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出院,出狱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方医生,陈继东找人打你了?”

    医院宣布了对陈继东的处分结果之后第二天,方乐李希文和黄晓龙程云海也都知道了,他们不是西京市本地人,年资不到,也没有分到房子呢,都住在医院宿舍,晚上回去自然能知道。

    “你们听说了?”

    方乐问。

    “昨天医教科的王主任去科室了,陈继东被开除,吊销行医资格,咱们科室也被罚了一个季度的基础奖金。”

    黄晓龙说道。

    “科室也被处罚了?”

    方乐愣了一下:“这个我倒是没想到,让大家跟着我带灾了。”

    “方医生,这怎么能怪您呢,您也是受害者。”

    李希文急忙道:“要怪也怪陈继东,您没事?”

    “还好能打,没怎么样。”

    方乐笑了笑。

    李希文和黄晓龙还有程云海都在心中笑了,方医生还好面子,应该是发现事情不对,跑了吧。

    听说陈继东带了三四个人呢,能打?

    一个人能打过那么多人?

    “那个陈继东心眼也太小了吧?”

    程云海道:“方医生也没怎么着他吧?”

    “之前方医生做手术不带他,陈继东就很有意见,心中有怨气,只是我也没想到陈继东竟然胆子这么大。”

    这事李希文知道的能多一些,毕竟方乐还没有开始做手外手术之前,陈继东就没少在李希文面前抱怨。

    “就为这?”

    黄晓龙都惊呆了。

    “可能是被惯坏了吧。”

    李希文道:“我听说陈继东家是西京市本地的,父亲纱厂的职工,母亲是老师,家境还算可以,陈继东以前和我们聊天的时候说过,他从小到大他爸都没有打过他,要什么给什么,他自己也聪明之类的......”

    “从小予取予求,习惯了,所以一旦不顺心,就积攒了怨气?”

    程云海道:“还好,我爸从小就打我。”

    李希文笑了:“我小时候我爸也经常打我,不听话就打。”

    “方医生您呢?”

    黄晓龙问方乐。

    “我呀?”

    方乐一边开车一边道:“我从小到大我爸和我妈也没打过我。”

    这一世不知道,上一世,反正没打过,打到是没打过,处罚还是有的,方乐从小其实挺怕父亲的。

    “不过也不是予取予求,要什么不给经常的事情。”

    方乐说着又有点想家了。

    自己突然到了这个时空,也不知道父母能不能承受的住?

    父亲和母亲年龄都大了,六十多岁了.......

    一路说着话,没怎么感觉就到了唐都医院。

    停好车,方乐先去了急诊科。

    这几天急诊科方乐已经不是天天去了,不过今天正好是给邱富贵媳妇复诊的日子。

    方乐到急诊加床,邱富贵媳妇病床的时候,急诊科主任李正守、副主任王夏林也都在病床边上,两个人也是刚到。

    “方医生来了。”

    李正守和王夏林脸上都带着笑。

    “李主任早,王主任早。”

    方乐也笑着点了点头。

    “方医生。”

    邱富贵也急忙道。

    “嫂子这两天怎么样了?”

    方乐笑着问。

    “好多了,好多了。”

    邱富贵急忙说道:“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昨天的时候中午和晚上分别吃了两碗小米粥。”

    “还有便血吗?”

    方乐问。

    “下痢脓血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过却没有再休克昏迷。而且喘息现象也没有了,不再出汗,怕冷的情况也好转了不少。一直没有呕吐呃逆。”

    王夏林在边上说道。

    方乐是晚上开方之后第二天早上来过一次,做了检查,留了治疗方案,原方再进,这几天都没有再来,可王夏林却是天天来,甚至有时候一天还过来两三次,随时了解患者的情况。

    患者的下痢脓血虽然没有太大改善,可喘息好转,出汗停止,食欲转好,体温逐渐恢复,各方面情况都有好转的趋势。

    这让王夏林和李正守都相当吃惊。

    患者的病情之重,情况之复杂,真的是相当棘手,方乐没有接手治疗之前,王夏林压根没有太大的把握,能控制病情不再继续恶化就已经很不错了,好转都要看运气。

    “嗯。”

    方乐点了点头,坐在病床边上再次摸脉检查,然后查看了舌苔,询问了几个问题。

    “脉象虽然依旧细弱,但是已经有根了。”

    检查过后,方乐站起身大:“下面可以着手补中益气,升阳举陷,依旧从脾虚气先入手,让患者的饮食恢复正常,到时候就可以出院,慢慢调理了。”

    说着方从王夏林边上的住院医手中要过文件夹和纸笔写了方剂。

    “这是出自元代名医李东垣《脾胃论》的经典名方,补中益气汤。”

    写好方剂,方乐把文件夹递给王夏林。

    “这一次真是多亏了方医生。”

    王夏林接过文件夹,象征性的看了一眼,然后签了字,把文件夹递给边上的管床医生。

    患者用药这么几天,情况明显好转,已经很能说明方乐的水平了,王夏林又不懂中医,方乐的这个方剂他也看不懂,也不多看。

    不过方乐的水平王夏林是着实佩服。

    唐都医院这几年偶尔遇到一些棘手的患者,有时候也会请孙清平过来治疗,王夏林也见过几次,方乐这一次治疗加床的患者,真的让王夏林有种好像面对孙清平的感觉。

    自信,胸有成竹,用方之后立起沉珂,着实有大医之风,不愧是孙清平的弟子。

    这一次方乐的处方下的是三剂,三剂过后,方乐又来了一趟,做过检查,原本的补中益气汤稍微修改,原方再进,这次持续服用一个礼拜。

    一个礼拜之后方乐再来的时候,邱富贵的妻子已经能坐起来了。

    做过检查,方乐从守护元气着手,用补土生金之法,给原本的方剂加了几味药,下了20剂。

    “王主任,依我看,患者已经可以出院了,没必要一直留在医院治疗。”

    方乐对跟着的王夏林说道。

    邱富贵的家境并不好,住院这么多天别说邱富贵自己带来的六百不够用,方乐给的一千块也所剩无几了,就这还是因为方乐及时接受,这一段时间用的一直是中医的法子,而方乐定时复诊,医院这边一些检查也是能少做就少做,能不做就不做。

    要不然,钱早就不够用了。

    这一次方剂要服用20剂,这么长时间一直住在医院,其实没多大意义了。

    去年方乐的肺痨都足足大半年才痊愈,而且还有方乐坚持练习五禽戏和练拳的因素在内,像邱富贵的媳妇,不仅仅有肺痨,还有痢疾等其他病症,想要恢复需要的时间更长。

    “既然方医生这么说,那就让患者家属等会儿去办出院手续。”

    王夏林笑着说道。

    “方医生,我......”

    邱富贵在边上听着,嘴巴微张,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去按时吃药,好好调理,刚才开方的时候一些注意事项还有饮食方面我都写在上面了,各方面一定要注意。”

    方乐笑着对邱富贵说道:“我知道邱大哥家境不算好,可嫂子生病,营养各方面还是要跟上的,饮食尤其要注意,不能因小失大。”

    “方医生放心,我知道。”

    邱富贵连忙点头。

    “行,那等嫂子药吃完,再来复诊,下次就直接来我们西京医院吧,到了急诊科找我就行。”

    方乐笑着给邱富贵叮嘱几句,然后在邱富贵的千恩万谢中和王夏林一块走出了留观室。

    “今天怎么是方医生一个人,其他人呢?”

    王夏林笑着问方乐。

    “休息两天。”

    方乐笑着道:“手外科那边转不过来了。”

    “方医生真是......”

    王夏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们唐都医院手外科成立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运转正常,没想到方乐来了这边十来天,就把手外科塞满了。

    目前唐都这边手外科规模还不算大,毕竟能独立手术的医生不多,方乐这位手术狂魔过来,一个人就顶潘庆国两三个。

    今天方乐这个小组再次放假休息,这次休息三天,收假之后方乐也不再来唐都了。

    除了唐都这边手外科塞满了之外,李希文和黄晓龙几个人也都累的够呛,真的有点撑不住了。

    .....

    长乐派出所,何品玲签过字,带着陈继东从里面走了出来。

    十五天拘留,再次出来的时候,陈继东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

    “东东,饿不饿,想吃什么妈带你去吃。”

    何品玲跟在边上,关切的问道。

    陈继东一声不吭,只是向前走着。

    “东东.....”

    何品玲急忙追了上去。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

    陈继东回头,满脸的不耐烦。

    他已经知道了他被医院开除,吊销了行医资格的事情。

    被医院开除,还吊销了行医资格,不能当医生,陈继东整个人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

    虽然当初找人揍方乐的时候,陈继东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定。

    可有时候,很多人做某些决定,并不代表他就做好了承受某些后果的准备。

    做决定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可承受后果往往则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煎熬亦或者影响到后半辈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