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移栽

小九徒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天下藏局最新章节!

    “我就知道劝不住你。”讲完之后,马萍掏出了纸笔,推到了我面前:“你写个卡号以及具体数额,我吩咐人转钱给你。”

    我将纸笔给推了回去:“不用,这个我自己会解决。”

    马萍闻言,神情顿时一愣:“兄弟,踏入芙蓉庄园开不得玩笑,最起码你钱要备够,这是基本诚意……”

    我打断道:“萍姐费心了,我有盘算。”

    黄金万两。

    等于一千斤黄金,一斤五百克。

    当时的金价虽然才一百多块钱一克,折算成钱的话,也七八千万了。

    别说马萍不知道能出拿多少,即便她拿出这么多钱,我倒有信心慢慢还她,但这个天大的人情,该怎么算?

    我对自己与马萍的关系,有着非常清楚的认识。

    有人情来往的朋友而已。

    每一笔账,我都要算清楚。

    她斡旋小竹之事,其实是在还我西货场救她一命的人情。

    如果到时她帮忙找到了陆小欣,等于我还欠着她一笔。

    这次若要了她的钱。

    我这辈子都将无法与她如此坦率地平等对坐。

    江湖,也是人情世故。

    告别了马萍,我回到了住处。

    小竹正在给屋子里面的花浇水,餐桌上放着已经做好了的饭菜,香喷喷的。

    我看着这个小丫头,没有吭声。

    小竹发现了异常,神情有一些羞赧,问道:“哥,我的脸是不是弄脏了?”

    我回道:“没脏。”

    小竹低声问道:“那你干嘛总盯着我看?”

    我问道:“你身上的那块骷髅木牌呢?”

    小竹闻言,从脖子上摘下了那块骷髅木牌,递给了我。

    这牌子已经很旧了,和我身上那块假袁大头的包浆一样厚,后面那棵竹子显得郁葱挺拔。

    小竹是一位弃婴,不知父母是谁,被索命门人给捡了之后,从小在那里长大,这牌子她肯定一直在身上带着。

    索命门养大了她,艺卖主家、命留门内。

    在那种毫无人性的环境之下长大,她还能保留如此纯净美好的性格,弥足珍贵。

    竹子郁葱挺拔,但下面的土壤却全是血腥。

    这次必须移栽了!

    小竹给我盛好了饭,让我快乘热快吃。

    我对小竹说道:“木牌子给我,过两天我去见你门里的一位堂主,给你赎身,你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

    “哐当”一声响。

    小竹手中的米饭掉落在桌子上,饭粒洒了一地。

    她俏脸诧异万分,瞠目结舌,手足无措,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我说道:“你不用紧张。”

    讲完之后,我去收拾桌子。

    小竹却拉着我的衣服,嗓子发紧,颤声问道:“哥,他们有没有提什么条件?”

    我回道:“提了,小条件。”

    小竹脸色蜡白,问道:“什么小条件?”

    我笑道:“需要一点钱,但不多,大概一两百万。这对我来说,不是小条件,难道是大条件?”

    小竹闻言,满脸犹疑地瞅着我。

    半晌之后。

    小竹说道:“哥,你别骗我!他们的条件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么多年,我也见过不少人过去赎人。正常情况之下,门都不让进。实在有天大面子,赎人之人进了门,但全出不来,即便出来也……”

    “哎呀!你别去了,算小竹求你,成吗?”

    “小竹跟了你之后,过了人生最开心的一段日子,这样真的挺好的。”

    我放下了碗,回道:“吃饭。”

    小竹却站在原地不动,紧紧地扯着自己衣服下摆,像等待焦心答案的学生。

    我说道:“吃饭!”

    小竹坐了下来,眼眶泛红:“哥……”

    我板起了脸,冷声问道:“你现在人跟了我,但命不跟我,也不跟你自己。人家想要,随时可以取去,脑袋成了人家的夜壶,你有什么好开心的?!”

    “天大的面子,我已经卖了,可以进门!”

    “别人进去出不来,我能!”

    小竹被我训得默不吭声,神情委屈不已,低头咬着嘴唇,豆大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又忍住不敢哭出声。

    我也没理会她。

    吃完饭之后,直接进房间睡觉。

    人半躺在床上,脑海中想着索命门的三大江湖老规矩。

    第一项肩扛黄金万两,我已经有了盘算。

    第二项手执投名命状,完全不可揣度,多想也无用。

    第三项脚踏刀山火海,这个我倒是可以揣测出一二。

    当时我去拜访马萍,她也曾用瓷瓶吊了两个包袱军,下面是大火坑,用来试我的霹雳手段。不过,索命门的刀山火海,估计不可与马萍那种相提并论。

    马萍毕竟还卖了徐老面子,并想让我鉴宝。而我现在去索命门却是赎人,等于求人办事,概念不一样。

    一定会非常危险。

    但我不担心,而且务必要成功。

    因为,索命门的手上还沾了许清的血、砍了肖胖子的手指。

    尽管他们是受金主陆小欣指派,做谁、干什么事,与他们无关。

    或许这个堂主压根不知道。

    但这口气,我忍不了!

    那几天,小竹都不敢跟我讲话,默默地洗衣、做饭、搞卫生,像触犯了龙颜的妃子,无助而揪心。

    我心中想笑。

    但我没必要给她好脸色,否则她又会像拽牛一样拖着尾巴,不让我去。

    到了礼拜五,我穿戴整齐,准备出门。

    小竹见状,脸色发白,双手不断地搓揉,神情紧张的不行,想开口说话。

    我瞪了她一眼。

    她只好低头把话给憋了回去。

    打了一辆车,来到郊区的芙蓉庄园。

    这是一家非常高档的农家乐。

    索命门按堂分设区域,但在各地均并没有固定场所,这芙蓉庄园是他们有事短暂包了几天。

    可到了芙蓉庄园门口,却发现肖胖子仰躺在力帆摩托车座位上,正满脸悠闲地吞云吐雾。

    我眉头紧皱:“你干嘛来了?”

    肖胖子坐了起来,满脸笑嘻嘻:“就允许你来庄园享受,不允许我来耍?”

    我回道:“扯犊子吧你!小竹告诉你的?”

    肖胖子把烟头丢了,冷哼一声:“他们虽然只是贼婆娘手中的一把刀,但今天哥们必须陪你进铁匠铺子先耍一通,提醒他们记得有几把刀沾了许清的血,我到时要折了它们!”

    他只讲了许清的仇,却没讲自己。

    死胖子向我表达一个意思,他手指被砍,这笔账可以推后。

    但许清之事,他一刻也忍不了。

    我问道:“能不能回去?”

    肖胖子伸出两根装了假指的手,摇了一摇:“N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