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左病右取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急性滑膜炎,左膝伤患处红肿热痛,这样的情况,资深主治高大伟,海龟博士郑锦帆都知道情况。

    作为资深医生,类似于患者这种情况的患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接触过。

    什么样的疼,有多么难熬,郑锦帆和高大伟都心中有数。

    可现在呢,患者正在地上走动,脸上带着惊喜。

    要不是刚才郑锦帆进来的时候方乐还没开始治疗,他自己亲自还给患者做过检查,郑锦帆都要怀疑是不是高大伟给方乐找来的托。

    闹呢?

    可他自己刚才亲自检查过的,患者的膝盖弯曲都困难,现在却能走了。

    中医的针灸如此神奇吗?

    “嗯,行了,休息一下吧,效果还不错。”

    方乐看了一小会儿,笑着对患者说道:“你这个情况,锻炼还是要适度,平常可以多做推拿,有助于活血,没事自己双手在疼痛的地方搓一搓,多坚持。”

    “谢谢您。”

    患者被儿子和妻子搀扶到边上坐下:“医生,我这个后续还需要治疗吗,是继续针灸还是吃药?”

    “一个礼拜来一次,再治疗三个疗程。”

    方乐说着走到边上桌子旁边,写了一个处方:“药也继续吃着。”

    “谢谢。”

    等方乐开了处方,患者拿了处方,一家人这才道着谢出了诊室。

    韩胜学已经给方乐办了行医资格,医院这边也有备案,现在方乐开方也不需要别人签字。

    等患者一家走出诊室,程云星就迫不及待的问:“方乐,患者的患处明明在左下肢,为什么你要针刺右边?”

    “方医生刚才针刺的右边吗?”

    程云海愣愣的插了句嘴,他只顾看方乐针刺了,都没注意方乐针刺的是右边。

    高大伟都打算张嘴了,听到程云海的话,急忙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方医生针刺的是右边?

    高大伟都没注意到。

    “刚才让你想了半天,没想明白?”

    方乐回头问程云星。

    “是左病右取,右病左取?”程云星问。

    “看来你刚才也不是没动脑子。”

    方乐笑着道:“《黄帝内经》里面就有‘左病右取,右病左取’的针灸方法,十二经络在身体上交会的腧穴、经脉还有气血,都是相互流通的,如果左膝出现疼痛,时间一长,右膝也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且相对应的关节也会出现不适,因此在治疗的时候可以上下左右对应治疗。”

    一边说着话,方乐一边洗手:“特别是针对风湿痹痛一类的病症,在针灸的时候,大都可以用上下左右对应治疗的方法,在治疗的时候,如果方法得当,往往会有针到病除的效果。”

    “上下左右?”

    程云星还有点迷惑:“这个我知道,可怎么判断呢?”

    “我刚才用的是什么针法?”

    方乐问程云星。

    “透天凉。”

    程云星急忙道。

    “透天凉是什么针法?”方乐又问。

    “泻虚的针法。”程云星道。

    “过来看。”

    说着话,方乐走到桌子边上,桌子上有一个玻璃杯,还有一个放着体温计的笔筒。

    方乐把玻璃杯和笔筒都拿起来,放在面前,把体温计横起来,夹在玻璃杯和笔筒中间。

    一边摆弄,方乐一边问程云星:“患者的左下肢红肿疼痛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外感诸邪,积液堆积.....”

    程云星说的时候眼睛一亮:“主要是热邪,是实证。”

    “如果这个是左膝,这个是右膝,而体温计就是两者的经脉气血交汇的通道,患者左膝疼痛,是实证,又因为积液堆积,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个杯子里的水已经满了?”

    “嗯嗯!”

    程云星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这两个杯子是相通的,这个满了,就会顺着通道流向另一边,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

    “嗯嗯!”

    程云星再次点头。

    “可积液堆积,外感诸邪,等于通道不通,被子里也有污垢,那边杯子满了,我们不好乱动,动的话里面的液体容易流出来,但是我们可以清理一下这个杯子,疏通一下管道,让已经满了的杯子里面的水顺着通道自动流过来,帮着另一个杯子缓解压力......”

    “杯子里面的水流过来一些,那个杯子也就不外溢了......”

    说着方乐把玻璃杯拿了起来:“这时候你再拿杯子,是不是就不用担心里面液体流出来了?”

    “嗯嗯!”

    程云星再次点头。

    “这就是左病右取,右病左取的理念,具体要分析情况,究竟是虚实还是寒热。”

    方乐给程云星解释的时候,高大伟和郑锦帆都没吭声,也在边上听着。

    有了刚才立竿见影的效果,高大伟和郑锦帆心中都很好奇,这是什么原因?

    程云星询问,也免的他们再问了。

    高大伟倒是无所谓,郑锦帆还有点问不出口。

    刚才方乐第一遍解释的时候,郑锦帆和高大伟都听的不是很明白,怎么就左病右取了,怎么就右病左取了,根据是什么?

    现在方乐一边演示,一边讲解,哪怕是不懂中医的高大伟。郑锦帆还有程云海也都听明白了。

    他们不懂理论,可听的明白原理。

    液体满了,一动就撒,就和患者的左膝一动就疼,不能弯曲是一个概念,针刺左侧,舒缓经络,让杯子中的水流向左侧一些,杯子不满了,不外溢了,也就能拿起来了,就和患者能够弯曲活动是一回事。

    一边听着,高大伟都有些羡慕程云星这个傻小子。

    看着情商不高,呆呆傻傻的,却和方乐形影不离。

    高大伟在医院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有医生教别人像方乐这么尽心尽力的,解释的如此通透。

    这么手把手的教,程云星哪怕再笨,将来也不会太差。

    而事实上程云星也不算笨。

    “懂了吗?”

    方乐问程云星。

    “嗯。”

    程云星点头。

    “懂了就好,这个患者的病历就交给你负责整理了,患者还会来,你这边整理细致,到时候用得上。”

    “嗯!”

    程云星急忙点了点头。

    等点过头,程云星这才反应过来。

    方乐和他都是实习生,竟然安排他做事?

    算了,谁让人家方乐厉害呢。

    “郑医生。”

    给程云星交代完,方乐这才笑着对郑锦帆道:“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了,你处理的很好。”

    郑锦帆脸颊都禁不住抽了一下,然后笑着道。

    他补充什么?

    针灸他一点都不懂,中医一窍不通,怎么补充?

    要是刚才患者的恢复效果没有那么好,郑锦帆还可以站在一线医生的角度说两句场面话,可效果那么好,刚刚针灸完,患者就下床走动了,郑锦帆想说场面话都没法说。

    当着高大伟和程云星这些人的面,郑锦帆还是要讲道理的。

    方乐治疗效果好,没犯错,哪怕郑锦帆想要鸡蛋里挑骨头,你也要能挑出来。

    “呼......吸......”

    郑锦帆心中深吸一口气,安慰着自己。

    没事,方乐中医方面水平确实高,孙清平的学生,总有,两把刷子的。

    中医水平高,按说也够了,医院的医生全能的有几个?

    大多数人都是走专科路线,专精一个领域。

    可问题方乐没去专科科室。

    只要方乐还想在其他方面插足,那么自己总能找到机会。

    郑博士不断的安慰自己。

    说实话,刚才的一幕,郑锦帆都有点岔气了。

    听的再多,都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

    什么徒手止血,什么200克附子,郑锦帆又没见,听韩胜学说的时候,只要心中有抵触,总能找到借口反驳。

    或许运气好。

    或许有人指点。

    等等等等......

    这就像人给人的第一印象,你要是第一眼看到谁像坏人,就总会提防他,哪怕人家做好事了,你心中也怀疑。

    可现在,亲眼所见,患者的变化就发生在眼前。

    郑锦帆自己都找不到借口了。

    而且郑锦帆也不是那种否认别人优秀的人。

    “郑医生!”

    诊疗室的门被推开,陈继东的脑袋探了进来。

    “来了一位患者,您这边有空吗?”

    “来了!”

    郑锦帆应了一声,也没招呼方乐和高大伟几个人,急匆匆跟着陈继东走了。

    “怎么感觉郑医生的身影有点狼狈呢?”

    程云海低声道。

    “不是狼狈,是面子有点挂不住。”

    高大伟笑着道:“方医生这个针灸厉害极了,立竿见影,让郑医生想要挑刺都挑不出来。”

    甚至高大伟还恶意的猜测,刚才郑锦帆之所以没有阻止方乐治疗,是不是打算等方乐出错,然后借机训斥方乐?

    “怎么能这么说郑医生呢?”

    方乐笑着道:“郑医生是一线医生,是我们最后的底线,肯定要负责嘛。”

    说着话,方乐也向外面走去。

    “虚伪!”

    高大伟对着方乐的后背呸了一声。

    这小子,明明年龄不大,却比他还滑头,漂亮话说的多好听的,心中却全是弯弯绕。

    高大伟算是看出来了,综合水平先不说,就心眼方面,郑锦帆就玩不过方乐,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