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转了一圈又行了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方乐,我爸找你干什么?”

    方乐挂了电话,程云星就好奇的问。

    “遇到位棘手的患者,找我咨询一下。”

    方乐顺嘴说道。

    “真是就患者病情方面找你咨询?”

    程云星有些不敢相信。

    方乐接电话的时候程云星就没走,就站在边上,像是好奇宝宝一样,方乐和程载明的对话程云星也听了个大概,程载明那边程云星有点听不清,可方乐这边程云星还是听的清楚的。

    只是程云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老爸特意打电话过来向方乐咨询患者的治疗。

    他老爸可是西京医院中医科副主任,主任医师,行医快三十年的资深医生了,竟然找方乐咨询,难道方乐的水平真的比他爸还厉害?

    “别在那边嘀咕了,赶快过来吃饭。”

    那边刘明霞催促道。

    “吃饭,吃饭。”

    方乐笑呵呵的向饭桌走去:“看着阿姨做的饭菜,我哪有功夫陪你说闲话。”

    “马屁精。”

    程云星忍不住笑骂一句,也走到了饭桌边上,只是吃饭却没多少胃口了,心中好奇的就像是猫爪一样。

    “是什么样的病情竟然让他爸向方乐咨询?”

    程云星下午一直在医院,也大概知道急诊科那边出现了一位比较棘手的患者,好像还是传染病,患者是军医大的副教授王普民。

    难道是王教授?

    可不应该呀,那边好几位专家商议,难道都搞不定?

    哪怕真的搞不定,方乐就可以?

    .......

    不提程云星的好奇和疑惑,西京医院中医科,程载明按照方乐的说法,先给患者进行艾灸,足足灸了九壮,患者一直挛缩的阴-囊果然开始好转,手脚也温暖了起来,然后程载明又给投了一剂理中汤。

    霍乱的传播途径主要是粪便以及口腔口途径传染,目前传播途径已经非常明确,急诊科这边虽然对患者实行了隔离,却也没有过于紧张,医生们治疗的时候采取防护措施,倒也不用太过担心。

    等程载明给王普民进行了艾灸,然后投了理中汤出来,还没走的几位专家都有些难以置信。

    “程主任,您这刚才出去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又行了?”

    韩胜学禁不住打趣道。

    “什么叫我又行了?”

    程载明没好气的道:“我本来就行,一直都行。”

    徐海洋问:“老程,你那会儿出去是不是向什么高人请教了?”

    “出去转了一圈,突然有了想法不可以?”

    程载明很是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

    一群人刚才都等着让他去请孙清平呢,现在好了,他自己把患者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最起码解决了一半。

    患者的阴-囊挛缩舒缓,手脚都温热了起来,这就是好现象,现在就等理中汤有没有效果。

    一直等到凌晨一点,患者的呕吐和腹泻症状也有了明显好转,一群专家们这才松了口气。

    “行了,回家睡觉。”

    程载明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都一点多了。”

    说着话,程载明就先一步走出了会诊室,回家了。

    “程主任还真是出去转了一圈又有了新的想法?”

    等程载明走后,徐海洋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虽然说程载明说的这种情况在临床上并不少见,当时没法子,出去转一圈,亦或者突然间崩出一个想法,都是很正常的,可几个人还是有点不信。

    几个小时都没想出来,让请孙清平了,出去转一圈有了想法?

    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韩胜学道:“我那会儿专门查了一下值班室的座机通话记录,那会儿老程确实只是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不过通话时间有点长,大概有五六分钟。”

    “五六分钟,时间是长了点。”

    张元平道:“难不成孙老正好在老程家里,亦或者程老今天在?”

    “都有可能。”

    徐海洋道:“要么程老今天在,要么孙老和程老都在,要不然说不通,五六分钟,肯定是向程老或者孙老说情况了。”

    几个人口中的程老自然是程载明的父亲程康诚。

    程康诚的水平和名气虽然比不上孙清平,可也是秦州省的知名老中医,水平肯定要比程载明厉害,亲父子,所以一群人猜测,程康诚可能今天去了程载明家里。

    程康诚和孙清平交情不错,如果程康诚在,孙清平在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

    “就老程还装。”

    张元平笑着道:“搞得好像真是他自己想出来办法一样。”

    “就是。”

    韩胜学也笑着道:“这是顺便把咱们鄙视了一番。”

    “老程装归装,不过也不知道究竟是程老还是孙老,水平确实厉害呀。”

    徐海洋道:“人都没来,一通电话,一个方案,患者的情况立马好转,咱们今晚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

    “方乐,你睡了吗?”

    酒店的房间内,张曦月背对着方乐,却有点睡不着,轻声问方乐。

    “没呢,你怎么还没睡?”

    方乐头枕着双手,也有点睡不着。

    “有点不习惯。”

    张曦月的声音很清:“这床太软了。”

    方乐找的这一家宾馆算是比较高档的了,环境不错,床垫也软。

    嗯,叫席梦思。

    套用这个年代一些人的说法,席梦思,我不睡,我怕伤了我的腰和背。

    类似于吃不着葡萄葡萄是酸的的心态。

    “床软了还不好?”

    方乐笑着伸出手,拉过张曦月的胳膊,把张曦月的手抓在自己手中,张曦月也躺平了,身子靠近了方乐,向方乐的怀里缩了缩,脸有点红。

    “家里的炕睡习惯了,还是第一次睡这么软的床,城里人都睡这么软的床吗,感觉很舒服,可能是第一次睡。”

    “还有......”

    张曦月的声音更低了:“还有,也就一床被子。”

    方乐都差点笑出声。

    在家里的时候,他和张曦月虽然一个炕上睡,可还是分开的,两床被子,宾馆这边,双人床,一张被子。

    “不喜欢和我睡一床被子?”

    方乐转了个身,伸手从后面抱住张曦月,笑着问。

    “没有,我......我有点紧张。”

    张曦月被方乐从后面抱住,身子都有点紧张了,方乐都能感受到张曦月的手心好像都出汗了。

    “紧张什么,咱们可是夫妻。”

    方乐笑了笑,柔声道:“睡吧,还没到你紧张的时候呢。”

    “我才没有紧张呢。”

    张曦月说着脸更红了,其实张曦月心中还是有点期盼的。

    现在方乐越是优秀,张曦月也越发没有安全感,虽然是名义上的夫妻,可都没有夫妻之实,还没领证......

    :周一,求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