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薛曙阳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薛老,这边是肝内。”

    医附院的一群领导这会儿也正陪着薛曙阳参观医附院。

    方乐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左右了,昨天休假,今天方乐又给韩胜学打了声招呼,再次休假一天,韩主任能说什么?

    方狂魔愿意休息,韩主任其实还是乐意的,要不然,这么下去,复健室又该不够用了,方乐这几天多休息,新的复健室也差不多可以用了。

    十点多,薛曙阳已经到了一个多小时了,这会儿正好到了肝外。

    参观医附院,薛曙阳也只是走马观花,特别是西医科室,薛曙阳更不指手画脚,也就是转一转。

    “附片100克!”

    张树红的声音都拔高了些许:“方医生,你是和我开玩笑吗?”

    张树红是正儿八经的西医,可附片是什么玩意,只要是当医生的都不陌生。

    什么玩意,张嘴就是100克?

    把这玩意当饭吃的?

    正走着,薛曙阳就被病房里面张树红的声音惊动了。

    然后薛曙阳就向病房门口走去,医附院的领导也不敢拦着,也都跟在身后。

    院长赵德宏还回头看了一眼跟着的肝内科主任,询问什么情况,怎么还冒出个附片?

    难道请了中医科过来会诊?

    交大医附院这边中医科只是小科室,医生并不多,存在感很低的。

    医附院的领导请薛曙阳前来医院参观,最主要的是在乎薛曙阳本人的名气,而不是因为自家医院中医科有多强势。

    当然,也正好有借口,希望薛老过来指点。

    科主任这会儿也是满脸懵逼,他不知道这事呀?

    不管知道不知道,薛曙阳已经到了病房门口了。

    张树红正说着,就看到一大群人,吓得腿肚子都有点打转。

    薛曙阳张树红是不认识的,可院长赵德宏他认识呀,认出了赵德宏,那么薛曙阳的身份就猜得到了。

    张树红是知道薛曙阳今天要来,可也没太在意,薛曙阳是杏林名家,他们是西医科室,想来薛曙阳也只是大概参观。

    可谁想到方乐能开出这样的方子?

    “薛.....赵......”

    张医生都不会说话了,不知道是该先向薛曙阳打招呼呢还是先向赵德宏打招呼。

    “你们继续讨论,不用理我。”

    薛曙阳笑着说道。

    张树红都快说不出话了,这还讨论个屁呀。

    只是方乐却不在意,笑着对张树红说道:“患者脉沉迟无力,面部水肿.......从脉证来看,是脾肾阳虚,水寒土湿、汗水泛滥,应当扶阳温寒化气利水主之,我刚才说的附片100克、干姜40克,正是四逆汤合五苓加减化裁。”

    “四逆汤温中祛寒,具有回阳救逆之功效。用于阳虚欲脱,冷汗自出,四肢厥逆,下利清谷,脉微欲绝等症状很有奇效,患者下肢浮肿,小便赤短,正是寒水泛滥,四逆汤下利清谷,排水利尿,而且能稳固元阳,防止阳气爆脱,患者已经病了有一段时间了,之前的治疗更是让患者元气大伤,单纯的利下之法很容易造成元阳爆脱.....”

    “而五苓散为祛湿剂,具有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之功效。主治膀胱蓄水证对小便不利也有奇效,两方合并花菜,可以扶阳温寒,在化气利水的同时,又可以稳固元阳。”

    看到门口一群人的同时,方乐也猜出了前面老人的身份,想来应该是薛曙阳。

    所以方乐的这一番解释就不是给张医生听的,而是直接说给薛曙阳的,既然有薛曙阳在场,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薛曙阳听罢,却没有吭声,而是走到病床边上,先观察患者的情况,之后诊脉检查。

    薛曙阳检查的时候,边上所有人都静悄悄的候着,没人敢吭声。

    “小友怎么称呼?”

    薛曙阳做过检查,然后回身,温和的问方乐。

    “晚辈方乐。”

    方乐客气的道。

    “可否把你的方剂写出来?”薛曙阳问。

    “当然可以。”

    方乐走到桌子边上,张医生急忙把自己身上的笔递给方乐,方乐写了处方,然后递给薛曙阳。

    “附片、干姜、花椒......”

    薛曙阳看着处方,足足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道:“用药不过七味,方子简洁,剂量却很重呀,附片足足100克?”

    “回薛老,我在西京医院的时候,人送外号方附子,附子最大剂量用到过200克。”方乐客气的道。

    语气虽然客气,可说出来的话却能吓倒一片人。

    200克?

    这么大的剂量,不少人都没听说过。

    “方小友走的是火神派的路子?”薛曙阳问道。

    “行医救人,哪有什么固定的路子,因人而异,因病施治。”方乐实话实说。

    “哈.....”

    薛曙阳笑了一声,然后哼道:“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既然知道我,那我来问你,这么大的剂量,你可知道用药之后是何后果?”

    “对症用药,自然是药到病除。”方乐却没有被薛曙阳吓到。

    薛曙阳既然是大国手,这个方子能不能用,薛曙阳心中肯定是有数的,至于这个吓唬?

    方乐猜测还是因为他的年龄。

    “药到病除?”

    薛曙阳脸上的笑容收敛:“如此用药,就不怕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方乐猜的没错,以薛曙阳的水平,自然能判断这个方剂是不是可行,可方乐毕竟太过年轻,薛曙阳确实是带了点故意,吓唬吓唬方乐。

    一方面是试探一下方乐,想看看方乐究竟是有真才实学呢还是运气使然,另一方面,方乐确实年轻,太年轻,太傲气,并非什么好事,薛曙阳也有敲打之意。

    只不过薛曙阳遇到的是方乐。

    “回薛老,晚辈曾亲自尝试附子,对附子的药性药效有着贴身的体会,既然能用,自然有把握,当医生的,有几个人会平白无故的用自己的前途冒险?”

    方乐缓缓道:“至于说风险,既然辩证准确,就当果断用药,瞻前顾后,错失良机,才是真的悔之晚矣。”

    医附院的一群领导听着方乐和薛曙阳对话,都是战战兢兢。

    张树红都惊呆了,陈文舟这是从哪儿找的愣头青?

    这位可是薛曙阳呀,哪怕是他们院长都要陪着小心,这位倒好,不卑不亢,竟然还和薛老辩论起来了。

    “你亲自尝试过附子?”

    薛曙阳有点意外?

    “是,50克的剂量。”

    方乐点头。

    “嘶!”

    薛曙阳也禁不住吸了一口气。

    50克的剂量,这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