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掉坑里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掉坑里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小四抿嘴,天色本来就不早了,那边的售票员直喊话,去某某地的旅客赶紧上车,朱铁柱跟朱大娘边往那边走,边扯着朱小四:“你跟我上车去”

    朱小四:“你没给我买票。”

    比较纠结这个,虽然从来没想过起回家。两年多不见,看到她这个闺女,竟然连张车票都舍不得花。

    朱小四愤怒了。

    朱大娘:“打什么票,带孩子上车的多了。”

    朱小四这两年营养不错,身条已经拔高的大姑娘样了,可能是今天的穿着,让朱大娘看着这还是当初上岗村的朱四丫呢。

    朱铁柱三口人在客车口纠缠,人售票员:“到底要不要走。”

    朱小四直起腰,比朱大娘个头都不小,朱大娘:“我孩子。”

    售票员用种鄙视的眼光看着三口人:“孩子大也得打票,走不走。不走要开车了。”

    朱大娘扭头看着朱小四:“还不快去买票。”

    朱小四就那么盯着朱大娘还有朱铁柱,因为张车票,她就没有张车票贵重是吧。

    朱铁柱:“四儿。”

    朱小四:“你们走吧,我还得上学呢,我也没攒够张回家的车票钱呢。”

    朱大娘:“你个要账的,没良心的白眼狼,我还能不知道你手里有多少钱吗。”都要抹泪了。

    朱小四:“你抹泪给别人看吧,你要是真惦记闺女,怎么就舍不得给闺女打票回家呢,你假不假呀。你也别觉得难受,我要是跟着你回去了,我身上这点债也跟着回去,人说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帮着我还吗。”

    朱大娘果然不哭了:“你个要账的,你咋把家让人知道了呢。”

    朱小四:“不然人家凭啥让我欠账上学。”

    说上学两字,车的人都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了。连售票员都轻轻的舒口气,原来小姑娘捡破烂,欠账为了上学呀。

    在看看这对父母,穿的不错,大包小包的拎着,怎么就没有给闺女上学的钱呢。不是亲妈吧。

    朱铁柱说话永远都那么漂亮:“四儿呀,想要上学,就好好上吧。爸妈帮不上你,也不拖累你。”

    朱小四对朱铁柱那点念想,就在这句话上绝迹了,难怪每次说道他爸的时候,他二哥都用轻哼带过。

    朱小四:“爸妈,放心吧,我也不会因为上学拖累家里的,我自己的帐我自己还,我以后享大福呢。”

    朱大娘:“你。”

    朱铁柱动动嘴角,你到底是我闺女,没说出口。

    车子开了,朱大娘看着闺女拎着个破袋子在站口望着客车。要哭,哭不出来,要气,没出撒气。

    这要账的孩子,怎么这么拧呢。她不觉得她做错了,谁家孩子不是有口吃的饿不死就知足呀,偏偏他们家的孩子非得这么拧。

    好半天才发现,这车里的气氛有点怪,看他们的眼神不对呀。

    朱大娘:“怎么了。”

    朱铁柱脸红,刚才的对话,大伙都听到了,不定怎么想他们两呢。

    朱铁柱:“家里不富裕,孩子非得闹腾着要上学,我也是没法子呀。”

    要说这话大部分都认同。乡下人都不富裕,这年头没几个重视读书郎的。

    尤其是丫头片子。上不上学的无所谓的。

    可问题是朱铁柱这句不富裕让人不信呀。两口子崭新的衣服,拎着包裹里面是什么不说,就说那布兜子里面露出来点保温壶,那就不是他们乡下人用得起的。

    你说这壶多少钱呀,够丫头年的笔本了吧。

    田嘉志田野心里对朱家两口子暂且不说,吃穿用度上,只要在他们家,那就不会错了。

    没钱的时候田野那是不得不那么将就着过,有钱的时候田野也是讲究人,补丁衣服肯定是没有的。

    等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朱大娘拿出来兜里的肉饼还有小米粥鸡蛋吃饭的时候,车的人,没几个看这老两口子顺眼的,嘴苦心甜什么玩意呀。

    老两口子过这样的日子让闺女捡破烂。真是少见。林子那么大,这样的鸟也少,虎毒不食子,哈。

    朱大娘开始还挺骄傲的呢,我吃的肉饼,这些人都看着呢,在看看这些人的眼神,那可是不太对劲。

    角落里面个上车以后就不太舒服的老大娘直都没开口,看到朱大娘扫过来的眼神:“呸,”

    嘟嘟囔囔的:“闺女外面捡破烂,你这肉饼也吃的进去,没心没肺的玩意。”

    整个车厢随着老大娘的咒骂,嗡的就乱了。说什么的都有。

    朱大娘嘴里的肉饼,比砒霜还难以下咽呢。

    朱铁柱跟朱大娘两人路上被骂的狗血喷头的,这车本就晚了,到县城本来都小半夜了。

    朱铁柱跟朱大娘着急回公社,不然的话,应该在省城住下才对的。

    这要是半路上下车,都没有下趟车让他们布票上车了。可不就得忍着吗。

    朱大娘没受过这气,耿耿着脖子就跟人吵吵上了:“我吃肉饼我愿意,你们个个看不得人好的,瞎喳喳什么,那是我家的事,你们管的着吗。”

    没见过这样的父母,自己吃肉饼,让闺女捡破烂还有理了,还敢吵吵。

    这是什么年头呀,朱大娘在这可耍不出去威风。

    老太太:“人心不古呀,就你这样的东西,搁在过去几年,就给你挂牌子,在往前头直接就能休了你。”

    朱大娘:“我男人还没说什么呢,那是我闺女,我乐意怎么地怎么地。”

    老太太:“你男人也不是好东西,我呸。”

    朱大娘气死了:“你个”死老太婆没敢骂出来。在村里骂二大娘那句,惹多大的祸。朱大娘记忆犹新呀。

    而且也没等她骂出来,车的人,恨不得人人呸了口:“这是什么人呀,哪的,有没有认识的,找他们大队去。”

    那边的人跟着说道:“对,对对,这样的人就该找大队去。以为没人管了无法无天了。那小姑娘看着多可怜呀。”

    朱大娘气的呀,被朱铁柱拽了把,两人把兜子盖上,老老实实的在车厢里面猫着,简直就是千夫所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