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斩尽杀绝

榭依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夜烬天下最新章节!

    话音未落,脚下的山峦赫然摇晃起来,仿佛有什么惊人的力量从地底狂啸而出,顿时清潋的月光被浓雾遮掩,一道奇异的金光从遥远的雪峰出利箭般直冲云霄,很快空气中隐隐夹杂了丝丝缕缕的血腥味,剧烈的震动之后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安静,几人同时往震动的源头眺望过去,皆是倒抽一口寒气露出不安的神情。

    雾气越来越浓,遮掩了视线,但就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了熟悉的神力在山间暴走,然后再度消失。

    那束金光凭空炸现,又一刹湮灭,让远方的雪山呈现出瑰丽的轮廓,随即隐入黑夜。

    “帝仲!”煌焰冷喝一声,丢下云潇光化而去,风冥也立刻紧随其后,高山之巅一片死寂,只有云潇死死握着萧千夜的手腕,拼尽全力的低下头克制住飞扑出去的冲动,努力镇定着情绪让自己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一个声音反复在脑海里、在心尖处跳跃——我不会再担心你了,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关心你了。

    昆仑地界时有强震,天澈冷静的安抚完众弟子之后,习剑坪很快恢复了正常,他心有余悸的望过来,看见云潇若无其事的推着轮椅准备返回论剑峰,她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一秒也没有再去看震动的方向,而此刻,凤九卿早就站在论剑峰的山巅上,不用问他都能感觉到那个地方巨大的神力撞击绝不是普通的地震,但见女儿一脸毫不知情的跑过来,还远远的朝他挥了一下手臂,他微微一怔,原想问的话又顺势咽了回去。

    凤九卿瞄了一眼萧千夜,两人心照不宣谁也不肯开口,还是云潇抓着他的手臂,自言自语的说道:“千夜,正好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前几天小倩来找我,说唐师姐至今未归,连每个月给她的书信都没有传回来,现在弟子试炼也结束了,师兄肯定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去一趟敦煌,一方面得找到师姐,另一方面也要调查一下雷公默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你的伤还没有痊愈,要不你留在这,我去……”

    “我陪你去。”他毫不犹豫的接话,没想到这件事上两人竟然考虑到一起去了,云潇咬了咬牙,又道,“师姐被迫劫法场的时候就曾经暴露过剑灵,若是雷公默已经察觉此事,想必现在就会对昆仑弟子持有戒备,我们过去的话不能暴露身份,我倒是不要紧,我的火焰可以凝聚成剑,但是你的沥空剑得一直放在间隙里,不能拿出来的。”

    凤九卿本来就不待见他,这下逮着机会立马阴阳怪气的接道:“他本来法术就学的不行,现在身体一塌糊涂也用不了武器,跟着你岂不是拖后腿?要不还是我陪你去敦煌找人。”

    下一秒,他就清楚的从女儿脸上看到了一闪而逝的嫌弃,抿了抿嘴直接无视了他的话,继续说道:“事不宜迟,我回房收拾行李,一会和师兄打个招呼就赶紧出发去敦煌吧。”

    “这么急?”萧千夜和凤九卿异口同声的问话,云潇认真的点点头,已经往房间小跑过去,还不忘回头补充,“当然很急,敦煌那么远,我们又人生地不熟,就算现在赶过去也还要花时间找机会调查很多事情。”

    “阿潇……”鬼使神差的,萧千夜忽然喊住了她,她停下来转身,眼里平静无澜,他的心底却潮起潮落久久无法平静,用力握着双拳,半晌才低低的说道,“阿潇,我听你的决定,如果你……”

    云潇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正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还有什么比去敦煌找师姐更重要的事情吗?”

    说完她就转身跑回了房间,萧千夜和凤九卿两人皆是一顿互换了神色,她越是看起来镇定自若,越是难以掩饰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仿佛多待一秒就会有什么无法抑制的情绪爆发而出,只能头也不回的逃离这里。

    论剑峰往北,昆吾山在一片巍峨耸立的大雪峰中间,清澈的星辉之下,原本苍白的山峦泼墨一般染上了刺目的血色,越往中心越浓稠,将方圆百里全部的雪山变成炼狱般的血峰,但与目光所见的恐怖场景截然相反,空气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清新,氤氲的神力散在风中,让栖息在山谷的魑魅魍魉们垂涎欲滴又不敢擅自靠近。

    帝仲靠着碎石,虚无的身体好一会才重新凝聚起形态,古尘静静的掉落在雪地里,他想尝试捡起来,手掌却直接穿过刀柄,他呆呆愣了一瞬,只能无奈的苦笑,索性席地而坐,闭目调整着气息。

    他一到昆吾山就察觉到了和无言谷内湖心神像如出一辙的神力,几番探查之后,他发现此处群山环绕根本没有类似湖泊的存在,但仔细观察能看到漂浮着的水珠,在昆仑山如此严寒的气候里不仅没有冻结成冰,反而透出一种淡淡的温暖,在他伸手握入掌心的刹那间,甚至能清神明志,是一种极为罕见清透又强悍的力量。

    那是西王母留下的结界,庇护着真正的咸池不被侵犯,就在他准备强行破坏这层看不见的屏障之时,朦胧的冷雾里忽然化形而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对着他单膝跪地的低着行礼,或许是被他身上来自天帝残影的神力吸引,奉西王母之命驻守咸池的神界守卫希有竟然出乎预料的主动现身,希有对他礼让有加,直到他大步踏入其中,看到眼前宛如柳暗花明的景象,巨型的天池豁然出现在眼帘中,交织着五光十色氤氲的光芒,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的壮阔,他确实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

    他利用了这份信任,然后反手杀了希有,神守震惊的看着他,直到古尘的刀锋砍过头颅依然保持着恭敬的姿态,不可置信的瞳孔里写满纯真的憧憬,那样赤诚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睛,仿佛曾经的云潇,让他一瞬间心虚的转移了视线,虚无的身体里有强烈感情突然间膨胀起来,那些被压抑了许久的痛苦与悲伤,让他心如刀绞又不得不痛下杀手,瞬间,血泼墨而出,将附近的山峦染成一片血红,西王母的结界出现剧烈的震荡,引动整个昆仑地界爆发出地震般的悲鸣。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神裂之术的身躯不知为何在寒风中涣散开来,明明他根本没有遇到任何的反击,精神上的压力竟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他坐在雪地上,听着耳畔一点点恢复平静的风声,大星在璀璨的夜幕下无声的注视着,不知遥远的神明是否也在看着他,看着他亲手抹杀了全部的骄傲,以最令人不齿的方式,背叛了所有的信任。

    一个身影轻飘飘的落在他面前,帝仲微微提神,随后听到了一声带着讥讽的笑,煌焰环视着漫山的血污,看着空气里丝丝缕缕不易察觉的金线,冷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掩饰?”

    “是飖草。”帝仲随口回答,避开了至关重要的核心,淡淡说道,“这几年祸乱流岛的罪魁祸首就是这种飖草,虽然找到了下落,但是这东西太危险,还是得用法术结界遮掩住,免得节外生枝……”

    “你骗我。”煌焰根本不信,抬手指向周围,“你杀了什么东西?这股特殊的神力和无言谷内神像一模一样,莫非是西王母的手下?”

    “杀了什么不重要。”帝仲看着他,面上没有一丝犹豫,“飖草只有在扶桑树下,经过扶桑神果的滋润才能生长出清神明志的红色花枝,否则失去制衡,就会走向另一种极端,成为致幻成瘾性极强的毒 品,眼下虽然不知道扶桑树在何方,但我取了几株飖草带回去给紫苏研究试试,或许能有进展。”

    煌焰紧蹙着眉头,赤色的双瞳里已经被激起了愤怒,咬牙:“我不要听这些废话,什么飖草、扶桑树、毒 品我都没兴趣,既是西王母的守卫,驻守在昆仑腹地与你也算无冤无仇,你不是那种随随便便斩尽杀绝的家伙,能让你不顾一切的斩草除根,一定有其它的理由。”

    “信不信随你。”帝仲平淡的回答,不想和他纠缠,就在此时,高空倏然划过剑灵的光芒,那束熟悉的白光宛如流星般朝着远方坠去,也让他的思维微微一晃,有短暂的空白。

    数秒之后,是风冥的声音将他从迷惘里唤醒,摇着他的肩膀脸上一片沉重,又锋芒的往剑灵消失的方向追望过去,低道:“你虽然比以前恢复了不少,但他不能离得太远更不能离得太久,我去把他追回来,你们先回无言谷……”

    “算了。”帝仲慢慢站起身来,虽然身体有些涣散,意识却是异常的清醒,“随他们去吧。”

    风冥欲言又止,煌焰却失态的咧嘴嘲讽起来:“女人真是这世上最不可靠的东西,难为你对她痴心一片,她还是能头也不回的跟着别的男人走了,呵呵,真可笑啊,是不是?”

    帝仲跟着他笑了笑,不反驳也不争辩——可笑吗?或许是很可笑,他竟然为了一个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女人,把自己搞的一塌糊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