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剑皇 > 第2228章 穹剑临世

第2228章 穹剑临世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座剑海城中,先有“禾队长“,后有张大师,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绝世剑客,实是让人震动莫名。

    “你死之后,也不配听闻我之名。“秦墨回应,很是冷酷,出剑更加凌厉。

    这是秦墨伪装的性子,要足够冰冷,与另外两个伪装身份区分开来。

    同时,这也是昔日,剑穹老人的性子,其为人一贯冰冷,出手绝不容情。

    嗡!

    巨剑长鸣,斩出一道无比灿烂的剑虹,映亮了夜空,挟着无匹剑威盖压下来。

    这一记剑势,终是让砺皇子色变,他感受到莫大的压制,对手的剑道竟是精深至此,技近乎道。

    远处,观战的人们也是骇然,那一式剑技,使得夜空都暗淡了,明月也失去了光彩,这是剑技通神的征兆。

    夜空中,一条剑龙涌现,翻腾飞舞,似是下一刻就要洞穿天穹。

    “我想起来,这是……“有人高呼,脸色连变,似是想起了什么。

    剑穹老人!?

    有人脱口而出,道出了这个名字,曾经在东方大州掀起惊涛骇浪。

    人们纷纷色变,有着恍然之色,都是认可了这一猜测。

    昔日,剑穹老人在东方大州,乃是有着极高的威名,位居巅峰剑客的行列。

    这位剑道强者与湛家老爷子,可谓是相交莫逆,后者曾数次相救,两人是生死之交。

    之后,剑穹老人闭关,消失不见,谁也不知去向。

    曾有人猜测,剑穹老人很可能就隐居在湛家,参悟剑道的至高境界。

    剑穹之技,运剑之间,可破苍穹,这是剑穹老人的剑意标志。

    许多年前,在剑海城上空,曾爆发过一场惊世大战,就是剑穹老人单人支剑,迎战数位巅峰强者,并将之斩杀。

    那一战的起因,就是有人前来剑海城,想要抹除湛家。

    如今,月夜之下,一个青年剑客出现,向砺剑皇朝的砺皇子挑战,一下子让人想到了剑穹老人。

    “不会有错。这就是剑穹老人的剑穹之技,想不到那位剑道强者竟有传人,且是如此强大。”

    有老者低语,他曾目睹过剑穹老人的那一战,认出了这种浩荡剑势的来历。

    “剑穹老人,会在湛家么……”战舰的甲板上,玉剑郡主轻语,注视着惊世之战,美眸中有着异彩。

    旁边,砺剑皇朝,圣月山的强者们都是震动,对于剑穹老人并不陌生,那是上一辈的盖代强者。

    在前来湛家前,两大势力就做了详细调查,尤其是湛家的盟友,都是一一探查了一遍,剑穹老人就在探查的目标中。

    不过,两大势力的探子都认为,剑穹老人已是逝去,并不可能在湛家隐居。

    此时的情况,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剑穹老人不仅很可能在湛家,并且,还培养出一位惊才绝艳的弟子。

    想到这些,砺剑皇朝,圣月山的老怪物们有些动摇,仅是对付一个湛家,就已是有些吃力。

    若是再加上一个剑穹老人,即便能够铲除湛家,控制剑海城,也要付出莫大的代价。

    半空中,秦墨手持巨剑,一道道剑气冲天起,化为一座绝杀剑阵,笼罩了这片天空。

    剑势如潮,似是怒海中的万丈波涛,冲天而起,要冲破云霄,斩开苍穹。

    如此剑势,令人心惊肉跳,竟是将砺皇子的剑势压制。

    “这就是剑穹剑技!?”砺皇子色变,无比忌惮,他已是丧失了掌控力,正处于劣势。

    这样的情况,从未有过,从他出生开始,就凌驾在同辈之上,从未体会过被压制的滋味。

    “剑穹老人的弟子又如何,不过是一介剑修而已,也妄想战胜我?”

    砺皇子大吼,一道剑气斩出,凝成漫天山岳,从天而降,要将剑穹剑域压碎。

    这样的剑势,煌煌如大日,有着君临天下的气魄,正是砺皇剑的精髓。

    此时,砺皇子周身发光,尤其是其持剑的右手,更是光辉闪耀,其手背隐约可见一道玄奥的剑痕。

    “嗯?这是……”

    秦墨眸光一闪,看出了一些端倪,那道玄奥剑痕是烙印在砺皇子手中,如同是一个印记。

    一股浩荡如地岳的剑威,从那印记中散发出来,令人一阵战栗。

    砰!

    巨剑一震,秦墨运转【剑穹册】,剑势更加浩荡了,如天外飞鸿,奔袭而至。

    ……

    此时,湛府之中,湛老爷子伫立在一处封闭的庭院前,身形孤寂,神情有着缅怀。

    远处,剑角港上空爆发的激战,那漫天的剑气璀璨如烟火,成为了这片孤寂之地的点缀。

    “老友,你看到了吗?你的剑技后继有人了。”

    “你逝去前,一直不甘剑技失传,现在,【剑穹册】在那小子手中,一定能发扬光大,不会辱没了你的名头。”

    湛老爷子喃喃自语,皆是唏嘘,这处庭院是剑穹老人隐居之处。

    昔日,剑穹老人迟暮时,在这里闭关,期望能够更进一步,冲击剑道巅峰。

    在其闭关时,则是封闭了这里,只能出不能进,意为死关,其志何等坚定。

    可惜,之后百年,也不曾见剑穹老人走出来,这让湛老爷子很遗憾。

    “老友,你若依然健在,那该多好。当初,你我曾约定,要将剑海城创建成一方巨城,不受东方大州其他古老势力的掣肘。”

    “可惜,我孤身一人,虽有黄金龙瞳,却无法做到哪一步啊……”

    阵阵叹息声响起,湛老爷子神情悲伤,他也曾年轻过,也曾意气风发。

    在年少时,他就拥有了黄金龙瞳,这是仅次于第一代家主的神兽之瞳,让他有了远大的志向。

    可是,湛老爷子的生平,可谓是几经风雨,年轻时太过狂傲,终是招来大敌,使之自废武功,从此韬光养晦。

    之后,遇到剑穹老人,两人成为至交,也有野望展望无比光明的未来。

    然而,剑穹老人终是没有走到那一步,未能达到真正的剑境巅峰,无法展开两人真正的宏图。

    伫立在庭院前,遥想昔日的种种,湛老爷子很沉默,陷入了回忆中。

    砰!

    突然,庭院门内传出闷响,而后出现一道道裂痕,一片灿烂剑华涌出,无比浩荡的剑势如潮水般升腾而起。

    “这是……”

    湛老爷子连连后退,额头浮现黄金龙瞳,却是震惊的发现,竟是无法穿过这片剑华,看清庭院中的情景。

    此时,一道身影出现,恐怖的剑气蔓延,笼罩了这里。

    “这是老夫的剑穹剑气,湛老哥,你果是没有食言,帮我找到了如此杰出的传人。”那身影开口,却是石破天惊。

    湛老爷子瞪目,有着激动之色,也有着难以置信。

    ……

    轰隆……

    夜空巨响,两股剑气碰撞在一起,这片夜空似是彻底崩溃了,无数裂痕蔓延,如同是大破灭来临一样。

    这一幕,惊得众多观战者们纷纷后退,不敢靠近,如此惊世之战,稍有不慎,就会被卷入,被剑气绞成碎末。

    远处,砺剑皇朝的众强者则是色变,他们已是注意到了,砺皇子并未取得任何胜势,且是被不断压制,呈现劣势。

    这样的情况,在砺皇子身上,是从未出现过的。

    “剑穹老人,其培养的弟子竟是如此惊艳,能够与七皇子争锋?”有老者喃喃自语,眼底掠过不易察觉的冷芒。

    这实是太少见了,自砺皇子崛起以来,与同辈对敌,从未有百合之将,近年来,更是少有同辈天才,能在其手下走过十合。

    即便是玉剑郡主,也曾与砺皇子过招,在第九合时,便陷入劣势,这已是最佳的战绩。

    在皇朝中,许多人认为,即便玉剑郡主比砺皇子要半辈,两人即便同辈,实力也最多是伯仲之间。

    砰!

    半空中,秦墨沉声低喝,巨剑拍落,浩荡剑气如天穹坠落,压制得砺皇子喘不过气来。

    “原来如此,你能施展砺皇的地岳剑技,是因为那道剑痕么?这是砺皇所留么……”

    秦墨冷笑,心中疑惑尽去,之前的谜团豁然开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