轻点了点头。

    他看向自己的众臣,大厅之中每一个人的反应皆有些不一,但大多数人,事实上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只有努尔曼伯爵,此刻上前一步。

    但巴巴尔坦止住后者发言。

    他一只手解开披风的系带,将之丢到地上,又从鞘中拔出弯刀,握在手中。雪亮的刀光映衬着这位王者的面容,仿佛让他回到了那年轻的时光——

    “努尔曼,再一次让我们并肩杀敌吧。”沙之王轻声说道。

    伯爵怔了一下,轻轻颔首。

    沙之王这才返身看向四方,仿佛终于恢复了那王者睥睨的气概,扬声道:

    “我的骑士何在?”

    艾德看着这一幕,只默默从地上扶起了小公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