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虚实寒热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穿越前当了好几年医生,算上从小开始接触医学,那就时间更长了。

    方乐是博士研究生毕业,别的博士研究生最起码一大半时间都是在学校学习的,下临床的机会少,进医院都三十多岁了,可方乐因为家里的关系,本科的时候就开始下临床。

    准确的算下来,在医院的时间要比在学校的时间长,还要保证不挂科,真的是高强度的学习工作状态了。

    穿越后,这一段时间,方乐都觉的自己咸鱼了不少,现在跟着程云星在西京医院中医科转悠,方乐都不禁有点手痒,好想来一位疑难杂症的患者上上手。

    奈何方乐现在连实习医生都不算,又没有行医资格,只能干看着。

    程云星是实习生,同样没有行医资格,不过老爸是科室副主任,主任医师,中医科的二把手,程云星在这边那就是二代哥,科室里面大大小小的医生见了都是很客气的一声“星星”,亦或者“小程”。

    偶尔方乐还听到有叫“小云”的。

    难道说自己的这位同学叫程云星或者程星云?

    方乐觉的叫程星云的可能性大一些。

    嗯,不错,还好已经知道了同学的名字,要不然真的有点尴尬。

    有着程云星带着,方乐在科室参观,倒也没人说什么,中医科能去的地方,不能去的地方都转了一遍。

    路过一间病房的时候,病房内刚刚收进来一位患者,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医生正带着一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医生给患者做检查。

    程云星就带着方乐走了进去,站在边上看着。

    患者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程云星和方乐进去的时候,患者家属正在给中年医生说着患者的情况。

    患者是阵发性腹部剧烈胀痛,疼了有一天了,同时便秘,由门诊收入转到的住院部。

    听患者家属说了情况,中年医生也开始给患者做检查,在患者的腹部摁了一下,轻轻一碰,患者就疼的受不了。

    “疼痛拒按!”

    一边检查,中年医生还一边给边上的年轻医生说着,年轻医生拿着文件夹记录着情况。

    九十年代,各大医院还都是手写病历,电子病历基本上要等两千零五年以后才开始在各大医院实行。

    手写病历,患者从入院到出院,各种检查细节,诊断明细,用药情况,这些都是要记录下来的,中年医生一边检查,一边说情况,边上年轻医生纪录,这样也方便后面书写病历的时候遗漏一些情况。

    “大小便怎么?”

    “恶不恶心?”

    一边检查,中年医生还一边问,同时给边上的青年医生说:“便秘,无矢气,呕恶,饮食不下,食入则吐,舌质淡红,苔黄嫩,脉实有力......”

    中年医生说一点,边上的青年医生纪录一下。

    诊过脉,中年医生站起身来,问患者家属:“之前在别的地方做过检查吗?”

    “在门诊检查的时候做了腹部透视......”

    患者家属急忙把在门诊的检查递给中年医生。

    中间医生接过检查结果看了一下。

    “肠腔大量充气,急性痛苦面容,满腹牙痛,无反跳通,便秘,这是实热结滞,腹气不通。”

    说着,中年医生又问边上的青年医生,量体温了没有。

    “量了,37.2°C。”

    青年医生急忙回答道。

    “嗯!”

    中年医生点了点头,然后对患者家属道:“实热结滞,腹气不通,等会儿我下了处方,先用药,看看情况。”

    “谢谢您,王主任。”

    患者家属客气的道了声谢。

    这年头,医患关系还是比较和睦的,最主要的是大多数患者对医院和医生都存着敬畏之心。

    从战乱年代一直到贫困年代,医疗不发达,就医难,医生少,求医都是很艰难的,正因为艰难,所以大多数人对医生都尊重,都客气。

    到了后来,医患关系逐渐紧张,也是多方面造成的,一方面医生中的害群之马也确实伤了不少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心,同时随着医院增多,看病相对容易,再加上社会风气的转变,一些患者和患者家属也逐渐骄横起来。

    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能说双方都有责任。

    “客气了。”

    王主任对患者家属点了点头,然后还回头对程云星笑道:“星星,今天没跟程主任坐门诊?”

    “程主任今天不坐门诊,我就在住院部学习。”

    程云星客气的道。

    “嗯,多学,多看。”

    王主任笑了笑,说着话走出了病房,方乐和程云星也跟着王主任一块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王主任和青年医生走了另一边,程云星带着方乐则走了另外一边。

    一边走,方乐一边对程云星说道:“星云,刚才那位患者的情况你怎么看?”

    程云星回头看了一眼方乐,没好气的道:“我叫云星,少给我改名字。”

    方乐:“......”

    我去,搞了半天,还是把人家程同学的名字搞错了。

    还好程同学并没有发现,其实自己的同学方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刚才的患者?”

    程云星确实没在意方乐的小失误,还以为方乐故意的,开始说刚才患者的情况:“便秘、恶心、腹痛,脉实,从脉证来看,都是实证的表现,王主任诊断为实热结滞,没什么错呀。”

    说着程云星看向方乐:“你不会又发现什么问题了吧?”

    “患者身无大热,苔黄而不燥,舌质红,而且腹痛也是阵发性的,虽然是实脉,可脉实不数,从种种症状来看,患者都是寒湿症状,怎么能归结道实热结滞上去呢?”

    方乐缓缓道:“只是根据患者的腹部透视结果?肠腔大量充气,便秘?”

    程云星一愣。

    “我说的不对吗?”

    方乐笑着问。

    “别急。”

    程云星停下脚步,露出一副相当认真的表情:“你刚才说患者身无大热,苔黄而不腻,舌质红,又是阵发性腹痛,还有重坠感.......这些好像确实又是寒湿症状......”

    “这么说王主任诊错了?”

    “你自己觉的呢?”

    方乐反问。

    程云星好歹也是医二代,不对,是医三代,爷爷是中医名家,父亲是西京医院中医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所以相比起其同年级的其他同学,程云星的基础也要扎实的多,水平和见识也要比班上的其他同学强一些。

    方乐这么一说,程云星细细思考,好像还真是寒湿,这么说是寒湿腹痛?

    可王主任好歹是副主任医师呀,难道搞错了?

    “你刚才怎么不说?”

    程云星问方乐。

    “我傻呀?”

    方乐心中说了一句,笑着道:“我和王主任又不熟,人家不相信我这个小年轻,那不是多说话吗,被骂一顿多不好的?”

    “所以你给我说,然后让我去找王主任,被骂一顿?”

    程云星反问。

    “你爸是副主任呀。”

    方乐笑着道:“你可以给你爸说,让你爸再给患者做个检查,再说了,王主任估计也不敢骂你,或许还要在你爸面前表扬你呢。”

    “切,我会把你的功劳揽我身上?”

    程云星瞪了一眼方乐:“我去找我爸,你要不要一起?”

    “我还是算了。”

    方乐笑了笑,提醒道:“你可别把我卖了,在你爸面前说一说可以,别在王主任面前说,人家记恨我了,我以后怎么来西京?”

    “方乐,我发现你现在变化太大了。”

    程云星上下打量着方乐:“你以前话不多,可没有现在这么滑头。”

    “我滑头?”

    方乐笑了笑,自己这算滑头?

    充其量算是自保好吧,没必要把自己塞进炮筒子里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