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方乐和江海雷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老子这暴脾气......”

    韩胜学又把自己的钥匙拿了出来,把办公室钥匙摘下来放在了办公桌上:“小方你晚上休息,就在我这儿睡,我先回了,累了一天腰酸背疼。”

    说着,韩胜学就起身走人了。

    原本韩胜学还打算站在边上听两句,可江海雷实在是不给他面子。

    有心怼吧,还有点怼不过。

    就讨厌这种年纪轻轻还水平高的,一点也不知道尊老爱幼。

    办公室门打开,韩胜学就吓了一跳。

    “你们都在这儿干什么,啊......”

    办公室门口,高大伟、陈继东几个人正凑在边上偷听,韩胜学开门的时候,耳朵贴在门上的陈继东差点没栽进去。

    刚才进办公室的时候,韩胜学心情好,可这会儿心情不好了。

    江海雷是心胸外科的科主任,主任医师,和韩胜学一个级别,而且人家段位高,急诊科目前科室并不算大,韩主任有自知之明,怼不过呀。

    怼不过,就只能忍。

    可心里那是相当不舒服。

    正好门口一群出气筒,韩主任就没客气,指着鼻子骂:“都没事干吗,凑在这儿干什么,真要没事干了,把病历多抄写两遍,多学点东西,一天天的......”

    陈继东一群人被骂的战战兢兢的,站在边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真要没事,把值班室卫生打扫一下,收拾一下,眼里没点活吗?”

    韩胜学骂骂咧咧的退出了群聊......不对,是离开了值班室。

    “我去,韩主任好吓人。”

    等韩胜学走远,何耀平这才小声说道。

    “看来江主任应该是没给韩主任留面子。”

    陈继东猜测道,一边说,陈继东还偷偷看了一眼办公室,韩胜学出来的时候,办公室门又关了。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能把韩主任气成这样,刚才里面的情形可想而知。

    这会儿江主任和方乐竟然还在里面?

    陈继东虽然被韩胜学骂了,可依旧操心着方乐。

    韩胜学都气走了,方乐和江海雷还在,江主任这是气还没消?

    亦或者说韩主任见到拦不住,干脆眼不见为净?

    想到这儿,陈继东的心情又好了。

    方乐呀方乐,你说你,招惹谁不好,招惹江主任?

    全院谁不知道江主任的脾气?

    他们白天跟着江海雷做手术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方乐竟然敢在全肺切除领域质疑江海雷?

    也不知道从哪儿看了点东西,就拿出来卖弄。

    可惜,江主任不是韩主任,也不是郑医生。

    不由的,陈继东就想起了那次韩胜学查房时候的情形,当时方乐也是当场卖弄了一番,让郑锦帆都有点目瞪口呆。

    可惜喽,同样的招数在江主任这边不顶用了。

    办公室里面,江海雷并没有在意韩胜学的离去,而是走到韩胜学的办公桌后面坐下,笑着对方乐说道:“你们韩主任已经走了,有什么想法你可以敞开说。”

    “我没什么想法。”

    方乐道。

    “真的没兴趣去我们心胸外科?”

    江海雷问。

    方乐道:“去学习一段时间,我还是有兴趣的,长期的话,我还是觉的自己留在急诊科合适。”

    “呵呵。”

    江海雷笑了笑:“我现在倒是有点觉的,你刚才在会诊室那一番话是故意的,故意在我面前卖弄,可我想不通了,既然你为了引起我的注意,现在却不愿意去我们心胸外科,这就奇怪了。”

    当时程载明就看出方乐是故意的,江海雷作为当事人,反应慢了点,可这会儿也想明白了。

    毕竟方乐说了那么一番话,对最终的确诊和治疗并没有什么帮助性。

    方乐最后的治疗方案还是中医,患者今晚上持续用药,这才是方乐留下来值班的原因。

    既然和治疗没关系,却故意说那么多,为什么?

    纯粹为了得罪人?

    “江主任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怎么能说是故意卖弄呢?”

    方乐在江海雷面前可不会承认,缓缓道:“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都是以治病救人为目的的,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治疗而治疗......”

    “特别是外科手术,作为外科医生,术前一定要有准确的评估......”

    “就今天的患者而言,患者年龄大,已经七十岁了,而且还有吸烟史,虽然已经戒烟三年了,可之前的影响还是要考虑在内的......”

    江海雷和人辩论,倒是不生气,也不急眼,笑着道:“那么以你的意思呢,患者是肺肿瘤,倘若不做手术,就放任患者病情发展?”

    方乐笑着问:“那么我请问江主任,以您的水平来看,患者行全肺切除,即便是手术顺利,发生并发症的概率有多高?”

    “就患者的情况而言,即便是手术顺利,出现术后并发症的概率也有百分之三十左右。”

    江海雷实话实说。

    “那么以江主任来看,患者术后预期相对好一些,术后能活几年?”

    方乐又问。

    “以我的手术水平,如果预后好一些,患者术后生存三年还是没问题的,患者已经七十岁了,多一年,赚一年。”

    在这方面,江海雷还是很自信的。

    “那么江主任考虑过患者如果进行保守治疗,又能有多大希望?”

    方乐问。

    “你这个问题问的就有点多余。”

    江海雷道:“没有人愿意轻易做手术,这么大的手术患者和患者家属肯定是思前想后,要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做手术?”

    “是,江主任说的不错,我是问如果。”

    方乐笑着道。

    “这个我不好说。”

    江海雷倒是没有杠,实事求是的道:“如果孙老或者程老出手,或许能帮患者延续三五年也未可知,可孙老和程老那样的中医名家毕竟不多。”

    “可江主任您这样的心胸外科专家同样不多。”

    方乐笑着道:“咱们整个秦州省您在全肺切除术领域是第一人,您亲自来做这台手术,术后并发症的概率尚且有百分之三十,术后延寿三年,要是换了其他人呢?”

    “就今天患者的术后感染来说,程主任、韩主任以及田主任等人都觉的棘手,现在患者还在治疗中,如果患者这一关过不去呢?”

    方乐继续问。

    “这......”

    江海雷若有所思。

    既然是辩论,那就是实事求是,方乐说的江海雷之前没有多想,可这会儿细细一想,又觉的不无道理。

    “所以你刚才说那么一番话的意思是?”

    江海雷问道。

    “不瞒江主任,我虽然是中医学院的学生,可我并不反感现代医学,也不歧视西医,中医有中医的优势,同样也有自己的不足,西医有自己的优势,同样也有自己的不足,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在面对患者的时候,保命第一,可在救命之外,是不是可以考虑更合适患者的治疗方案?”

    方乐道:“患者年龄大,又有吸烟史,发生术后感染和术后并发症的概率高,哪怕手术顺利,三年期间,患者依旧要接受治疗,生活治疗若何,风险和术后评估,各方面综合而言,这个手术是不是应该做?”

    “你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值得考虑。”

    江海雷道:“不过在实际的临床中,患者和患者家属的意愿往往是很关键的,你觉得他不应该做,可他就是要做,你不给做,他就觉的你歧视他,亦或者觉的自己病情严重,医生都不敢做,你觉得他应该做,可他却觉的太危险,不愿意做,反而错过最佳的手术时机。”

    “江主任说的这个情况确实是客观因素。”

    方乐笑着道:“可咱们就事论事,今天的这一例患者呢,是患者家属要求一定要做?”

    “......”

    江海雷张了张嘴。

    要是就今天这一例而言的话,确实是他没有多说。

    “你说的对。”

    过了好一会儿,江海雷才说道:“别的不说,就患者术前,我要是多想,让韩主任参与会诊,以你的本事,或许真能免了患者这一刀。”

    刚才在会诊室,孙清平和程康诚虽然都在,可事实上整个治疗过程,从检查到确诊然后到用药,都是方乐一手包办的。

    虽然患者才用药时间不长,效果还不好说,可孙清平和程康诚能赞同方乐的方案,就说明方乐的方案没问题。

    不说方乐对全肺切除术了解多少,就以方乐的中医水平而言,江海雷觉的方乐就有说这么一番话的资格。

    患者的术后危急方乐都能处理,那么术前呢?

    而方乐人就在急诊科,还不像孙清平,早就退休了。

    倘若今天白天手术的时候,术前会诊,多方参与,别人在不在不说,方乐在场,患者还需要手术吗?

    这个问题不确定,可毕竟是有概率的。

    所以这会儿江海雷并不好反驳。

    在任何时候,你的话想要得到对方的认可和尊重,自身的水平是极为关键的,倘若方乐没有这个水平,那么刚才一番话,江海雷就可以认为你是瞎扯淡。

    不做手术等死吗?

    你有办法?

    能的不行。

    卖嘴,任何人都会,可单纯靠卖嘴,治不好病,也救不了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