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竞技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九十六章 开锁之道(三更!)

第九十六章 开锁之道(三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

    易秋把黑暗刀客的怨念从物品背包拿了出来,这是枚看起来很普通的环戒。

    易秋翻看了下,发现没有印刻有“Ash nazg durbatuluk ”字样,于是就直接佩戴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戴上黑暗刀客的怨念没多久,易秋就能感觉股轻灵的气息从戒指涌向身体,他感觉自己似乎轻快了许多。

    至于黑暗披风,易秋则直接穿上了。

    宽大的披风将易秋裸露的上身直接遮盖住了,幽幽的毛色在幽暗的腐朽之城很是应景。

    黑暗披风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似乎能吸取光线,虽然不能达到隐身的效果,但是对于隐身后的加成确实是比较有用的。

    腐朽之城的难度已经提升为精英了,易秋琢磨着先退出修整下。

    和黑暗刀客的战斗虽然并不算漫长,但是仍然耗费了易秋大量的精力。

    作为精英难度的boss,易秋不觉得荣誉骑士长会比黑暗刀客和腐朽厨师长更弱。

    基于试炼副本的难度跳跃来看,易秋觉得和荣誉骑士长的战斗会是场恶战。

    所以他需要好好休养番,腐朽之城还有差不多半的时间,足够他挥霍了。

    “是否退出副本?”

    “是。”

    “正在传送人物退出副本……”

    …………

    …………

    熟悉的眩晕感……

    当易秋再度恢复了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祖宅,因为关上了大门,祖宅内片漆黑。

    易秋依稀记得小的时候,祖宅的大门白天都是不关的。

    因为采光确实差,不过祖宅的大门很宽敞。

    敞开大门的话,堂屋和厨房都能照得通透。

    易秋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喜欢坐在门口的石槛上,但是更多的记忆却是模糊了,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易秋摸了摸光头,正准备从物品背包里面拿出时装穿上,然后去开门。

    突然,易秋听见了外面有脚步声在靠近。

    易秋皱了皱眉,迅速从物品背包把时装拿出来然后穿好。

    然后他听见外面那人在大门外停了下来,然后……似乎在撬锁?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身影逐渐消失在漆黑的阴影……

    …………

    …………

    杜良工在使劲撬锁,他感觉到喉咙干涸地仿佛刀割般的疼。

    在未贩毒之前,杜良工也曾想做小偷。

    当然,小偷有很多种,有拿着刀片、铁丝玩技术的,自然也有拿着铁锤、电锯玩力量的。

    杜良工就属于后者,他也曾拜访“名师”学习过。

    但是练了个月,开个最简单的门锁都时灵时不灵的,名师”把学费退给了他……半。

    然后跟他说:“按道上的行情说该是全退的,但你这费了我老大的劲儿,就收半当精神补贴费了。”

    “名师”在当地名头很大,杜良工自然不敢招惹他。

    在暴力偷窃了几波后,杜良工被抓进了派出所。

    钱没赚到,还反赔了不少。

    于是就断了当小偷的念头,当然哪怕不当小偷,打工也是不可能打工的,于是就跑去贩毒。

    而今重操旧业,杜良工瞬间有种光阴荏苒的感觉。

    光阴荏苒是杜良工唯记得的成语,因为在读书的时候,他上学的那个学校来了个很漂亮的语女老师教他们。

    那个女老师不仅人漂亮,而且很温柔,也不歧视他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

    光阴荏苒就是那个女老师教他的,杜良工仍然记得那个老师的模样。

    如果后面那几个老师都是这样,杜良工觉得自己或许还能再读几年书,而不是初没读完就退学了。

    想到这里,杜良工不免又有些光阴荏苒的感觉。

    不过喉咙传来的刺痛让杜良工恢复了他清醒,他强迫自己冷静。

    铜锁是挂在门栓上的,他自然没那么大能耐用把匕首把门栓给弄断。

    于是只能耐着性子伸出手从门缝里面探进去用匕首翘着铜锁,杜良工边撬着边想着“名师”教给他开锁的口诀。

    “开锁之道,在意不在力,力断而心续……”

    杜良工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点感觉,他不断用匕首撬弄着。

    “咔擦!”

    终于,声轻响后,锁开了!

    这声轻响仿佛滋润的甘露般沁人心脾!

    杜良工感觉喉咙的燥热都瞬间压下去了不少!

    杜良工把扯开铜锁,拉开门栓,然后用力推!

    “吱……”

    老式木门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杜良工突然感觉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此时已经是黄昏了,推开大门后屋里也显得不太亮敞。

    杜良工感觉到那些漆黑的地方似乎藏着某种吞噬人性命的妖魔,杜良工有些犹豫。

    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之前警察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心慌慌的。

    于是有了单子就抢着去做,不然平时这种山里的小单子他都懒得理的。

    路难走又不赚钱,有时候到了大山里还得担心遇到黑吃黑。

    不过因为心里慌,杜良工直接抢着去做。

    当然起的几个毒贩还笑他说“跟赶着去吃屎的狗样”。

    杜良工心里呸了口,自己终究没吃上屎,他们却要吃牢饭了,说不定还要吃花生米。

    杜良工咽了下口水,喉咙里面的刺痛让他有些犹豫。

    不过想了想,杜良工狠狠呸了声。

    老子是看过走近科学的人,怕什么妖魔鬼怪!

    杜良工警惕地往四周望了望,没发现有警察的踪迹。

    于是他的心平静了下,但是还是有些慌慌的。

    杜良工抓紧了手里的匕首,朝着阴影的里屋走去。

    他知道这种老式的房子,里屋后面都会有口水井。

    走进了堂屋,杜良工感觉心跳的更厉害了,似乎有某种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杜良工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平静下来。

    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很不对,说不定是因为极度缺水导致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先得弄点水喝。

    杜良工警惕地往两边望了望,屋子里很安静,连虫鸣声都没有。

    杜良工咽了下口水,他蹲下身体缓步朝着里屋走去。

    突然!

    杜良工感觉到耳边有轻微呼吸声,似乎有人在他背后!

    杜良工瞬间只觉头皮炸!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