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大黄甘遂汤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方乐一边诊脉,一边仔细观察,患者腹大如鼓,四肢头面肿胀......

    “除了喜欢喝水,还有什么症状没有?”

    方乐问:“呕吐之类的症状有没有?”

    “没有,患者并没有呕吐症状,饮食也正常。”程美玲说道。

    “脉象有力,正气不虚,并没有虚寒之像呀。”

    方乐诊过脉,查看了舌苔,站起身对郑高峰和程载明说道:“用大黄甘遂汤试试。”

    “大黄甘遂汤?”

    郑高峰道:“患者产后第四天,就用攻法,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程载明也道:“产后血下甚少,大都考虑体内有寒,寒气凝结,所以瘀血阻滞,生化汤具有养血祛瘀,温经止痛的功效,是产后产妇下血不利的常用方剂,大黄甘遂汤......万一血脱呢?”

    “生化汤确实是产后下血的常用方剂,可具体病症还是要具体对待的,生化汤用过之后,患者病情并无好转,而且还有加重迹象,这就说明方不对症。”

    方乐总算有点理解星星同学为什么基础理论扎实,临床经验却不行的缘由了。

    郑高峰的履历方乐了解过一些,原本是第一军医大中医系的副教授,后来到了第四军医大,进入西京医院中医科临床系,担任科主任。

    最早的时候,四个军医大也只有第一军医大有中医系,后来第一大隶属于秦州省,第二大新成立了中医系,郑高峰要更早一些。

    所以郑高峰这种从教育转临床的中医大都缺乏像祁远山、孙清平等实战派的中医的魄力和见识,可程载明好歹也是中医世家出身,这性格也显得谨慎有余,魄力不足,有其父必有其子呀。

    “这一点我和郑主任都考虑到了。”

    程载明并不知道方乐这会儿怎么评价他的,道:“只是你这个大黄甘遂汤药性峻猛,用的时候要尤为谨慎才行。”

    “程主任说的不错。”

    毕竟身份不同,而且整天又在人家家里蹭饭,所以方乐是很给程载明面子的,这要是在重生前,方乐早就训人了。

    “可就患者情况而言,小便不利,可以得知停水,生产血少说明蓄淤,患者没有呕吐,饮食正常,脉象有力,说明正气充足,并没有虚像,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用攻法。”

    方乐耐心的解释:“虽然大黄甘遂汤具有破瘀逐水的效果,可同时也有养血扶正的功效,大黄甘遂汤出自《金匮要略》,书中就有明确记载,主治妇人产后,水与血结于血室,少腹满如敦状;及男女膨胀、癃闭、淋毒,小腹满痛者......”

    “如此,为什么不可以用?”

    郑高峰和程载明的反应暂且不提,潘庆国都已经傻眼了。

    虽然潘庆国不懂中医,可方乐说的是汉语,他还是听的懂每个字的。

    方乐竟然真的懂中医。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程载明和郑高峰很显然被方乐问住了。

    西京医院中医科的两位主任医师被问住了?

    这一刻,潘庆国好像回到了那天他刚刚走到手术室门口就看到方乐带着人出来时候的状态了。

    “方乐你说的我刚才和郑主任也考虑到了,就是想到药效峻猛,所以找你过来再商议一下,既然你也觉的可以用,那就用吧。”

    程载明和郑高峰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说道。

    正如上一次方乐用破格救心汤的时候分析的那样,很多方剂,首创者用药都是比较胆大的,到了后来者,一位比一位胆小。

    中医中有些比较特别的中药材,诸如附子、大黄、生石膏等,药效峻猛,往往让医者望而生畏。

    郑高峰和程载明确实是考虑到了大黄甘遂汤,可心中多少有点疑虑,想到方乐水平不错,这才叫来参详。

    刚才程载明和郑高峰一再提醒方乐,也正是因为自己觉的有点不合适,下不定决心,需要有人劝解。

    “止犯何逆对症治之,郑主任和程主任只要觉的辩证明确,其实不用延迟观望。”

    面对两位主任,方乐是真的不好用太过严厉的语气。

    中医逐渐没落,逐渐的西医化,最终成为辅助,和大多数中医人缺乏自信,缺乏胆魄不无关系。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郑高峰笑了笑,然后就下方用药,他找方乐过来只是一起商讨,倒不是找方乐过来担责任来了。

    开了方,郑高峰又禁不住瞪了一眼程载明。

    多优秀的年轻人呀。

    下了处方,郑高峰这才笑着问潘庆国:“潘主任怎么来了,是有朋友在这边住院?”

    “没有!”

    潘庆国这会儿还有点恍惚。

    “潘主任是追着方乐过来的。”

    韩胜学则笑着说道。

    “追着方乐过来的?”

    郑高峰虽然很惋惜方乐去了急诊科,可作为科室主任,也没有到时时盯着方乐的地步,再说,方乐开始做手外手术还不到十天时间,郑高峰还真不知道这一茬。

    “郑主任,这几天方乐在急诊科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十例手外缝合手术了,患者预后效果极佳。”程载明急忙给郑高峰解释。

    刚才郑高峰的眼神,程载明可都注意到了,只是不好多说,现在可算有的说了,人家方乐可不仅仅会中医。

    “手外手术?”

    郑高峰看一眼方乐,看一眼潘庆国:“潘主任,你是为这个来的?”

    “那我还能为哪个?我倒是奇怪,方乐竟然还会中医呢。”

    潘庆国没好气的道。

    这会儿潘庆国还有点懵逼。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这领域跨的跨度也太大了吧?

    可事实就在眼前,却由不得潘庆国不相信。

    ......

    患者毕竟是产妇,各方面都要顾及到,大黄甘遂汤也确实药效峻猛,郑高峰虽然下了处方,可还是有点担心,所以用药之后几个人都没有急着离开,到了程美玲办公室说着话,同时等候着结果。

    对方乐了解最多的自然就是程载明和韩胜学了,很多事程美玲同样不怎么了解。

    听着韩胜学像是献宝一样说着方乐的一些事情,程载明也适当的补充几句。

    郑高峰好歹之前还了解方乐一些,有铺垫,可潘庆国完全就是突兀的了解到了这么多情况,整个人就像是听故事一样。

    什么徒手止血、什么破格救心汤,什么PDT,正骨.......

    一时间,潘庆国都有点怀疑人生,西京医院这一群主任不会是串通好的,一起糊弄自己吧?

    可他们又图什么?

    而且手外和中医水平潘庆国也见识到了,再多一些,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几个人说起话来,时间过的是相当快的,不知不觉就是一个多小时,韩胜学还正在兴致勃勃的说着,管床的住院医生敲门汇报情况。

    “程主任,患者下了黄水了。”

    “除了黄水,没有别的了?”郑高峰问。

    “没有,现在只是黄水。”主治医生说道。

    “下了黄水,并未出血,看来我们确实有点过于担心了。”

    郑高峰苦笑着对程载明说道。

    “嗯。”

    程载明已经习惯了,倒是没有郑高峰那么复杂的心态,他求助方乐也不止一次了。

    这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往往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从不好意思到习以为常,也不过是次数多少的事情罢了。

    患者用药之后下了黄水,没有出血,这就说明没有血脱的危险,程载明和郑高峰的一颗心也都放回了肚子里。

    “去吧,注意观察。”

    程美玲向传话的住院医说了一声,几个人继续聊天,方乐进医院时间不长,可值得一提的事情着实不少,程美玲还有点没听够。

    几个人又聊了四十来分钟,住院医又过来了。

    “程主任,下了血块了。”

    “患者情况怎么样?”程美玲问道。

    “先下黄水,再下血块,同时伴随血水,患者腹胀明显好转,并没有其他的情况。”

    “行,知道了,你去吧。”

    “下了血块,说明见效了。”

    郑高峰有点感慨:“方乐年纪轻轻,一身本事真不知道......咦,方乐呢?”

    郑高峰正说着这才注意到办公室已经没有了方乐的影子。

    “早跑了。”

    韩胜学道:“那会儿说去卫生间,就没有回来。”

    一群主任聊天,说的还都是自己的事情,方乐坐在边上就有点听不下去了,借着尿遁闪人了。

    注意到方乐不见的也就韩胜学和程载明,郑高峰和潘庆国三个人听的兴致勃勃,都没注意到主角其实已经不在了。

    “方乐?”

    这会儿方乐其实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尿遁?

    因为刚从中医科出来,方乐就遇到有人喊自己。

    喊方乐名字的是一位和方乐年龄差不多,扎着马尾辫的女同学。

    “啊......好巧!”

    方乐看着对方,尴尬的打着招呼,主要是又遇到了第一次遇到程星星同学时候的尴尬,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该怎么称呼。

    “你怎么在这儿?”

    林小娥看着方乐脸上都是惊愕,一副见鬼了的表情:“你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