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一世英名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中医看到急症,主要取决于病变过程中气、血、精、神的盛衰和阴阳平衡。气、血、精、神可以说决定着病人的生和死、顺和逆。

    因为气、血、精、神是人体生命的基础,明代名医,小医圣张景岳就曾说过:“人身以血气为本,精神为用,合是试着以奉生,而性命周全矣。”

    生命,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区别于死物的最大的不同就是自我调节,当气、血、精、神充裕,能够满足人体所需的时候,生命会有自我的调节能力,会自动的对抗病邪,调整自身,这也就是现代医学所说的抵抗力。

    所以,当人的气、血、精、神得到滋养之后,病症就会迅速得到缓解,生命就像是頻临干枯的树木得到了滋养,迅速的吸取水分,原本已经略显干枯的树叶,在得到灌溉之后,一夜之间就会再次变的翠绿。

    胡洋的情况就是如此。

    用药之后,不到三个小时,一直昏迷不醒的胡洋就醒了过来。

    虽然只是短暂的醒过来之后,就再次睡了过去,可这一次的清醒对胡洋来说意义重大。

    这一次清醒,也就意味着胡洋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最起码没有了生命之忧。

    服了第二剂药,第二天早上,胡洋就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转到了急诊科的观察室。

    早上,方乐跟着韩胜学来到病房的时候,胡洋已经醒了,第一次醒来之后,胡洋又睡了过去,睡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晚上醒了一会儿,睡了一晚,早上七点钟又醒来了。

    这一次醒来,胡洋看上去比之前清醒多了。

    “韩主任,方乐!”

    胡洋的父母看到韩胜学和方乐一块进来,急忙起身招呼,两个人看着方乐,眼睛瞬间就湿了。

    “醒来挺早呀!”

    韩胜学笑着向胡洋的父母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病床上的胡洋,问:“感觉还有哪儿不舒服?”

    “没......没有了!”

    胡洋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回了一句,然后就不吭声了。

    这一次的事情对胡洋的打击可以说是非常大的,整个人的性格都发生了些许变化。

    以前是学校的混子,人见人怕,却被自己整天欺负的老实人差点送去见阎王。

    经历了生死,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不敢说大彻大悟,心中多少都是有点阴影的。

    “真没什么不舒服?”

    韩胜学走到病床边上:“对医生可不要隐瞒情况,你虽然醒了,可距离痊愈还远着呢,那么长的伤口,还伤了脏器。”

    “除了伤口疼,有时候呼吸有些不顺畅,没什么力气,其他的也没了。”

    胡洋这才再次说道。

    “这么重的伤,这些都是正常的。”

    韩胜学说着话,给胡洋做了一个体格检查,然后带上听诊器又听了一下。

    “这几天就好好躺着,要是觉的头晕或者呼吸不畅,及时喊医生,暂时不要吃东西,最多吃一些流食,也不要吃太多。”

    说着韩胜学又回头对胡洋的父母叮嘱:“排便了记得通知医生,第一次大便拿去化验。”

    “嗯,我们都记下了。”

    胡洋的父母点着头。

    “小方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韩胜学问方乐。

    “没了,韩主任您交代的很详细。”

    方乐笑着道。

    “少拍马屁。”

    韩胜学道:“患者是你的学弟,又是你救回来的,这一床就交给你负责了。”

    “好,谢谢韩主任。”

    方乐点了点头。

    送着韩胜学出了病房,方乐又重新走了回来。

    “方乐,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

    刚才当着韩胜学的面,胡洋的父母还有点克制,这会儿方乐一个人,胡洋的父母就不克制了,不停的向方乐道谢。

    “叔叔阿姨客气了。”

    方乐礼貌的向胡洋的父母笑了笑,说了两句话,然后拉着凳子坐到了病床边上,看着胡洋。

    方乐看着胡洋,胡洋也看着方乐,两个人都没有先说话。

    足足过了三分钟,还是胡洋先开口:“我对你有印象,你叫方乐,今年应该大四了,我打过你,你还救我?”

    方乐:“......”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边上胡洋的父母都愣了一下。

    这倒霉孩子,在学校真是没少惹事,人家是学长。

    “让着你呢,真以为打得过我?”

    方乐自己都有点意外,特么前身也太没出息了吧?

    现在是大四,之前是大三,大三的学长被大一的新生揍了,这特么特太丢人了。

    “我之前不懂事,向学长道个歉。”

    胡洋并不相信方乐的辩解。

    之前他确实欺负过方乐,方乐个头不低,身高一米八以上,寻常人还真不会随便欺负方乐这种的,可架不住前身怂呀。

    自卑又自负。

    在学校不怎么吭声,真要不打交道倒是无所谓,打过一次交道,怕前身的还真不多。

    借用人家关中这边人骂人的一句话,老实人是天生的,瓷锤面子是乌青的。

    “怎么和学长说话的?”

    胡洋的父亲气的不行。

    这孩子,不会说话,你别说话,一张嘴就得罪人。

    “方乐,对不起,都是我们把他惯坏了。”

    “没事。”

    方乐笑着道:“年轻人打打闹闹的很正常,不过度还是要把握的,一不小心玩脱了,后果可不是轻易能承受的。”

    “学弟说是吧?”

    胡洋没吭声。

    这一次确实让他长了教训了。

    “行了,好好养病吧。”

    方乐站起身道:“我现在是你的管床大夫,有什么事随时找我。”

    说着话,方乐起身就打算走,病房门口,张轩的妈妈提着水果进来了。

    胡洋的父母也看到了张轩的妈妈,两个人看了一眼方乐,然后招呼:“进来吧。”

    “我听说胡洋醒了,过来看一看。”

    说着话,张轩的妈妈急忙把水果什么的放在病床边上,双手搓着衣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乐看了一眼,也没多说,直接出了病房。

    无论是胡洋也好,张轩也罢,也无论谁对谁错,自己做的事,跟着受罪的永远都是父母。

    “玛德,竟然被人打过。”

    走出病房,方乐的心情很不爽。

    想他重生前,一身功夫,父亲是名医,母亲是刑警,只有欺负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打过?

    丢人!

    大三的学长被大一的学弟揍了。

    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