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权宠之仵作医妃 > 第301章 街边偶遇,金屋藏娇

第301章 街边偶遇,金屋藏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就这么巧?刚好其他几人都出事了?”

    郑白石有些惊讶,像威远伯府这样的勋贵之家,家中子孙若都是唯利是图之辈,必定要为了家产祖萌争的头破血流,“虽说三公子并非威远伯亲生,可好歹四公子是和他一母同胞所出吧,他们二人还是兄弟吧——”

    这么问着,郑白石又有些叹气,勋贵大族之中,兄弟阋墙的事还少吗?

    展扬便道,“威远伯府如今除了二少爷和四少爷都有些不好的习性,倒也没什么好查的,就是这件事有些奇怪,三个人同时都出了状况,到最后,竟然是他这个非威远伯亲生的儿子去继承了祖荫。”

    郑白石又问,“那他们家大公子呢?”

    展扬摇了摇头,“这个没查出来,据说当时离开家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下人也没带,他当年的那些亲戚朋友,都问遍了,谁也没见着他,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秦莞眉头一皱,忽然生出个不好的念头。

    这位威远伯府的大公子,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且再也不见音讯,难道他去了西域?

    不怪秦莞多想,实在是张道士的话没个指向,任何有嫌疑之人都要被她怀疑一二,秦莞这般想了半晌,却也没任何证据和踪迹证明,便只能自己想想作罢。

    郑白石叹了口气,“一个人好端端没了,莫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端?”

    这问题自然没人知道,郑白石摆了摆手,“算了,还是盯紧点,刚才世子殿下和郡主去了牢中见了那张道士,那张道士认出来那朱砂画的图案乃是拜月教之中一种邪气的咒文,那些灰烬,只怕是烧了什么纸钱符文之类的东西,此事和拜月教有关,凶手大抵去过西边修炼过拜月教的这些东西,现在除了调查他们私下的事情之外,还要调查调查他们有没有谁去过西面,又或者认不认识什么去过西边的人。”

    展扬听着微讶,“那张道士可有说这是做什么的?”

    郑白石叹了口气,“就是摆道场的,渡亡人的道场,却是要用活人生忌,邪煞的很,这些人也真是失心疯了……”

    展扬听的心惊,“张道士应该知道这道场如何摆吧?”

    郑白石叹气,燕迟道,“张道士说,要死第三个人他才能帮得上,眼下他也不知凶手到底要做什么,自然,他的话眼下也不可尽信,展捕头和郑大人这边还是要尽力追查才是,特别是和拜月教有关之事,要格外注意。”

    展扬忙点头,“这几日走访的时候也在调查拜月教的事,可京城之中知道这些的很少,倒是京城之外两处道观的道士知道,不过那两道士视拜月教为邪教,十分憎恶,其他的目前还没什么新的发现,京城之中以佛教为首道教次之,拜月教放在勋贵之家也是看不上的,平头百姓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闲暇去信奉新的教派。”

    拜月教乃是小教派,虽说佛教也是从西边传过来的,可在中州大陆之上已经香火绵延了几百年,早就是上至皇室下至寻常百姓都信奉的了,特别是前朝皇室信奉佛家命在国中广修佛寺,佛教教众更是一跃超过了道教。

    衙门之中说案无果的时候,岳凝正带着两个丫头出门采买府中所缺的夏日锦缎。

    安阳侯府一家子刚回来,府中要规整之处颇多,近日江氏整日为此忙碌,太长公主既然带着大家回来,往后便再不会回去锦州了,这京城的安阳侯府,自然是要规整些气象出来的,见江氏忙的不成样子,岳清又被安阳侯带着访友,岳凝便想帮母亲一二,于是这采买夏日绸缎的事,今日便落在了她的肩头。

    岳凝乘着马车,京城的管事带着两个小厮在外引路,离开京城多年,岳凝早就不知道京城的铺子哪个好哪个坏了,有管事领着方才知道章程。

    马车到了西市,当先停在了锦绣坊之外,刚一下马车,岳凝却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她们的马车停在靠后的位置,在他们前面不远处,还有一辆马车,此刻马车旁侧站着一位身量修长的年轻男子,光看背影岳凝便认出来是魏綦之!

    魏綦之虽然去安阳侯府拜访过,可他们却未相见,然而当初魏綦之好歹在锦州安阳侯府住了多时,二人也算十分熟悉了,魏綦之一个大男人,站在马车旁边盯着锦绣坊的门,却是没有走进去,他这是在干什么?!

    岳凝心底的疑问出来,脚步便也停了,她看了片刻,魏綦之还是没动,她正打算上前去和魏綦之打个招呼,却见魏綦之身子忽然往马车旁一侧!

    岳凝挑眉?他这是在躲什么人!

    抬眸望去,却见锦绣坊门口一个年轻女子带着一个丫头走了出来,那女子体态婀娜十分娇美,身后的丫头手中虽然抱了两匹锦缎,可这女子面上却有愁容,似乎并没有因为采买而十分愉悦,岳凝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看看魏綦之,再看看那女子,看看这女子,再看看魏綦之,如此看了两三回,岳凝确定了,这魏綦之躲在马车旁边,分明就是在监视那年轻女子……

    光天化日的,魏綦之这是做什么?!

    那女子又是谁?!魏綦之男子汉大丈夫,监视一个小女子作甚?!

    岳凝眉头皱的紧紧的,几步上前,重重一掌拍在了魏綦之肩头!

    魏綦之身边只有一个小厮,二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女子从锦绣坊走出来,岳凝这一拍,惊的魏綦之眉心一跳,一旁的小厮更是吓了一大跳!

    小厮转身见是个眉目清丽的少年公子,眉头一皱,魏綦之本有些恼怒,可一看清楚眼前之人,魏綦之立刻亮了眸子!

    “郡主?!怎么是你在这里?!”

    岳凝面色不善,“我还想问你呢,那姑娘是谁?青天白日的,你竟然躲在暗处偷窥别人姑娘,你这行径和登徒子有何差别?!”

    旁边的小厮可不是乌述,不认得岳凝,可一听自家主子叫郡主,小厮也惊了一跳。

    魏綦之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面色颇有些不自在,却是道,“郡主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你做的又是哪样?”

    魏綦之苦笑更深,又转眸去看那女子离开的方向,一主一仆并没有乘马车,而是顺着街市往西边民坊的方向走去,魏綦之有些着急,好像不愿放弃监视这二人,他拱手道,“郡主真的误会了,这个人十分重要,眼下请恕我失陪了,这个人可不能丢。”

    他说着便要走,岳凝却还在怀疑,她眉头皱着上前一步将他拦住,“你不说,我就不会让你走,别人只有两个姑娘,你们……你到底想做什么?”

    魏綦之可太无奈了,“郡主莫非正以为我是那般好色之徒?我这是为了衙门的案子啊……”

    一听是为了案子,岳凝眼底微微一亮,“怎么说?”

    魏綦之知道岳凝的性子,心知不说清楚是不行了,可时间却来不及了。

    魏綦之便道,“郡主先放了我,我明日登门告诉郡主,如何?”

    岳凝眼珠儿一转,看了一眼马车,又看了一眼那女子和奴婢离开的方向,下颌一扬道,“我和你一起去,你路上和我说。”

    然后扬手便让管事将自己的马牵来,岳凝上了管事的马,下颌一扬,“还不走?”

    魏綦之呆了呆,这才上了马车,小厮在外面驾车,等马车走动起来魏綦之才掀开车帘面色古怪道,“不然郡主来坐马车我来骑马吧?眼下这是不是反了……”

    岳凝挑眉,“你且说是怎么回事便可,不讲就这些。”

    说着岳凝御马靠近马车,魏綦之苦笑下这才道,“这两日京城之中死了人郡主应该知道吧,世子殿下和郡主,还有知府大人都在查这案子……”

    岳凝点头,“自然知道。”说着抬了抬下颌,“那此人是谁?”

    魏綦之便道,“这个人,极有可能是第二个死的人,一个叫赵嘉许的教书先生在外面养的小妾,赵嘉许家中一个妻子,众人都以为他是个不纳妾的好夫君,可他却有哄骗妻子的行径,知府大人派人找了两日没找出来,我今日……哦对了,赵嘉许教书的地方正好是我叔父的府上,我今日去叔父府上的时候,看到前面那个小丫头在外面东张西望,问了小厮,说那小丫头是来问赵先生遇害的事有没有消息的,当下我便起了疑心。”

    岳凝眉头皱着,“如果是家中的侍婢,要问也该是去问官府,不应该来问旧主顾。”

    魏綦之笑盈盈的看着岳凝,“不错不错,正是如此,郡主真是聪颖!”

    岳凝心底翻了个白眼,“继续说。”

    魏綦之便继续道,“当时我也如郡主这般想,便跟着小丫头出来,走了一条街,刚转过拐角,却发现小丫头在给前面那姑娘回话,那姑娘看起来双十年华,却梳着妇人发髻,我当下便猜是赵嘉许养在外面的人,于是一路跟了过来,她是来买东西的,这会儿应该要回去,我得知道她的住处方才能打听她的身份。”

    魏綦之说完,岳凝便全都明白了,原来真的是她误会了魏綦之。

    岳凝看着前面,那一主一仆走的也不快,所以他们的马车和马儿就更是慢了,“总不至于是是这个姑娘杀了那教书先生……”

    魏綦之一笑,“那这自然不是,不过官府在找线索,那和这个赵先生关系密切的人都是要过问的,然而我也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赵嘉许的什么人,少不得要先打探确定一二才好,再加上赵嘉许又是在叔父家中当差,我也算尽一份心力。”

    岳凝看魏綦之一眼,“如此,那我刚才是误会你了,对不住。”

    魏綦之毫不在意的大笑开来,“郡主嫉恶如仇,今日若真是登徒子,那郡主可是救了那姑娘一次,说起来还没跟郡主还有太长公主和侯爷、夫人道谢,那日上门拜见,因侯爷和岳清兄不在,我便未曾多留,当初若非在侯府养了病,我这腿只怕要废掉……”

    岳凝道,“我都知道了,对你有恩的是四妹妹,我们不过是行了个方便罢了,你礼都送了,心意也算是尽到了,我听四妹妹说你在皇商?”

    魏綦之一笑,“也不算皇商,我爱马郡主是知道的,也不知要做些什么,只好马的买卖我熟悉,便开始跟宫里走动起来,再加上我姨母在宫中,便也有了几分方便,只是这真的做起来了才觉心疼,世上并非人人都像我这样爱马。”

    岳凝心底明白魏綦之之意,“那你打算如何?”

    魏綦之摇了摇头,“暂时和宫里沾上便脱不开了,我在北边弄了一块草原,准备自己在北面弄个马车养些好马儿,对了,送给郡主的乃是我在草原上捕获的一匹母马马王诞下的驹儿,比起它的兄弟,性子是最温顺的,郡主养大了必定喜欢。”

    岳凝一见魏綦之便误会了他,眼下误会解除,又听魏綦之说起这些,心底也不觉十分暖然,且当初见着魏綦之的时候他蒙了不白之冤,还是被兄弟和表妹坑害的,心底多有郁结,如今的魏綦之开朗烁然,笑意明朗,和他说起话来,人也不觉开心了几分。

    二人说着,却是顺着街边慢慢的走了几条街,没多时,到了西边一处偏僻些的民坊,那一主一仆顺着胡同进去,继而进了一座二进小院的民宅,那宅子不大,可是用来金屋藏娇却是足够了,魏綦之记下了这处宅院的位置,便又问岳凝,“还没问郡主今日出来做什么的,去锦绣坊,是要去买绸缎做衣裳的?”

    岳凝点了点头,刚才她过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带,管事眼下正是去买绸缎了,想了想,岳凝又道,“以前离开京城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如今都别屋另居了,还差些古玩字画,你可知京中哪些地方好?”

    魏綦之一听便笑了,“郡主这个问我,却是问对人了!既然咱们跟人跟到了地方,也不急这一时了,走,我保管给郡主找到好东西!”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