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宗砚俢,你把我认错了吗

一对酒窝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书屋阁小说网 www.shuwuge.com,最快更新时光与你皆负我最新章节!

    说完,哭着跑出来房间。

    宗砚俢淡淡拧眉,随意看了眼窗外的场景,眸色顿时一紧。

    他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追了出去。

    “砚修?”

    “宗先生?”

    屋内,两人齐齐起身,但却没喊住男人的步伐。

    连少司无奈叹息,“一遇到她,就没有理智。”

    “她?”郭霖疑惑地问,“她是谁?”

    连少司朝楼下的位置扬了扬下颌,低笑道,“可能是下一任妻子的人选。”

    郭霖登时眼睛瞪得溜圆。

    楼下。

    时一从卫生间回到沙发时,便看到盛景淮还坐在那里等着。

    她心中疑惑丛丛,试探地跟他交谈了一会,然而盛景淮好像真的没有认出她。

    因为附近没几个人,她便起身,挪步到了泳池旁边的甜点桌上,慢悠悠挑着喜欢吃的东西。

    盛景淮不知不觉便被她的身影吸引,“喜欢吃草莓慕斯吗?”

    时一偏头看她,悄悄笑了笑,“正常情况下,一个人问你喜不喜欢吃某样特定的东西,就代表过去对你很重要的某个人喜欢这个东西,我说得对吗?”

    盛景淮诧异地挑了挑眉,随即脑海里浮现一个久远却依旧真切的身影。

    “嗯。”他坦承地点头。

    眼底一片痴恋怀念。

    时一挑了挑眉,压下心底古怪的想法,戳了一口草莓慕斯吃进去。

    香甜的口感在嘴中爆开。

    是她喜欢的味道。

    “那你喜欢吗?”男人轻声问。

    时一咬着小叉子,眯着眼点头,“喜欢啊,谁不喜欢甜头。”

    那一刻,男人心底那抹熟悉的感觉,愈发浓重。

    两人轻声交谈,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时一转过身,一抹身影迅速冲到跟前,肩头被她重重推了一下。

    本来脚下的高跟鞋就让她站立着不舒服,结果被她一推,连着后退两步,后腰卡在了糕点长桌上。

    好巧不巧,撞在后腰的刚刚愈合不久的伤口处。

    一股酸痛,让时一眉眼紧皱,捂着后腰看向来人。

    陆晴晴怒不可遏地继续上前,结果一抹挺拔身影拦住去路。

    “你是谁,敢拦我!”陆晴晴瞪着男人,眸底蹿动着怒意。

    盛景淮浅浅一笑,“这位女士,公共场合,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陆晴晴越过男人的肩,看向他身后的时一,“真看不出来,勾搭砚修哥哥不够,这又冒出一个替你出头的男人,时一,你真是够贱的可以!”

    听到砚修二字,盛景淮诧异地挑眉,缓缓回头看向身后面色苍白的女人。

    宗砚俢和她,关系匪浅?

    时一站直腰板,跟看白痴一样看了眼陆晴晴,“陆小姐,你自己追不到男人,便将一切推到旁人身上,就这么点本事?”

    陆晴晴气得鼻子都歪了,趁盛景淮没注意,两大步冲上去,狠狠朝女人推了过去。

    陆晴晴铆足了力道,巨大的冲击力,让时一再一次撞上了长桌。

    高跟鞋在脚下一滑,她整个人后退两步,直接跟着长桌糕点,齐刷刷跌进了身后的泳池。

    冰蓝色的水面,传来哗啦啦的声响。

    远处的宾客纷纷朝泳池投来视线,可也只能看到散落的糕点盘子,以及那抹浸水后变成墨蓝色的长裙,渐渐沉入水下。

    盛景淮神色一凛,立刻要下去救人,然而陆晴晴死死抓着他的手臂不放,“不许去!我看今天谁敢救她!”

    盛景淮眉头狠狠皱起,随后听到身后的水面传来扑腾声。

    时一用力向上扑腾着手臂,水呛进气管,让她剧烈咳嗽,“不会……”

    “我不会……游泳!”

    “救……”

    这一刻,画面如同定格,无数熟悉的场景穿越时光,来到眼前。

    当年楚伊在顾氏夫妻的婚礼晚宴上,被林洛莲推到了水中,他记得!

    盛景淮感觉脊背窜起一股酥麻的战栗感,眼瞳重重收缩,他的手力道加重,一把将陆晴晴掰开,直接将人扔到了地上。

    解开西服外套的扣子,刚要下水,便看到水面溅起细碎的水花,一道黑色身影跃进水中。

    没几个人看清下水的人究竟是谁,但大家都能看到那抹身影,迅速朝着落水的女人方向游去。

    时一连续呛了几口水,身体慢慢下沉。

    她很怕水。

    她不会游泳。

    似乎是四年前那场车祸后,她对水的恐惧达到了巅峰。

    薄纱在水下渐渐绽放出墨蓝色的花,将她围在中间。

    她渐渐不再挣扎,某一刻,熟悉的场景,疯狂踏至眼前,让她盯着水下的某处不再动弹分毫。

    她过去同样被人推落水中,那时候,她绝望地下沉,她想让人抓住她……

    那时候,有一道身影朝自己游了过来。

    可那时候,那个人的手却擦过自己的指尖,握住了另一个女人的手。

    那个女人是……

    她脑海里爆发出一阵撕裂的痛意。

    她用尽全力,也看不清记忆中那张女人的脸。

    而错过自己的男人,是……

    时璟?

    下一秒,冰凉的水中,一道温热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手腕。

    时一猛地睁开眼,看向眼前的男人。

    气泡从他唇角溢出,发丝被水流轻抚。

    眼前这张脸,几乎和记忆里模糊的面庞重合!

    宗砚俢……

    心口爆发出撕心裂肺的痛意,让她张着嘴,大口吞咽着泳池里的水。

    腰被男人有力的手臂圈住,用力向上一蹬,两人同时浮出水面。

    时一在剧烈的呛咳下,没有丝毫力气,将全部力道挂在男人的身上。

    她的手臂无力地抱着男人的肩,眼泪混着池水往下淌。

    心口的痛意还在积聚,她痛得将头埋在男人的胸口。

    “时一?”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时一感觉脑子要被一道声音劈开。

    时一?

    时一是谁?

    “时一?还好吗?”男人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

    可时一却感觉铺天盖地的委屈,将她团团包裹。

    时一是谁?

    宗砚俢,你为什么抱着我喊这个名字?

    你把我认成别人了吗?

    四周几双手臂,将男人怀里的女人抱上了岸边。

    宗砚俢从水中脱离,坐在岸边,看着身旁轻轻眨着眼,似乎还未恢复神智的女人身上。

    她苍白的唇浅浅阖动,似乎在说什么。

    男人接过浴巾,将女人包裹住,随后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

    那一刻,清浅的呼吸伴随极低的声音,冲进脑海。

    “宗砚俢……”

    他一愣,视线落在她的唇上。

    他想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然而下一句话,撞进耳中后,让面容平静的男人,脸色骤变!

    女人低哑委屈的声音,慢慢道。

    “你没有为了林洛莲……放弃我,对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