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3 弟娃儿,我可能感冒了!【万字】

指数涵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我不是那种富二代最新章节!

    早上的时候,太阳刚出来不久。

    运动场里,其实永远都缺乏早起锻炼的人,不过有些人是在运动场,有些人则是在*卧*室。

    运动不分场地,锻炼要求苛刻。

    虽然都是出汗,其实效果差了很多,锻炼是开心一个人。

    早*骑*其实也不等于早起。

    运动场里,还是那么热闹,毕竟富力这边,就只有一个能锻炼的地方,很多年轻人,老年人都集中在这里。

    仔细看就会发现,老年人的数量还比年轻人多。

    大部分年轻人,哪怕能多睡十五分钟,都不想起来,压力重重之下,格外珍惜假期和下班时间。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珍惜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睡*了它,宅在家。

    白天要上班,那是老板的时间,能混则混,晚上能休息,那是自己的时间,格外珍惜。

    年纪大了的老年人,他们睡眠少,也很浅,虽然他们也很珍惜时间,但是他们的方式,更倾向于使用它。

    用时间当燃料,去锤炼健康。

    老人家羡慕年轻人没病没痛,健健康康,年轻人羡慕老人家时间充裕,退休金多。

    早起就知道,很多人其实自制力并不好,早*恋他们可能很在行,早练他们完全不得行。

    运动场的边缘是高大的铁丝网,铁丝网外面,是围绕运动场修建的绿化带,都是修剪整齐的绿植。

    消耗不了多少二氧化碳,也提供不了多少氧气,但是它好看。

    大量人力维护的绿化环境,确实让人赏心悦目,特别是对第一次来的人来说。

    绿化带其中一个角落里。

    两个人影掩藏在绿植背后,戴着帽子,口罩,墨镜,一副老六打扮。

    站在修剪的圆圆绿植旁边,一大半的身子都躲在绿植后面。

    偶尔有人靠的近,她们还会躲一下,和在做什么亏心事似的。

    最离谱的是,她们手上各自拿着一个望远镜,放在眼前,看着运动场里。

    两人的望远镜,牢牢地锁定在一对跑步的情侣身上。

    这身打扮,这种行为,让不怀好意的气氛瞬间蔓延开,被人看到的话,很难怀疑她们不是在做坏事。

    打扮的和那些在逃嫌疑犯似的,鬼鬼祟祟,也就是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不过她们还是很警惕。

    望远镜不是忽悠孩子那种便宜货,被带着一丝丝专业的手法调试了几次以后,虽然隔得远,但是画面越发清晰。

    通过望远镜,连远处的人脸上笑容都清晰可见。

    一身碎花裙子的女人,看了看旁边正专心致志观察的朋友,不习惯的开口提醒了她一下。

    “芬姐!我们这个打扮和行为,你不觉得,和被抓就差一个报*警*电话吗?”

    毕竟是鬼鬼祟祟的,她还很警惕路人,这个打扮,深怕被人看到了,然后好心人给她点点举报。。

    要是被人发现,送到衙门,简直是晚节不保,回去都不知道怎么和老公孩子解释。

    如果不是朋友关系特别好,她一把年纪了,才不来做这种傻事呢!年轻的的时候,都没有干过这种傻事。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没有那条法律规定,我们不能这样打扮吧?也没有规定,我们打扮成这样,就不能拿望远镜看风景啊!”

    她在说话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完全没有担心。一边说话,一边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完全没有取下来的意思。

    碎花裙女人叹叹气,看她都不怕,只好拿着手里的望远镜,也看了一下:“芬姐,看不清楚,你帮我调一下。”

    接过望远镜,她熟练的调试好:“还好买的时候特意找人家学了一下,不然都不会调。”

    把望远镜递过去,她又把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拿起来,详细的观察着情况。

    “芬姐,你都看大半个小时了。”

    “我实在是不明白,你直接光明正大见个面不就行了,干嘛这么躲躲藏藏的!”

    “你要是问的话,他也不可能不告诉你吧?”

    她说话的时候,还打了个哈欠,如果揭开墨镜,就能看到她还有点黑眼圈,这是睡眠不足。

    一大早上的,就喊着她一起出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

    结果是看人家小情侣撒狗粮,腻歪的很,她本来就糖高,现在更高了。

    狗粮吃太多了,她已经饱了,连连早饭都省下来了,不过她又拿着望远镜看到时候,还是一脸的姨母笑。

    年轻真好啊!

    看着年轻人腻歪,她仿佛看到了这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好像也是这样。

    不过那时候要含蓄很多,还没有这样的勇气,敢大庭广众之下腻歪,热情都很内敛。

    “他们才刚开始谈,还不稳定,我就是来看看,主要是看一下那姑娘是不是真心谈。”

    “问多了孩子也烦,孩子大了,不是三午睡,吃了几块肉,什么味道都和妈妈分享。”

    “而且现在也不是时候。”她转头问道:“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碎花裙女人点点头:“你儿子还没*破*壁。”

    拿着望远镜的芬姐:“……”

    “我不是说这个!”

    “明明这个最总要好吧!”碎花裙女人回答:“现在孩子…不必我们那时候!现在好鞋子很少的。”

    “我是说看他们感情好不好!”芬姐无奈。

    她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两个人影,观察的很细致。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姑娘明显很喜欢你儿子。”

    “你看,她每次看你儿子的时候,是不是笑得很甜。”

    “也不知道你们家臭小子说了什么老是惹她打,不过可以看出来,没有用劲。”

    “这不就是打情骂俏嘛!你看半天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芬姐点点头:“所以才喊你来,你还得你们干婚介所的专业。”

    “我是老板!我又不是媒婆。”碎花裙女人无奈的回答。

    这不是生病找兽医嘛?

    倒是旁边的芬姐,满意的笑了笑,不过笑容被口罩遮的严严实实。

    望远镜里的视线,也从上往下拉:

    这挺好的,这也挺好的,这还是挺好的。沉鱼落雁,有容*乃*大,珠*圆*玉*润。

    看这个身材,应该能抱孙子。

    “笑的那么甜,心都都挂你们家小子身上了,关键是这姑娘,长的是真的美!”

    “看下来,估计性格也不差,芬姐,让你家臭小子珍惜点,这种女孩子可能以后就遇不到了。”

    她们都是过来人,看人的眼光不差,很多东西看一眼就多少了解个大概。

    连个站这里看半天了,也能看出来不少东西。

    芬姐认真的看了看:“所以啊,我现在就放心了。”

    “回去在好好教教他,这种好姑娘,确实是值得珍惜。”

    碎花裙女子忍不住笑了笑,她回答道:“很登对,不过你儿子,也是被她拴住了,你看,还给她擦汗呢。”

    连个一边说话,一遍看着远处。

    “儿大不由娘,很多婆婆不喜欢儿媳妇,不就是觉得抢了自己孩子嘛!不过我这里不存在,他自己喜欢就行。”芬姐说道。

    望远镜里,看着甜蜜腻歪的两个人年轻人,芬姐笑出声来。

    有种:我儿子原来是这么谈恋爱的感受。

    好不容易养这么大,终究是被人家牵走了。

    “那倒是,当婆婆也得与时俱进……都拉上手了,你们家孩子可没有你说的那么木!”旁边的声音说道。

    腻歪的很啊!

    看电影似的,别说还挺有意思的,以后自己家孩子谈恋爱了,也去悄悄看一下。

    “开始都这样。”芬姐回答。

    通过望远镜,看着两人手拉手的一起散步,特别的登对。

    芬姐感慨万分。

    自己家孩子总算是开窍了,知道拱白菜了,就是这个进度,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抱孙子。

    愁死娘啊!

    现在这个情况,又不好催他,毕竟才刚开始谈,以后在一起久了,倒是可以催,现在肯定不行。

    “总算是放心了!”芬姐感慨。

    “真羡慕你,孩子都有对象了,不像我,孩子连对象*毛*都没找着。”她回答道。

    “会有的!”

    “愁死人!”

    两人说了两句话,芬姐又看了最后一眼,然后他们从运动场角落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在路人怪异的目光下,她们才把墨镜和口罩摘掉。

    是吴太和她的碎花裙朋友。

    吴太太拿着望远镜,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把东西放回玛莎后备箱里。

    车还是她特意停远的,就怕被吴烨发现了。

    她好不容易托朋友,才打听到了吴烨每天早上都在运动场锻炼,而且还带着凌晨。

    她实在是不放心,就悄悄的过来看了看,不管怎么样,现在总算是放心了,也没有打扰吴烨他们。

    主要是现在,很多人不光是人不不纯洁,心思也并不纯洁,她不想吴烨当老实人。

    现在放心多了。

    “不再去看看?”旁边的朋友问她。

    吴太太摇摇头,没有必要打扰他们:“我就是来看看那个姑娘,不然我不放心。”

    她原本也没有准备让吴烨知道这个事情,就轻轻地来,悄悄的走,不惊扰他们。

    “走!美容会所,我买单!”吴太太一边说话,一边启动车子。

    “其实不用那么客气的…好吧,全*身*护理。”

    吴太太点点头,答应下来,开着玛莎离开。

    吴烨什么都不知道。

    这会儿,还坐在早餐店里,准备和凌晨一起吃早餐。

    每天一起吃完早餐,就要分道扬镳各自上班了,所以最后这段时间,大家都很珍惜。

    分开明明只有白天,但是就这么点时间,还是舍不得,还觉得空落落的。

    “老板,一份白粥,一杯豆浆,再来两笼饺子,一笼包子。”吴烨和胖老板说道。

    可能是大鱼大肉吃多了,凌晨要了个白粥,吴烨则是喝着豆浆。

    同样是粥,几十块钱的粥自己喝,还不如和吴烨一起喝两块钱的粥。

    他在的话,就是感觉很开心,吃的也愉快。

    “我发现,好像一直没有看到过你喝牛奶!”凌晨想到一个问题。

    从在一起到现在,没见过吴烨喝牛奶,家里也没有准备牛奶。

    吴烨吸了一口豆浆,然后回答她:“你见过有长大了的动物,有会回去喝奶的吗?”

    很多挂念,可能大部分人都觉得对,但是实际上不一定是对的,有可能还是错的。

    凌晨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有这种解释吗?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解释,看了看旁边卖牛奶的阿姨,不少人在排队买。

    “不过牛奶真好卖!那么多人喝!”凌晨撑着下巴说道。

    吴烨转头看了看,买的人确实不少,喜欢*奶*的人,很多!

    “记得有人刚生完宝宝,库存过多,宝宝一个人喝不完,然后卖出去的都有,而且还是客户自愿上门,先喝后买。”

    凌晨:???

    还有这种操作?怀孕多傻,也不会以为自己是*奶牛吧?

    听到这个话以后,凌晨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这种情况,她老公知道吗?”

    吴烨:“……”

    她老公…不是应该是有容器吗?为什么你会联系到她老公知不知道?

    人家只是打折清库存,不是开盲盒清理仓库。只是给老公放假,不是把老公辞退招新人。

    “好像是她老公就在旁边,而且还是她老公收的钱!”

    凌晨:???

    哇哦。

    这也…精灵?

    “咦,这都能忍?”凌晨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

    感觉三观和玻璃摔到地上一样,稀碎。

    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很想正常吗?为什么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情发生。

    “你想什么呢?是早就装好的啊,那种一次性密封塑料袋!”吴烨看她脸都红了,就知道她思维跑偏了。

    一天天的在寻思什么呢?

    凌晨噗嗤一下笑出来,脸红但不影响她忍不住笑。

    她刚才没想到这个可能性,而是想到了另一个画面。

    感觉被吴烨带坏了。

    “我是说居然有这种人!”凌晨亡羊补牢:“你听话能不能听全?”

    很牵强,但是能掩饰过去就行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恼羞成怒,就找个随便到不能在随便的理由掩饰完全不考虑合理性。

    吴烨忍不住笑,这个时候还洗地呢!洗不干净了。

    “你为什么总能看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凌晨问他。

    吴烨知道很多,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对她都没有听说。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记得我有个群,就每天发这些乱七八糟的瓜!”

    好一段时间没有看群了,都是看衢雪她们分享的车和瓜,最近储备严重不足。

    “拉我!。”凌晨回答。

    吴烨:“……”

    听到这个,凌晨态度真是积极的不行,立刻就把手机都拿出来了。

    “有很多车的!”吴烨回答。

    凌晨眼睛一亮:“放心吧,我只看瓜!”

    吴烨:“……”

    可信度并不高,吴烨想了想:“我筛选以后发给你。”

    凌晨看了看他:“相信我!”

    吴烨摇摇头。

    “自己家没有吗?”

    凌晨:“……”

    啊啊啊啊…又想到了那天的*象拔蚌。

    不和他说话了,凌晨自顾自的喝粥,只是脸红怎么也止不住。

    自己家有啊…康康啊!

    玛德,这话妾身根本说不出口。

    看漫画她不怕,那是虚假的,但是真货,她就不敢了,让人害羞。

    “给你降降温,怕你等会儿开始冒烟了。”吴烨把她的脸捧在手里:“嘶,烫伤了!”

    凌晨无语,吴烨的手,确实是没有她脸的温度高,感觉冰冰凉凉的。

    不过…这么多人!这特么是降温?

    一群人在吃狗粮,凌晨脸红更厉害了,吴烨没有注意这个,拿着打湿*的纸巾,给她擦了擦脸。

    就算知道了,谁在乎呢!

    吼!这是我对象哦!最多就是这个反应。

    “妖孽,放开你的猪蹄子。”凌晨说道。她只是说,没有手都没有伸。

    “no!”

    “赶紧吃饭!”凌晨催他。

    吴烨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我都已经吃饱了!”

    “你都没吃!”

    “秀色可餐!”吴烨挑眉。

    凌晨:“……”

    他撩我,他又撩我啊!

    夹了个包子,放在吴烨嘴里,把他堵住。

    “还是大的包子好吃。”吴烨说道。

    凌晨给她一个白眼:“说这话,能不能不要看着我?”

    有吗?

    可能是下意识反应。

    “我绝对没有你想的那种想法,我只玩单纯的评价食物,你想的,应该是玩物!”

    凌晨:“……”

    玩物丧志。

    “闭嘴,现在,立刻,马上!吃东西!”

    “好的!”吴烨答应。

    凌晨吐了一口气,不凶他一下,他都不知道马王爷有脊柱炎…呸…几个眼。

    只要吴烨老老实实,她就不会脸红心跳,只要吴烨不小嘴叭叭,她就不会胡思乱想。

    凌晨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有个喜欢上高速的男朋友怎么办?

    最佳答案:你把自己变成高速!

    呀屎啦你!妈个巴子!

    “姐姐,说真的,我老丈人或者丈母娘,其中一个是红种人吗?为什么你总是脸红?”

    凌晨:“……”

    懒得回答他,凌晨吃着饺子,不和他说话。

    吃完早餐以后。

    就回楼上去了,要回家换衣服。

    “我就觉得把门堵住一道,然后墙上开个门最好,回家还得准备两把钥匙!太麻烦了。”

    凌晨捶他几下。

    各回各家,凌晨今天有会要开,吴烨今天也有自己的事情。

    在停车场里,各自开着车出发,吴烨往左,凌晨往右。

    感觉空落落的,每次分开都这样,恨不得马上天黑。

    可惜的是,现在才早上。

    “以后在一起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脸红!我可太迷这个脸红了。”坐在车上,吴烨喃喃自语。

    铃铃铃…看着电话,吴烨戴上蓝牙耳机。

    “老板,厨房设备今天拉过来了,您要不要来看看?”马东西问他。

    距离新店开业,还有一半的进度,吴烨已经解决了厨师的问题,剩下的问题,就交给马东西和王春花解决了。

    王春花负责招人,马定西负责全部管理和统筹。

    “不用,我还有其他事情,你注意检查一下质量,然后让新招的几个厨师一起看看!他们用的多。”

    “安装好了以后,记得多检查几遍,确定没有问题才签字。”

    “厨房弄好了以后,你联系一下供应商,材料先拉回来,我们先把菜单做出来。”

    “宣传和广告得跟上,记得监督一下水鱼他们,早点出初步方案。”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马哥,忙完了我给你放假,陪陪家人。”

    吴烨说完,马东西那边没有说话,吴烨知道他在记东西,他有这个习惯。

    “好的老板,那您先忙!我这几天先把厨房的事情弄好,这是重中之重。”

    吴烨挂了电话。

    钱花了不少,但是人家值得这份工资,吴烨觉得没有看错人,马东西,一直勤勤恳恳的。

    早上第一个到,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吴烨都能猜到,他老婆肯定抱怨自己。

    还是得在找一个这种有能力的人,帮他分担一下,回头得和王春花说一下这个事情。

    吴烨现在钱积累的越来越多,又想开第三个店了,要不是大唐餐饮这边还需要稳一手,他去物色第三个商铺去了。

    初创的大唐餐饮,不算固定资产,两个人店怕是两千万的估值都够呛。

    加上固定资产,大概是一个多亿,一个公司,就靠不地产撑价值,这就是吴烨搞出来的。

    蔚锦不理解的也是这个地方,感觉这种行为很傻。只有吴烨自己才知道,这是他的安全感来源。

    虚幻无法理解,那就把它砸实!

    “先去把人情了解了!”吴烨今天准备去找一下蔚锦,上次说的茶饼已经到了,吴烨准备去拿回来。

    钱给了,吴烨就算是和蔚锦扯平了,大家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他孝敬爹,蔚锦也和他也清清楚楚,一举两得。

    蔚锦和他约的地方,在一家高尔夫球场旁边的马场。

    不是在她的茶楼,吴烨还以为是品茶局,结果是骑马局。

    她总是这样出乎意料,蔚锦说请他起码跑几圈,吴烨没有拒绝的理由,其实他对骑马挺感兴趣的。

    老汉可以骑马,他为什么不行?

    到了位置停好车,吴烨找到她的时候,蔚锦还在起码跑圈。

    一身黑白色骑马装备穿在身上,还戴着帽子,手上拿着一支小皮鞭。

    英姿飒爽!

    吴烨还是第一次来,这是一家会员制的马场,以前没来过。

    他也不是什么都玩过,洛白倒是因为和各种女朋友约会,去过很多地方。

    从他站的台阶看过去,这个场地的另一边,还能看到有人打高尔夫球,也就是一墙之隔。

    占地面积不小,很多大小不一圆圈似的场地,不少人在骑马。

    吴烨站在围栏旁边,蔚锦是骑着马过来的,颠的有些厉害。

    吴烨觉得,要是给她拍个短视频,视线一定是集中的…二点!

    听说骑马*磨*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吴烨骑过那种牵着走的,还是在旅游景区。

    这种自己骑的,还是第一次接触,也不知道好不好骑。

    “吴总,来跑几圈!”蔚锦骑着马,朝他笑了笑。

    一般人,可能真扛不住她那种少f魅力,不过吴烨还好,凌晨直接拉高了她对女生的抵抗力。

    比起凌晨,很多自以为长的漂亮的女生,其实真的没有那么漂亮。

    吴烨扶着栏杆摇摇头:“蔚姐,你高估我了,我骑过很多东西,但是就是没有骑过马。”

    骆驼,大象,水牛,骑马不是这种骑法。

    吴烨很坦诚,他确实是不会,蔚锦从马背上翻下来,把缰绳交给工作人员。

    “整个装备,这边的马都是小*母*马,很温顺的!很好*骑!”蔚锦一边走一边说道。

    吴烨不会,不是什么大问题,不喜欢骑马才是大问题。

    看得出来,吴烨还是想尝试一下骑马的,那她得满*足啊!

    “那就听蔚姐安排。”吴烨点点头。

    来都来了,总是要骑一下马的,不然也太亏了。毕竟花了一百多个达不溜,骑*一下*很正常吧?

    回到前台,蔚锦花钱给吴烨买了一套衣服,还给他办了个会员卡。

    吴烨才知道,这里的衣服还挺贵的,花了蔚锦不少钱。

    “初学者的话,就得多少要花点时间练习,不过这边教练都挺专业的!”

    蔚锦显然经常来,对这边的情况很熟悉,给吴烨介绍了很多情况。

    比如那些马比较温顺,那些马性格爆裂,那种马最合适新手骑,那些马合适练习马术。

    吴烨也没有不懂装懂,认真的听着,才知道骑马需要不少技巧。拉缰绳也是,拍马鞭也是,都需要技巧。

    蔚锦帮他找了个马术教练,是个短头发的姑娘,她教的很细心,也很认真。

    克服了心理障碍以后,骑马其实不难,第一次尝试的吴烨很顺利。

    吴烨骑的很开心,虽然跑的不快,没有那种策马狂奔的跑,但是也是第一次信马由缰。

    马术教练还说他天赋好,学的很快。

    骑马这个事情,骑的快才要起伏,慢的话,安安稳稳的坐着就行了,任它慢慢跑。

    跑了好几圈,吴烨觉得马累了,就没有再骑了。

    蔚锦在围栏边等他,吴烨下来的时候,还一脸开心。

    “挺有意思吧?这里不光可以骑马,还能骑*射,吴总要不要试试看?”蔚锦给他推荐。

    项目还挺多的。

    吴烨属于是那种连弓箭都很少玩的人,更不要说骑马射箭,大概率是玩不明白的,不过不可以试试看。

    骑*射,应该很不错。

    “蔚姐都推荐了,我试试看吧,出洋相了蔚姐可别笑话我!”吴烨回答。

    蔚锦摇摇头。

    技术性*的东西,都要练习的,多练就好了。

    “其实旁边还有个高尔夫球场,估计你不太喜欢玩*球,就约你来骑马了!”蔚锦说道。

    她来之前,还考虑过,觉得吴烨应该不会喜欢打球,就约了马场。

    打球,在她看来,其实没什么意思。

    吴烨笑了笑:“我其实还挺喜欢打球的!不过打高尔夫不太会。”

    没学过,但是吴烨知道高尔夫那种小球,不好打。

    “吴总喜欢的话,那我改天带你去打球!”蔚锦发出下一次邀约。

    她比吴烨都会见*缝*插*针,这是经验,吴烨就没有。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吴烨答应一句,两人又去挑好弓箭,拿好箭矢。

    重新选好马,吴烨骑着马跟着蔚锦,到了靶场。

    “吴总试试看,射箭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特别是这种短道。”蔚锦说道。

    大概不是短道的问题,而是吴烨的问题,吴烨试了一下,射*不准。

    “瞄准一点,平心静气!”蔚锦也是个半桶水,多少能指导一下吴烨。

    效果不怎么样。

    吴烨还是*射*不准,蔚锦都忍不住笑了笑,脱靶太严重了。

    在马场待了一上午,两人才离开,吴烨请她吃了个饭。

    “今天过来的时候,顺路看了一下,吴总的新店装的如火如荼啊!”吃饭的时候,蔚锦聊到新店的话题上。

    吴烨笑了笑,并没有多说这个话题。

    “吴总还有收购的计划吗?”蔚锦又问道。

    吴烨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有合适的,蔚姐可以推荐一下。”

    他还是要开新店的,在魔都起码要开十家,然后会在其他的一线城市开,再往二线去。

    这是吴烨的计划,要囤房子,囤房子的同时,一把事业做起来。

    “行,有合适的,我和吴总说。”蔚锦没有肯定的回答。

    吴烨和她吃饭,聊的东西并不多,蔚锦也不是那种特能说的话唠,大家隔几秒钟才说一句话。

    吴烨觉得气氛挺尴尬的,洛白那一手气氛活跃技术,他并没有学到。

    吃完饭以后,吴烨和她一起下楼,蔚锦把包装好的茶叶,从车里拿给他。

    “吴总检查一下!”

    “不用,我相信蔚姐。”接过茶叶,吴烨说道:“钱我直接打你账户里。”

    这个事情办完,就算是扯平了,吴烨松了一口气。

    蔚锦摆摆手,那都是小事情:“最近有流行感冒,吴总注意点。”

    “感谢蔚姐关心!”吴烨笑着回答。

    蔚锦提醒他茶叶要注意保存,然后才说道:“改天约吴总打球!”

    吴烨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蔚锦也没有多说其他的,干脆利落的开车离开。

    吴烨坐会车里,拿出手机开始给她转账,看着转账成功的消息,吴烨把手机丢到一边。

    “总算是把这个事情办好了!”吴烨吐了一口气。

    看了看副驾驶的茶叶,吴烨笑了笑:“难怪卖茶的妹子那么多,爷爷确实不容易,赚钱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花。”

    买卖水的赚钱,是消耗品,卖茶的其实也赚钱,卖的就是个价值。

    其实原产地的茶很便宜,很多人都盯着几颗大红袍,其实贵的茶叶很多。

    “吴烨?”

    听到有人喊自己,吴烨回过头看了看,发现是好久不见的朋友。

    “好久不见啊,李兰!你怎么在这里?”吴烨一边说一边从车上下来。

    李兰一脸笑容,看了看吴烨的车子,他又换车了。

    “你还是春风得意的,走,请你喝杯咖啡啊!”李兰邀请道。

    吴烨这会儿没什么事情了,就答应了,在不远处的咖啡馆找了个位置。

    “最近怎么样?”吴烨问她。

    李兰叹气,她一脸自己很衰的表情,看的吴烨忍俊不禁。

    “上次不是分手了嘛,我和你说过,他喜欢上了一个男的。”李兰说起这个事情。

    吴烨点点头,这个他还记得当时他还很诧异。

    李兰继续说道:

    “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朋友给我介绍男朋友嘛,我就找了个很阳刚,有腹肌,还有胡子的男朋友…”

    “猛男?”

    “对,怕了。”李兰喝了一口咖啡:“不过他爱去夜场!后来…一不注意吃了零号胶囊。”

    吴烨:???

    什么意思?

    李兰叹气,吴烨搜了一下,然后表情怪异至极。

    大概就是一个男生,如果看上另一个*男生,但是辗转反侧得没办法的时候,就可以用这个神奇的胶囊。

    刺激肠道的药,效果就是*痒痒。

    不是针对其他的,而是花!不是花中偏爱*菊。

    “那…”

    李兰感慨万分:“他变了!”

    吴烨:“……”

    “情路坎坷!”吴烨总结道,李兰是个很努力的女孩子,但是就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难怪提到男朋友,就这么郁闷,这种事情,确实是让人难以接受,而且格外郁闷。

    吴烨表示同情。

    “不说我了,你呢?最近怎么样?”李兰问他。

    “还是那样,混日子,今天是刚好有个朋友在这边,过来看看。”吴烨回答。

    他没有那种在朋友面前炫耀的爱好,那样只会让给大家更疏远。

    吴烨当时能签单,还是李兰帮忙的,吴烨一直当她是朋友。

    “你这牛*批,吹得清新脱俗的。”李兰笑了笑:“都换跑车了。”

    “那是我车被撞了,找朋友借的车开,你想多了。”吴烨回答。

    李兰一愣:“不是大事故嘛,你都活蹦乱跳的,不严重的事情,就不要是说的那么吓人嘛。”

    吴烨笑了笑,能听出来她语气里的关心。

    “男朋友要不要?要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很努力,但是,现在没什么钱,三观很正,而且绝对不会变成0。”

    吴烨是突发奇想,问了一下她的想法。

    李兰看了看他:“认真的?”

    吴烨点点头:“你们是同一种人,都是为了把生活过得更好,我觉得可以试试看啊!”

    “推来!”

    吴烨笑嘻嘻的点点头。

    把一个微信名片退给她,然后又把李兰的微信名片推过去。

    剩下的事,就看造化了,如果不成功,就是两人没有缘分。

    她两次都因为一个事情感情失败,吴烨觉得老天爷开玩笑有点过分了。

    这种努力的好姑娘,应该顺顺利利的,而不是连续遇到两个零。

    李兰点开头像看了看:“还挺周正的,谢谢你了!”

    她很主动,添加了对方的微信,不过没有同意。

    李兰是那种敢开头的人,但是她也敢勇敢的结尾。

    吴烨和她聊了不少时间,才开着车回去,李兰则是回到家,看着添加自己以后,屁话不说的新好友。

    “老实人?和我一样啊!”李兰主动发了个消息,对方才回了消息,她忍不住笑起来。

    吴烨还在去新店的路上,给凌晨发了消息,问她晚上吃什么,收到消息以后,吴烨才收起手机。

    凌晨办公室里,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的她,把纸团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下午开始就感觉不舒服,凌晨喝了两口热水。

    突然感觉有点发冷,凌晨摇了摇头,转身去拿了一件衣服,又把空调调高了点。

    还是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不过好了一点,她继续处理着文件。

    “我一直身体都挺好的,难不成还感冒了?”凌晨皱眉。

    就洗了一次冷水澡,还是因为吴烨,他做象拔蚌刺身那天,晚上回来,一直没有睡着。

    就去洗了个冷水澡,但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应该不会扛不住一个冷水澡才对。

    “怪事!”凌晨搞不懂哪里出问题了。

    凌晨不知道得是,公司财务部的部门主管,也在打喷嚏,把纸团丢在了垃圾桶里。

    吴烨一直在新店那边,和马东西一起监督厨房设备安装,这个事情也要花不到少时间,一两天弄不好。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吴烨接到了凌晨有气无力的电话。

    “弟娃儿,我可能感冒了,来接我一下!”凌晨说道。

    吴烨:???

    早上还好好的啊!吃饭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呢!怎么就这么突然?

    挂掉电话,吴烨开着车风驰电掣的往凌晨发的地址赶去。

    蔚锦今天还提醒他了,最近要注意流行感冒,他一直没有被流行感冒。流行过,吴烨完全没有担心这个问题。

    没想到的是,凌晨居然感冒了,她一直都挺健康的,每天还锻炼。

    吴烨给颜潸潸打了个微信电话,然后才看着堵车的路况说了句:屮尼玛。

    屋漏偏逢连夜雨。

    ------题外话------

    【欠更:1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