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村医祁远山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你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方乐章有点头大,那个年代的女孩子,还真少有动不动就哭鼻子的,一个个都是家里的小公主,被从小宠到大,脾气一个比一个大。

    眼前这个女孩子,还真让方乐章觉的有点心疼。

    “我是开心!”

    张曦月擦着泪花:“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弄吃的。”

    说着话,张曦月先扶着方乐章靠着墙坐好,又给后面垫上被子,这才出门去弄吃的了。

    还是白米粥,方乐章大病初愈,也不能吃太好和一些不易消化的食物。

    喝了两碗白米粥,方乐章这才对张曦月道:“我吃饱了,谢谢你。”

    “我去洗碗!”

    张曦月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她觉的方乐对她太客气了。

    “哎......”

    方乐章叹了口气,然后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身体还是有点虚,不过头脑清醒了些,好像也不发热了。

    “捡回了一条命呀!”

    方乐章有点唏嘘。

    他自己的身体他的感受最清楚,刚才那姑娘说的不错,他要是醒不来,那就真的是醒不来了,可要是醒来,也就代表脱离了危险了。

    从小学医,方乐章还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病的这么重,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都说医者医人医国,最重要的是,关键时候还能医自己呀。

    这次清醒,方乐章觉的精神头比前两次都好了不少,也没有刚醒一会儿就疲惫的感觉。

    再次打量着房间的布局,方乐章渐渐的开始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就是他现在对周围的环境还一无所知,甚至他自己这个人的情况也同样一无所知。

    他的这个前身应该是叫方乐吧,和他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房间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张曦月和祁远山一起走了进来。

    “祁伯伯!”

    方乐章向老人打了声招呼。

    虽说上一位被这位老人家的汤药送走了,重生过来也非方乐章的本意,可作为医生,方乐章还是很清楚自己这个身体之前的状况的。

    肺痨这个病在这个时候确实是相当要命的病症,别说只是村里的村医,就是省城大医院的专家在,救不下来的也很多,一方面看医生的本事,一方面看患者的运气。

    “看上去精神头比之前好多了。”

    祁远山打量着方乐章,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在病床边上坐下,问:“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好些了。”

    方乐章点了点头。

    “还好你小子命大呀,之前我判断失误,你的情况本已是浮阳飞越之戴阳危象,应该救阳固脱为先,而我却犯了致命的错误,反投清骨散,胡连、骨皮、知芩苦寒败坏胃阳,导致你气从下脱;银胡、秦艽、青蒿之辛寒外散,多汗亡阳于上.......”

    祁远山有些歉意的道:“差点铸成大错,好在你在当时那种情况还能清醒。”

    方乐章心说,哪儿是我能清醒,这是已经换人了你知道吗?

    “看来你这几年大学没白上呀。”

    祁远山感慨道:“竟然能在苏醒之际自己察觉到自己的情况,要不是曦月送来方子,我还以为之前的方剂已经奏效了呢。”

    说实话,当时看到张曦月拿来的方子,祁远山真的是被惊到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误判,一方面是方乐自己开的这个方子的水准。

    方乐章看了一眼边上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叫曦月?

    “也亏了祁伯伯您教的好。”

    张曦月被方乐章看了一眼,脸色绯红,替方乐章说道:“方乐上大学之前可是一直跟着您学医呢。”

    “感情这位还是自己的老师?”

    方乐章又看了一眼祁远山。

    关于前身的记忆方乐章是一丁点都没有,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好在张曦月先说话了,要是方乐章开口,这会儿可能就露馅了。

    作为医生,方乐章很清楚他这种情况没法玩失忆,要是没有祁远山在,还可以糊弄一下,祁远山就在边上,说失忆说不通。

    虽然祁远山之前的方剂开错了,可通过祁远山刚才的一番话,方乐章还是能判断出,这个老头水平不低。

    “咱们村我教过的孩子可不止小乐一个人。”

    祁远山笑着道。

    “要是没有祁伯伯您给我打的底子,我在医学院可学不到这么多东西。”

    方乐章客气的道。

    从对话分析,前身应该没有正式拜师,同村人,这个老头是中医,可能村上不少孩子都跟着老头接触过,老头也指点过,有人愿意学,老头就多教一些,没人愿意学老头也不强迫。

    其实方乐章猜的还真不错,祁远山并非方家坪本村人,而是前些年下乡的知青。

    祁远山家里成份不好,说是下乡,其实是下来劳改的,在村子这些年,祁远山城里的父母也早就去世了,家里也没什么人了,所以后来也没再离开,就在这边扎根了。

    因为是外乡人,方家坪的人对祁远山也算照顾,祁远山又懂医术,就在村子里给人瞧病,村子的半大小子有些也喜欢看祁远山摆弄中药材,有时候会凑到跟前看热闹,祁远山也愿意指点。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算是比较好学的一位,跟着祁远山学的比较多,确实是没有正式拜师。

    其实方乐章不知道的是,他的称呼其实都已经出错了,前身其实是称呼祁远山祁爷爷的,老头看上去年龄不大,其实都快七十了。

    只不过这个称呼祁远山也没怀疑什么,只是有点心凉。

    前身跟着祁远山学了多年,祁远山也总是指点,可后来上高中,上大学,一晃也有几年了,祁远山只是认为方乐考上大学了,身份不一样了,所以不再叫他祁爷爷了。

    这年头,大学生那是相当值钱的,别说本科生,就是大专毕业,那都是香饽饽。

    也正是这个误会,让祁远山没怀疑什么,其实这种情况,正常人都不会去怀疑,人还是那个人,哪怕没了记忆,也不会有人想到重生夺舍什么的,太虚幻了。

    聊了两句,祁远山就起身告辞了,他是有点心凉,看着方乐章对他也不热情,也没心思多留。

    “祁爷爷,我送送您!”

    张曦月送着祁远山出了门。

    这会儿方乐章倒是有点反应过来了,或许应该叫人家祁爷爷。

    祁伯伯这个称呼也是方乐章被张曦月误导了,之前张曦月说村上的祁老伯,这个祁老伯,其实是村上对一些年龄大的一些人的统称,而不是具体称呼。

    “哟,这是醒过来了?”

    方乐章正想着,他的房间门口出现了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人,女人穿着粗步衫,斜靠着门站着,一只手里拿着半截馒头,另一只手还拿着半截葱,一边吃一边斜眼看着方乐章。

    和曦月吵架的应该就是这个女人了。

    方乐章心中猜测着,他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和他的关系,所以也没吭声。

    “你来干什么?”

    女人还打算再说两句话呢,张曦月把祁远山送出大门已经返身回来了,看到女人冷着脸问道。

    “看看我们家的文曲星还不行?”

    女人阴阳怪气的哼笑两声,咬了一口大葱,转身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