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下乡,大雨

方千金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江州省,张曦月和白素雪的超市已经开业,后续只需要稳扎稳打,逐渐增加门店,依靠着方乐超越这个时代五六十年的营销手段,绝对不惧怕和其他同行的竞争。

    剩下的就是秦州省这边,冯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等到资金到位就可以再进一步了。

    目前来说,张曦月那边虽然一切都还是刚开始,但是各方面方乐都已经有所布局了,除了张曦月和冯飞,还有赵攀成的中医药销售以及金正河江海制药的布局。

    其实真要说,作为重生者,方乐要是不择手段的话,这么长时间绝对不止这么点资金积累,短短的一年时间,方乐有的是办法让资本翻上好几倍。

    不说违规手段,就说灰色手段,方乐就知道不少。

    只不过,这一次,方乐要保证自己的资本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不允许有任何的阴暗,要不然,方乐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坎。

    作为重生者,有着诸多手段,还有一身医术,倘若还要用灰色手段,那简直是对重生者的侮辱。

    今年一年是张曦月成长的过程,也是布局的过程,方乐相信明年,张曦月那边绝对会迎来一个井喷期。

    第二天早上,方乐刚刚起床,就接到了任绍军的电话。

    “方老弟,起来了没有,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呢。”

    “起来了,起来了,任大哥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方乐客气了两句,挂了电话,就急匆匆的下了楼。

    楼下,任绍军开着车,车子就停在小区门口。

    “方老弟。”

    看到方乐从小区出来,任绍军远远的向方乐喊。

    “任大哥。”

    方乐走到近前:“我自己过去就行了,还让任大哥亲自跑一趟。”

    “是温主任让我过来接你的。”

    任绍军笑着道:“温主任在家里做好了早饭,让我喊你过去一块吃,吃过早饭,一起出发。”

    “温阿姨真是......”

    方乐的情绪拿捏的相当到位:“温阿姨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温主任人很好的,一直都是如此。”

    任绍军一边招呼方乐上车,一边道:“我在晋州省的时候就跟着穆老板,温主任待人一直都非常和善。”

    听话听音,方乐自然听的出任绍军话中的意思,笑着道:“任大哥能被穆老板从晋州省带过来,可见穆老板对任大哥相当器重。”

    领导调任,还能把随身秘书一块带着,这个待遇可是相当不错了。

    “主要是我了解穆老板的习惯,穆老板用着顺手。”

    任绍军呵呵笑着。

    今天早上过来接方乐,任绍军并没有带司机,而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方乐就坐在副驾驶。

    说着话,任绍军已经启动车子。

    等车子到了一号楼门口,方乐下了车,等任绍军停好车,两个人一块上了楼。

    “小方来了,小任也一块。”

    温春霞待人确实如沐春风,招呼方乐和任绍军一块坐下吃饭。

    任绍军应该不是第一次在穆老板家里吃饭了,倒也不拘谨,方乐呢,度把握的也相当好,一顿早饭吃的也非常和谐。

    穆学辉是吃饭不怎么说话的性格,温春霞话多一些,可穆学辉也不反感,只是静静的听着,看得出,家里没太多的规矩。

    “小方,这次辛苦你了,你穆叔叔身体一直不算太好,又总是熬夜,你到时候多盯着点。”

    吃过早饭,准备出发的时候,温春霞给方乐叮嘱着。

    方乐点着头。

    穆学辉这一次调任前来秦州省担任大老板可以说责任重大。

    今年秦州省发生了极为严重的旱灾,甚至超过了1962年,过了春节到现在,秦州省几乎没下过雨,过了五月份之后就是气候炎热。

    这个时候,农民对庄稼的重视程度和后十几年完全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大多数农民都还是以种地为生,哪怕是在外务工的到了芒种忙收也都会回家先管好庄稼。

    今年秦州省大旱,关中地区小麦减产相当严重,一些地方甚至闹了饥荒,这也是穆学辉被调到秦州省之后最为重要也最为棘手的一件事情。

    穆学辉这一次下乡也算是微服私访性子的,所以随行人员不多,随行也就秘书任绍军,医生方乐以及政法系统的领导夏永兴以及一位负责安全的安全保卫处的处长。

    穆学辉和夏永兴是分开出发的,方乐和任绍军陪同穆学辉一块下了楼,门口已经停好了两辆车,一辆是黑色的奥迪,一辆是黑色的桑塔纳,应该是负责穆学辉安全的,不过却不是警车,不注意车牌的话,两辆车其实并不算太显眼。

    穆学辉出行,是有着专职司机的,不需要任绍军专门开车。

    还没到车子近前,任绍军就急忙上前一步,帮穆学辉拉开奥迪车后面的车门,护着穆学辉上了车。

    等穆学辉上了车,任绍军这才对方乐说道:“方老弟,你坐副驾驶,我去后面。”

    “还是任大哥你坐前面吧,我去后面,穆老板要是有什么吩咐,任大哥你在边上也方便。”

    方乐和任绍军说着话,穆学辉则已经打开了车窗:“小任你坐前面吧,小方你跟在后面。”

    “是。”

    穆学辉发话,方乐和任绍军都不好再退让了。

    等到任绍军上了车,方乐这才走向后面的桑塔纳。

    桑塔纳车边上,站着一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穆学辉没上车之前,中年人就一直站在车子边上,腰杆挺得笔直,面容肃穆。

    等穆学辉和任绍军上了车,方乐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中年人急忙帮方乐打开后面的车门:“方医生坐后面吧,我坐副驾驶就好。”

    “张处客气了,我坐副驾驶就好。”

    刚才下楼的时候,任绍军就给方乐介绍了站在桑塔纳边上的中年人,中年人正是安全保卫处的处长张正同。

    张正同也是早就从任绍军口中打听了这一次随行的人员,也知道方乐是干什么的,虽然方乐只是西京医院的医生,可既然能被穆学辉看重,那就不是一般的医生。

    谦让了一番,见到方乐态度坚决,张正同也就不多说了,两个人都纷纷上了车,再谦让,那就有点让穆老板等候了。

    等到方乐和张正同上了车,奥迪车这才缓缓开动,桑塔纳跟在后面,出了大院,桑塔纳却前行一步,到了奥迪车的前面,两辆车始终保持着非常稳定的距离,就像是量好的一样。

    穆学辉今天的第一站是秦州省下辖的地级市秦东市下辖的县城。

    这一次秦州大旱,最为严重的地区就是关中,秦东市、金宝市、金川市都是受灾极为严重的几个城市。

    秦东市和西京市紧邻,虽然高速还没有通,两个多小时也就到了目的地,目的地是秦东市的东城县。

    过了春节,秦州省关中一带几乎是一直干旱,没下过什么雨,然而才刚刚进入东城县的境内,却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间就下起了大雨。

    “真是祸不单行。”

    坐在车上的张正同禁不住感慨。

    “不是说秦州省一直大旱,现在突然下雨,难道不是好事?”方乐有点不解。

    “方医生不是秦州人?”张正同问。

    “我是地地道道的秦州人,金宝市的,农民。”方乐有点心虚的说道。

    “方医生既然是农村人就应该很清楚,关中一带一直都是以小麦为主,而小麦的生长周期则是开春到五月份,六月开始各地小麦逐渐成熟,正是收获季节,现在下雨对今年的收成已经影响不大了,前半年大旱,后半年却雨水极多,虽然对于秋种很有好处,可也有可能造成水灾。”

    张正同说话的时候,外面的大雨却越下越大,已经成了瓢泼之势,司机开着雨刷,好像都有点刷不动前挡风的雨水。

    “最近的雨水很多?”

    方乐问道。

    “根据气象部门预测,从本月开始,雨水极多。”

    张正同道:“穆老板这次下来除了了解今年的灾情之外,还有查看各地防汛情况的意思。”

    “谢谢张处。”

    方乐道了声谢,同样看着窗外。

    说实话,重生前,方乐出生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不存在饥荒的问题了,全国早已经奔小康,而方乐的家境又很不错,还真不怎么体会农民的生活。

    到了这个时空,方乐虽然出身农村,可重生过来身份就是大学生,也不需要种地,方乐也没多少体会。

    听着张正同的解释,看着窗外的大雨,方乐才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已经不在原本的时空了。

    到了这个时空,这个时代,最起码这几年,对于老百姓而言,还是要看天吃饭的。

    95年秦州省的旱灾方乐好像有点印象,可水灾,方乐记不清了,好像98年,全国的水灾是极为严重的,全国不少地方都出现了灾情。

    “轰隆!”

    一道闪电,伴随着一声惊雷,雨势越来越大了,开车的司机都不由的放慢了速度,开的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