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皇后

平生未知寒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武夫最新章节!

    书院的四人是皇宫里派遣马车接去的,但剩下的六人,无论是代表镇守使一脉的陈朝,还是天御院的年轻天才,以及那些世家大族后辈子弟,却都是自己入宫。

    这种看似微小不同的待遇,但实际上说明很多问题,可以说书院的地位尊崇,在这里可以体现,也可以说书院始终对于大梁朝来说是外人,这般礼遇,始终是对客人的态度。

    坐着从粪车变成囚车,然后从囚车变成的马车,陈朝一路上都在打量着这座巨大的神都。

    神都太大,在此生活的百姓一辈子都很难走遍一座神都,即便像是陈朝这样的人,若不是刻意去走去看,或许这一生也无法看到神都的全貌。

    马车虽然简陋,但上面有左卫的标识,一路上通行极为顺畅,只是即便如此,尚未走到一半路程,天便黑了,好在来之前便计算过时间,此刻距离御宴开始却还有些时间,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怎么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皇城那边。

    许久不见,翁泉却没变,他还是那个话痨,这一路上他的话很多,絮絮叨叨的,不管是家长里短还是左卫衙门里的琐碎小事,就没有他不说的事情,即便是早有准备,陈朝此刻依旧觉得很头疼。

    只是在从天青县到神都的旅程中,自己没能让翁泉改变什么,但此刻却是不同,陈朝面无表情的木然说道:“从现在起,到皇城之前,你一句话都不能说。”

    翁泉震惊不已,同时无比疑惑,问道:“副指挥使,为什么?”

    陈朝平静道:“不为什么,这是命令。”

    若是在以前,翁泉当然不会理会陈朝,但此刻陈朝已经成了左卫的副指挥使,理论上便是他的上司,他便不能反驳,只能憋着气说道:“属下遵命。”

    陈朝满意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副指挥使的确有些作用,不由得有些开心。

    翁泉因为不能说话的缘故,所以便有些烦躁,有些烦躁,故而马鞭抽动的频率便快了些,这也就意味着,马儿在努力的朝着前面跑着,也就让他们更早到了皇城之前。

    眼前一座诺大的皇城静静立在夜色里,像一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的巨人。

    翁泉一拉缰绳,马车便停了下来,有些不满的打了个响鼻,翁泉什么话都没说,但看得出来不太高兴。

    陈朝走出车厢,问道:“等会儿结束还是你送我回书院?”

    翁泉默不作声。

    陈朝扯了扯嘴角,皱眉道:“可以说话了!”

    翁泉这才幽幽道:“自然是属下,副指挥使入宫去吧,属下在这里等。”

    陈朝看着翁泉,强忍怒意道:“你这么轴的人,能进左卫,宋敛到底收了你多少天金钱?”

    翁泉有些惊慌道:“副指挥使可别乱说,我二舅没收属下钱!”

    陈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朝着皇城走去,心里想着这两个大天才果然是一家人。

    宫门前早有内侍等待多时,看到这个腰悬断刀的黑衣少年走了过来,立马有内侍迎上来,微笑问道:“可是陈指挥使?”

    和翁泉不同,这个看着年纪不大的内侍很会说话,竟然是在言语之间,直接便将副字轻飘飘舍去了,陈朝显然很受用,微笑着点头,“是我。”

    “请指挥使跟我来。”年轻内侍指了指前方。

    陈朝原本想在这里等一等谢南渡,但一想起书院几人定然是一起,到时候说不定又要再尴尬一次,便摇了摇头,跟着那年轻内侍向前走去。

    “不知道公公怎么称呼?”既然对方这般,陈朝自然要投桃报李。

    年轻内侍微笑道:“姓李。”

    陈朝拱手问道:“李公公,入宫难道还能带刀?”

    眼见李公公领着自己便朝着皇城里走去,陈朝也是有些疑惑,这入宫一不搜身,二不卸刀,竟然是这般宽松的规矩?

    李公公微笑着解释道:“陈指挥使是左卫的指挥使,左卫负责神都的安全,自然便是自己人,带刀入宫不是什么稀奇事情,至于皇宫规矩,也是一向如此,带刀入宫不是大事,难不成指挥使大人还想行刺陛下不成?”

    虽说李公公说的轻描淡写,但陈朝还是听得心惊肉跳,行刺这种事情也是可以随便去说的吗?

    “即便指挥使大人有不臣之心,可陛下又是那么好杀的?”

    李公公开口,有着和面容不符合的淡然。

    不过这句话倒是没错,大梁皇帝是大梁朝仅有的几位绝世武夫之一,别说一个陈朝,就算是一万个,想要刺杀大梁皇帝,也是做梦。

    陈朝点头,煞有其事道:“陛下武道修为惊天动地,神威无人可比,自然是无人能杀的。”

    李公公微微一笑,倒也不搭话。

    ……

    ……

    今夜举行御宴的地方并非在平时的南苑,而是在正阳宫中,有这番改变赴宴的年轻人们倒也能够理解,他们虽然被选中作为十人之一,但是毕竟还只是年轻人,寸功未立,自然不可和那些有着大功勋的朝臣比拟。

    “今日虽然入不得南苑,但想来有朝一日陈指挥使定然可以在南苑和陛下把酒言欢。”

    李公公微笑开口,语调不急不缓。

    陈朝说道:“不敢如此想,只要能为朝廷出力便可。”

    李公公赞赏道:“之前神都闹得很大的那桩事,咱家也听说了,陈指挥使的守土之心,颇让人感动,尤其是最后在刑部大堂的那番话,更是让人听来便觉得热血上涌,时时回味。”

    提及那桩事情,陈朝有些尴尬,那本是他用来气中年道姑的说辞,如今却流传出去了,倒是让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公公缪赞,作为一方镇守使,那本是该做的事情。”陈朝笑了笑,倒是很快便反应过来,调整了心态。

    李公公点头道:“若是我大梁朝上下都和陈指挥使一般,那方外修士又如何敢轻视我们?”

    这一次陈朝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只是笑了笑,说了些别的。

    李公公不急不缓的朝着正阳宫而去,一路上和陈朝说了不少闲话,他说话极有分寸,而且有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陈朝很难对他生出什么厌恶的情绪。

    他心里想着,要不是这位李公公年纪尚浅,只怕是在皇城里,早就会身居高位。

    不多时,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正阳宫之前,正阳宫虽然比不上南苑正式,但毕竟是皇城里的重要宫殿之一,自然极大,此刻为了御宴,早就派遣宫人布置,如今这座宫殿金碧辉煌,里面摆放着密密麻麻每颗大小相同的夜明珠,照耀的这座宫殿如同白昼一般。

    陈朝正想感慨一番,踏入其中,可李公公便在此刻说起话来,“陈指挥使,跟着咱家走。”

    他站在宫门口看了陈朝一眼,竟然是过宫门而不入,而是朝着更前面走去。

    陈朝愣了愣,确信李公公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之后,这才硬着头皮跟着他继续往前而去。

    过了片刻,陈朝还是按耐不住问道:“李公公,御宴不是在正阳宫?”

    李公公头也不回说道:“是在正阳宫,不过在御宴开始之前,有人想要见见陈指挥使。”

    陈朝哦了一声,硬着头皮问道:“是陛下?”

    李公公摇头,轻声道:“不是。”

    听到这句话,陈朝稍微放松了些,但还是对即将要见的那位贵人保持着极大的好奇。

    如今身在皇城,按理说只要皇帝陛下不想杀他,那么便无人敢杀他,但他还是觉得有些担忧,下意识想要去握住刀柄,可就在此刻,李公公的声音又恰好响了起来,“陈指挥使,忍一忍,有些举动,会被认为不礼貌的。”

    陈朝骤然一惊,他跟李公公这一路,都没有看出对方的深浅,如今对方这么一句话一说出来,陈朝便明白,对方定然是一位境界极为高深的修士,高深到自己都看不出半点底细。

    皇宫里果然卧虎藏龙。

    没有去握住刀柄,但掌心已经冒出汗水,陈朝脸色不太好看。

    李公公笑道:“陈指挥使放轻松些,这里是皇城,只要陛下不要你去死,那你就不会死。”

    陈朝低声道:“多谢公公提醒。”

    说完这句话,他深吸一口气,轻松不少。

    李公公不再说话,只是很快便领着陈朝走进一座宫阙,而后陈朝便看到一个宫装妇人站在不远处,正在看着他。

    陈朝脸色微变,在看清楚那妇人装束是后宫的妃嫔的装束之后,便有些紧张起来。

    当朝的皇帝陛下是出了名的专情,登基十三年,没有立任何妃嫔,后宫之中,只有皇后一人。

    如今这位妇人身着如此装束,陈朝就是再傻,也知晓眼前这位妇人,便是大梁朝的皇后娘娘。

    虽说进宫之前和进宫之后,陈朝都在担心会不会见到那位皇帝陛下,这不意味着他在皇城里就只怕见到那位皇帝陛下。

    其实他也不想见这位皇后娘娘。

    可再是不愿,他此刻也见到了。

    沉默片刻,陈朝便要大礼参拜眼前的这位皇后娘娘。

    皇后之尊,位同皇帝,他是大梁朝的臣子,见之须拜。

    这是规矩。

    皇后娘娘摇了摇头,柔声道:“免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