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主角与天帝

镭射瓶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楚戈此前不敢直接写天帝,一直在拖。

    像楚天歌进天庭这种明显本该由天帝亲自过问的事情,也是尽量拖着,让一位星君来交涉安排。

    层面或许可以视为“不能过早见到天帝、需要循序渐进”,含着的梗还是“太白金星招安弼马温”。而实际上的意义就是,楚戈不敢过早直接去写天帝,造成的反抗冲击怕自己吃不消。

    而此刻却可以了。

    一则原天帝烙印受到创伤,必将影响本身力量,和新天帝的撕扯必然会处于下风;二则楚戈自己实力有了大跨越,更具自信。

    唯一的问题在于,直接写新天帝如何如何,新天帝自己是否会有感应,会有什么想法?如果也造反了呢?

    无论如何,这也得试一试,反正以后也躲不过要写的,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你也如此愚昧!”雾霭深处,天帝识海,隐隐传来冷冷的讥嘲:“明知如同牵线木偶,他让你见楚天歌,而不是你自己想见,却连丝毫抵抗挣扎都没有,枉称天帝!”

    天帝双目微阖,淡淡道:“你如何知道我自己不想见楚天歌?”

    “你若想见,那是为了杀之。如今想见,那是为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杀楚天歌?”天帝淡淡道:“天帝者,上苍之昭昭,大地之煌煌。吾欲施恩于楚天歌,让他勾连天人两界,人界的日月星辰当由天界所命,风雨雷霆当由天界管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古往今来,尽在掌中,那才是天帝应有的力量!岂不胜过尔等蝇营狗苟,龟缩于小界之中,自命为天……天何在?地何往?井中自视,可笑至极。”

    “先求自我,方谓开拓。自己都管不了,还管两界星辰,才是自欺欺人,真正可笑。”

    “何谓自我?”天帝忽然失笑:“你独立一界,隔绝诸天,看似天道根本管不了你,算是求得自我了么?然而天道重开新天,为何可以轻易成事?是你的力量不如他?”

    另一声音沉默。

    天帝悠悠道:“天界原先的设定便是三家争竞……你明明勾连佛道,独立此界,最终却依然是三家勾心斗角,指使天界构架就没变过。这才给了天道重新设定的空子,把原天界和现天界极为自洽地重叠在一起,以新替旧,并非重开一界。所以你到底求到了自我呢,还是依然在他的设定之下转悠,从来没有踏出乾坤?”

    “攘外必先安内,一界不宁,谈何人界,又谈何诸天?”那声音怒道:“三家争竞是我的问题么?不如问问那秃驴和贼道为何如此不识大体!”

    “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我连识海之中与你的交缠都没平息,又谈何其他?不如问问你为何如此不识大体,总想影响本座思路?”

    “草!”

    谁才是大局,谁才是大体,永远无解的问题。

    门外传来卫士的声音:“楚天歌前来觐见。”

    识海之争暂歇,天帝微微一笑:“宣。”

    楚天歌踏入云台。

    这是楚天歌第一次见到“天帝”,其实也是楚戈透过他的见闻第一次见到天帝。

    此前的天帝从来没有面目。在人界之时是借用了那个佛陀的身躯,在真武之陵是占据了厉长空的。

    理论上说,天帝无形,他本来就可以是任何样子。

    此时看他,峨冠博带,身着玄衣,黑色的五柳长须垂于胸前,一点都不像想象中帝王的样子,反而像个饱学鸿儒——和谢九霄的样子很是接近。

    也对,人间帝王也要到以龙自诩之后才着龙袍,在此之前是没那玩意的。对于天之帝王而言,龙凤要么是坐骑,要么是宠物,不做食物就不错了……

    “钦天使这些时日,可还习惯?”

    天帝微笑着问,十分和蔼。

    楚天歌心中喟叹,口中回答:“感陛下盛情,资源尽有,功法不缺,天界诸事也了解了许多。在下新入此界,一切从头,最难的适应与探索如此顺利,都是陛下的照拂。”

    其实这算天道的照拂还是天帝的照拂,还不好说……当然天帝自己也有这个意愿,勉强也确实能算他的照拂。

    两人自然不会去揭这么深的问题,天帝依然笑眯眯地关怀道:“修行之中可有什么疑难?”

    “疑难倒是没有……”楚天歌如实道:“只是深感以前井底之蛙,见识还是太窄了。以前虽然也想象过无尽的未来,却没有一个明确的功法或者指引,如今方知修行还有如此远大之景,万劫不灭,看尽古今,诸天之行……此道也。”

    天帝微微一笑:“真正的大道,难道不是掌心为世界,弹指即乾坤?”

    楚天歌瞳孔微微一缩,慢慢道:“那便是一界天道了吧。”

    “修行之路,并无尽头。看似开一界地水火风,当为天道,而天道所处又是何地?天道之上,是否仍有天道?未知也。未知便是你我求知的根源,道之所在便是如此。”

    这话看似在论道或者说指点,实际在暗示一界天道并非终点,或者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不起。楚天歌心知肚明,其实也同意。

    但同意归同意,大家会做怎样的选择依然不同,此道不同,无需多言,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楚天歌行了一礼:“陛下说得是。不知此番找在下前来,有何吩咐?”

    天帝暗叹一声,也没继续,转而道:“按常理而论,人间尚有眷恋者,无法渡劫升天。所以你在人间,已无眷恋么?”

    楚天歌如实道:“尚有恋人,等她飞升。”

    “若她无法飞升怎么办?”

    “……等。”

    “你想下去看她么?”

    “想。”

    天帝微笑道:“钦天使之职,本就是为了沟通两界之用。天上地下只有你们三个飞升者最了解人界之事,也最了解天地之桥,此事当然由你们去做最是合适。本来担心你自己已脱红尘,不愿回首,既然还有眷恋,那便是双赢之事,是么?”

    楚天歌根本无法分辨见面至今说的这些话,哪些是楚戈写的,哪些是天帝自己想说的。

    一个没有自我的天帝,他的行为目标确实是会想要沟通并统治人界,而不是孤零零治理一个天界。然而之前那个自我的天帝,想要的却明明是隔绝两界。

    反正懒得管了,楚戈想必在通过自己的视角观察一切,他有数就行。楚天歌便懒得多想,一直都很如实地回话:“话虽如此……但实际上我确实不知道如何沟通人界,怕是有负陛下所托。”

    天帝呵呵一笑:“我却大致知道。”

    楚天歌道:“请陛下明示。”

    “天地之分,必以四象为四极,人界得以飞升,想必是用了四象残留之物。我们当然也是要以这个方向为目标……天之四极,此地便是东方苍龙之位,而西方白虎多半在佛国范畴,你可敢一探?”

    楚天歌心中有些无语。

    搞了半天,原来是想让我为先锋,去打另外两家。

    这其实才是天帝的真意吧,能否统治下界是另一回事,飞升者上天,之所以三家争夺,首要的缘由就是可以作为打破三家平衡的变数。

    自己来了天庭,天帝自然会想试试这个变数能掀起怎样的狂澜……

    话说按照这个推断,秋宗主和炎宗主那边,应该打出狗脑子来了吧?

    1秒记住大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