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弟子试炼

榭依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夜烬天下最新章节!

    温倩扶着凌波走过来,天澈故作严厉的看着心虚的凌波,这家伙虽然是青丘真人门下,但自小就跟着唐红袖修行,原本为了撑辈分还能理直气壮的喊师姐,这会唐红袖收了温倩做徒弟,为了套近乎拉近关系又强词夺理硬是喊人家小师妹,好在唐红袖这一年以来都在为敦煌的事情奔波,倒也腾不出时间来收拾这个乱喊的凌波,这会逮着机会,天澈也忍不住数落道:“你学了这么多年,还不如学了半年的小倩厉害,再这么浑水摸鱼下去,明天怕是谁也打不过,你辈分可不低啊,丢人不?”

    听见天澈故意提起的“辈分”两字,凌波连使眼色暗示他不要说了,脸庞更是一片通红,悄咪咪的瞄着温倩,云潇被他的动作逗笑,捂着嘴解围道:“凌波是主修药理的嘛,剑术方面差一点也可以理解,对不?”

    说完她还冲着凌波狡黠的眨着眼睛,凌波连连点头,感激的对她扬了扬眉,萧千夜在一旁轻笑出声,不看气氛的说道:“药理也学的不怎么样呀,上次我回来,师姐让他配个药方都各种出错,煎药都要打瞌睡……”

    “啧,就你话多,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嘛……”云潇暗暗踹了他一脚,又气又好笑,凌波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没好意思反驳,天澈摇摇头,接道,“也该让他收收心了,这几年虽然大体还算是国泰民安,但有些地方又莫名其妙闹起了瘟疫,我听浮玉山的师兄弟们提过,说他们上次下山游历,沿海那块原本富饶的小城市都遭了难,要是情况再严重下去,我们也得派人过去支援了。”

    “沿海?”萧千夜的注意力立马就被这两个吸引,想起飞垣的海港对外开放之后,引来了三岛十洲各色商队过来做生意,虽是对碎裂之后一片萧条的经济有显而易见的提升,但也在暗中带来了很多不易察觉的风险,中原疆域辽阔,战乱结束的这五十年也算天公作美,一直都是风调雨顺的没有什么大灾大难,这种蒸蒸日上的前景下,怎么好端端的冒出来瘟疫了?

    天澈欲言又止,或许是看到几个后辈在场不想多说引起恐慌,干脆笑吟吟糊弄了过去,又转向温倩夸赞:“小倩可你比这位‘师兄’强多了,想必今年的弟子试炼能大放光彩呢!”

    “大放光彩?”凌波一愣,呆呆看着温倩可爱的脸蛋,心里泛起了嘀咕——温倩被唐师姐带到昆仑山之后,足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言不语三个月,到今天她参加弟子试炼,满打满算入门学剑的时间还没有半年,所以除了浮玉山的弟子,其它大峰主门下的徒弟都还没怎么见过她,这要是大放光彩,岂不是要引起轰动,平白无故给自己增加情敌?

    想到这里,凌波倒吸一口寒气,顿时腰不酸腿不疼,扭了扭脖子认真握紧了武器:“还没结束呢,温师妹你、你……休息一会,看我的!”

    “师兄,你再休息一会吧!”温倩还是贴心的想拉住他,但是凌波哪里还听得进去,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来,看着云潇小声说道,“师姐,他不会受伤吧?”

    “大男人受点伤算什么?”云潇拍拍胸膛安慰了一句,眼珠一转凑到她眼前认真的提醒,“昨晚上我回房才想起来,我比你长一辈,和你师父才是平辈,你可不能跟着凌波乱喊降了我的辈分!你要喊我师叔。”

    “师叔……”温倩腼腆又听话的改了口,逗得云潇心花怒放,美滋滋的踮了踮脚,几人笑咯咯的看着凌波,这家伙的背影哪里像是去参加一场切磋比武,根本就像是个士气高涨即将走上沙场的战士,只可惜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平日散漫偷懒,到了关键时刻总得掉链子,果不其然没一会他就在习剑坪上气喘吁吁的乱了脚步,云潇担心的看着他,一直找着借口试图分散温倩的注意力好帮他遮丑,又连连给萧千夜使眼色,小声暗示道:“快想想办法帮他一下……”

    “这怎么帮呀……”萧千夜皱眉念叨,手上还是悄悄有了动作,一束淡淡的金光在他掌心凝聚,瞬间就有一闪而逝的金线飞迸而出扎进了凌波体内,他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手指已经开始慢慢的牵引起来。

    凌波本已被对手逼到了习剑坪边缘,眼见着又要再一次摔下来的时候,倏然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动了起来,顿时手腕朝着特殊的角度精准的转动,七转剑式在刹那间惊鸿掠影般击退敌人,他惊讶的自己也愣住了半晌,发觉手里的动作忽然变得凌厉敏锐,脚步更是前所未有的轻快迅捷,甚至可以在空中借着风势点足调整平衡!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远远的扫到温倩眼里羡慕的光,顿时来了精神一鼓作气连续击退了三名弟子,再一剑出手势如破竹,漫天的剑气砸落下来,逼得他周围所有人都不得不回剑防守,不过一会,凌波得意洋洋的站在了最中心的位置,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萧千夜本来也只想随便帮他一把免得太丢人,这会自己反倒被勾起了兴致,他手指上在那些看不见的线精准的操控着习剑坪上的凌波,仿佛再一次回忆起来年少时期自己站在那里的感觉,就在此时,天澈漫不经心的按住他的手腕,眼里的光又温柔又严厉,一字一顿提醒:“作弊可不行的哦……”

    他笑了一下,顿时松开了金线,看了一眼正在朝他吐舌头的云潇,挑眉埋怨道:“你看,被师兄训了吧。”

    话音刚落,正在习剑坪上扬眉吐气的凌波就遭遇了所有人的围攻,毕竟那样精湛的剑术,飘逸绝伦的轻功,谁都忍不住想要和他切磋一番一较高下,而此刻心花怒放的凌波哪里注意的到身体上微妙的变化,当他故技重施想以同样的动作再次一鸣惊人表现一番的时候,豁然发觉七转剑式的角度又出了差错,不等他调整过来,几十柄长剑闪烁着锋芒冷醒的光,已经照着瞳孔精准的刺来!

    “凌波!”云潇惊呼一声,虽说是弟子试炼,但毕竟刀剑无眼,这要是真的把刚才那几下装模作样的招式当成凌波自己的真功夫,这会剩下的弟子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去挑战他,那家伙连半桶水都算不上,怎么可能同时避开这么多剑灵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凌波心里一片凄厉准备大喊救命的时候,萧千夜已经从远方箭步冲了出去,沥空剑是从掌心的间隙里毫无预兆的抽出,雪亮的剑刃划出流星般的光辉,护住凌波的同时一剑击退了所有人。

    “啊?我、我……我没死?师兄!师兄你来救我了?”凌波呆若木鸡的看着他,脑子里乱成一锅粥,下意识的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腕,萧千夜微微蹙眉,这一剑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只不过以他现在糟糕的身体状态,当真是动一动都会感到全身被一双巨兽的手硬生生撕成碎片,这会再被凌波死死抓着,顿时整个手臂仿佛要直接脱离,他一边暗自运气调息,一边瞄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凌波,无奈的道,“确实还得多练练。”

    凌波瘪瘪嘴不敢狡辩,萧千夜舒了口气之后收回剑灵,拎着凌波走下习剑坪,一抬头看见云潇小跑过来,担心的扶着他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他本来还有些剧痛难耐,一看见云潇紧张的神色顿时心底乐开了花,憋在胸口那股沉闷的气豁然松弛,整个人反倒精神起来。

    天澈看着这个笑嘻嘻的人,还是一眼就能看穿他身上的负担,不动声色的问道:“还好吧?”

    “嗯,没事。”他随意的摆摆手,把凌波扔了过去,笑道,“师兄虽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这么多年也是住在青丘师叔的浮玉山,朝夕相处的话,有时间好好教他一下吧,太丢人了。”

    “呵呵……”天澈淡淡笑了,温倩也跟过来,小姑娘一双眼睛里闪烁着星星一般崇拜的光芒,完全无视了还在喘气的凌波涨红了脸跑到他面前,用力攥着拳像在斟酌什么东西,好一会才终于深吸一口气认真的对他鞠了个躬,连辈分都不顾上搞清楚就哽咽着恳求道,“萧师兄也教教我吧,我想学剑术,阵法,我想、我想给爹娘、哥哥们报、报……”

    最后那几个字咬在唇齿间,直到眼眶通红还是没能说出口,云潇心领神会的过去抱住了她,温声细语的安抚几句,拉着她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报仇吗?”萧千夜恍然的低叹,原来那样看起来坚强的女孩子,内心深处也依然有着柔软的一面,会在开口哀求他的一刹那,让他的心跟着揪了一瞬。

    天澈叹了口气,却只是摇了摇头,仿佛并不意外:“她把自己关了三个月之后,看着是恢复了,但每次教她练剑都特别的认真,一招一式都带着狠辣,我几番提醒,昆仑的剑术是救济之剑不是杀戮之剑,但她根本听不进去,不要说凌波会输给他,今天习剑坪上的所有人,没有能赢她的,因为别人是在比武,她……是在拼命。”

    两人一起望向温倩,要强的小姑娘忍着灭族的伤痛,哪怕眼泪一直摇摇欲坠,仍是不肯低头。

    “师兄……”忽然,萧千夜鬼使神差的开了口,问道,“关于敦煌的事情,可还有什么进展?”

    “那要等师姐回来才知道了。”天澈竟然也莫名其妙接了话,担心的往远方凝视了一眼,低道,“师姐上个月还传信给我,说弟子试炼前就会回来看看小倩,可是这都开始了,她还是没回来,我担心……”

    他没有说下去,但这句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两人心头重重的一沉,不安的预感油然而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