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乞丐

青衫取醉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陆恒也已经开始了对“乞丐”的扮演。

    在开始试炼之前,他非常聪明地拿了“忍饥挨饿”的天赋。

    虽然还不知道这个试炼幻境中遇到的具体困难,但大致也能猜到,肯定跟挨饿有关。既然是乞丐,那肯定吃不到什么正经东西。

    既然如此,那么“忍饥挨饿”就是必拿的天赋

    当然,陆恒也记着每次重新开始的时候都刷新一下那些没啥用的天赋,期盼着能刷到一个更有用的。

    比如,

    “辟谷”啥的。

    如果真有那种“忍饥挨饿”的上位替代天赋,他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拿下来。

    在刚进入试炼幻境时,陆恒的面前就出现了系统提示。

    [当前身份扮演存在一定的随机性,并不会完全严格按照历史上的真实情况发展,请以“活下去”作为唯一目标。]

    看到这行提示,陆恒不由得面色凝重了几分。

    什么叫存在一定的随机性?

    显然,副本中的事情,并不会完全按照盛太祖当年的剧本来走。

    比如陆恒知道,盛太祖幼年时期家中遭逢大难,父母亲人因为饥荒和瘟疫纷纷去世,他去当了和尚,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才因为同乡的一封信而加入义军。

    那么假设一切都按照当时的剧本来走,陆恒要做的事情其实很明确:熬到当和尚、收到那封信为止,就算通关了。

    毕竟“义军”就是下一个身份了,是霍云英需要扮演的部分。

    但系统提示一开始就说了,这个试炼幻境中发生的事情并不会严格按照历史上的真实情况发展。

    换言之,陆恒扮演的盛太祖随时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死去,或者会出现明明超时了好几年却还没有收到信件的这种可能性。

    而这次扮演的目标,也不是加入义军,而是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是否加入义军,似乎都没关系。

    “果然难度很高啊

    “但没关系,这对我来说也挺有挑战性的。”

    陆恒对于这个乞丐的身份,倒也并不怎么排斥。

    他深知以《暗沙》这款游戏的尿性,四個身份难度应该是差不多,只是各有各的难点。乞丐这个身份,在吃苦方面难度肯定会比较高,但反过来想,其他方面的难度肯定就降低了。

    楚歌扮演皇帝,赵海平扮演统帅,基本的生活保障肯定没问题,但他们肯定有其他需要绞尽脑汁去解决的问题。

    所以陆恒选好了“忍饥挨饿”的天赋之后,就正式开始了乞丐身份的扮演。

    试炼幻境正式开始运转。

    陆恒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破旧的茅草屋中。

    上无片瓦遮头,下无立锥之地。

    茅草屋上的茅草有很多缺口,可以想见一旦下雨必定是雨流如注。

    茅草屋的地下当然也不会有地板,而是肮脏、潮湿的黄土地,各种小虫乱爬。木板床同样也没有,因为根本请不起木匠。

    睡的是土坯炕,上面杂乱地堆着些稻草,稻草中夹着破被。当然,更准确地说,这算不上破被,只能算得上是几块破棉絮。

    其实这样倒也还算不错了,至少还有个炕,不用睡在地上。

    紧接着,闻到一股味道。

    这种卫生条件,别说洗澡,连洗漱也不太能做到,打扫房间什么的就更是大可不必。所以,茅草屋里面的味道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陆恒倒是很快适应了,这可能是因为他控制的这具身体对此早就已经习惯了。

    炕上的茅草堆和破棉絮里,钻着几个人。

    这些人都衣不蔽体,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衣服可穿,只有出门办事的时候,才能穿衣服。务农的老父蓬首垢面,长发都黏成了团,他举手挠了挠,恰好逮到一只虱子,扔进嘴里发出咔吧的一声响。

    陆恒默默地又闭上了眼睛。

    这种场面,还是不睁眼得好,看多了很容易崩溃。

    他知道在这个年代,这都是基本操作。因为在一些古书中曾经写过,妓院老鸨和大老板闲聊的时候,从身上摸出虱子也是会直接扔到嘴里的。

    老鸨作为社会中层人士,还是个迎来送往、讲究个人卫生和形象的职业,尚且会如此给自己“加餐”,更底层的这些贫农就更不用说了。

    但听说过跟亲眼看见,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了。

    陆恒只能勉强调整心态,让自己尽可能地适应这一切。

    好在之前在武卒副本和文士副本中,也见识过很多比这更残酷的场面,所以心态还是很快调整了过来。

    “老五!下炕。”

    老父喊了一声,见陆恒没反应,伸手拍了他一下。

    陆恒这才意识到是叫自己,从炕上爬了下来。

    下床之后陆恒才意识到,自己的这幅身体相当孱弱。大约只有十多岁的样子,严重的营养不良,胳膊和腿瘦得像是麻杆,身上的肋骨也清晰可见。

    “从今天开始,你去给地主家放牛。”

    听完老父亲一番交代,陆恒这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任务。

    给地主放牛。

    很多文艺作品里面,描述某些人童年生活多么悲惨,往往都有放牛这一项。

    当然,也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之类的诗句。

    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孩童身体比较瘦弱,也不可能下地干活,放牛这种事情本身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也不需要很强的身体素质,同时耕牛作为古代的生产资料又十分重要,所以找孩童放牛这种事情很常见。

    陆恒想了想:“放牛?果然不同身份的难度会有区别。作为乞丐,做的都是一些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事情。

    “或许这个身份的主要考验就在於吃苦?只要能吃苦,就能通關。

    “这倒是難不倒我,毕竟文士试炼刮骨疗伤这种事情都干过了,在这无非就是挨几顿饿或者挨几顿打,应该问题不大。”

    陆恒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出现了牧童骑在青牛背上,悠然吹笛的场面。

    似乎还不錯?

    穿上了家中仅有的破衣烂衫,找了根麻绳系住完全不合身、随时可能会掉下来的裤子,跟着老父来到地主家的牛棚,把老牛牵出来,到村外放牧。

    老父一边说着注意事项,一边往田间地头走去,准备开始今天的劳作。

    只是陆恒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饿!

    他确实拿了忍饥挨饿的天赋,但即便在这个天赋的加持下,这种饥饿感还是能感觉得到,还是会影响他的专注度和集中力。

    可想而知如果没拿这个天赋的话,得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作为贫民,早餐什么的就不用想了。

    哪怕是村头的老地主,一天也就能吃两顿饭。

    至于贫民,每天能喝一碗稀汤寡水的米粥就不错了。真饿极了,田间地头的蛇虫鼠蚁都能下肚。

    陆恒再次因为自己提前拿了“忍饥挨饿”的天赋而感到庆幸。

    来到村头,父子二人各奔东西。

    陆恒感觉自己有些腿软,有些走不动了,把身上背着的破筐拿下来,放到牛背上。然后又翻身一跃,坐了上去。

    还行,坐在牛背上虽然也谈不上舒服,但至少不用自己走路了,能省些力气。

    然而他还没舒服多久,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只大手揪住他的衣领,直接把他从牛背上拽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两个大嘴巴子。

    “你个小兔崽子!爹刚才跟你说了那么多,你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还敢骑地主老爷家的牛,你是活腻歪了?

    “要是让咱们村其他人看见了,别说是你放牛挣来的粮食没了,连我都没法再给地主老爷种地了!’

    暴怒的老父对着陆恒就是一顿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