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洗澡?一起!

same果果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萌宝排排站爹地请签收最新章节!

    叶繁枝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逼迫这个女人下台。

    那天在办公室里,林霁尘的目光真的刺痛了她,他虽然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但是她知道,他一定是在这件事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所以,她为什么要放过她?

    区区一封当年没有任何证据的认罪书,就能要挟住她了?

    叶繁枝准备挂电话。

    “叶繁枝!!”更愤怒的尖叫声在里面传来了。

    “你到底想着怎样?我告诉你,把事情弄大了,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

    她狠狠地威胁道。

    叶繁枝听到了,将手机重新贴到耳朵边上,她脸上的笑意也终于一点一点的冰冷了下去。

    “什么好处?你是想说用对付林青瑜的方法来对付我?那真不好意思,我不怕,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是被沈谦益用最残忍的割喉喂鱼,御媚,你知道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多可怕吗?”

    “……”

    “最高法院自然是奈何不了你,但是还有法监会呢?如果法监会都不行的话,那也没关系,我会以F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身份来起诉你。到时候,这变成了一起国际命案,而且,我心情好的话,还能申请在公开审理,公主殿下,你觉得如何?”

    叶繁枝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到她都口干舌燥。

    但是,她的心情是很好的。

    因为她听到了这电话里越来越激动的喘息声。

    就像是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叶-繁—枝!”

    “不用叫得那么大声,你乖乖地从这个权利的位置上滚下来就可以了,我不会为难你的。”

    叶繁枝又是好脾气地安慰了一句。

    没错,滚下来,再慢慢收拾。

    “叶繁枝,你会后悔的!”最后,这个对她仇恨到了极点的女人,还是只留下这么一句。

    然后,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叶繁枝嘴角划过一丝讥嘲,也按掉了手机。

    大概是十点那个样子,林霁尘回来了,一回来,他就冲进了卧室找到了她。

    “你在网上弄了什么?那疯女人找过你了?”

    果然,聪明的人连过程都不用去问,就想到这里来了。

    叶繁枝此时正在衣柜里整理一些衣服,看到他这么着急的样子,她耸了耸肩。

    “找了啊,你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事。”

    “可是……”

    林霁尘走过来,从回来开始就心急如焚的他,想着说要责怪几句,不要在他不在的时候去找那个女疯子。

    他很担心。

    可是,当他一凝眸,看到这女人竟然此时完全没有紧张的样子,反而盯着衣柜里满满的一衣柜新衣服发呆后。

    他浑身的紧绷忽然就松懈了下来。

    “你在看什么?”

    “衣服啊,这些都是你给我买的?”

    叶繁枝郁闷道。

    因为她发现,这些衣服都不是她喜欢的,这么精致而又镶满了各种水钻珍珠等等装饰,让她怎么干活?

    每天都等着被人伺候吗?

    林霁尘看出来了,蓦地,他刚舒展的清俊眉宇,又微蹙了起来。

    “怎么?不喜欢?”

    “你什么时候见我穿过这些?还是说,你以前给夏绾绾买习惯了?”

    叶繁枝脱口而出。

    话音落下,旁边的男人没声音了,四周的温度更是冷到汗毛竖起。

    叶繁枝:“……”

    “这些东西,可不是我要买的,而是某个傻子有一天跑出去后,看到了这店里所有闪闪发亮的东西,在地上打滚要我买回来的。”

    男人终于开口了,磨牙切齿中带了一丝阴郁,听得人心惊肉跳。

    叶繁枝僵住了。

    她干过这样的事?

    不,他一定是污蔑,她叶繁枝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干这样的事?

    傻了也不会!

    叶繁枝拔腿就走,准备去洗澡。

    却哪料,她才刚抬脚,人就被这个男人大手给捞住了。

    “去哪?”

    “去洗澡啊,都这么晚了,还不洗澡睡觉?”

    被逮住的女人状若无辜道。

    结果,她话音刚落,这男人眉梢挑了挑,竟直接弯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你说得很对,一起。”

    然后抱着她就进去浴室了。

    看得叶繁枝那叫一个人目瞪口呆面红耳赤。

    这个流氓!!

    当晚,叶繁枝终于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了代价,从浴室,再到房间,这个男人足足折腾了她大半宿,就好似要将这两年来他的忍耐全都发泄出来一样。

    只把她最后折腾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一夜缠绵……

    ——

    翌日。

    叶繁枝醒来了,果然没有看到旁边的男人了。

    升得老高的太阳,将她那张白皙小脸笼罩在那片金色里后,她抬起又酸又疼的手臂挡了挡……

    “太太,你醒了吗?沈小姐过来了。”

    恰好,外面韩姨也在喊她了。

    叶繁枝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收拾一下后,迈着酸疼的腿下了楼。

    “你醒了?”

    楼下的沈棠,居然瘦了很多。

    她仰着头看到叶繁枝后,也没怎么化妆的脸上,马上露出了一丝惊喜,看得出来,她是特意为了这件事过来的。

    叶繁枝点了点头。

    她清醒后,其实关于她在患病时做过的一些事,反而不怎么记得了。比如这个小姑姑,她看到她现在瘦成这样,她就想不起来具体原因。

    “小姑姑,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受了伤后,这段时间都是韩队长在照顾你。”

    “嗯……”

    沈棠倒是不否认。

    不过,她坐下来后,眉眼间里总是有种恹恹的气息,完全跟她以前那股招摇泼辣的样子不同。

    “我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听说你已经好了。”

    “嗯,好了。”

    叶繁枝点了点头,让韩姨给她倒了一杯咖啡过来。

    “那就好,我准备离开这里了,之前没走,就是想等你回来。”

    “离开?”

    叶繁枝被这话给吓到了,她立刻扭头看向了她。

    “为什么?你要去哪?”

    “去国外,我想出去散散心,对了,我会把二宝带走。繁枝,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丢下她了,不想跟她分开!”

    她眼眶又红了,从来都是不屑于流泪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叶繁枝才发现,原来她那深陷的眼窝,都是因为这段时间流泪流的。

    叶繁枝收回了目光。

    她不记得了,但是已经听韩姨说了她的事。

    所以,她现在提出这个要求,她竟想不出拒绝的话。

    “你……”

    “我给你发誓,我一定会对她好的,再也不会骂她,也不会打她,我……我要是这么做的话,我就不得好死!”

    这个没脑子的女人,为了让叶繁枝同意,居然连这样的毒誓都说了出来。

    叶繁枝被气死。

    从沙发里站起来,她起身就走。

    沈棠:“你去哪?你还不同意吗?”

    “没有,我去给二宝收拾东西!”叶繁枝没好气。

    这女人听了,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当叶繁枝把孩子的东西都收拾好,她下楼就看到了在那里正含着泪仰起小脑袋望着自己的小丫头。

    “妈咪……”

    “乖。”叶繁枝心都要碎了。

    她走了过来,将小小的孩子用力抱进自己怀里后,她安慰她:“别哭,你的妈妈现在病了,需要凤凤好好去照顾她,等她好了,再把她带到妈咪身边来,好不好?”

    “好!”

    懂事的孩子,在她怀里含着泪光答应了。

    其他的小宝贝见了,也都眼眶红红地过来拥抱他们的二宝。

    这几个孩子,其实真的被教育得很好。

    他们聪明、懂事、还重情重义,这就是家庭教育里最优秀的东西了。

    可是,到最后走的时候,即便是叶繁枝已经跟二宝解释了,可她还是泪眼模糊一步一回头,那眼神看得大家心都要碎了。

    “妈咪,我跟二宝一起走!”

    忽然间,站在这边的孩子群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又站了出来。

    叶繁枝被惊到了。

    “三宝,你……”

    “三宝,我要你!”

    话都还没说完,那边被妈妈带着的二宝,已经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挣脱妈妈的手就朝这边的三宝跑了过来。

    她哭着抱住了妹妹,再也不愿意松开了。

    她才六岁啊。

    六岁的孩子,她能坚强到哪里去?面对从小陪着自己长大的妈咪和姐姐妹妹,她怎么能说丢下就丢下?

    叶繁枝也眼眶再度红了。

    而勇敢的三宝,这时也又开口了:“妈咪,我送二宝过去,等她适应了,妈咪再派人接我回来。”

    “好,你真是妈咪的好宝贝。”

    被感动到一塌糊涂的叶繁枝,终于同意了,她蹲下来再度把这个女儿也用力抱了抱。

    一下子多了一个孩子,那行程就要重新安排了。

    “明天再走吧,那边房子我给你重新找一下,还有机票也要重订,我再让韩申安排两个人送你们。”

    叶繁枝仔细说了一下自己的安排。

    沈棠很感激。

    于是,她先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而就在这天,帝都那边忽然传来了消息,说壹号府垮了后,行宫那边召开了紧急会议,由一个叫丹昭炎的人主持。

    “丹昭炎?那是什么人?”

    叶繁枝听到这个名字,表示完全是茫然的。

    宫夫人便在电话里给她解释:“丹昭炎,可以说就是御家的死对头。”

    “御家死对头?她家还有死对头?”

    叶繁枝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在她看来,御安王府就是整个帝都权势掌控人,那就绝对不存在有敌手了。

    没想到,还冒出一个丹昭炎?

    “当然有,不然,御媚为什么只敢躲在背后操控?没有上到明面来?我告诉你,这个丹家,其实当年跟他们御家是一样的,都是皇室后裔。”

    “……”

    好绝!

    这帝都果然不愧是千年古都,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大佬家族。

    宫夫人:“不过,丹家在后面因为经营不善,加上人丁单薄,落魄了,这才会让御家占了上风。”

    “可占了上风也只能那样啊,毕竟丹家也是摆在那里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看这一次,御媚被你们俩整成这样,他们丹家不就出来了吗?”

    宫夫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开心。

    就好似她终于可以坐一会壁上观的人,好好看这两大顶级家族狗咬狗了。

    叶繁枝听完后,心情也不错。

    “那这么说来,她真的是要从那个位置滚下来了。”

    “应该是,你昨晚在网上闹得很大啊,行宫那边虽然是御媚掌权,可里面还要议事会啊,她要真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宫夫人又带着笑意详细解释了一句。

    话音落下,叶繁枝一颗心也终于落下来了。

    所以说,这疯婆子终究也不是只手遮天,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人可以制衡她的。

    叶繁枝心情大好。

    挂了电话后,她看到时间还早,就开着车也去公司了,她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那个男人,一起高兴高兴。

    “叶顾问,您来了。”

    “嗯,你们总裁来了吗?”叶繁枝大大方方地问。

    可惜,顾晓阳却告诉她,总裁在开会,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会议。

    见状,叶繁枝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叶繁枝忙完拿出手机,发现上面有一条未读信息,是沈棠发过来的。

    【沈棠:繁枝,我一个朋友今天说去Y国,还是私人飞机呢,我带着孩子搭她的飞机过去了。】

    【沈棠:我们登上飞机啦!】

    然后底下是两张在直升机上的照片,这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笑得开心极了。

    有病!

    叶繁枝气得不轻。

    立刻按出这个女人的号码拨出去,却发现说无法接通的。

    “叶顾问,总裁已经开完会了,你要上来吗?”

    “噢,好。”

    叶繁枝只能先放下手机,想着说上去见完了那个男人,再来找这死女人算帐。

    一声不吭就坐别人的飞机走,她知不知道很危险?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带了两个孩子。

    叶繁枝带着一丝烦闷到了顶层。

    “你居然还来公司了?不疼吗?”

    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坐在里面道貌岸然的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后,张嘴问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叶繁枝迈着二八腿进来就笑了。

    “疼啊,这不找你算帐来了?”

    “……”

    男人心虚了,转头看向了别处。

    “你老公我现在没空,如果要算帐的话,晚上回到家,我躺床上,随便你怎么整!”

    “。。。。”

    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就甩他脸上。

    欠收拾的玩意!

    坐下来,将茶几上那碗特意为她准备的滚烫糖水喝了两口,叶繁枝这才开口:“今天宫夫人打电话过来了,说起了御安王府的事,你听说了没有?”

    “听说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失去手中的权力了。”

    “这么快?”

    叶繁枝被惊喜到了,连糖水都不喝了,就睁大了双眼看着这个男人。

    男人冷哼一声!

    “怎么?你在怀疑你老公的效率?”

    “what?”

    叶繁枝懵了。

    直到,她坐在那里想了想,又看了一眼这个男人那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后,终于,她明白过来了。

    “所以,丹昭炎是你推出去的。”

    “一个掌权之位,再加上富可敌国的林氏支持,你觉得他会拒绝?”

    林霁尘眼中尽是掌控一切的蔑视,盯着这个傻愣愣的女人,他俊雅出尘的脸上就更加得意了。

    叶繁枝打了一个哈哈,啥都不说,抱起那碗糖水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所以,得罪谁都不要去得罪他们两个。

    这联合出击,实在是杀伤力太大了,从昨天到现在,一波接着一波的强大反杀,谁能招架的住?

    御媚在御安王府里把正殿里的东西都给砸了!

    “我一定要杀了他们俩个,一定要杀了他们!!”

    “公主,您先消消气,当务之急,我们不是要做这个,而是要想办法先保住自己手里的一些权力,不然全交出去,那御安王府就真的完了。”

    王府内务长连忙在那里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