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谁跟着谁学?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高医生,可以了。”

    矮个子实习生给青年进行了清创消毒,然后对高医生说道。

    “小方?”

    高医生看向方乐。

    方乐直接走到青年边上,看了一下伤口:“1号线。”

    “一号线?”

    矮个子住院医愣了一下,看向高医生。

    一般来说,外创伤缝合,一号线确实是标配,可大多数医生为了保险起见,都会使用更粗一些的,特别是新人,使用四号线的人要多一些,毕竟更结实嘛。

    这个时候,人们对医疗效果的要求还不是那么苛刻,外创伤缝合,伤口恢复为第一,更结实的线缝合的伤口可能丑一些,伤疤明显一些,可伤口不容易崩裂。

    高医生自己其实经常都是用的是4号线,也就是遇到一些女患者,伤口位置特殊一些,才使用1号线。

    而且相对来说,同样型号,不可吸收线要比可吸收线更细一点。

    虽然羊肠线出现的历史不短了,可在九十年代,各大医院外科科室使用羊肠线和可吸收线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这个时候可吸收线的成本还是相当高的,也就在一些妇科及泌尿系统手术,胃、肠、膀胱、输尿管、胆道等粘膜层的缝合的时候偶尔使用。

    清创缝合这一块,现在基本上是用的也都是不可吸收线,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之后,患者是要定期过来拆线的。

    “小方?”

    高医生喊了一声方乐。

    这小子,什么也不懂吧?

    在高医生看来方乐这就是按照教材上来的,一号线是标配,可在实际的临床中,教材上的一些东西是要灵活变通的,怎么能死搬硬套?

    伤口难看一点,一般问题不大,可要是伤口二次崩裂,搞不好患者和患者家属就要找麻烦了。

    “毕竟是额头,伤口挺长的。”

    方乐看着青年的伤口道:“而且还是不规则创口,小伙子年轻不懂事,咱们总要多考虑一些,万一将来找不到媳妇怎么办?”

    “这位小医生说的是。”

    青年的父亲急忙点头:“伤疤也不能太明显,太难看了,这都毁容了。”

    “你也没比我大多少。”

    青年对方乐怒目而视。

    “我要是你,这会儿肯定乖乖的。”

    方乐笑了笑,回头对青年的父亲说道:“伤口其实也不算太长,最多五六针,又是额头,要不就不打麻药了吧,麻药伤脑子。”

    “嗯,不打了。”

    青年的父亲点着头。

    青年的父亲其实能听懂方乐的意思,伤脑子是其次,不过这位父亲确实是有些头大儿子,这从刚才一路踹着就能看出来。

    所以方乐说不打麻药了,青年的父亲直接就同意了,让受点疼,长点记性。

    “噗!”

    边上的程云星当下就禁不住笑了。

    方乐真的是太坏了。

    不打麻药,这谁受得了?

    “我不同意。”

    青年瞬间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看向方乐:“我记住你了。”

    “嗯,我叫方乐。”

    方乐笑着点头:“送锦旗的时候不要送错人了。”

    “你等着。”

    青年咬牙切齿。

    “注意脸上肌肉,伤口又出血了。”

    方乐提醒道。

    “切,不就是不打麻药吗,关二爷还刮骨疗毒呢。”

    青年气呼呼的坐了回去,还真是个硬气的小伙子。

    “小方,尽快缝合吧。”

    高医生提了个醒,小伙子都生气了,这要是人家等下班了躲在路边打闷棍,多划不来的。

    说着话,矮个子实习生已经准备好缝合线和器械过来了。

    方乐洗了手,戴好手套,拿起持针钳,开始给青年缝合。

    “说没打麻药,就没打麻药,方乐穿针......“

    ”嘶!“

    青年当下就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挣扎着就要起身,只是方乐的一只胳膊肘就那么轻轻的在青年的肩膀上压着,就让青年没办法起身。

    “坐好。”

    刚才没有缝合之前,方乐还开着玩笑,这会儿就严肃了很多。

    “越挣扎越疼,而且伤口越难看,不是不怕疼吗?”

    说话间,方乐的第一针就已经缝完了,打结,开始第二针。

    青年竟然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不再挣扎了,虽然疼的倒吸凉气,龇牙咧嘴,可真的老实了。

    就刚才那一下,青年就被镇住了,这位年轻医生特么不简单。

    别人看着或许觉的没什么,可青年自己刚才挣扎那一下,他自己多大力气,又是什么感受,他很清楚,方乐的胳膊肘只是轻轻一压,他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样,完全不能起身。

    而且方乐压的位置还是一处穴道,让青年瞬间就使不上力气了。

    一针,两针。

    方乐用的是最常见的单纯间断缝合,缝一针都单独打结。

    当时说了五六针,果然缝了六针。

    高医生张着嘴巴,站在边上看着,好半天都没吭声。

    原本方乐缝第一针的时候,高医生就准备喊,这小子还真不打算给人家打麻药?

    结果青年瞬间老实,方乐第一针就缝完了,高医生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有点呆滞。

    “行了,包扎一下伤口。”

    方乐放下持针钳,对青年交代道:“注意情绪变化,额头这个位置,还是比较容易崩裂,不要皱眉,生气,或者有太明显的情绪变化。”

    “知道了。”

    青年闷闷的回了一句。

    “咦!”

    边上青年的父亲都惊呆了,自己这个儿子怎么回事?

    缝了几针,怎么就变老实了?

    刚才青年的父亲迎合方乐,说不打麻药,可真正缝合的时候,心中还是很担心的,也站在边上,准备帮忙摁着儿子。

    结果也就第一针的时候青年挣扎了一下,之后都一直咬牙忍着。

    “倒是挺硬气的。”

    方乐笑着评价了一句。

    有什么说什么,小伙子确实很硬气。

    方乐知道青年虽然有被他镇住的原因,可后面能一直忍着,确实是硬汉子了。

    “我记住你了,改天找你。”

    青年包扎好之后,站起身看向方乐。

    “行,拆线的时候也可以找我。”

    方乐笑着道。

    “记住什么了,还不谢谢人家医生。”

    青年的父亲又抬起脚踹了儿子一脚,父子俩就这么一踹一躲的出了处置室。

    等父子俩出了处置室,高医生这才对方乐说道:“小方,你这缝合水平不低呀。”

    “会一点。”

    方乐礼貌的笑道。

    “是不是单立人的那个亿?”

    程云星在边上问。

    高医生对方乐的这个会一点还没什么概念,程云星可是知道的。

    每次方乐都说会一点,结果真的是会亿点。

    这个单立人的亿还是方乐解释给程云星的。

    “你知道的太多了。”

    方乐瞪了一眼程云星。

    “叫下一位患者。”

    高医生对于方乐和程云星的对话听的不是很懂,不过他对方乐的水平是真好奇。

    刚才五六针,高医生就看出方乐的基础很扎实,缝合水平不低,可毕竟一位患者,还看不出来什么。

    第二位患者进来,矮个子实习生清创消毒,方乐继续开始缝合,高医生和程云星都站在边上看着,眼睛一眨不眨。

    一位。

    两位。

    三位。

    不知不觉,方乐这边就已经处理了七八位患者了,而这七八位患者,方乐也换了三种缝合手法。

    单纯间断缝合,连续锁边缝合,间断垂直褥式外翻缝合。

    重生前作为江中院最年轻的外科圣手,多领域的外科专家,方乐的缝合水平那是相当高的,处置室这边的外创伤缝合对方乐来说真的是小儿科了,这是基本功。

    所以在面对不同的患者,不同的创口,方乐下意识的就会选择最适合患者和最适合创口的缝合手法。

    高医生在边上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是会一点?

    这特么是来学习的还是来炫技的?

    一时间高医生都觉的有点脸烧。

    方乐刚来的时候,他还拍着胸脯要带方乐呢,这现在是谁带谁呀?

    “让开,我来。”

    等后面的患者进来的时候,高医生把矮个子实习生清创消毒的资格都剥夺了,自己亲自上阵,一边处理伤口,高医生还一边客气的询问:“方医生,这个伤口用什么手法缝合合适,这个因素怎么考虑?”

    不知不觉,小方已经变成方医生了。

    止血术牛逼,缝合也这么牛逼,这哪儿是什么新人,这根本就是大拿好吧。

    “小黄!”

    韩胜学从留观室转了一圈出来,远远的看到黄晓龙,喊道。

    “韩主任。”

    黄晓龙急忙小跑着到了韩胜学面前:“韩主任,您找我?”

    “怎么大半天没有看到方乐,人干什么去了?”

    韩胜学问。

    黄晓龙急忙道:“方医生那会儿问我他今天干什么,我想着处置室那边事情多,就让方医生去处置室帮忙去了。”

    “去处置室了?”

    韩胜学笑着道:“嗯,清创缝合是基础,确实应该练一练,行了,你去吧。”

    说着话,韩胜学就向着处置室走去。

    毕竟是半个军人,韩胜学一路走过来,身子挺得笔直,步伐沉稳,每一步和每一步之间的距离好像都差不多,一边走,韩主任还一边向打招呼的医生护士点头,就像是检阅部队的将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