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意料外的招揽

齐佩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星界使徒最新章节!

    闹剧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有一群人匆匆赶来,将金使者抬走,叶府外的百姓这才平静下来。

    御风真人坐镇宁天府数月,如今在百姓心目中地位极高,便是有市井之徒私言冒犯,都会遭左邻右舍嫌弃。

    两名道人目送金使者被人抬走,才收回目光,安心排队。

    过了一阵,队伍终于轮到他们,面嫩道人向管事递上求见的名帖,以及两份度牒。

    管事看了眼两人的道士装束,又仔细查了查度牒,脸色顿时一正:“两位是清凉山的道士?”

    面嫩道人作揖,道:

    “不错,贫道妙虚子,这是我师弟玄元子,我二人特来求见御风真人。”

    “二位道长稍待,我去禀报真人。”

    管事告罪一声,赶紧带着名帖回了府内。

    清凉山正心道,这乃是天下闻名的显世道派,乃当世道家正宗之一,受过朝廷许多册封,管事也不敢怠慢。

    两位道人等了一会,管事才重新回来,恭敬道:

    “二位道长有请,随我去见真人。”

    “有劳了。”

    妙虚子颔首,心中稍松了一口气。

    自身来自清凉山,这个身份在道人间相当于金字招牌,不过在这个神秘兮兮的御风真人面前,他也不知好不好用,如今得知御风真人愿意见他们,他这才安心了。

    两人跟着管事进入叶府,一路穿廊过院,终于来到会客厅。

    一进门,两人便看到端坐堂内的周靖,异人异相,高深莫测。

    “贫道妙虚子(玄元子),见过道友。”

    两人一同作揖行礼,暗自打量周靖。

    妙虚子眼中清光闪动,望气观之,发觉周靖一身木灵之气由内而发,不禁心头暗惊。

    果然是道法自然境界,那魏老道没胡吹大气……世上果真有这般道行之人。

    幸好他有心理准备,所以表情倒没什么变化,掩盖着心思。

    周靖也在观察二人,颔首道:“二位道长有礼了,请坐。”

    他听清灵派的魏子夫说过,天下五大入世道派,这清凉山正心道便是其中之一,有术法真传,擅长观星、卜算、望气、堪舆、符箓、祈禳。

    所以当管事递上名帖之时,周靖便起了心思,打算邀二位道长来见面。

    清凉山地处中原地区,如今有两位道长南下拜访自己,多半是自己一个没有来历的神秘道士扬名,终于引起了这些真传道派的注意,所以派人来打探一二。

    自己这个装神弄鬼的身份确实好用,不用自己到处跑断腿,三教九流自行找上门。

    待两人坐下,周靖便问道:

    “清凉山正心道之名,我也有所耳闻,不知二位道友有何来意?”

    “御风真人名传天下,我二人心中敬仰,特来结识一番。”

    妙虚子答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大路货理由,十人里面起码有七个都是这么讲的。

    周靖暗自撇嘴,心中自然不信,嘴里却说着习惯成自然的场面话:

    “不过虚名而已。”

    两人接着攀谈了几句。

    这时,妙虚子这才咳嗽一声,问道:

    “听闻真人无门无派,道法自成,此事可是真的?”

    周靖挑眉:“不错,贫道山野清修,感悟自然,术法自成。”

    妙虚子恭维道:“真人惊才绝艳,实在令我等敬佩。”

    顿了顿,他话题一转,问道:

    “不知真人仙乡何处?”

    “红尘来处,不愿再提。”周靖摆手。

    妙虚子踌躇了几息,这才低声开口道:“不知真人可精通卜算之术?算过自身命格?”

    “这却是未曾,不知道友想说什么?”

    周靖心中越发好奇这人的来意。

    妙虚子正色道:“我正心道擅观星卜算,有一门术法唤作‘天元大算’,能测吉凶、推命途,贫道在此道浸淫数十年,颇为精通,曾冒昧为真人算过一次,发现真人命格奇异,无果无因……”

    说完,他紧紧盯着周靖,不愿放过周靖脸上最微小的变化。

    然而周靖压根不遮掩,露出一脸好奇之色,感兴趣道:“竟有此事?道友细细说来。”

    妙虚子定了定神,解释道:“这般命格世所罕见,不知缘起命终,多为奇人异士,我派先人曾用天元大算发现此事,录入典籍,至今一百多年间,再无发现任何一人,直至真人横空出世……”

    周靖心头一动,暗自惊奇起来。

    一百多年前……貌似就是主世界探索者第一次与这个世界交汇的时期。

    假如这人说的是真的,莫非这个叫作天元大算的术法,可以一定程度察觉外来者与本世界土著的隐秘差别?

    看来这个世界的超凡之力虽在萌芽阶段,可一些神异之处也逐渐显露了。

    周靖的思路不禁展开了。

    要这样的话,主世界探索者或许也有相似的超凡能力,可以辨别土著与同类的差异,让探索者在土著中无法藏身,从而揪出各种潜伏的人手。

    不过周靖又回想了一下探索者课程的案例,觉得即便有这种超凡辨别能力,也只是锦上添花。

    因为在许多星界,探索者的人种和土著本身就有差异,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拥有丰富的超能力也是探索者一个显著特征。

    另外,星界对于不同超凡能力的适配性也是限制,比如这天元大算,在这个世界能察觉外来者与土著的差异,可到了其他世界或许就失效了,其他手段也是同样的道理。

    ‘不过,目前主世界即将交汇的位面,只有这个世界,我若是能学会这天元大算,那等探索者进入,我就能轻易从人群中找出他们……如果这清凉山道人没诓我的话。’

    周靖心思活泛起来。

    只是,这清凉山道士为何开诚布公告诉自己,却是用意不明。

    周靖心念闪动,点头道:

    “原来如此……不过命格再怪异,我也是我,贫道并不介怀。但此事应当是清凉山世代相传的秘辛,不知道长为何轻易相告?难不成我这种命格之人,还有什么说道?”

    闻言,妙虚子脸色一正,肃然开口:

    “我派先人曾言,当初心有顾忌,未能结识这般命格之人,实乃憾事,于是留言告知后世子弟,若是再遇到这般命格之人,便要与之相交。”

    然后再近距离观察研究是吧……

    周靖暗自吐槽。

    这清凉山的作风,原来是喜欢“搞科研”吗?

    那要是以后探索者进来,这清凉山与之接触,让探索者也学会这天元大算,那么探索者就会误认为自己的使徒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唔,倒是有利有弊,不用土著身份装神弄鬼,被误以为是探索者身份,也许更能深入了解探索者内部状况,甚至展开忽悠。

    ‘不过,那也得探索者精通天元大算才行,探索者不像我的使徒有修习加速,不知要学多久才能正常使用,说不定要像这妙虚子自称的浸淫数十年才行。’

    周靖默默记下此事。

    这时,妙虚子深吸一口气,话锋一转道:

    “真人惊才绝艳,无师自通,只是即便有这般才能,闭门摸索也是事倍功半,不如通晓更多术法以作参考,更有利于推陈出新……”

    周靖眉头一挑:“道友此言何意?”

    妙虚子豁然起身,郑重作揖:

    “我此行拜访真人,还有一事,便是相邀真人入我清凉山门庭,与我正心道当代道魁同辈。”

    他此番造访宁天,有几个任务,一是打探周靖的道行,是不是与传闻相符,有没有邪派中人的迹象。

    二是遵照师门之令,结交这种无果无因命格之人。

    ——至于理由,当然不仅是先辈遗命。

    清凉山信奉气运之说,时常观星,发觉帝星飘摇,认为乱世将出,觉得这种命格之人多是有大气运,必在乱世中有所作为,于是提前下一头注作个保障,先为自家道派攀上一个气运之人。

    而第三嘛,就是看上了周靖手里的呼风术法。

    当然,他们清凉山是正道,并不强取豪夺,正好这御风真人无门无派,所以打算收编此人,大家成为同门。

    也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而是真心实意的招揽,因为御风真人拥有“自创术法、开宗立派”的才能。

    而一个门派什么最重要……人才!

    只要成了同门,御风真人未来的成就,门派都能分到声望。

    清凉山想要周靖手里的呼风术法,也不吝啬将自家真传术法教给他——这人才能不下于各派祖师,若是能改良他们传承的术法,流传下来,那门派就更赚大了。

    这波就是双赢!

    周靖颇为讶异,心里稍加思考,大略明白了清凉山的打算,才发觉此事好似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清凉山把握着道门正宗之名,看上了我这人与术法,行事倒是堂堂正正,不介意收编外人,破格传出术法……确实有些格局。’

    他暗自分析利弊,目光一闪,反问道:

    “我若是不加入,又会如何?”

    妙虚子坦诚道:“那也无妨,我清凉山仍然想与真人结个善缘。”

    周靖沉吟一阵,缓缓道:

    “清凉山颇有诚意,不过此事,我还需斟酌,暂时无法答复于你,在此期间,二位道友暂且在宁天住下吧。”

    “应当如此,还望真人考虑一二。”

    妙虚子立马答应。

    双方又细说了一阵,妙虚子二人留下了住处地址,才暂且告辞。

    周靖目送两人出门,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目光闪动。

    他对清凉山传承的天元大算,颇有兴趣,心中倾向于入伙……咳,入门。

    只要入门,正心道让他和当代魁首同辈,相当于代师祖收徒,地位很高,待遇不错。

    借了清凉山的名头,对自身的影响力也是一种提升。比起“野道人”这一来历,当然是正宗道门的认证更为好使,对忽悠皇帝的计划也有好处,这玩意就相当于“正经编制”。

    至于多了一个门派头衔,周靖浑不在意。

    以他的本领,入门也不会受制于人,多半能成为一个在外的散人,只要不为非作歹,清凉山对他结交权贵的事说不定乐见其成。

    况且,他目前没有开宗立派的想法,这是个大工程,光有术法不够,还要通晓各种道家典籍,编出一套理论来,他真不太懂这套玄乎的玩意儿。

    ——就算要“创业”,也得先入职一个大企业,弄清行业玩法,借鉴成功者的先进经验。

    “有意思,这清凉山有些门道……”

    周靖眯眼思索。

    ……

    另一边,金使者被人重新接回了赵兴安府上,稍微休养一番后,才勉强恢复了过来。

    “可恶可恨!这等妖道,竟敢如此待我!”

    金使者脸色仍旧苍白,愤愤不平。

    赵兴安呵呵道:“那御风真人性子古怪,金大人莫要与他一般见识……不知金大人此行可见识了他的本领?”

    金使者缓过气来,瞪了赵兴安一眼:“好你个赵知府,故意撺掇我上门,自个儿却躲在家里,便是想看我丢丑吧!”

    赵兴安大笑摆手:“金大人可错怪我啦,我一早便说过,这御风真人有真本领,只是大人不信,非要亲眼见证,怎么能怪本官未曾提醒?”

    金使者有心发作,可也自知理亏,又不愿太过得罪赵兴安,只好哼了一声,不再纠结。

    他定了定神,暂且压下内心的不满,皱眉道:

    “这道人不知从何而来,倒是真有些古怪的本领,但越是如此,越不能让他轻易去见圣上,不然他如此乖戾,一言不合便行刺圣上,那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

    赵兴安也收了笑容,若有所思:“御风真人在宁天数月,结交权贵,也未见他有什么恶意……不过,你此言也不无道理,是要谨慎一些。”

    寻常刺客无法携带兵器靠近圣上,可御风真人自带术法,如果真有歹心,被圣上召见了,随时都能行刺,皇上的安全无法保障。

    赵兴安当初上奏折,向皇帝禀报此事,是因为御风真人名气传开后,难以遮掩,总会有其他官员上奏。

    于是赵兴安担心自己作为当地知府,没有奏明此事,反倒让别人先上了奏折,会有人借题发挥弹劾他有隐瞒之举,然后扩大问题让圣上猜疑他平日里是不是真的有许多事情隐瞒不报,从而失去圣眷……他毫不怀疑其他党派的政敌会这样给他泼脏水。

    因此他便如实上报了御风真人的存在,但并未写出推崇之言,只是贯彻一地知府的职责,写成当地见闻,真假供圣上与朝臣自行判断。

    所以事实上,赵兴安并不是特意为了御风真人牵线搭桥,不管皇上日后是否召见此人,他都想先摘开自己。

    当然了……如果御风真人得到了皇上赏识,他也不介意改换态度,跳出来邀功。

    金使者不知赵兴安心中诸般念头,沉声道:

    “最好能找个由头,让这道人暂且离开宁天,不让圣上有机会召他入宫。或是暂时污了他的名声,压下他的声望,让圣上对他失了兴致……这些事务便交给赵知府了,圣上不日便至宁天,我还要启程回去禀报吕相。”

    “……好。”

    赵兴安回过神,呵呵一笑,打定主意不掺和进去,这段时间和周靖保持距离。

    皇上我当然惹不起,那御风真人我就惹得起了?

    咱可不想被这种高人记恨,和你一样挂到树上,被风吹个一天一夜……多冷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