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大宋有毒 > 808 有朋自远方来

808 有朋自远方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相比起王小丫,平七海对苏大豪的抵抗力高多了,其实就算她上赶着凑过去苏轼也不会拿她和王小丫般看待。

    府门外的笑容只是为了气洪涛装出来的,进门就恢复了常态,挺着没肚子的肚子、昂着欠揍的脸,谁是平七海真不认识。

    整座凉王府里只有三个人能让他面对面正经说话,先后次序是长公主、王小丫、凉王……其他人都不该凑上来说什么,各安其位,不能乱了长幼尊卑!

    “该,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吧!”洪涛见状反倒舒心了不少,他高兴别人就得挨挤兑,比如脸懵逼的平七海。

    “奴家不曾慢待苏仙,为何突然间就……”平七海听不太懂这句后世的风凉话,更不知道这是为何。

    “这就和你们日本的贵族看不起平民样,在这个世界上能不问出身、平易近人的只有个,请往这里看。”句话就撕破了平七海的幻想,她在凉王府里待的太久了,对礼法这个事儿自然就会淡漠。

    “可惜大人不会作诗……”平七海想通了,也没有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遗憾,但对另个事儿比较介意。

    “这话可就错了,拿着它,去和夫人起看。”

    洪涛等的就是这句话,啥?咱不会作诗!笑话,跟着镖船起来的不仅仅有苏轼主仆四人,还有发往扬州城的四川日报。近水楼台先得月,拿份看看,结果就看到了这期的头版。

    钗头凤.红酥手!

    这是篇读者投稿,之所以被四川日报登在了头版头条,主要是这位读者名气有点大,苏轼。

    自己附在信里的诗词他看了,不光看了,还撰篇发到了四川日报。不管是福州日报还是四川日报,乃至真理报,讨论政事只是内容之,其它版面也得有各种内容填充。

    苏大豪的投稿正是报纸急需的,必须大加宣传。苏轼这个名头出,想必后续就会有更多当代名人愿意在报纸上发声,所以不光要刊登,还得头版头条,用显眼的黑体字。

    苏轼在章里大大滴吹捧了下洪涛,尤其是那首词,简直就被夸上天了。钗头凤的词牌也被认可,明明白白的加到了洪涛头上。

    这时洪涛才明白为何王小丫说叫撷芳词,在陆游这阙红酥手问世之前,这个词牌确实叫撷芳词。红酥手和撷芳词只在几个平仄发音上有区别,应该算是撷芳词的个变种。

    那苏轼至于这么玩了命的夸洪涛吗?其实吧,苏轼夸的不是洪涛,应该是陆游。

    这位南宋大诗人因为有了洪涛的存在,终于可以和不可能谋面的北宋大诗人有了切磋的机会。他们在词的造诣上真的各有千秋,结果自然是惺惺相惜、视为知己。

    古人在这点上非常可爱,哪怕见面就骂街,该夸还是要夸。对他们而言,认同别人的能力更能彰显自己有君子胸怀。当然了,这种现象般只发生在诗词歌赋和章上,奇技淫巧免谈。

    当天晚上,洪涛觉得古人更可爱了。先不说平七海眼睛里的小星星,连向端庄稳重的长公主都被感染了,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扭着已经有些发福的身体、声音腻得让人牙根发酸,主动得让洪涛都有些害怕。

    怀着忐忑的心情,累了身汗,洪涛才搞明白长公主今天为什么如此卖力,居然能不靠平七海帮忙就独自承受,合算是想知道这厥词为谁而做。

    换句话讲吧,长公主吃醋了,生怕夫君在外面有了红酥手。这可和多娶两个侍妾不可同日而语,古人也明白精神出轨的严重性。

    “在应理城时闲来无事,想到娘子独自困守府,有感而发。”

    答案想都没想就从洪涛的破嘴里溜达了出来,至于说长公主会不会从王小丫口得知不同的答案,知道了有如何?反正词句里也没写人名,总不能去问陆游吧。

    “……还是不要声张为好,明日妾身去求苏大官人副墨宝!”

    长公主信不信不清楚,反正腿又缠在了洪涛腰上,同时抬起手仔细看了看,这才满意的把头埋在夫君怀里闭上了眼。看这意思她就是红酥手了,以后谁再敢乱认就和谁急。

    出名是好事儿,在坛上出名更是好事儿,但洪涛觉得还有遗憾。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宁愿让苏轼着重点评下《病起书怀》,位卑未敢忘忧国,多经典的诗句,多高尚的情怀。

    可惜这个时代北宋人和南宋人的心情完完全全不样,根本没有太多忧国忧民。陆游这种过于悲愤、伤感的遣词造句,在他们眼反倒成了无病呻吟,格局上远不及红酥手对感情的描写。

    不管洪涛作何感想,只要苏轼说好大部分人都会认同,而且这阙红酥手也确实称得上古诗词的经典,洪涛打算替陆游当之无愧。

    收获名利的同时,洪涛还收获了群学生,数量还不详。第二天王小丫就打上门来,把还没起床的洪涛堵在了屋里。

    她义正言辞的要求父亲在长江学院开辟传统科目,这样来的话,她就不会再抵触任教的事情,同时还答应让老师任教习。

    “你的老师可真贼啊,想赖在府里白吃白喝,却让学生出面,还美其名曰任教……成吧,等新教学楼盖好分给你们五十个名额。”

    把苏轼骗到长江学院里来任教就是洪涛的目的,有了这位大豪在,都不用教学,只需挂个名就会有无数学子趋之若鹜。

    同时也是学院的保护罩,谁也不能再把它当异端邪说了,敌我矛盾变成了内部分歧。但当着女儿,半个字苏轼的好都不能说,必须玩了命的诋毁,哪怕屁用不管。

    “我的老师名满天下,只得五十个名额!王七整天教人如何侍弄泥瓦,却有十个学生,天理何在!”王小丫真是个好学生,面对亲爹也寸步不让。

    “若是没有你七哥整天侍弄泥瓦,你和你老师连半间教室都不会有,难不成坐在江边讲学?”在这点上洪涛完美的诠释了王小丫的天赋从何而来,不光寸步不让还咄咄逼人。

    “……爹爹说过的话可要作数,江边就江边!”每次话题到这种程度基本就聊不下去了,王小丫跺脚,转身跑了出去。

    “小心江风太大,把你老师的嘴吹歪!”女儿都跑了洪涛还不打算放过,恶狠狠的追着诅咒。

    王小丫还真不是抬杠,天之后就给老师找到了合适的教室,位置就在长江学院正门最大的鲸鱼骨架下面。

    她私下让王七把骨架用防雨布蒙上,这间大凉棚里坐上百十人毫无问题,日晒不到、雨淋不着。

    为此苏轼在吃晚饭的时候边啃着烤羊排,边向洪涛显摆。说他的学生王小丫很有古人之风,找的这间教室简直太可心了,超凡脱俗,绝不是凡夫俗子能想出来的。

    话外的意思就是说洪涛笨呗,最好的教室白白浪费了好几年不用,却去盖那些方方正正,半点美感也没有的破楼。

    “超凡脱俗……敢问苏大官人可知骨架为何物?”洪涛已经快把牙咬碎了,家门不幸啊,女儿跟着外人起嘲笑老爹粗俗,必须狠狠抽回去!

    “鼍龙也……”苏轼连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还得意洋洋的看向王小丫,想得到学生敬佩的眼光。

    “……”可惜王小丫真给不出啥眼光,还把脸扭向了长公主边。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