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你会害了我

三木游游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医妻三嫁最新章节!

    接下来两日,顾泠依旧天天去清静寺,苏凉的生活也很规律,进宫为司徒瀚施针后便到清静寺找顾泠。司徒瀚的面瘫症状已有所好转。

    夜里一直有人盯着寒香院和凝香居,不过并无任何异常。

    苏凉还担心过顾泠刚认的便宜师父会不会半夜潜入越王府,那就麻烦了,结果并没有。

    再次见到沐老头,距离仓促拜师已过去三日。

    依旧是老地方,清净寺塔林深处。

    这一次沐老头并未再伪装成捡枯枝的杂工,衣服整齐干净,脊背挺直,脸上并不脏,但胡须太乱,很难看清五官。

    “你叫顾泠,司徒勰的外孙,乾国长信侯。你叫苏凉,乾国武状元,如今任职太医,来凉国给凉皇治病。你在追求他。”沐老头显然对于顾泠和苏凉做了一番打听。

    苏凉点头,“是的。请问老爷子大名?”

    “你叫我老沐!”沐老头视线从苏凉身上转到顾泠身上,“你叫师父!”

    至于名字,并没有说。

    顾泠不言语,苏凉也没追问,“好。老沐,三日过去,收徒的事,你没有反悔吧?”

    沐老头轻哼,“若我反悔呢?”

    苏凉微叹,“那只能说明你们真没有师徒缘分。因为顾泠只想见识一下沐氏神匠的技艺,也并不是很想拜师。”

    沐老头一听,气得吹胡子瞪眼,“拜入老夫门下他还不乐意?”

    “他就在这儿,老沐你对着他发火,别冲我。”苏凉把顾泠拽到自己身前,“你既然打听过,就知道他是什么脾气。我长得这么好看又有才华,他只肯跟我做普通朋友,我找谁说理去?”

    沐老头嘴角抽搐,“你这丫头真是不知羞!”

    苏凉微笑,“孤家寡人没人管,万事只图我开心。”

    沐老头闻言愣了一下。

    “老沐,你没事吧?”苏凉问。

    沐老头深深看了苏凉一眼,摇头,“没事。关于拜师的事,我要先跟你们说清楚沐氏先祖遗训。小子你能发誓遵守,我就收了你。你若不能,只当没见过我!”

    苏凉一听,沐氏先祖遗训定然很重要,这老头甚至可以舍弃如此天才的徒弟苗子。

    顾泠神色淡淡,“你说。”

    “入沐氏门下弟子,不可教授外人沐氏技艺,不可向外人提供沐氏所制武器,否则所造杀孽悉数归于己身,不得好死!”沐老头语气很重,目光始终盯着顾泠的眼眸,却见他眸如深潭,没有丝毫波动。

    然后,苏凉问了一句,“只说不能给外人用,自己可以用的对吧?”

    沐老头愣了一下,倒像是从来没想过这件事,皱眉道,“自用防身,是无碍的。小子,你现在当着我的面发毒誓,跪下拜师,就是沐氏传人。若不愿意,就作罢!”

    顾泠微微摇头,“我不愿意。”

    沐老头瞬间面露怒色,“你这小子好生奇怪,我都打听过了,你武功那么高,亲爹造反全家被斩你都不管,分明没有野心,如今是打算效忠乾国皇室还是打算为你那外公效力?”

    苏凉一听,就知道沐老头今日会再出现,不只是因为顾泠的天赋,更是因为他调查过顾泠的心性符合沐氏收徒的要求。

    遗训中所谓的不能把武器供给外人,就等同于是在要求不准掺和到权力争斗之中去。

    而沐老头三日前提到的孽徒,违背的就是沐氏先祖遗训。

    “与你无干。”顾泠神色淡漠。

    沐老头看向苏凉,“小丫头,他是真不想拜我为师,还是在拿乔?你说老实话,不论如何,老夫都不为难你们!”

    苏凉微叹,“说实话,他这人无欲无求,除了没剃头爱吃肉之外,跟这寺里的和尚没有本质的区别。”

    顾泠眸光凉凉地看了苏凉一眼,并未打断她的话。

    苏凉接着说,“他想拜师,只有一个原因,想见识一下沐氏神匠的技艺,因为他是真的对此道感兴趣。不过老沐你是不是忘了问,我们为何要在曜城谎称沐氏后人卖掉那把扇子?”

    沐老头眸光倏然一缩,“你们就是来找沐氏后人的?为何来此?”

    苏凉微微耸肩,“不然你以为我们皇上为何会好心派我来给凉国皇帝治病?”

    沐老头轻哼,“既然你们就是冲我来的,为何不干脆发誓骗过我,好达成目的?”

    苏凉摇头,“我们并非一起来的。我是冲沐氏后人而来,他不是。我们皇上让他来找凉国越王抢钱的。”

    沐老头一脸无语地看着苏凉,“所以你们到底要怎样?”

    苏凉便把凉国派人去请她时,端木熠正好查到有沐氏后人携带机关秘录投靠司徒勰,趁机派她来,明面上给凉皇治病,暗中调查沐氏后人和秘录的事告诉了沐老头。

    “就是这样。那是我的任务,不过皇上有口谕让他协助。”苏凉神色认真,“为此还让其他人都先行回国,怕万一出事,就我们俩,方便逃走。”

    沐老头拧眉,“成,我信。既然你如此坦荡,老夫也直说了。你们皇上查到的那个沐氏后人,是老夫唯一的徒弟,名叫沐煜,他是老夫捡回去养大的弃儿,虽然天赋一般,但老夫也不曾亏待他。三个月前,他盗走机关秘录后失踪了,老夫好不容易才查到曜城来。盯了司徒勰数日,并未见那孽徒在他身边。”

    从时间上,跟端木熠得到消息是能对上的。

    “会不会司徒勰得到秘录后,就把人给杀了?”苏凉蹙眉。

    沐老头冷哼,“不会。那秘录只有一半。”

    “半本也能用。”苏凉说。

    沐老头冷笑,“老夫就是怕秘录落入不轨之人手中,那半本是横着截开的,没有一张完整的图。”

    苏凉闻言,竖起大拇指,“这招很绝!如此你那孽徒应该还活着,或许司徒勰以为那把扇子是你做的,这几日一直盯着我们。”

    “那就对了。老夫以前做的暗器都毁掉了,那孽徒知道,若是老夫所制的武器,不会让外人得到。”沐老头说。

    “原来如此。”苏凉点头。

    “好,事情说清楚了。那小子不肯拜我为师,是因为你们效忠乾国皇帝,不会遵守沐氏先祖遗训?”沐老头显然不甘心放弃顾泠这个徒弟。但他放弃了跟顾泠直接对话,觉得会被气死,选择直接跟苏凉说顾泠的事。

    “这……”苏凉看了一眼仿佛事不关己,正在研究旁边石塔上花纹的顾泠,摇头说,“倒也不是。”

    “那是为何?”沐老头更气了,“你不跟老夫说清楚,这事儿不算完!”

    “老沐你冷静一下。其实,我们是不太理解沐氏先祖的遗训。”苏凉微叹,“武器只有在人手中,才能发挥作用。小的暗器就不说了,只说你们沐氏流传下来的那本机关秘录,三国皇室都在找,据说里面是用于战争的大型武器图纸,不然我们皇上和凉国的越王也不会如此热切地想要得到。遗训的意义,就是不能做大型武器用在战场上,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留着秘录传下去呢?毁掉不是更稳妥吗?当初留下遗训的沐氏先祖,或许跟那时的掌权者有很大的矛盾,这遗训是针对你先祖时期的掌权者的。朝代更迭,形势早已不同了。人定的规矩,人也可以改。”

    沐老头面色一僵,他从小就被遗训束缚着活了大半辈子,被他的父亲耳提面命,那遗训早已刻到他的骨子里,反而导致他根本没有去思考过对不对。

    但有一点,沐老头是有意识的,他过得不快乐。其实他是非常出色的沐氏后人,技艺高超,且真的热爱他做的东西,可再精妙绝伦的宝贝都只能自己欣赏,一辈子都不敢让人知道他姓沐。无数个日夜,看着那本秘录看到天亮,他特别想,却不能做其中的任何一样东西,怕出现有悖先祖遗训的后果。

    他压抑了一辈子,所以才在听到苏凉那句“万事只图我开心”时愣住了。

    而这也是沐老头没有成亲,没有孩子的直接原因。他不想自己的亲骨肉再重复一遍他被沐氏遗训束缚的压抑人生。

    “他并不是怕发誓之后违背会不得好死,只是他不想骗你。”苏凉看着沐老头说,“我也不想。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但你显然把沐氏遗训看得极为重要,他若拜你为师,未来某天可能也会成为你口中的孽徒,反目成仇。既如此,倒不如算了。我们可以对司徒勰用计,因为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你不一样。”

    沐老头定定地看着苏凉,而她始终眸光澄澈,没有丝毫躲闪。

    沐老头知道苏凉说的都是真心话,因为他现在可以转头就走,让苏凉和顾泠再也找不到他,不会有任何损失。

    他突然看向顾泠,“小子,她说的,也是你的想法吗?”

    “嗯。”顾泠应了一声。

    然后,沐老头没好气地说,“你们简直心灵相通,你小子绝不可能找到比这丫头更好的姑娘了,难不成真想出家?”

    苏凉轻笑,“是的,他想出家。老沐,收徒的事你再考虑一下吧。我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也不会因此没了命,他愿意拜师,但不会发誓。”

    沐老头看看苏凉,又看看顾泠,突然转身,“好,老夫再想想,三日后在此相见!”话落就没影儿了。

    苏凉舒了一口气,“我觉得还有希望。你说呢?”

    顾泠答非所问,“我不想出家。”

    “我只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肉那么好吃,出什么家?”苏凉轻笑,“半本秘录在司徒勰手中,不管你拜不拜师,我们都得抢过来。有想法吗?”

    顾泠微微点头,“我在想……”

    “想什么?”苏凉问。

    “你突然傻了么?”顾泠反问。

    苏凉蹙眉,“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嗯,我全家就是你和我。”顾泠表示同意。

    苏凉无语,蹙眉思考,顾泠向来不会无缘无故评价她,所以……

    “啊,我确实是傻了。”苏凉突然想明白,拍了一下脑门。

    已经确认,司徒勰得到的半本秘录没有一张完整的机关图纸,倘若拿不到另外半本,那就是一堆废纸。如今他们跟沐老头建立了关系,而沐老头本身是“包含”秘录的。只要保证司徒勰得不到另外半本即可。

    倘若三日后,沐老头想通,决定不再管什么先祖遗训,收顾泠为徒,他分分钟可以画一本完整的秘录出来。因为那东西他看过无数遍,定然铭记于心。

    两人往塔林外走的时候,苏凉忍不住吐槽,“你可真省力气,话都得我替你说。”

    “你乐意的。”顾泠神色淡淡。

    苏凉摇头,“我什么时候说我乐意?”

    顾泠薄唇轻启,“你说,万事只图开心。你不开心么?”

    苏凉默默地踢了顾泠一脚,表达了一下她开心的情绪……

    ……

    司徒勰再次踏进凝香居的时候,状似无意地问起顾泠是否已经把折扇还给了苏凉。

    顾泠说还了。

    司徒勰略坐了一会儿,见顾泠还是那副冷淡模样,便起身去寒香院找苏凉。

    “苏神医,本王有个不情之请。”司徒勰微笑。

    苏凉很好说话的样子,“越王请讲。”

    “不知那把暗器扇子,能否借本王三日?”司徒勰问。

    苏凉表示不解,“借三日,是为何?”

    司徒勰正色道,“其实本王在珍宝阁看到那把扇子时,就想买回来送给瑶儿防身。她虽然会武功,但比苏神医差远了,过了年就要远嫁。彭将军若非买来送给苏神医,本王定不会相让。”

    苏凉点头,“多谢越王的好意,但我仍是不解,借扇三日是为何?”

    “本王想找个工匠,看是否能仿制一把,送给瑶儿。”司徒勰说。

    苏凉眸光一亮,“原来如此。这扇子我本想送给顾侯,他偏不要,我便想着,若能仿制几把出来,回去送给我的朋友们防身用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不认识什么手艺高超的工匠。”

    司徒勰笑意加深,“看来我们想法差不多。”

    “越王一片爱孙之心,我若拒绝就太不近人情了。”苏凉欣然应允,“待越王找到合适的工匠,便带来见我吧!”

    司徒勰愣了一下,“把工匠带来见苏神医是……”

    苏凉笑着解释,“越王不知道,自从得到这把扇子,我就特别想拆开看看里面的暗器到底是什么样精妙的机关,但我不懂,怕给弄坏了。能找到懂行的就最好了,到时候便能亲眼瞧瞧扇子内部的构造。越王和府里的公子小姐想看的,都一起过来。”

    司徒勰微微点头,“还是苏神医考虑得周到。既然苏神医如此慷慨,本王这就派人去寻懂暗器的工匠来,希望能在苏神医走之前找到合适的人。”

    话落,司徒勰便告辞了。

    走出寒香院,他脸上的笑容消失,面色倏然阴沉了一瞬,又恢复如常。

    忍冬见苏凉悠闲地清理院中假山上的冰凌,便问她今日为何心情如此好。

    苏凉微笑,“越王殿下一定觉得我这人特别好说话,八面玲珑不过如此吧。”

    忍冬:……玲珑不玲珑不知道,反正是感觉挺阴阳怪气的……

    “对了,你去问问长信侯,他今日宵夜想吃什么?”苏凉吩咐忍冬。

    忍冬领命出去,很快就回来了,“长信侯说想吃炸鱼块。”

    苏凉无语,“曜城冰天雪地的,去哪里找鱼?还不如出家。”

    忍冬愣了一下,“主子方才说什么?”

    苏凉一本正经地说,“没什么。你告诉古悦,她家表少爷想吃鱼,让他们想办法吧。”

    曜城并非找不到鱼,于是当日宵夜顾泠就吃到了苏凉亲手做的炸鱼块,才刚出锅,就端到了他面前,热腾腾香喷喷。

    “大神,等我追到你,天天让你吃素。”苏凉吐槽了一句。

    顾泠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到时再说。”

    苏凉眨了眨眼,突然笑了,“哎,若我哪天想谈恋爱,真的追求你呢?你会不会觉得很怪?”

    顾泠动作优雅地把夹起来的鱼块吃掉后,才开口,“尚未发生的事,我如何知道?”

    苏凉捧脸看着顾泠,“你怕是会害了我。”

    顾泠反问,“何出此言?”

    “天天看着你这张脸,被你的实力各种虐,我大概是找不到心仪的男人了,肯定觉得不是太丑就是太弱。”苏凉叹气。

    “所以?”顾泠夹起一块鱼,掩饰住因为心情愉悦而微微翘起的嘴角。

    苏凉起身,“所以,如果到了三十岁,我们都找不到成亲的对象,我就真的追求你试试,到时候你看什么感觉。”话落摆摆手走了,“你慢慢吃,我有本书没看完,先回去了。”

    门关上了,顾泠脸色有点黑。虽然他知道,所谓“三十岁”的言论,是苏凉前世思维说出口的玩笑话,因为她说过,前世三十岁结婚都非常正常。但他顶多等苏凉到十八岁,再多一天都不行。反正她方才自己都说了,看不上别人,不跟他还想跟谁……

    ------题外话------

    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