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竟然没有附子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方医生的意思是,之前的药用错了?”

    王夏林并不太关心方满良的脸色,他更关心患者的情况。

    “是的,用错了。”

    方乐道:“患者之前流产失血过多,之后多次贫血性休克,元气一直没有复元,再加上长期抗痨治疗,脾胃已经严重损伤,这个时候还使用苦寒类的药物,无异于雪上加霜,倘若胃气断绝,也就彻底药石无医了。”

    “人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

    方乐缓缓道。

    “方医生危言耸听了吧?”

    方满良的语气已经弱了几分。

    “不说别的,就说腹泻,患者的腹泻也是寒痢,寒痢用苦寒药物,损伤胃阳,长期下去更会损伤于肾,动摇生命根基。”

    方乐语重心长的道:“患者本就病情复杂,病情日久,长期腹泻,又长期抗痨,不堪重负,这个时候用药更要慎重......”

    刚才方乐查看病历的时候说那一番话,是没注意到方满良来了,语气确实有点重,方满良不满,方乐也可以理解,可话既然说开了,就要说清楚。

    这会儿方乐说一些话并不是为了科普什么,也不是为了彰显自己什么,而是在唐都医院治疗,必须说服方满良。

    这也是在别的医院和自家医院不同的一点。

    如果是在西京医院急诊科,现在方乐已经不需要去说服谁了,哪怕韩胜学在场,多半也会同意方乐的方案,可在唐都医院这边,并不是说方乐知道怎么治疗,出了方案人家就会用的。

    在唐都医院,方乐是不具备行医资格的,这是其一,同时唐都医院这边除了潘庆国对方乐了解一些,其他人完全不了解,一位小年轻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医院这边的医生都是如此不负责任?

    刚才在留观室,王夏林马上就让人去通知中医科的过来,真正目的并非会诊,而是把关的。

    王夏林不懂中医,方乐说的对不对,开的方子能不能用,王夏林都没法判断,只能由中医科的医生过来判断,过来把关。

    治疗病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说患者还在病床上受罪,你们这边扯皮装逼?

    哪怕是正常的会诊,也要有主次,会诊是什么,会诊本就是各抒己见,然后互相说服对方,亦或者相互补充,最终拿出最佳的治疗方案出来。

    现在方乐要做的不是开方,而是说服方满良,让方满良认可自己的判断,如此才能用药。

    如果最终说不通,方乐也只能继续去和邱富贵沟通,看看能否转院。

    “寒痢?”

    方满良眉头一皱。

    “清气不升,脾气下陷,痢下脓血.......”

    方乐缓缓道:“刚才我在留观室的时候注意到,患者在病房,盖着被子,却依旧穿着棉衣。”

    “还真是寒痢......”

    方满良嘴巴微张。

    “方医生,那么你觉得以患者现在的情况,应当如何治疗?”

    王夏林看出来了,方乐水平不低。

    虽然方乐说的一些专业术语王夏林听不懂,可他能看出,方满良进来之后在方乐面前就没占到上风。

    两个人这会儿可一直是就事论事,谈论的是患者的病情,而不是泼妇骂街,在具体的辩论中,方满良没能说过方乐,这就说明方乐的水平应该不在方满良之下。

    “好在患者正值青年,虽然耗伤过甚,气息奄奄,病情危重,但是我刚才诊脉,脉象细数不乱,两尺尚能应指,还有一线生机。”

    方乐缓缓道:“我的建议是,从现在开始停用之前的所有药物,先行扶正固脱,醒脾救胃,恢复胃气,倘若胃气来复,那么患者就还有生机。”

    “停用所有药物?”

    王夏林沉吟了一下:“患者的肺结核也不用考虑吗?”

    “先扶正固脱,恢复胃气,其余的之后再说。”

    方乐道:“要先行让患者自行进食,能正常吃饭,后面才能调理,抗痨药对患者的脾胃损伤同样很大......”

    说着,方乐顿了顿,道:“有件事王主任和潘主任可能不知道,去年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肺痨生病休学,回了老家将养,当时命悬一线,差点缓不过来。”

    “方医生您去年还患过肺痨?”

    这个事黄晓龙和李希文等人都不知道,也就程云星和程载明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件事程云星也没对谁说。

    “嗯,你们回去问一下程云星就知道了。”

    方乐道:“我和程云星是同班同学,他很清楚,去年在医院无意中看到我的时候,星星同学还很惊讶,以为见到鬼了呢。”

    “方医生也患过肺痨?”

    王夏林和方满良等人同样有些不信,看方乐现在的样子,脸色红润,双目有神,身体相当好,怎么也不像患过肺痨。

    特别是潘庆国,他可是知道方乐一天要做六台手术的。

    “王主任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已经痊愈了好吧。”方乐笑着道。

    “方医生去年患病,是孙老医治的?”方满良问。

    “算是自救吧。”

    方乐道:“当时我还不认识孙老,医院病重,家里穷,所以回了老家,当时奄奄一息,自己又不甘心,所以自救罢了......”

    “家里穷?”

    潘庆国、黄晓龙几个人顿时觉的方乐应该是讲故事呢,这是为了说服王夏林和方满良吧?

    开着豪车,拿着手机,反正黄晓龙几个人是没办法把穷和方乐联系起来。

    谁家穷人是方乐这样子的,这要是叫穷,他们也想穷一下。

    “方主任怎么看?”

    王夏林不再纠结方乐所说事情的真实性,询问方满良。

    “这......”

    方满良有点犹豫。

    这会儿他要是点头,那主要责任就是他的了,可要是不点头,方乐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昨晚方满良用白头翁汤,确实失之偏颇,可不代表方满良水平就不在线,祁远山同样出过错,也不能因为一次出错就否定祁远山。

    方满良毕竟是副主任,方乐刚才一番分析是不是有道理,方满良还是能判断一二的。

    可万一呢?

    类似于方乐那种分析,也有引导性,不能说就肯定准确。

    “王主任,如果你们这边拿不定主意,那我和患者家属商量,可以让患者转院去我们西京。”

    方乐对王夏林说道:“不能再拖了,越拖下去治疗的难度越大,这会儿患者还在输液呢。”

    刚才方乐诊了脉,护士就又给患者扎上了输液管。

    “去,把患者的输液停了。”

    王夏林急忙对边上的住院医吩咐。

    吩咐过后,王夏林催促方满良:“方主任,行不行给一句话,不要耽误患者治疗,方医生愿意让患者转院去西京,这就是担当,我们呢?”

    王夏林是有点看不惯方满良的墨迹。

    “从分析来看,可以试一试。”

    方满良沉吟了一下,道:“方医生先拟方吧,我先看看方剂。”

    “好。”

    方乐拿起纸笔,写了处方,递给方满良。

    红参(捣末同煎)、生半夏、山萸肉、生山药......煎取浓汁300毫升........

    方乐写药方的时候,黄晓龙和李希文还有程云海也都在边上看着。

    “竟然没有附子!”

    黄晓龙低声对李希文说道。

    “是呀,竟然没有附子。”李希文也笑着点头。

    方乐在他们西京医院可是被称作方附子,据说开药基本上都有附子,特别是危重病症,附子的剂量往往很大,这一次竟然没有附子。

    “方主任。”

    方乐写好药方,递给方满良。

    什么玩意都用附子,真以为附子是万能药呢?

    “一日部分次数缓缓喂服.....”

    方满良看过药方,犹豫了一下:“从方剂来看,可以试一试。”

    药方没有附子,而且这一次的药方的药物剂量都不算太大,有争议的药也少,生半夏是有毒的,剂量是30克,也在方满良的承受范围之内,山萸肉和生山药剂量大一些100克,可这两味药都比较温和。

    山萸肉味酸、涩,性微温,生山药,性平,味甘,补脾养胃,生津益肺,100克的剂量看上去也没过大的风险。

    “这位方主任竟然同意了。”

    李希文笑着凑到黄晓龙耳边说道。

    “没有附子,所以方主任觉的没危险吧。”

    黄晓龙笑着道:“要是方医生再来200克附子,方主任估计要吓尿。”

    西京医院距离唐都医院虽然不远,可现在没有聊天群,也没有手机什么的,座机电话费也不便宜,消息传播方面要慢很多,自家医院还好,如果是外院,除非一些会议或者活动遇上聊天,要不然其他医院的事情传到另一家医院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方乐尝试附子,方附子的名气现在还局限于西京医院内部,唐都这边并不知情。

    方满良看了一眼正在嘀嘀咕咕的黄晓龙和李希文,听不清他们在嘀咕什么,不过总觉得那两个年轻人不怀好意,好像是在说他。

    方乐离的近,隐隐听清了,回头瞪了一眼李希文二人,两个人急忙闭嘴。

    真以为附子是万能药呢,什么病症都能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