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因爱生恨

纯洁滴小龙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号最新章节!

    艾森先生的这个神情,让卡伦心里微微一动,他敏锐地感知到,艾森先生似乎知道了点什么。

    卡伦走上艾森先生所在的那个平台,上楼梯时,卡伦心里并没有那种亲人可能相认的温暖,反而有一种忐忑以及危机感。

    他的秘密,不是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尼奥、文图拉和穆里就都知道,但他们都不可能背叛自己。

    反而是对于“古曼”家,这个自己的母族家,卡伦一直带有很深的戒备。

    但等来到平台上,更清晰地看见艾森先生脸上的笑容和泪水后,卡伦心中不由得又产生了一些忏悔和罪恶感。

    “队长。”“嗯。”

    艾森先生扬起手,布置了一个隔绝结界,然后他左手摊开,魔方之钥出现,很快就又布置出了一个简易到只能两个人短距离使用的精神桥梁阵法。

    这些举动证明,他真的猜到了些什么。

    卡伦在艾森先生面前坐了下来,主动接入了精神桥梁。

    “队长,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不是问,而是说。

    卡伦点了点头,道:

    “您说。”

    “我曾经很多次误解过你的身份,尤其是在研究空间的那一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位神殿长老。

    而且你也承认了。”

    卡伦脸上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笑容。

    “卡伦,你是我姐姐的儿子,是我的外甥。”没做什么犹豫,卡伦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舅舅。”

    艾森先生抬起头,张开嘴,这一声“舅舅”落入耳中后,他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控制不住,彻底滴淌了出来。

    他开始哭,抱着头哭,使劲地哭,他的身子不停地抖动着,但他的哭声,依旧是那么的压抑。

    坐在那里入睡的菲洛米娜在中途醒来,她扭头看了看猫咪和狗那边,又看了看卡伦那边,自顾自地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小队里流行说悄悄话了?风气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了?

    不过她本就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闭上眼,继续“苏醒”去了。

    面对着此时情绪明显失控的艾森先生,最擅长安慰人的卡伦,此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了。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母亲之间那深厚的感情。

    如果不是感情深厚,他不会因为自己母亲的死,变成当初那个模样。

    阿尔特家族的血脉,是越亲近的家人,羁绊越深,并不是血脉造就了家人关系,而是真正的家人关系才能激发出血脉共鸣。

    终于,艾森先生再次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他的眼眶早已泛红,但他的嘴角却挂着清晰的笑意:

    “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是我的外甥,真的,一直到前天在岛上井口边,我推导那个收尾仪式时,我感知到了一股焦急和惊慌。

    一切的一切,和我在梦中看见姐姐时,一模一样。

    我脑子里彷佛有一个人在一遍遍地大声告诉我,这次我必须要成功,我必须要救下你的命,我绝不能让你发生意外!

    当时的我,还没思虑到这些。

    当把收尾仪式推导出来的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艾森先生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卡伦:

    “我们之间,有家人的羁绊。”

    “谢谢您,舅舅。”

    “不不不,不要这么说,不要这么说。”艾森先生用神袍袖口用力地擦了擦眼眶,“是我应该谢谢你,我感谢伟大的秩序之神,让我能够看见姐姐的孩子。”

    艾森先生身体前倾,似乎是想要张开双臂拥抱卡伦,但双臂却没能伸展开来,说到底,他对卡伦的“既定认知”

    里,还是带着没办法短时间抹去的“敬畏”。

    最终,艾森先生设想中的拥抱,被他做成了对着卡伦伸出一只手。

    卡伦将手伸过去,和自己的舅舅握手。

    艾森先生叹了口气,卡伦用另一只手轻轻勾住艾森先生的肩膀,艾森先生愣了一下,也用另一只手勾住了卡伦的肩膀。

    甥舅两个人,用这种方式勉强完成了相认后的第一次亲呢接触。

    不一会儿,两人分开。

    “你早就知道我是你舅舅了?”“是。”

    “你早就知道理查是你的表弟了?”“是。”

    “你更是早就知道,理查的奶奶,是你的外婆了?”“是。”

    “理查的奶奶,也认出你了?”

    仅供内

    “我想是的。”

    艾森先生点了点头,自己的儿子傻傻的,应该没认出卡伦真的是他的兄弟;但自己的母亲从第一次见到卡伦起,就对卡伦表现出了一种特殊的热情,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是自己的母亲早就认出自己外孙了。

    毕竟,自己母亲的脾气他这个儿子是知道的,她只对家里孩子热情,对外人其实很冷漠,她并不是一个慈祥且博爱的老人。

    “为什么不公开你的身份?”艾森先生问道。

    “因为我的身份不能公开。”卡伦看着艾森先生,很认真地回答道,“一旦我的身份在教内暴露,我会面临不想遇到的可怕结果。”

    “可是我们是你的亲人,你怎么可以认为我们会

    “亲情和对神的虔诚,到底哪个更重要?”

    艾森先生沉默了,过了会儿,他开口道:“你在担心你的外公。”

    显然,虽然艾森先生这些年几乎很少说话,但他对家里人,是很了解的。

    “我只是觉得,公开不公开,也并不是很重要,就算是不公开,我也是经常能去您家里拜访,去看望你们。”

    “不,不同的,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艾森先生说道,“我很高兴,我的姐姐,还有一个孩子留在这个世上。”

    “舅舅,我过得很好。”

    “我知道,我知道,姐姐有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你家里的事算了,我不问了,我只能说,我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的,不会告诉任何人。

    卡伦,我的外甥,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守护你。”卡伦点了点头。

    “挺好,真好,怪不得我一直会情不自禁地拿你和理查比,我还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拿“神殿长老和我这个惫懒的儿子去比较,我一度觉得我是不是对我的儿子太苛责了。

    现在才发现,我是对的,他就是不争气!”

    “我觉得,理查在您的新式教育鞭策下,进步很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心里也舒服多了,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再优秀,也是自己家的孩子。”

    然后,两个男人面对面地坐着,陷入了一场短暂的沉默。

    卡伦不知道该聊什么,这个时候,他有些感动,但又不想太过于动情。

    如果是面对“病人客户”,他能很自信地发挥,但面对自己的“血缘亲人”,他感到了拘束。

    “我想知道,我姐姐走之前的生活,能说一点么?当然是在不涉及你秘密的前提下。”

    卡伦不禁回忆起在拉涅达尔要抢夺自己身体时,出手保护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自己那时侯和他们一起躺在梦中的草地上。

    “母亲和父亲的感情,非常好,他们虽然现在不在了,但她和我父亲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他们,很相爱。”

    “这就好,这就好.,.”

    艾森不停地点头,刚刚恢复些许的眼眶,又开始泛红,但他马上深吸一口气,将眼泪憋了回去,“我当时就知道,姐姐没事,但姐姐到走之前都没联系过家里,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让她不能和家里联系。”

    “我想,应该是的。”

    “其实,有时候不要太累。”“什么?”

    “我说,卡伦,有时候,不要逼着自己太累,如果你愿意的话,停下来休息休息,也挺好。”

    “舅舅,您误会了,我的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肯定会坚定地继续走下去。”

    “嗯,你的性格,和你母亲很像。”艾森先生双手向后撑着,看着头顶上的星空,“谢谢你,一直帮理查。”

    “家里人,不用说“谢谢。”“对,是的。”

    “舅舅,等回去后,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吧,现在,您先休息?您为了救我严重透支了自己,我担心您再经受情绪剧烈波动后,身体会出问题。”

    “好的,我会保重好我身体的,因为我现在又有了一个需要我来保护的人哦,虽然我能帮到你的地方,并不多。”

    “没有您,我现在没办法坐在这里和您聊天了,您休息。”

    卡伦站起身,刚准备解开结界走下去时,被艾森先生叫住了。

    “等一下,卡伦。”

    “嗯?舅舅,您还有事?”

    “你也拥有古曼家的血脉,所以魔方之钥你也是能修习的,这是一个对阵法运用帮助很大的术法,拥有它,你在学习和使用阵法时,能极大的提高效率。”

    “舅舅,不用了。”

    流

    “不,用的!我的魔方之钥是姐姐教我的,我现在当然应该教给她的孩子。”2“舅舅,真的不用了。”

    “来,我先把这个术法拓印下来给你,然后再对你讲解一下入门决窍”

    “您现在需要休息。”

    “我就算累到吐血,我也要把它教给你!”

    卡伦摊开自己的左手,一颗精巧的魔方飘浮在卡伦掌心。

    艾森先生瞪大了眼睛,随即恍然,道:“哦,是了,姐姐肯定会教你的。”

    “我来约克城时,还没净化。”

    “那是谁教你的?总不可能是理查吧?”“是理查。”

    “理查?”

    艾森先生看着卡伦掌心上那颗精致明显层次很高的魔方之钥呈现,又联想起自己儿子运转的那个粗糙魔方,忍不住问道:

    “他也配教你?”

    “是我向理查要的,他以为我想拿去观摩学习删减版,就直接在卷轴上拓印下来给我了,理查对我很好,他有什么好东西,只要我要,他都会给。”

    “你是个天才,卡伦。”艾森先生笑道,“就算是当年的姐姐,也比不上你。我真的希望有一天,你能告诉我说,现在可以把你家里的事情对我讲了。”

    “会有这么一天的,舅舅,不会太遥远。”“我期待。”

    “晚安,舅舅。”“晚安,卡伦。”

    卡伦破开了结界,走下了平台,身后,艾森先生重新躺了下来,但他背对着卡伦,闭着眼,脸上露出了笑意。

    通过先前的对话,卡伦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艾森舅舅的病,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因为最主要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所以说,如果以后理查再被揍,那就真的是.,

    不过如果理查忽然不被揍了,艾森先生一下子恢复正常了,会不会引起怀疑?

    那,还是选择最保守且稳妥的方式吧。

    卡伦走向自己床铺位置时,经过了菲洛米娜面前,菲洛米娜又睁开了眼。

    “不休息?”卡伦问道。

    菲洛米娜摇了摇头,说道:“我想和你聊一聊,队长。”“好的。”

    卡伦坐了下来。

    虽然这里都有“屋子”,但每个人的屋子只是有个顶棚加两侧的帘子挡个太阳和风雨,晚上的时候基本帘子都掀起来,并不影响交流和说话。

    菲洛米娜扬起手,布置了一个简易结界。卡伦疑惑道:“这是要做什么?”

    菲洛米娜回答道:“我以为你会夸奖我这次懂得不需要吩咐直接提前布置了。”

    “好吧,你进步了很多。”

    “你这是反话,也对,我和你的关系没有到需要说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的层次。”

    并仅供内部交流

    “嗯,多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可惜怎么就长了嘴。”

    “我想求你一件事。”“称呼。”

    “队长,我想求你一件事。”“敬语。”

    “队长,我想求您一件事。”

    “直接说事就好,你毕竟是我的手下队员。”“我奶奶在等我成熟,然后夺走我的身体。”“嗯,这我知道。”

    “我想求您,帮我对付我奶奶。”

    “同样的事情,我记得那晚在月神教的护卫舰上,我们好像聊过这个话题?”

    “这次不一样,我是真心希望您能帮助我。”“为什么?”

    “因为通过这次的事情,我发现您能做到。当然,您可以对我开条件,任何条件都可以,我都会满足您。”卡伦摇了摇头。

    菲洛米娜目光有些失落:“您拒绝?”

    “是不用谈条件,在你还是我的队员时,身为队长,我有责任来保护你的安全,哪怕是你的奶奶要对你出手,我也肯定会站在你那边帮助你。

    不过,你的奶奶什么时候动手?”

    “我不知道,我也在等她对我动手,我们彼此

    都对对方很渴望。”

    “嗯,那你到时候可以提前通知我,我会来帮你的。

    毕竟,我想要的是一个年轻化的队伍,我不希望哪家老人过来,拉高了我们整个小队的平均年龄,这会让我们的小队显得不再那么有前途。”

    “是,队长。”

    卡伦准备起身回自己的铺位了,但他又停止了动作,开口问道:“当你和你奶奶之间分出结果后,是否意味着那个人对你费尔舍家族的诅咒,已经结束了呢?”

    菲洛米娜回答道:“您觉得我会结婚生孩子么?”“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呢?”

    “我无法想象出自己结婚生孩子的场景,我更无法想象出,我会叫一个男人丈夫的场景,最无法想象出的,是哪个男人会接受我这样的一个妻子。”

    “当一个捅里装满了水时,往往意味着它可能要漏了。”

    “我无法理解队长您这句话的意思。”

    “我刚编的谚语,有点逻辑不通顺,但大概意思就是,一般说这种话的人,很容易会被风抽到自己的脸。”

    “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不生孩子了,诅咒也就结束了,因为诅咒是费尔舍家族会自相残杀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你可以去想办法去破除这个诅咒。”“队长,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好吧,你恨那个下诅咒的人么?”菲洛米娜摇了摇头:“不恨。”

    “为什么?”

    “他让我明白了,如果这个家,只剩下我一个人,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我感激他。另外,我能感觉到我奶奶也不恨他,她甚至.还憧憬着他。”

    “不要这么消极,或许,你可以多和理查聊聊天,或者当你觉得自己心情抑郁时,可以揍他一顿出出气,他扛揍。”

    “我希望他没有死,这是我第一次去关心另一个人的生死,但是,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和他说话,尤其是上次去过他的家后。”

    “嗯?刀

    “我会忍不住去设想,如果没有那个诅咒,我是不是能过上和理查一样的生活,教会世家的家境,无忧无虑的童年,和睦的家庭氛围。

    而不是走出家门,看见的每个人,当面笑脸之后,都会在背后加一句:看,这是那个可怕的疯子家族的人。”

    “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正因为经历过苦难,所以才会懂得更加珍惜生活和珍重美好。”

    “谢谢您,队长,其实”“其实什么?”

    “其实我曾经好奇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我的奶奶到现在都对他念念不忘,那个男人年轻时,得有多优秀。

    直到,我接触到了队长你,我就逐渐有些理解了。”“我?”

    菲洛米娜扭头看向艾斯丽和布兰奇的铺位,这两个女孩从来不掩饰自己对队长的好感,但她们清楚自己和队长不会发生什么,所以仅限于享受这种好感。

    她开口道:

    “我想,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费尔舍家女孩的话,我也会喜欢上队长你的。”

    “可惜了,我已经有未婚妻了。”菲洛米娜愣住了,喃喃道:

    “所以奶奶她,因爱生恨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