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何耀武的心动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伤者是三十岁出头的年龄,身上脏兮兮的,明显是进城的务工农民工。

    当然,今天的事故本就是拆除老旧小区的时候出现的意外事故,伤者十之八九都是农民工。

    95年开始,正是农民工进城务工的一个热潮,西京市搞建设的地方不少,二环正在修建,二环范围内的一些城中村不少都是拆除重建的对象。

    准确的说,这个时候的一些村子都不能算是城中村,西京市也不过是现阶段才开始从中心不断在向周边辐射。

    三十岁出头的年龄,一家的支柱,却没了一条腿,这条腿对你伤者来说可不仅仅只是一条腿那么简单。

    “忍着点,只要人在,就有希望。”

    方乐一边拿起护士送来的银针,一边出声安慰。

    重生前方乐就在网上看过一些关于八九十年代的一些帖子之类的,2000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在大力搞建设,很多工地的施工都是相当粗糙的。

    安全措施几乎是完全跟不上,出事的情况可以说是屡禁不止。

    一方面是工程集中,经验不足,另一方面也是大型机械欠缺,像挖掘机、吊车、起重机、搅拌机这些,很多工地都是欠缺的,更多的还是以人力或者野蛮爆破为主。

    只是看帖子和亲眼所见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方乐手中的银针扎了下去,随手又捻起一枚,几根银针扎在患者的几处穴位,患者的伤口出血量明显开始减少。

    “联系一下,看看手术室什么时候腾出来,这边不能拖太久。”

    方乐回头对边上的护士说着,同时开始给青年处理伤口,清创清洗。

    “嘶!”

    这一幕,何耀武看的真真切切,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方乐这针刺止血的水平相当高。

    何老同样也注意到了方乐那边,禁不住感慨:“不比孙郎中差呀,当年部队上要是能多几位小方这样水平的郎中,不知道能减少多少伤亡。”

    “嗯!”

    何耀武点头:“方乐的水平很了得,特别是这止血水平,这样的人要是弄去军区医院,跟随部队,那战士们训练演戏的时候就能少很多不必要的伤亡。”

    现在真正的战争已经很少了,但是作为部队,军人的常规训练依旧不能少,特别是作战部队,训练更是严格,越是优秀的战士,训练的科目越是刻苦,越容易受伤。

    每年部队都有大量的优秀兵王之类的因为训练的原因导致身体伤损,从而被迫退役。

    越是在整体医疗水平不足的年代,医生个人的能力才越发重要,何耀武越看方乐越是觉得心动。

    “这儿疼吗?”

    处理完一位患者,方乐又处理下一位患者,摁压给患者做检查。

    “嗯,疼,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来,忍着点。”方乐示意患者趴下,然后招呼护士拿来痰盂,一只手在患者背后一推,然后狠狠一拍,患者张口吐出一口血痰,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说个方子,你记!”

    刚处理完,方乐看到程云星过来,招呼道。

    “哦!”

    这会儿程云星本就跟着方乐,跑前跑后,听着方乐说话,程云星急忙打开带着的文件夹,记录方乐说的处方。

    “方乐,患者什么情况?”程云星一边记一边问。

    “内脏震伤,淤血瘀阻,不过问题不算太严重,不需要手术,按照我说的方子先进行处理,看看还有没有床位,中医科那边协调一下。”

    方乐说了一句,又走向下一位患者。

    程云星看着方乐的背影,这一刻又觉得方乐是如此的陌生,此时方乐身上的气势还有说话的语气以及自信,他们韩主任和方乐比起来好像都欠缺了些。

    “这小子有点军人的气质。”

    何老缓缓说道。

    “嗯。”

    何耀武点头。

    方乐因为习武的缘故,在何老和何耀武看来,确实有点军人的气质,走过来腰板笔直,办事干练果断,要说唯一不像军人的一点,那就是军人更有组织性,方乐则欠缺了些,平常认真的时候还好,要是没事,和人说话聊天,又有点痞气,有点随意。

    刚刚处理过一位患者,方乐一抬头,看到何耀平和护士推着一辆平车,平车上应该是有患者,只不过用白布盖着。

    “没抢救过来?”

    方乐走到近前询问。

    “送到的时候就心脏停止了,没有呼吸,心肺复苏二十分钟,也没什么起色。”

    何耀平语气低沉。

    虽然在医院这种地方,特别是在急诊科,遇到患者抢救不过来的情况并不罕见,可当医生的但凡遇到,没有几个人能淡定。

    人非草木,面对死亡,又有几个人能够无动于衷?

    方乐掀开白布,看到伤者的面孔,比起刚才那位短腿的青年还要显年轻,最多二十七八岁。

    送来的大都是进城务工的,边上没有患者家属,少了一些吵吵闹闹和哭哭啼啼,可这样的场面却显得更悲凉。

    看了一眼,方乐正打算盖上白布,却突然发现患者的脸色有点不太对。

    方乐急忙掀开白布,平车上,患者看上去全身僵硬,没有丝毫呼吸,确实是已经死亡的状态,可方乐却发现青年的脸色和正常死亡有点不太一样。

    “银针!”

    方乐一边喊了一声,一边伸手摸脉,同时问:“做过检查没有,除了外伤还有没有别的?”

    掀开白布的时候,方乐就看到了患者身上的伤情,全身很多地方都有伤,好像是被重物砸的,可具体的方乐还需要了解。

    “听送来的医生说,患者是被直接掩埋在了里面,是被抛出来的,没送到其实就已经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了,做了抢救,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就......”

    何耀平有些不解:“方医生,您的意思是,难道患者还没死亡?”

    这个时候,条件有限,再加上这会儿抢救的患者很多,手术室都满了,设备都有点不够用,所以没有做脑死亡鉴定的条件,不过根据患者的生命体征,呼吸停止,心脏

    停跳,心肺复苏二十分钟,这基本上已经可以判定死亡了。

    何耀平好歹在急诊科这么多年,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可看方乐的样子,又好像不是。

    “不太确定。”

    方乐说了一句,没吭声,仔细的感受患者的脉象,同时弯下身子,耳朵贴在患者的胸口部位,仔细的感受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