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锦猪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一路高升最新章节!

    “我知道要想对策,但我更关心朱立诚他们到底会将余健带去什么地方。”

    “这倒是一个关键,之前听你说过,自从余健被纪委从经侦那边接走以后,便一直没有他的下落。”

    “没错,我猜测朱立诚他们正是利用的那段时间,和省里达成了一致,否则咱们肯定不会这么被动。”

    何启亮很清楚,余健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一旦松口,那么一连串的问题都将被暴露出来,所以在得知举报信的事情,对其的心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之后,他也是及时的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而他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对方的心理压力,可他却忽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余健的家人。

    余健之所以在经侦那么长时间,都能将所有的事情扛在自己身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便是家人。

    与其说忽略,倒不如说何启亮在这件事上有些托大,他以为将余健的家人安排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便不会被人发觉。

    殊不知何启亮所忽视的地方,刚好被朱立诚等人抓住,而且还是通过省里的协调,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将人接到了省城,而且还安排了和余健的见面。

    这样的一个转变,对余健的心理而言,影响非常之大,因为他所想要保护的那些人,曾经不止一次的向自己承诺,会照顾好自己的家人。

    可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朱立诚能够悄无声息的将人接到省城,那么其他人同样也有机会去威胁到自己的家人。

    余健之所以会答应朱立诚,在和家人见完面之后,便将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是因为他不相信对方能做到这一点。

    可如今对方不仅做到了,而且从何启亮的表现来看,似乎并不知情。

    这一点对于余健心理上的冲击还是非常的大。

    此时的何启亮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但他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只不过他是不是还能有机会,那就不得而知。

    和家人见完面,陈国培很快便带着余健离开了省厅,而他的家人,则是被朱立诚安排住进了省.委招待所,没有人敢在那个地方造次,也不会有人想到他会将人安排在那里。

    经过一番周折,陈国培和余健再次回到了他们之前所待的地方。

    “答应你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做到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朱厅.长完全有能力保证你家人在省城的安全。”

    “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悄无声息的将人接到了省城?”直到现在,余健还是不太相信这一切的发生。

    陈国培笑着说道:“我们既然答应你,自然就会想办法去做到,而且通过这件事,相信你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我们对你的重视,以及彻底解决假疫苗案的决心。”

    “你们的决心从一开始就表现得非常明显,但有些事情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之所以会出乎你的意料,是因为你绝不会想到省里对于这件事所提供的支持和帮助,你的家人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出现在你面前,也正是因为省里出面协调,而且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是卢书记亲自督办。”

    “难怪,如果是这样那一切也就变得很好解释。”心里的疑问逐一得到了解答,余健再无任何拖延的借口。

    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算是给了对方一个非常完美的解释,陈国培这才开口说道:“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谈一谈你的问题?”

    “没问题,既然你们做到了答应我的事情,那我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和你们遮遮掩掩,我会将所有我知道的事情,写成书面的材料交给你们,包括我手里掌握的证据。”此时的余健如释重负,压在心里的那一块大石头总算可以落了下来。

    尽管知道假疫苗的事情会给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但经过这么长时间,他也已经想的非常清楚,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去将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身上。

    “我希望你这一次没有再和我们开玩笑,不过在你交代之前,我还是希望你能先说出站在你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是不是何启亮?”

    对方说出这话,余健一点也不意外,其实从最近的几件事情之中,他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一些什么,尤其是当举报信出现之后,他对于何启亮便已经不再抱有太多的希望。

    点了点头,余健并未说话,却用行动回到了对方刚才的问题。

    将余健独自留在了房间内,陈国培走了出去,他需要将这里的情况向朱立诚进行汇报。

    “朱厅.长,余健已经承认,他背后的那个人便是何启亮。”

    “有没有证据,或者是能够坐实这件事的东西?”

    “余健会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写成出面的材料交给我们,并且会将他手里掌握的一些证据交出来。”

    “那就行,不过现在还不到我们放松的时候,余健虽然已经被攻破,但还是要防止意外的发生,那边你要盯紧一点。”

    “这个你放心,在没有拿到余健的交代材料之前,我会亲自在这边盯着。”

    “那就行,黄厅.长那边最近也有了一些进展,咱们双管齐下,这两件事一旦落下帷幕,对于整个安皖的医疗卫生系统,将是一次非常大的冲击。”

    挂断了电话,朱立诚并未直接对何启亮采取什么措施,而是前往了省.委大院。

    “卢书记,假疫苗的事情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原疾控中心主任余健已经被我们攻破,开始交待相关的问题。”

    “那太好了,这件事已经拖了太长的时间,如果还查不出个结果,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向那些受到伤害的百姓交待。”

    “是的,余健会将自己手中的证据以及他所知道的事情写成书面的材料,递交上来,从他的初步交待来看,隐藏在其身后的那个人便是何启亮。”

    卢魁听到这个消息,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道:“我会派人盯住何启亮,以免他在发觉不对劲之后潜逃,我会让省纪委派人接手这件事,接下来你们要重点进行作风的整顿。”

    “我让陈厅.长到时候和省纪委的人交接,另外天价挂号费的事情,近期应该也会有所突破。”

    “这两件事都是困扰着安皖卫生厅的大事,也是百姓们最为关心的事情,已经有人开始议论咱们在刻意的隐瞒调查结果,包庇背后真正的大人物。”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等事情调查清楚了之后,我们自然会毫无保留的对外公布。”朱立诚知道对方刚才那番话里的意思。

    议论声既然能够传到卢魁那里,自然也就不是普通老百姓的抱怨,这其中可能还有省里其他领导的意见。

    知道对方帮着自己顶下了不小的压力,朱立诚的心里除了感激,只能更加努力的去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辜负对方的信任和支持。

    从省.委离开之后,朱立诚直接联系了黄玥,得知对方正在和薛丽见面后,他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不过朱立诚并未直接出现在薛丽的面前,女人与女人之间沟通起来,可能会更加的方便,有些话题聊起来可能也会更加的顺畅。

    “怎么样,薛丽有没有松动?”

    “她对吕厅.长的感情还真是不一般,自己一个人扛着所有的事情,就是不肯交待。”

    “你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找到薛丽的弱点,乘势而上。”

    “女人一旦认定了某些事情,可能十头牛也未必能拉的回。”

    “他们之间的这种感情其实未必能经得住考验,薛丽如今之所以如此,一定是因为她对吕仲秋或者是其背后的人还抱有希望,既然如此,那咱们为什么不能打消她的这个念想,让她看不到希望,或者是绝望?”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当她昧着良心去收取那些天价挂号费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这么做并不合适?况且咱们要摆事实讲道理,而是胡编乱造。”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这里要抓紧,这两件事省里现在非常的关.注,已经有人开始在拿这两件事说事,卢书记那边的压力也不小。”

    “没问题,我这边会加快进度,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薛丽。”

    离开之后,朱立诚便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下面他所要做的就是关于各市卫生医疗系统的考核排名,以及整个安皖卫生医疗系统的作风整顿。

    通过之前检查组的分拨调研,以及近期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足以说明安皖卫生系统内存在的问题。

    正如之前省里领导找他谈话时说的那样,安皖的医疗卫生系统在今年的年终考评中,不能再是垫底,必须要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对于这,朱立诚这个厅.长自然要首当其冲,提高整个安皖卫生医疗系统的素质,不单单是在省内,更要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典范。

    这是朱立诚给自己定下的一个目标,也是他下一阶段需要努力的方向。

    朱立诚这边顺风顺水,而何启亮却没有了往日的气焰。

    自从余健和家人见完面,再次被陈国培带走之后,他不仅被取消了调查此事的资格,甚至感觉自己身边总有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被替换介入调查的吕仲秋,也仅仅只是挂了一个头衔,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工作交给他,因为余健的下落到现在为止他们依旧是无法掌握。

    外围的调查无从下手,实质性的调查根本介入不了,吕仲秋现在也是非常的尴尬。

    让他更为担心的还是关于天价挂号费的事情,现如今这件事交给了何启亮,对方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谈不上去调查。

    翌日,余健将自己写了一夜的材料交给了陈国培,而这份材料足足有五页纸那么多。

    “这里面记录了我所知道的全部事情,包括假疫苗事情的来龙去脉。”如释重负的余健,此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接过资料,陈国培并未着急去看,而是直接开口问道:“你之前说的证据呢?”

    “我老婆身上带着的那条项链里面,有一个存储卡,里面有相关的影像证据,以及部分资金往来的记录。”

    “看来你真的是早有准备,鉴于眼下的这种情况,在事情没有完全结束之前,你还要在这里继续待一段时间。”

    “这对于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只求这件事不要给我的家人带来什么影响,我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的余健,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幻想,那个被他视作护身符的存储卡,对于他也不再那么的重要。

    拿着材料,陈国培走出了房间,将这边的情况汇报给了朱立诚,并且让对方务必尽快安排人,拿到余健口中的存储卡。

    已经和省里做了沟通的朱立诚,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直接说道:“你现在将余健写下的材料,以及余健本人,直接送去省纪委那边,卢书记会安排人和你交接,至于那张存储卡,我会告诉省纪委那边,让他们直接去取。”

    “朱厅.长,咱们不需要留存吗?我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这件事卢书记已经亲自负责这件事,我想不会有人敢在这上面动手脚。”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会尽快将人送至纪委那边。”

    陈国培知道,如果余健的交待被坐实,那么省厅这边不管怎么样都需要向省里汇报,只是这里面是不是会有人走漏风声,那已经不是他所担心的问题。

    此时的何启亮,正坐在办公室内眉头紧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伸手去拿桌上的水杯,不知道是因为水杯太烫,还是分神没拿稳,总之办公室内突然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何启亮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只是他还不知道,关于自己的材料以及相关的证据,如今正在送往省纪委的途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