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星河灿灿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借住后,小黏人精被傅二爷宠翻了最新章节!

    沈清一一的记录下来,“对了,既然短信不是这个人发的,那究竟是谁发的呢?”

    而且明明知道HIV现在是有阻断药的,却还在第一时间用短信的方式通知了林小姐,给了林小姐足够的处理时间,也让林小姐成功的在第一时间吃了阻断药。

    这人到底是敌是友?

    如果是友,不可能会得知这个计划。

    如果是敌,一通短信将她们这个计划全然击破,又为的是什么?

    傅景川按了按额头。

    不过。

    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

    傅景川迅速的抓住,并且和沈青说道,“找人给我查一下孙慕南。”

    沈清点点头。

    傅景川嫌弃的说道,“去处理一下里面几个人。”

    那位教职工一出去,第一时间就是去了最近的医院,他的行踪却都在傅景川的掌握之中。

    傅景川给他打造了一个魔幻的世界。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医院里见到的所有人,其实都是傅景川的人。

    所以他的检验报告上是阳性。

    所以医生告诉他吃阻断药根本没有用。

    这人精神几乎崩溃,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路边上,被来来往往的司机骂了好几次。

    傅景川要的就是让他自己崩溃。

    崩溃到疾病最后再去医院检查出体内并非阳性的时候,他自己根本都不相信了。

    ——

    很快。

    沈清给傅景川带来了一个消息,当初,被教职工刺到之后,林鹿呦收到的消息,是孙慕南发的。

    傅景川眯了眯眼睛。

    果然没有猜错。

    大概要说孙慕南还是有些良心的,没有像盛决那样的丧心病狂,给了林鹿呦吃阻断药的机会和时间。

    沈清又说道,“根据调查显示,最近一段时间,孙慕南没有回家,盛决带着傅南山和孙悦出来吃饭,都没有见到孙慕南的影子,孙慕南应该是不想和他们一起吃饭。”

    傅景川无所谓地笑了笑,“这么说起来,这还是一个有良心的,也不知道良心是继承了孙悦还是继承了他那行踪不明的生父,对了,我让你调查的孙慕南的生父,调查的怎么样了?”

    沈清说道,“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当初判了离婚后,他是想找孙悦要孙慕南的,两个人拉扯了很久,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没有任何音信了,也没有回老家,我怀疑,可能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傅景川敲了敲额头,“就算死了,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行踪。”

    沈清说了声是。

    傅景川又想到了林歆,继而想到了宋英,“先查一查宋英被埋在了哪里,或许,埋在一起也说不定。”

    沈清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傅景川话里的意思,“好。”

    处理好了一切。

    傅景川这才开车回家。

    路上。

    给时淮南打去电话。

    因为时差的原因,那边已经到了傍晚,“我在吃饭,怎么了?”

    傅景川问道,“Y国的几个幽灵账户,你查的怎么样了?”

    时淮南说,“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这几个账户就像纸糊的似的,只要外人轻轻触碰它,立刻就会化为乌有,傅景川,我们的怀疑范围,必须要不停的向上扩大,因为这可能会是一个埋藏了好几十年的计划,幕后之人年纪一定在五十岁以上,甚至是六十岁,七十岁……”

    傅景川笑了笑,“我之前跟你说,你还不相信。”

    时淮南叹了口气,“主要是不敢相信,有人会因为想做一件事情,而在背地里蛰伏几十年,还能不被任何人发现,就像蚂蚁在地底下建立地宫,悄无声息的让人头皮发麻。”

    傅景川说,“你现在其他的方面不要拓展,就从盛决开始查,把盛决这么多年在国外的一举一动查个底朝天,一定会找到些许的蛛丝马迹,蛛丝马迹多了,真相就会自动的展现在你的面前。”

    时淮南嗯了一声,“好,接下来我就从这个方向开始查,对于盛决的mk公司,你想好处理方法了没有?”

    傅景川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方向盘,“我会让他自取灭亡。”

    盛决MK公司的经济来源都来自于外国,包括一些崭新的突飞猛进的股票,换句话说,盛决现在基本上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招不慎,粉身碎骨。

    傅景川现在就是要让盛决的这场舞蹈,越来越盛大,盛大到,盛决一个人根本无法左右停止,到时候傅景川直接抄底,让盛决想要临时宣布破产都来不及。

    股票场上,无非就是起底,套现,M国的股票公司,基本上每一天都在上演着有人因为股票一夜暴富,有人因为股票一夜破产,这种生意场上的不确定性,对于经济竞争而言,其实是最有力最正经的借口。

    盛决之前在国外也不过是做到了国外公司的高管,对于公司的决策,盛决绝对不行。

    主要是没有那个能力和魄力,现在的盛决,完全就是暴发户的做派,加上一些想要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站队了盛决,盛决现在更觉得自己了不得。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殊不知自己早是别人的掌中之物。

    傅景川眼底深处蔓延出一抹嘲讽的笑。

    盛决唯一的作用——

    就是给了何先生最后一击,二十年的监禁,对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来说基本上就是死刑了。

    而现在的盛决,对于傅景川的就是一坨垃圾,当这坨垃圾的臭味蔓延过来,傅景川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丢进垃圾桶。

    ——

    三周之后。

    傅景川带着小姑娘去了医院,再次做了HIV筛查,医生开单子的时候,小姑娘非要让医生给傅景川也开一张。

    医生无奈地看向傅景川。

    后者点点头。

    做完了检查,小姑娘说要等在医院里,硬生生的被傅景川从医院里给扛出去,附近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除了动物园,植物园就是博物馆,傅景川询问小姑娘的意见。

    虽然林鹿呦哪里都不想去,但还是没有扫兴地说,“要不去动物园吧。”

    最起码动物园的动物还会动,植物园和博物馆,完全都是静物,对于现在心里烦烦躁躁的小姑娘来说有些无聊。

    两人便去了动物园。

    而傅景川和林鹿呦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动物园遇上了一个熟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